Search and Hit Enter

Faith.com ♪ 柒、壓抑與爆發的一夜

本來我以為我不會嫉妒的,可是當看見女王與Marlboro lights同時紅了的眼眶,我發現我有一種非常非常羨慕的心痛。

我是喜歡Marlboro lights,但我不是嫉妒他們之間,相反地,我卻嫉妒起,竟然有人是如此相愛。
我常以為在一起,互相依賴就是愛,分手會難過是因為愛,可是他們分開了這麼久,聯繫著他們的紅線卻引起更濃烈的效應。
我幾乎可以肯定他們從未忘記過對方。

我常看女王的日記與文章,也偶而會看到雜誌上女王的專訪,有時提及她與男友的戀愛;那時我總想,我也好想要這樣,為什麼有人會這麼幸福,但我不會嫉妒,因為那種幸福很甜蜜,讓人看了也忍不住開心。
現在他們不在一起了,也不再擁有成雙成對的幸福,卻是這樣的思念彼此,而這種感覺,讓人胸口好疼。
女王唱的那首安可曲,完全洩漏了她的秘密,我想,這就是愛吧。
我突然想起阿泰,便轉向他,他低著頭不說話,望著酒杯眉頭深鎖,我從他的眼裡也看到了,羨慕的心痛。

 

我下意識地伸出了手握住他的手,他錯愕了不到半秒,抬頭看著我,我對他笑了一下,說: 「辛苦了。」
「妳……,」阿泰的眼神轉為溫柔,恢復優雅的笑容對我說: 「妳好溫柔,真的是善解人意。」
「啊,哪有?」我不好意思地把頭低了下去,幸好燈光很暗,否則他會看到我臉紅。

 

我緊張地把杯裡剩下的Whiskey一飲而盡,完全忘了女王與Marlboro lights。

 

「我可以冒昧問妳一個問題嗎?」阿泰意味深長地瞄了我。
「呃?請,請問!」
「妳跟Jay是什麼關係?」
「噗!」我把冰開水噴了出來。
「果然是這樣。」
「不是的、不是的,我,唉唷,我是喜歡他,他,他,他對我很好,但是我們不是……。」
「哦?」阿泰挑高了眉。
「唉,我不會騙人,你突然醬子問,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反正我們是同事,其實禮拜一我才認識他,就常一起吃午餐,後來我失戀他安慰我,他,他吻了我,還說……。」
「說什麼?」
「『我好怕我會愛上妳。』」
「真巧。」
「咦?」
「因為我也有預感會愛上妳。」阿泰又優雅地笑了。
「啊?」
「妳愛他嗎?」
「愛?」我愣住,緊張瞬間轉為傷感:「在今天以前我可能會這樣覺得,剛剛那首歌之後,我想我跟他不太可能也會有這麼深的愛,所以,我不愛他。」
「妳知道他們在一起過對不對?」阿泰為我斟了酒。
「嗯,我看女王的文章、看Marlboro lights,呃,我是說Jay,我都叫他Marlboro lights,反正我看他每次提到女王的反應都很怪,剛剛,女王唱那首安可曲,我就確定了。」
「小奈奈,簡單的說,妳就像以前的Faith,直接、單純、熱情、可愛,但是未來的妳會變成什麼樣子?還很難說,依我看,妳是很容易受到別人影響的人,這點跟Faith非常非常的不一樣。」阿泰體貼地幫我把長長的快掉下來的煙灰接住,然後為我熄了煙,又繼續說:「但是我喜歡妳現在的樣子。」
「謝謝你,謝謝。」我看著阿泰的笑容,忍不住著迷了起來。

 

阿泰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但在他好相處的優雅之下,有著一層很深的疏離感,我看著他,想著女王在小說裡寫的那些故事,忍不住發呆了起來。

 

「我的臉上有什麼嗎?」阿泰笑著問。
「咦?歐,沒有、沒有……。」我回神,尷尬地答。
「她對帥哥沒有抵抗力啦!」老大虧我。
「不是不是,是,誒,我是說,我對帥哥是沒有什麼抵抗力,但我不是因為你很帥所以盯著你看,我……。」我又吞了一口酒,說:
「我只是覺得,你是不是很寂寞?」
「嗯?」阿泰收起了笑容,有點怔住。
「我對猜測別人的心事沒有興趣,我只是突然有這種感覺,對不起,對不起!」
「呃,我去一下洗手間,咳。」老大尷尬地大步走開。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Marlboro lights已經不在位子上了。

 

「誒?怎麼人都不見了?」我望著老大離去的身影,我想,他一定是誤會了!唉呀!可是為什麼連Marlboro lights都不見了呢?
「我們剛剛還沒說完。」阿泰對老大點頭一笑,又回過頭認真看著我。
「說什麼?」
「妳會不會喝太多?」
「不會,我是小酒鬼呢!」
「哦,那真可惜。」阿泰捧著胸口,假裝一副老外常在電影裡心碎的樣子,還搭配誇張的皺眉表情。
「厚,男人真是不可貌相!」
「妳嘟嘴。」
「我哪有?」
「是邀請我嗎?」
「什麼邀請?啊……。」

 

阿泰冷不防地把他的臉近我的面前,我們的唇只相隔著稀薄的空氣,而我的腦袋剎那間像火山爆發,完全呆掉。

 

「邀請我吻妳。」阿泰說著。

 

他的眼神迷濛,看得我的眼神也迷濛了起來。

 

「奈奈,我對妳一見鍾情,妳很漂亮,我很想吻妳,可是……。」阿泰尖尖的鼻頭磨蹭著我的。
「可是什麼?」阿泰說話時吐出的熱氣讓我覺得自己喝醉了。
「可是有人在旁邊看熱鬧……。」阿泰有點扼腕地垂了頭坐正,然後我就聽到一個女聲從背後傳來: 「一見鍾情?那就吻下去啊,還讓人家久等?」

 

為什麼這年頭的人都從背後突然冒出來?

 

我來不及回神,就看到她優雅地靠在桌邊,拿起空酒杯為自己倒了杯酒,一口喝光,然後眼神瞄了瞄我放在桌上的七星涼煙,問:「妳的嗎?給我一根吧。」

 

幸好我沒再喝任何飲料,不然肯定噴在阿泰臉上!天啊,是女王!
女王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

 

「咦?妳好像漫畫裡的人物……,閃著大眼睛充滿星光的那種。」女王挑著左邊的眉毛,一手從煙盒裡拿了根煙點著,另一手拿著酒杯坐了下來。
「我我我我,女王好!」我全身僵硬,不敢相信。
「咦?……,妳是?」女王狐疑地看著我。
「我是奈奈!」我馬上坐得挺挺的
「妳幹嘛這麼緊張?」
「因為我沒想過可以跟妳面對面這麼近,女王,妳剛剛唱得好讚啊!」
「謝謝。」女王笑著,酒杯碰上我的,酒杯碰撞時「哐」的一聲,好像剛剛聽到的,那個心碎的聲音。

 

我兩手捧著女王敲過的酒杯,杯緣碰著我的嘴唇,看她看得入神,忘了喝酒。

 

「啊,我好希望我是那只酒杯。」阿泰又捧著胸口。
「呃?」
「幹,你別學老外好嗎?」女王忍不住揍了阿泰。
「沒辦法,常有老外捧著胸口被妳打槍,看多了就學起來。」阿泰虧她。
「幹!……,不過,我看你真的被奈奈迷住了,哈哈。」
「唉,不過她還沒有正式回答我。」阿泰假嘆了口氣。
「我,我也沒有拒絕啊!」我想也沒想就大喊。
「噗,哈哈哈哈哈哈……。」女王跟阿泰都大笑了。
「妳比網路上還可愛。」女王說。
「是啊,她真的很可愛,哦,對了,她還是Jay的同事,他們一起來的。」
「一起來?咳……。」女王被她的煙嗆到。
「小心點。」阿泰拍了拍她的背。
「咳、咳……,他走了?」女王的表情變得嚴肅。
「沒,剛聽了妳的歌,現在不知道上哪兒去了。」
「喔。」女王低著頭點了另一根煙,瞄到了桌上的Marlboro lights,像是想到了什麼:「呼,我是來跟奈奈打招呼的……,所以,他就是妳那個Marlboro lights?」女王拿起桌上的Marlboro lights問道。
「呃,嗯……。」
「妳是她的新女友?這麼巧。」女王此刻面無表情,但我可聞到一股悲傷。
「不,她是我的新女友才對。」阿泰一手摟住我的肩,說。
「呃?」
「呃?」

 

我與女王同時呆掉。

 

「哈哈哈哈哈哈……。」女王狂笑了起來,邊抽著煙,邊取笑我:「奈奈,阿泰被妳馴服了耶。」
「有嗎?唉唷……。」

 

我因為緊張加上害羞得不知所措,那只酒杯被我握得都快破了。

 

「妳真的很可愛。」女王說。
「是啊,真可愛。」阿泰也附和道。
「咦,真的嗎?」我捧著酒杯大叫。
「真的,本人活靈活現的,很可愛。」女王笑得很溫柔。
「謝謝女王!」
「叫我緋,現在不是在網路上,別這麼崇拜我。」
「遵命!啊……,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們三人都笑了。
「笑什麼這麼高興?」Marlboro lights站在女王背後問。
「哦,笑奈奈太可愛了。」阿泰說。
「我去洗手間。」女王低著頭站起來就往左邊走,頭也沒抬起來看Marlboro lights一眼。

 

Marlboro lights坐下,大家一陣沈默,很尷尬,我們三人各自喝著酒抽煙。

 

「你跟奈奈是什麼關係?」阿泰看著Marlboro lights問。
「嗯?同事。」Marlboro lights說,邊點著頭,有點小尷尬。
「我聽說了你們認識的經過。」阿泰繼續看著Marlboro lights追問。
「喔,沒什麼,就是這樣而已。」
「Jay,我說真的,你跟奈奈,你們在一起嗎?」
「沒有,」Marlboro lights看了我一眼,有點抱歉地又低下了頭,說: 「沒有在一起,以後也不會,嗯。」
「啊……。」我覺得有點難過,頭也低了下來。
「對不起,我覺得妳很好,也喜歡妳,但是,對,我不應該這樣,對不起。」Marlboro lights看著我,眼神很複雜的說。
「我對奈奈一見鍾情。」阿泰說。
「啊?」Marlboro lights驚訝了一下,笑了出來: 「嗯,奈奈是好女孩。」
「女王也很好啊?那你們為何分手?」我忍不住抬起頭來問。
「……,我們,有我們自己的問題……,不是我要分手的,是她要我走的。」
「為什麼要你走?那你不會說不要嗎?你不是愛她嗎?Marlboro lights!你溫柔的時候真的很好,我不知道你們有什麼問題,可是我知道女王很愛你,你有沒看到她剛剛唱歌的樣子?我看到了,你也看到了,我還看到你的表情,你明明也愛她!」
「不要再說了。」Marlboro lights點了煙說。
「我就要說!你不可以這個樣子,你對我這麼好,雖然只是照顧傷心的我,你對對我有好感,態度很曖昧,我當然也會情不自禁啊,,我們就算了,我們也沒怎樣,但,你們之間不是深深愛著彼此嗎?這麼愛一個人,怎麼能還是這麼曖昧呢?愛就是愛啊,為什麼不回去找她呢?」我激動了起來。
「不要再說了……她愛我,可是她要我走。」Marlboro lights的表情很沈重。
「她要你走你就走,那你還是愛她嗎?要想想對方啊!我也是女人,你有看她的日記嗎?我是不明白你們,可是她的日記我都有看,多少也知道她的感覺,她趕你走一定是她很難過,你傷害她,可是你走了,你卻怪她!」
「不要再說了,奈奈。」阿泰輕輕摟著我的肩,說:「那是他們的問題,別這樣逼他,Jay也很難過。」
「對不起……,可是任誰看到你們這樣,都會生氣吧?!你們明明就深愛對方,為什麼要這樣?我不懂!」我拿起酒猛喝了一口。
「我不懂!」
「我去洗手間。」Marlboro lights站了起來,很快便消失在人群裡。
「啊……。」我難過的快哭了。
「傻瓜,」阿泰摸了摸我的頭:「擔心自己吧,他們的事情,別人怎麼擔心都沒有用的。」
「可是……。」
「親愛的奈奈,他們是真的相愛,只是可能現在不適合,沒有在一起,我相信很多事情都是需要時間的,他們,一個懂得太早,一個懂得太晚,但是對彼此有著濃烈的愛,就是因為這樣,摩擦也會更大,我們不是他們,都沒資格說什麼的。」阿泰安慰著我。
「嗯,嗯!」

 

我想起女王寫過的一句話:
「人在寂寞的時候最容易愛情,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寧可忍住寂寞,也不要後悔。」

 

漸漸發現我對Marlboro lights的感覺,就像是在大海中找到一塊浮木,我對他而言,也是一樣。
我們在寂寞的時候,遇見了彼此,互有好感,但那是一種依賴。
就算發生關係,我們也只是發生了關係的朋友,而不是一對戀人。

 

Marlboro lights與女王心底壓抑著對另一個人的情感,卻選擇了不同的方式面對,直到與對方相遇,那種壓抑就被挑起,變成了巨大的痛楚。
而我一邊對阿泰有著特殊的感覺燃起希望;一邊又因為Marlboro lights的反覆,使我受傷。
這時我覺得女王說的很對,就算再寂寞也要忍住,這一刻,我慶幸我跟Marlboro lights還沒在一起,而更慶幸遇到了阿泰。

今晚,是壓抑與爆發的一夜。

 

 

つづく

 

 

〝莖〞 form Sheena Ringo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4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