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Faith.com ♪ 肆、午餐的偶像劇

這幾天的午餐都是Marlboro lights請客,我一直堅持要各付各,他都說好,結果偷偷去買單。
每次吃的東西都是我挑,Marlboro lights都沒有意見;服務生在一旁等著我猶豫要吃漢堡排套餐還是紅酒燉牛肉,Marlboro lights就很有魄力地兩樣都點,然後跟我各分一半吃。
他總是穿著名牌T-shirt跟牛仔褲,非常簡單,卻俐落好看,顯示他的設計強項在品味上也發揮得很好。
經過女王的鼓勵,我終於可以正視他的眼光,也比較自然跟他說話和吃飯。
不做作的感覺很舒服,我們一起相處的短暫時間,也都很自在。

今天,是星期四,天氣霧濛濛地,也開始冷了。

一早我又在Marlboro lights的桌上看見寶特瓶裝的綠茶,所以我買了紅茶,喝了幾口,發現這跟女王的日記情節很類似。
她有一個前男友,每次都會買兩瓶寶特瓶裝的茶,一瓶是綠茶,一瓶是紅茶,女王都喝紅茶。
雖然我改抽七星涼煙是因為女王,不過我確實覺得紅茶好喝,只是因為Marlboro lights所以我也換了一個牌子。
收了信看到女王又在「Faith.com」發表新的文章,點回網站看,女王今天沒在線上,但她的新文章,卻在我心中鏗鏘作響:

「有人說人生與寫作很像,人生就是寫作,而我覺得人生與寫作最大的不同,大概是寫作可以修改結局,校正錯字,而人生裡,我們只要說錯了話,愛錯了人,就不一定再有重來的機會。
錯過愛情的瞬間,他不再是他,我們也不再我們。」

聽說大部分的作者寫的都是別人的故事,幻想的情節,女王說,她寫的都是真實的經歷,真實的情緒,畢竟她說的話從來都是連貫的,除非她的記性超強,否則怎會都記得一樣的事情?
我相信女王寫的與說過的話,因為,如果不是有著一些故事和感想,怎麼能把這麼深的感觸都化成文字呢?

 

「又是少女漫畫。」Marlboro lights的聲音又出現在背後。
「又是你這個鬼。」我吐舌頭。
「今天換成捧臉讚嘆嗎?」
「哼,你不懂啦!」
「還說我不懂,看來妳昨天沒有認真解釋給我聽。」
「才沒有……。」我一臉心虛。

 

我怎麼可能會跟他一五一十說我對他有好感,女王給我打氣?
笨蛋!我當然是直接跳過這部分重點!

 

「今天好好跟我說清楚吧,別再說我不懂。」Marlboro lights把下個月他的行程跟進度丟給我。
「你的行程幹嘛給我,我又不是秘書。」
「那妳的行程給我。」
「呃?」
「別想歪,我要統籌大家的行程做進度調整。」
「那你的行程給我是怎樣?你真是的,每次人家問你話你都回答的不一樣。」
「讓妳提醒我啊,公司又沒給我秘書。」
「瞧你說的理直氣壯。」
「嗯,中午吃飯。」
「……。」

 

Marlboro lights又是瀟灑地離去。

跟他講話真是有時會氣死人,回答的都不是人家的問題,然後莫名其妙就丟一個中午吃飯,我也是少女耶!不能浪漫一點嗎?
哎,女王一定沒受過這種氣!

如果是女王,碰見這種狀況,她會怎麼樣呢?
老實說,我對女王的生活與她這個人,一直很好奇。
我總是很想知道她發生的每一件事情,想看她文章裡的場景,以及那些讓她傷心的人,畢竟我的生活乏善可陳,就算女王說她的日子很平凡好了,會讓她有這麼多創作能量與思考的日子,會是什麼樣子,我真的很好奇。
有時候我會希望自己能參與其中,也有時候,會羨慕她,想過過她的生活。
人總是覺得沒過過的人生比較精彩。

 

「妳在想什麼?」Marlboro lights放下吃咖哩飯的湯匙問我。
「喔,我在想,女王到底是怎樣的人?」
「妳說Faith嗎?」
「嗯,雖然她的文章跟日記我每一篇都有看,總覺得自己很瞭解她,但是又覺得我一點也不懂,好好奇喔,好想知道,你不會有這種感覺嗎?」
「我沒有偶像。」Marlboro lights點了煙,說。
「我是很崇拜女王啦,但是不是迷偶像那種,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歡她這個人!」
「嗯,妳雖然常猶豫,但其實是很有主見的人,我相信。」
「我又不是在說我!」
「妳幹嘛嘟嘴?」
「我哪有?!」
「明明就有。」Marlboro lights吐了口煙,看著窗外,說:「妳跟她其實,有部分蠻像的。」
「疑?真的嗎?你怎麼知道?」
「抽一樣的煙、一樣愛問問題,也愛嘟嘴,明明很脆弱,但是內心又很堅強。」
「……。」我的內心充滿驚訝與疑惑。
「還有一些衝動跟熱情吧,有些地方確實很像。」
「你認識她對不對?」
「嗯。」
「……。」

 

我不知道怎麼再問下去,Marlboro lights的回答也不清不楚,雖然,我終於確定他是認識女王的。

 

「我不會隱瞞,但是也不會特別講,還有,我們該回去上班了。」Marlboro lights瞄了我一眼,便拿著帳單去結帳。

 

我們在回公司的路上並肩走著,一邊抽著煙,幾乎沒有說話。
身為女性的直覺告訴我,他們的關係應該不單純。
而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心裡的疑問理不清,也問不出口。

 

「除了抽煙、好奇跟幻想之外,我不是故意要學她的!」我突然說。
Marlboro lights停了下來,意味深長地看著我,說:「我知道,妳們這點也很像。」
「疑?」
「老實說我也很迷惑,本來一點也不這麼覺得,認識幾天,跟妳說話,就越覺得像。」
「呃?」
「我好怕我會愛上妳。」Marlboro lights用很複雜的眼神看著我。
「啊?」我怔住。

 

然後他吻了我。

 

這一瞬間,我感覺到大量的辛酸、甜蜜、期待與不安,不知怎地,我陶醉在他的吻裡,可是胸口有一種揪著疼痛的悶重,隨著他的吻,這胸悶被打擊,有種心碎的感覺。
我的眼淚不自覺落下,閉著雙眼,好幸福,又好痛。
Marlboro lights用手指擦去我的眼淚,我才睜開眼睛。
他的眼眶紅紅的,我無法形容此刻的我們。

 

我們明明接吻了,我感覺得出他是喜歡我的,我也喜歡他,可是為什麼是這樣呢?
雨水從天空落下,小小滴的,灰濛的天空卻露出了陽光。

 

「我沒有辦法拒絕妳。」Marlboro lights說。
「我也是。」我又想哭了。
「應該沒有人會在中午的公園演這種偶像劇吧?」
「呃?」
「而且還是在公司對面。」Marlboro lights指了指對面,笑了。
「嗯!嘿嘿嘿。」我也笑了。

 

Marlboro lights,射手座A型,身高178,從紐約回來。
他的側臉很帥,抽Marlboro lights。
他應該就是女王的前男友,那個喝寶特瓶裝綠茶的男人。
而我想我會愛上他。

 

 

つづく

 

 

〝Dreaming I was dreaming〞 form Amuro Namie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