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獵艷一族 ♪ 拾、命運的暴風

剎那間,我明白,這不是牌,而是死神的名片。

 

不知道第幾回的喘息後,我真的累倒了。

昏迷之前,極吻著我使得我身體與靈魂感覺已經分離。

也不知道醒來了幾回,與他交談了幾回。

他總是耐心哄著我,然後等我睡著,他才入眠。

 

「你為什麼會對我這麼好?」對,我知道問題很蠢,但是我就是忍不住在一次稍醒中,問。

「失去過才知道珍惜。」他淡淡地說,我卻能感覺他的無盡感傷,只是他隱藏得很好。

 

我一直以為我自己很能隱藏情緒,也許吧,大多的時候,我不會讓人真正知道心裡想的是什麼,也很少去解釋什麼。

遇到了極,我才發現自己的成熟也許還不夠格自稱成熟,因為我在他面前如此情緒化,他都安撫著我,我卻只會耍幼稚。

可是,極從不抱怨也不會帶給我什麼壓力跟痛苦,這樣,是我不夠愛他,還是不懂得愛他?

我不懂,愛一個人,應該要把自己的情緒跟對方分享,即使還搞不是很清楚,也應該要坦誠面對,還是應

該把所有事情搞清楚之後再告訴對方,讓對方知道?

到底是把喜怒哀樂都表現出來才是愛這個人,還是這樣只是帶給對方壓力?

 

「我突然發現自己不懂得怎麼愛一個人,」我捧著極的大臉,說:「但是我會學的。」

「不用勉強,自然就好,我們有的是時間。」他笑了笑。

「嗯。」我安心地在惡魔的懷裡睡去。

 


 

對普通人來說,「有的是時間」這句話,不長,也很長。

人的一輩子的長度,如果精彩美好,即便是短暫,也令人滿足,因為那比起也許時間相當卻只有陰暗與鬱悶的度日,要顯得珍貴多了。

不過,對於不是普通人的,例如已經活了幾百年的惡魔、天使來說,時間又好像漫長無盡,卻一轉眼就消失無蹤。

也許,神給我們最大的懲罰與祝福,就是我們活著的每一天,每一秒鐘。

我很清楚我的生命只有這一世,也很清楚,七百多歲的極,其實還有好幾個七百年。

我每與他相戀一秒,就少了一秒的相聚。

只是時間哪,我們不一定能有這福氣用完,畢竟人生,有很多意外,隨時一個不經意,堅持了好久好久的什麼,就瞬間被遺忘在這世界上了。

 

「醫生說可能一個月,也可能一年,也可能明天妳們就看不見我了。」月海的臉上沒有表情,但是我有預感,一股強烈的風暴就要襲來。

「……。」摩摩沒有說話,我想,她那時就猜到了。

「不,我不要……。」沒料到,原來最受不了的人,是我。

 

當極陪著月海從醫院回來後,極用一種很怪的眼神看我,我就明白狀況不太對。

我不該欺騙自己的,明明我就看的見未來,我卻假裝自己跟凡人一樣,必須等著命運對我們宣告。

 

「別這樣。」極按著我的顫抖的肩。

「我暫時想不到是該先寫遺囑還是要做點什麼,讓我冷靜一下。」月海仍是一副面無表情。

「月海……。」小瞳躲在角落,眼淚直落,但不敢哭出聲。

「砰。」小奧把自己關到辦公室裡的工作間。

「命運真的,很奇怪。」月海喃喃說著,她的眼底有很深的遺憾。

 

我想,那是因為,她一直覺得自己至少要那樣狠狠地愛過,可是在連那個人都還沒個影子之前,即使她是神的孩子,她那遺傳自凡人一半血統的身體還是不可避免地生病了。

 

「醫生說如果換心還有存活的可能。」極安慰著我們。

「我不想要用別人的心活著。」月海冷冷地答。

「交給我處理。」我下定決心。

「七海?」極瞧見我站起身,也湊到我面前。

「你先回去。」我沒看他,只是木訥地說。

「這是命令還是要求?」極的眼神一變。

「拜託你。」我不敢看他,但我沒有把心情寫在臉上。

「……,我知道了。」極沒有從大門出去,直接消失在店內。

「七海,不用為了我,妳好不容易才跟極在一起。」月海皺眉。

 

事實上,在我與極上了床的那天,我很晚才進店裡,一進店裡,大家都一副「我們就知道」的表情。

因為極在我彎進「命運之店」前,把我拉過去,深深吻了良久,而站在落地窗內的她們,全都看到了。

這兩天我們都重複這激烈的情境,可能是因為我真的戀愛了,她們反倒沒像之前那樣八卦或取笑,算是默默地替我高興吧。

只是,好景不長,我們才一起五人用完午餐,極陪著月海看報告,回來後,我就從天堂掉落了地獄。

 

「心臟衰竭,我的心臟壞了。」月海甫進門,就冷靜地說道。

「……。」正翻了一張「死神」牌的我,驚訝地不知道怎麼反應。

 

因為,這次我不是翻到正面,也不是翻到反面,而是我的「死神」牌上頭,只有「The Death」,跟一組電話。

剎那間,我明白,這不是牌,而是死神的名片。

姑且不論我翻到的是牌還是名片,只要從我手裡翻出的「命運」,都是「無法改變的真實」。

所以,在看見極的眼神與月海的敘述後,我就知道,我需要去與死神見一面。

 

「月海,我不會讓妳這樣死的。」我把雙手放在月海的肩上,重重地對她發誓。

「七海……。」月海彷彿被融化似地,眼神充滿期待、痛苦、不捨與不知所措。

「這才像是我認識的月海。」我給了她一個安心的微笑。

 

從小我跟月海一起相依為命長大,月海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樣,也許我們的相處是朋友,但,我真的把她當成這世界上除了摩摩與小奧,唯一的親人。

月海的個性很不好,既熱情又冷漠,嘴巴很壞還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可是,她是我的寶貝,我不能讓任何人傷害她!

即使是神,我也不會放過。

 

「別想太多,就算是現在妳被帶走了,我也會上天堂或下地獄把妳救回來,別擔心。」我拍了拍月海,便走出了「命運之店」。

 


 

「七海。」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聲。

「老套,為什麼死神都是男的?」我冷冷地說。

「妳要過來,還是我去找妳?」那男聲問。

「給我地址。」我答。

「妳走到街角左轉,那裡有一棟看起來像廢棄的工廠,進門後走到地下室,我就在那裡等妳。」男聲笑了笑。

「待會見。」

 

我深呼吸,然後按著他給我的指示,走到了街角左轉,那裡還真的有一棟廢棄的工廠。

馬的,我真的是瞎了,這裡原來也是結界,我怎麼都沒有注意到?

要是早知道就炸了這裡。

 

「炸了這裡我也還有別的窩。」這個男人,就是死神?

「……。」去你馬的B,我在心裡嘀咕。

「哦,我本來期待從妳口中聽到的,為什麼不敢罵出來?」死神似乎在泡茶。

「我沒心情跟你開玩笑。」

「多掃興,不是每個人看見死神的時候都還活著的,妳該慶幸。」他斟了杯茶,遞給我。

「……。」有沒有下毒的?

「妳說呢?」他看著我。

「我要加一點糖。」我看了看,是紅茶。

「請用。」他遞給我糖罐。

「謝謝。」我為什麼要跟他說謝謝?

「因為妳有禮貌啊,七海。」

「……。」我發誓我真的氣到發抖。

「不像妳,我這輩子只發過一次脾氣。」他看起來確實脾氣很好,好到讓我想揍人。

「來啊。」他還不怕死地繼續說。

「混帳東西!」我伸出拳頭,想也沒想就往他臉上揮去。

「小心茶,我很認真的泡的。」他輕輕地將頭側彎,就躲過了我的拳。

「你沒事泡茶給我幹嘛?」我大叫。

「請人來作客不是應該要善盡主人之道?」他反問。

「呃?」說,說的也是。

「幸好妳還能活很久,要是這麼快就把妳帶離開這個世界,我應該會少很多樂趣。」他眼裡有笑。

「你把別人看得像生命一樣重要的事情當玩笑嗎?」我臉色一沈。

「別誤會,」他嘆了口氣,說:「我真的沒有要惹妳的意思。」

 

我一愣。

他看起來,不像是說謊,也許是我反應太大了。

 

「妳真的很可愛。」死神又笑了。

「不要笑了,我現在笑不出來!」我又激動起來。

「呃?對不起,」他伸出手,擦去我臉上的淚,說:「我會注意我的用詞,別哭了。」

「嗚……。」我崩潰了。

 

大概是緊繃到臨界點,被他這樣一怒一笑一愣的刺激,我整個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放聲大哭。

嗚,媽媽,為什麼我會跟一個死神撒嬌?

 

「真拿妳沒辦法。」死神摟住我,一手抱著我的頭,一手在我背上。

「你這個渾帳!」我繼續大哭。

「兇手又不是我。」他的語氣有點無奈。

「可是你是死神啊!」

「死神只是負責把靈魂帶到陰間,不負責生死的決定,」他想了想,然後改口,說:「是可以影響生死,但決定權不在我身上。」

「那是誰來決定?」可以影響還不夠嚴重嗎?

「神,跟撒旦。」他下了結論。

「神跟撒旦?」真老套的說法!

「不然還有誰?」他反問。

「我哪知道?」我抬頭看他。

「不哭了?」他挑眉,眼裡又浮現笑意。

「放開我,」我這才想起他抱了我,推開他,我大叫:「你幹嘛抱我!」

「妳哭了。」他無辜地說。

「哭的人你都會抱她們嗎?」我質疑。

「也不是,很少人會在我面前哭,呃……。」他側著頭,沈思。

「沒有人被你帶走的時候是哭哭啼啼的嗎?」我問。

「會哭,但是沒像妳這樣哭得像個孩子的。」

「我三十了!」誰是孩子?!

「三千年,我在這世界上已經超過三千年了,從我有記憶開始。」

「是要比老就對了?」話說他好老喔。

 

三千年?光活了三十年,都讓我幾度覺得活不下去了,三千年是要怎麼過?

我隱約聽過死神的故事,傳說中,他飄盪在人間與陰間,居無定所,也沒有伴侶。

一個人在這無常的世界做著如此殘酷的工作,即使有趣味,重複了三千年,也會累吧?

好可怕,這瞬間,我突然覺得這種人比較可憐。

 

「我沒跟女人講過這麼多話,還真是第一次領教她們的離題功夫。」他嘖嘖稱奇。

「你沒有朋友?」我真的一直離題嗎?

「嗯,也不是,認識很多人,只是,沒什麼女性朋友。」他又下了結論。

 

坦白說,他真的很認真回答我的每個問題。

但這令我更加糊塗了。

 

我這才正眼瞧他。

有著深邃的眼神,他的瞳孔是灰色的,很高,難怪我剛剛在他懷裡覺得他很高,他真的蠻高的。

死神長的一點也不恐怖,老實說,有點帥。

呃,好吧,很帥,他真的,有一種很冷很冷但是又不會覺得很冷漠的魅力。

而且,他的擁抱,很溫暖。

奇怪?死神的擁抱是溫暖的?

 

「有這麼奇怪嗎?」死神挑著眉。

「死神有溫度?」我狐疑地問。

「這是偏見,」他強調:「只要有身體,都跟人一樣吧,只是不會受傷,或者劃傷了很快就會好之類的,還有就像妳有天界的能力一樣,大至如此。」

「你是個認真的人。」我開始對他刮目相看了,他確實不是隨便敷衍我的。

「妳也是啊。」他笑了笑。

「說吧,為什麼我會有你的名片?」我把手攤開,秀出他讓我翻到的那張卡。

「我給妳的啊。」他回得理所當然。

「我當然知道是你給我的,我是問你為什麼給我名片!」

「別再氣了,我們之間不能好好說話嗎?」

「我不是故意那麼激動,可是,可是你就要把月海帶走了!」我又掉眼淚。

「呃,別哭!」他開始有點不知所措。

 

原來死神怕女人哭。

 

 

つづく

 

 

〝A Harsh Warning〞 form Crash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10 Comments

  1. 一上線就來看艷的小說
    每次一看都欲罷不能想一次把它全部看完
    上癮了

  2. 「愛一個人,應該要把自己的情緒跟對方分享,即使還搞不是很清楚,也應該要坦誠面
    對,還是應該把所有事情搞清楚之後再告訴對方,讓對方知道?

    到底是把喜怒哀樂都表現出來才是愛這個人,還是這樣只是帶給對方壓力?」

    這也是我永遠搞不懂的問題!?

    到現在活了25個年頭!

    還是不知道到底應該表現出來 還是壓抑著…唉…

    超好看的耶!!又多出了帥哥搶人!而且身分還是死神!

    期待期待!

  3. 他是來搞局的帥哥嗎?
    喔~那他到底是什麼角色呀!?
    來搶人的嗎?
    呵~

  4. 頭香~
    好期待
    真的很好看
    我覺得你的文章風格迥異
    每篇都很棒
    値得ㄧ看再看
    看了不會膩
    很厲害呦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