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慾望事典♪伍、與浪共舞

「哇,生意越來越好了。」我在「存在之樹」櫥窗邊的位子上道。
「是啊,這附近新樓啟用,裡面很多大公司,每到上下班時間跟午休,人就特多。」浪坐在我旁邊吃著一款叫Heaven Dies的冰淇淋。
「哇咧,這誰出的啊?真搞笑。」我忍不住看著冰淇淋的盒子大笑。
「不知道,天使都是做服務業跟買賣而已,不負責製造。」浪說。
「小紀一個人忙得過來喔?」我問。
「她千手觀音,別看她個子小聲音小,動作倒是非常迅速。」浪望向櫃臺的小紀。
「只有工作的時候才看得出來她是個天使,一般人是沒辦法敏捷到可以一分鐘處理十個客人,還能去煮咖啡的。」我讚嘆了起來。

 

人果然不能貌相,哦,我是說,天使不能貌相。

 

「今天真幸福,只有我們倆。」浪一轉眼就把冰淇淋吃光光。
「他們到底是去幹嘛啊?」我問。
「受訓啊,逆天使覺醒兩週內,咱四人要回家族城堡受訓並報告,就是進修啦,但是為了保護公主,所以輪流留下來陪妳。」浪打了個哈欠。
「你又沒睡好啊?」我皺眉。
「沒辦法,每晚約會太累了。」浪伸伸懶腰。
「每、晚、約、會?」我白了他一眼。
「喔,不是每晚,出任務的時候沒有。」他歪著頭補充。
「你有女友了?」幹,有女友還對我獻殷勤。
「吃醋啊?」浪睜大眼睛看我,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才不是,我討厭花心的男人。」我把位子往右邊移動,想離他遠一點。
「我沒有女友啊,我只愛妳一個。」浪無辜地搬著椅子跟著我一起移動。
「那你還每晚約會?」我大叫。
「吃醋就說嘛,寶貝。」他賊笑道。
「才沒有。」我別過頭去。
「我不是跟女人約會,是家族約會,好嗎?」他變出一張紙,用手在上面畫了一個家族樹狀圖,說:「我們一共有十二個分支,逆天使家族一向團結,每晚都會輪流約著聚餐,沒事就一起喝酒啊,逆天使的男性是最專情的,每個人都有鍾愛追求的對象,哥兒們有苦就聚聚解悶啊。」

 

我半信半疑看著他畫的圖,浪還把每個家族的人名、關係以及追求還是分手的狀態都寫在上面。

 

「你好八卦喔。」我說。
「沒什麼好隱瞞的啊。」他聳聳肩。
「這個叫璇的是?」我指著其中一個被畫最多愛心箭頭的女生名字問。
「哦,她跟妳不同型,留著一頭長長的褐色大捲髮,臉小小的,就是那種可愛可愛的逆天使,家族裡只有我們四個喜歡壞女人,多半都是愛璇這一型的。」浪說。
「誰是壞女人?」我白了他一眼。
「我是說看起來比較有個性的嘛,不過璇其實很無情,只是看起來可愛而已,跟妳情感豐沛不一樣。」浪翹著腳道。
「誰情感豐沛了?」我又白了他一眼。
「不要不承認嘛,寶貝,妳真是逆天使的稀有珍品。」浪興致高昂地看著我。
「少來這套。」我哼了一聲。
「真的啊,妳的個性完全就像人類,喜怒哀樂全寫在臉上,讓人超興奮的。」
「屁啦。」我巴了他的頭。
「如果有機會遇到她要小心,因為璇一直很喜歡泉。」浪瞄了我一眼。
「呃?」聽起來蠻恐怖的。
「只有公主是二十五歲才覺醒,但是璇跟我們一樣,受洗後就一直訓練到現在,所以挺厲害的。」浪提醒著我。
「幹,我又沒對泉怎樣。」就算我對他怎樣了,她能拿我怎樣?
「別說他們了,怎麼樣,要不要去約會?」浪碰碰我。
「我跟你喔?」
「不然咧?難得礙眼泉跟機車翼不在。」
「哈哈,竟然這樣叫他們。」
「他們還叫我花癡浪耶。」
「你是花癡啊。」我白了浪一眼。
「好傷心,那到底要不要去約會嘛?」
「去哪裡?」
「妳想去哪?」
「天涯的盡頭。」
「人間有這種地方嗎?」
「鬼知道。」
「那,不然我們開車去兜風,到萬里海邊看夕陽好不好?」
「呃?」聽起來不錯。
「走嘛。」
「好啊,可是,現在已經三點了,來得及看夕陽嗎?」
「沒坐過我的車之前不要懷疑我的速度,」浪曖昧地看著我,說:「我只有在床上沒那麼快而已。」

 

我昏倒了。

 

「嗶。」上了浪的銀色跑車,我就接到一通簡訊:「另一半小姐,下午臨時起意去看海,發現北部的岸邊的天空很美,突然想起自己很久沒有這種心情。」
「騙人,我也正要去北海岸約會說。」我回傳給他。

「妳最近都跟誰傳簡訊啊?」浪邊開著車邊問。
「秘密。」我吐了吐舌。
「真想把妳的秘密跟衣服都脫掉。」浪笑著說。

「色情。」我白了他一眼,然後看著剛傳來的簡訊:「還沒答應我的約會就先跟別人跑了,叫他小心點。」
「吃醋嗎?」我回傳。
「嗯,有一點,會不會在妳輸給我之前,我就不敵敗北?」他傳。
「真會說話,好啦,待會我就能看到跟你看到一樣的天空了。」我回給他。
「別在沒見到我之前先愛上別人了。」他又傳。
「嘿,我連你的樣子都沒看過,先說好,我是超級挑剔的外貌協會喔。」我笑著按下送出。
「這倒提醒我了,真好奇妳長什麼模樣。」他回傳。

我看看簡訊,然後轉頭問浪:「喂,我長什麼模樣,形容一下?」
「咦?」浪看看我,邊轉著彎,說:「直長髮,會說話的大眼睛,白緻臉蛋,簡直就是極品。」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把浪說的話一字不漏傳給另一半先生後,笑了出來。
「幹嘛?」浪問。
「沒有,你後面那句話的語氣很好笑嘛。」我還在笑。
「真心話啊,」浪瀟灑地瞄了我一眼,說:「剛忘了帶煙,我去對街便利商店買煙,馬上回來。」
「鈴……。」手機剛好響了。

 

怎麼突然打來了?好緊張。
而且,浪馬上就回來了耶。

 

「喂?」我驚訝地接著電話。
「妳真的跟男人去約會?」另一半先生如是問。
「我剛不是說了嗎?等等,你怎麼能確定?」
「『簡直就是極品』這句話肯定是妳身邊的男人說的。」
「哦,吃醋啊。」
「真想打妳屁股。」他笑了笑。
「打不到。」
「可惡,妒忌是最討人厭的慾望。」他說得到很輕鬆,聽起來沒有不悅的感覺。
「昨天不是還講得胸有成竹嗎?」
「是我失策,沒考慮過會有情敵。」
「還真的咧,我們連面都沒見過。」
「那晚上換跟我約。」
「喂,我們不是才講好……。」
「不違反我們的賭注吧?」

 

說的也是。
昨天跟另一半先生賭的只有「他是否能在我心裡住超過七天」,沒有說一定是在不見面的情況下。

 

「可是我人還在外面,不知道幾點會回台北。」我說。
「我等妳,回來前傳簡訊給我。」
「好吧。」
「要說『是,親愛的』。」他故做正經地說。
「嘔心。」我笑了。
「去玩吧,我等妳電話。」他說得很溫柔。
「嗯,好啦,掰。」我闔上手機,不知為何,嘴角揚得有點甜蜜。
「抱歉,久等了。」浪一屁股坐回駕駛座。
「不會。」反正我也沒閒著。
「快到囉。」
「嗯,真的。」我看著海。

 

這時才發現浪開車的速度不是普通快,剛剛都在傳簡訊,對速度感毫無知覺。
浪把車停在一處岸旁的空地,我們踩著短少的草皮,走到石製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其實我沒來過這種地方耶。」吹著海風,好舒服。
「為什麼?」浪睜大眼睛問。
「不知道,我從小跟浪漫絕緣吧。」
「看,夕陽。」浪指著前方。
「好漂亮。」我睜睜地欣賞著。

 

平常在都市裡生活久了,明明是理所當然的景色,都顯得格外珍貴。

 

「夕陽消失的好快,美麗的東西好像都不長久。」我說。
「不一定唷,美麗的夜晚每天都會來啊。」
「說的也是喔。」我側著頭,覺得有點被安慰到。
「每跟妳相處多一秒,就越覺得妳可愛。」浪微笑著。
「少來,讚美對我沒有鳥用。」
「妳脾氣不好也很可愛。」
「說一點我沒聽過的,謝謝。」
「妳平常都這樣打男人槍嗎?」
「我實話實說而已。」
「寶貝,如果妳願意正眼看一個男人,就會打開心防了,妳的防備感太重。」
「我對花心的男人沒有安全感。」
「我沒有花心嘛,我生來就長這個樣子。」他無辜地看著我。
「你說了就算嗎?」
「那要不要做做看?」
「做什麼?」
「想的到的都可以啊。」他把臉湊近我。

 

浪說的沒錯,我確實從未正眼看過他。
泉與翼也是,不知道為什麼,只要別人對我有興趣,我就沒辦法坦然面對這個人。

 

「看著我。」浪說。
「……。」我試著這麼做。

 

不過馬上就後悔了。
仔細看著浪的眼神,我看見了絕對的認真。
他的瞳孔是深咖啡色的,風把他及肩的髮吹得亂而有型。

 

「交往就是要真的去交往,否則妳怎麼知道他適不適合妳?」浪靠得我很近很近,說出的話就像唸著咒語。
「我不是那麼衿持的人,但是我不想破壞我們目前和諧的關係。」
「寶貝,我不怕受傷,我只怕妳不給我機會。」
「如果你們都是認真的,照你這樣說,難道我跟每個人都來一腿嗎?」我嘟嘴。
「為什麼不可以?」
「呃?」
「那是我們自願的,而妳也沒有欺騙我們不是嗎?」
「可是這樣好亂喔。」
「沒有戀愛跟性生活滋潤的女人都是不健康的。」他曖昧地道。
「你,你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我很久沒有性生活?
「嘿嘿。」他神秘地笑了笑。
「是小樹對不對?」我大叫。
「他不是故意的,是妳昨天心裡想著想著不小心被他聽到。」
「幹!」糟糕,我的臉不知道有沒有紅?
「我不會讀心,不過妳的表情好害羞喔。」
「去你的!」我別過頭去。
「這樣很可愛啊,不要那麼酷嘛。」
「……,我肚子餓了。」是真的餓了,下午起來後就跟浪泡在「存在之樹」,都還沒吃飯。
「啊,那,這附近不知道有什麼吃的,開車去看看?」
「好!」

 

浪開著車,我們找到一間沿岸的海產店,剛好正結束晚上營業的準備。
他好會吃,點了五菜一湯,我自認食量大都吃不下了,他還邊說著笑話邊輕鬆地享用。

 

「媽啊,你是豬喔?」我皺眉。
「真不會說話。」他無所謂地繼續吃著。
「為什麼你身材還這麼好?」
「天使就該有魔鬼身材啊。」
「說得挺理所當然的嘛。」
「妳也很會吃啊,菜都是妳點的耶。」
「因為每道都想吃吃看嘛。」
「那不就對了嗎?每個不錯的對象都用用看嘛,不要浪費。」
「身為天使卻教人家些五四三,這樣說的通嗎?」我白了他一眼。
「機會教育囉。」
「噗嗤。」我笑了。

 

浪很可愛,有種打不死的頑強精神。
而且他講的道理聽起來都沒什麼根據,卻好像還真有那麼點道理。

 

「畢竟這個世界上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自己要什麼而去追尋,對吧?」浪聳聳肩道。
「是沒錯啦,喂,會不會開太快了點?」
「哦,對,還是開慢點好了,免得太早把妳送回家。」浪說著說著,就慢了下來。
「你唷。」我笑道。
「總覺得妳有心事。」他不經意地瞄了我一眼。
「這麼容易看出來嗎?」我大叫。
「用心,就會看到。」他眼神直視著前方,笑了一下。
「好吧,你的確是個很有魅力的人,跟外表看到的不一樣,越相處就越這麼覺得。」
「好高興。」
「呃?」
「有妳這句話就夠了,我死而無憾。」
「神經病。」
「妳知道嗎?身為逆天使的護衛,我們是毫不猶豫可以為了公主犧牲性命的,」浪看了看我,說:「同樣地,身為一個男人,就算結果是心碎,我也會戰鬥到底。」

 

浪說的每字每句深深地印入我心。

 

「看來你不是只想上我而已。」我說。
「哦,其實也想啦。」他又恢復嬉鬧的表情。
「我發覺我對你們可能會漸漸失去自制力,怎麼辦?」
「那很好啊,這樣大家都有機會。」
「我覺得現在的關係很好,我不想破壞。」
「不可能的,別太天真了,」他把車停在「存在之樹」旁,認真地看著我,說:「這是我們彼此註定的宿命,叫做慾望,想愛的慾望,想被愛的慾望,想狂亂的慾望,想安定的慾望,受傷的慾望,那都是心裡最真實的渴望;不是任何一個人可以控制得了的。」
「……。」我怔住。

 

這是生平第一次聽到這麼坦白的話,也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原來,不論寂寞或孤單的靈魂,再怎麼被教育過的道德,都阻止不了心中蠢蠢欲動的,慾望。

而那究竟會帶領我們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我不知道,但我忍不住閉上了眼,手環住浪的脖子,與他熱吻了起來。

 

 

つづく

 

 

〝An Affair〞 form NANA2 original soundtrack vers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32 Comments

  1. 一次看完伍集
    好好看哦
    本來在lost上班都是
    一開機就看艷有沒有新作
    但現在不行了 公司有鎖無名 (泣)

    下一集 下一集 下一集 (哭喊ing)

    1. 應該是願望,不是慾望喔(笑)
      慾望應該是心裡會蠢蠢欲動的,極度渴望的,通常是一時發作,或壓抑許久的渴望。
      一輩子的事情太遙遠,在那中間,慾望會不斷改變需求,同樣的慾望也會有層次差別唷。

  2. 今天的ending 完全沒料想到
    會是這樣
    嗯嗯…
    女王果然就是不一樣!
    (推眼鏡)

  3. 哎呦 我一礼拜不上就有出了三篇了,以下连看那么多也挺好 嘿嘿
    好好看哦 快点发下篇哦

  4. 哈哈 女王你真的很神 每次寫的文章 都有爆點跟我喜歡的話
    你寫的慾望 真的很讚 哈哈 令一半先生 是誰呢 哪時候揭曉獨盤阿
    呵~ 期待呢

    1. 嘿嘿,劇情的話一定每個人都要來一下才行,否則怎麼知道想要的是什麼(笑)
      下一集好像就會開賭盤囉。

  5. "這是我們彼此註定的宿命,叫做慾望,想愛的慾望,想被愛的慾望,想狂亂的慾
    望,想安定的慾望,受傷的慾望,那都是心裡最真實的渴望;不是任何一個人可
    以控制得了的。"

    我喜歡這句話
    很讚

  6. 一進來這裏感覺非常醒目,大紅!

    以後會多多來這裏逛逛。

    還有,文單精彩的說!

〓留言吧|Leave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