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慾望事典♪貳、天堂製造

泉離開了一會兒,回到座位後,突然之間,店裡音樂風格變了,放得是我最喜歡的迷幻電音。
我聽著音樂,邊抽著暴風一樣的涼煙,忍不住跟著小小擺動起來。

 

「妳喜歡這種音樂?」泉問。
「嗯,好想跳舞。」我答。
「跳啊。」浪挑著眉,說。
「酒喝得不夠多。」我笑了笑。
「調酒怎麼會high,來試試看25年的Desire。」泉敲了敲手指,對bartender示意。
「Desire?」
「二十五年,妳出生那年的酒。」泉笑說。
「你怎麼知道我二十五歲?」我疑惑地問。
「猜的,來,『慾望之都』招牌。」泉把bartender送上的酒移到我面前。
「Made in Heaven?」我看了看酒標,這個地名好浪漫。
「Cheers!」浪跟泉我與碰杯。

 

這威士忌才一下肚,我就知道為什麼要取Desire這個名字了。
瞬間,我的瞳孔興奮起來,覺得四肢很想伸展,細胞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快衝破身體。

 

「這煙跟酒不會是毒品吧?」在還有自我控制意識前,我問。
「不會的,『存在之樹』的商品不會參雜那種東西,我們『慾望之都』也是,而且每個人喝到的感覺都不會一樣。」泉神秘地笑了笑。
「每個人喝到感覺都不一樣?」我又喝了一大口。

 

我不知道別人感覺如何,但我的感覺就是亢奮。
接著,我站起來,一手拿著煙,跟著迷幻的電音開始跳舞,失去了平常那種人與人之間的壓抑感;對,就是一種放鬆。

音樂彷佛環繞在我的耳邊,震耳欲隆地響著,整個人就似跳進時空隧道,好像身旁的人不存在,這個世界只有自己。
我感覺此刻眼神充滿挑逗,靈魂快跳了出來一樣。
我脫下原本穿的白色短皮外套,輕輕向後撥了一下跑到額前的頭髮。

 

「呼。」泉深呼吸了一口氣。
「真性感,太性感了。」浪。
「誰要跟我一起跳?」我問。
「就等妳這麼說。」浪的聲音變得低沈沙啞。

 

我從沒覺得自己這麼,這麼放蕩過。
我是說,意識沒有這麼完全放空過,以前年輕時會去跳舞,但就算投入也沒如此。
聽著音樂,跳著舞,有時跟浪一起幾乎黏著彼此,是很挑釁,但我只覺得很爽。
舞跳得好的男人很少,那個浪不只魔術很厲害,跳舞也是專業的,隨便舞動一下就充滿魅力,令人刮目相看。
而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腰原來這麼會扭。

 

「妳沒當Dancer可惜了。」泉笑著說。
「哇,好爽,一點也不累耶。」我跟他碰杯,微喘著說。
「我可以追她嗎?」浪看著泉問。
「那要看追不追到的吧。」泉挑著眉回答。
「別傻了。」我敲了敲浪的頭。
「好狠心。」浪捧著胸口。
「我們是沒明文規定不能跟公主談戀愛。」泉想了想,說。
「什麼公主?店裡的規定嗎?」我好奇地問。
「妳喝了這麼多都沒醉啊?」泉看著我又喝了一杯。
「這樣很多嗎?我不知道耶,平常也是這樣喝。」我回答。
「現在告訴她嗎?」浪又看著泉。
「可是翼不在,小樹還在看店。」泉說。
「……,不要講一些聽不懂的話嘛,好解high。」我嘟嘴。
「歐,嘟嘴好可愛。」浪把臉湊了過來。
「幹什麼?」我用酒瓶擋著浪的額頭。
「我們有四個人,包括小樹,還有一個翼,他是歌手,今天有通告所以沒辦法趕來。」泉解釋著。
「歌手?你們四個人是?」娛樂版消息跟我向來不熟,但我對這幾個人充滿好奇。
「兄弟,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泉說。
「喔,那,為什麼要在這裡開店?」我又問。
「為了我們的公主。」泉笑了笑。
「公主?你們不會一起暗戀一個女生吧?」我大叫,這個「公主」聽起來像一種代號。
「呵呵,這就很難說了。」泉仍神秘地說。

 

後來,我又喝了兩杯25年的Desire,跳了很久的舞,看看時間已經兩點多,便跟他們道別。

原本以為是一間奇怪的夜店,到現在還是覺得奇怪,但確實,我跟泉與浪很投緣。
浪堅持要送我回去,雖然我家走個五分鐘就到了,他還是陪著我一起走了一段。
一路上,浪變了一些神奇的魔術給我看,包括對我家巷口的路燈念了不知道什麼鬼咒語,燈桿便放出一堆煙花。
煙花燃盡後竟然出現了一朵薔薇,黑色的薔薇。

 

「小舞,送妳。」浪眼神熱切地看著我。
「啊,謝謝。」我笑著接過那朵花,好漂亮。
「我可以上去嗎?」他靠在我家大門前依依不捨。
「你是想上我還是想追我?」我把薔薇舉在我們之間,挑著眉問。
「都有。」浪誠實地回答。
「那我會考慮一下。」我笑了笑,準備開門。
「等等,」他拉住我的手,說:「一個吻就好。」

 

我猶豫了兩秒鐘,然後把他的手輕輕推開。

 

「在我還沒愛上你之前,千萬不要愛上我,知道嗎?」我笑著邊了開門,然後轉身對他說:「晚安,也替我跟泉和小樹說。」
「遵命。」浪的表情有點扼腕,但仍有風度地微笑著,直到我進門。

 

到家後,我把那朵黑色的薔薇插在床旁邊的小花瓶裡。
不知為何,我有預感很快就會再見到他們。

 


 

我把那杯冷了的黑咖啡打開,靠在床上喝著,邊翻閱那本叫「慾望事典」的雜誌。

唷,還有介紹我抽的煙耶:

「Storm,千年北歐暴風吹撫之頂級煙草,擁有強大意志力的天使才能點燃,一般人抽到僅有柔順涼煙感,天使依等級不同將賦予其感受與製造風暴的能量。」

上面說的好像不太對,因為我抽到的不只是涼煙,而是千真萬確的暴風。

「原來這是所有的商品的品牌故事啊?」我如此想著。

讀著讀著,翻到裡面有一個名為「天堂製造」的單元,介紹一些從未聽過的神話,咦,翻譯過後不就是那款叫Desire的whisky酒標上註明的「Made in Haven」嗎?
看了一大段後,開始明白這個故事好像是說從一株叫「存在之樹」的樹開始,在很古老的過去就有這棵樹,而這樹茂盛於現在,將延伸至無限的未來。
「存在之樹」連結著天境與人間,也是天使往來休憩與情報交換的驛站。

到這裡,我想起也叫「存在之樹」的那間便利商店。
真巧,店長的名字也是「樹」。

「逆天使?」我跟著索引,翻到前面看了看關於逆天使的介紹:
「逆天使,天使界的黑道,她們的生命跟人類一樣短暫,卻有特殊的家族使命。
每隔百年,逆天使便會交接,然後由這個史上最古老的黑幫派出四名護衛協助她的每一項業務;而天使界的白道,也就是掌管希望與夢想的聖天使,則是逆天使家族的死對頭,當逆天使覺醒後,聖天使的任務也同時展開……。」我繼續唸。

這什麼跟什麼嘛?

「天使怎麼會還有黑道?天使不是就是傳福音還是守護人類,服務人群嗎?他們那些黑道的業務又是什麼鬼東西?」我喝著咖啡忍不住自言自語。
「天使跟人一樣,也分黑白兩道的啊,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一個男聲飄了過來。
「呃?」我差點嗆到。

我從雜誌中抬起頭,確認一下自己是不是在房間裡。
沒錯啊?!

 

「真可惜,我以為會看見美女裸睡的樣子。」咦,聽起來是浪的聲音。
「是浪沒錯,小舞記性真好。」這聽起來是小樹的聲音。
「你們,怎麼會在我房裡?」我很想倒退,不過只能貼著床板。
「果然名不虛傳。」是剛剛那個陌生的男聲。
「噓,別怕。」泉突然坐在我身旁。
「嚇!」我,我在做夢嗎?
「小舞,妳不是在作夢,還有,翼,你嚇到她了。」小樹對我微笑,隨即轉頭瞪了那陌生的男人一眼。
「我就說要按門鈴比較好,這種出場對畢竟還是太震撼了點。」泉責怪地說。
「寶貝,才一個小時沒見,我就想妳想得發慌。」浪也坐到我的左側。
「直接來嗎?」那個叫「翼」的男人摩拳擦掌。
「還是先解釋一下好了。」小樹阻止了他。
「……。」我心中有一千萬的莫名其妙。
「沒尖叫,沒驚慌,真有膽識。」泉對我微笑。
「現在是什麼情形?」我終於開口。

 

太扯了,他們不只是突然出現在我房裡,突然耶!
竟然還自顧自聊了起來。

 

「我們不是突然的,剛在窗外討論了十分鐘,不過沒有結論,是翼聽到妳自言自語忍不住就偷跑插話,我們只好跟了進來。」小樹解釋著。
「為什麼你回答好幾個我心裡的問題?我沒有說話吧?」我皺著眉頭。
「寶貝,妳真是逆天使有史以來裡面腦袋最清楚的一個。」浪深情地看著我。
「誰?」我問。
「妳啊。」他們四人異口同聲。
「哈,哈哈。」我僵硬地笑著。

 

我看著他們認真正經的樣子,不像是開玩笑。

 

「親愛的小舞,容我對妳簡單說明一下,我們四個是妳的護衛,而妳是第五紀元第七十代的逆天使。」泉把我插在花瓶裡那朵黑色薔薇拔了出來。
「至於為什麼需要護衛,就像妳剛剛在事典裡看到的,聖天使就快要找到妳了,所以家族前天發出動員令派了我們守在妳的身旁,讓妳可以完成家族使命。」小樹接著說。

 

果然,他們是傳教士。
但,他們是怎麼進我房裡的?這些魔術會不會太神了點?

 

「如果妳願意,我還可以貼身保護妳。」浪在我耳畔道。
「好,先不管我相不相信,告訴我那個使命是什麼?」我巴了一下浪的頭問。
「是這樣的,天使基本上分成兩派,為了讓人間繁盛發展,但又不是每個人都如此虔誠,只要給他信仰他就一切如善,所以我們家族在經過神的默可後,便採用比較積極的作為,幫助人們導入正途。」泉講解著。
「簡單的說,我們為徬徨祈禱的人完成他們的願望。」小樹說。
「喔,那所以積極的作為到底是什麼?」我又問。
「逆天使家族裡,我們有最高貴的血統,所以負責的是在人間擁有較大權力、名聲與地位的人類,例如有些企業家第二代、第三代,他們的子女不學好,但他們能對人世的影響很大,我們就負責讓他們努力上進;只是例如,還有很多種。」泉回答。
「用什麼方法?對他講大道理嗎?」我皺眉。
「我先幫妳開記憶。」泉笑了笑。

 

泉把那朵黑色薔薇放在他的手掌上,薔薇竟然直直立著,然後發出黑色的光芒。
光芒中放射出一圈一圈的畫面,就像看電影一樣,我看見了好多個女生,還有她們做的事情。
我看到有個女生手裡拿著一個什麼東西,插進了男人的心臟。
瞎米?逆天使不會是殺手吧?

 

「連你都會變魔術?」我不可思議地盯著泉。
「換你。」泉看了看翼。
「夜姬,容我失禮。」泉把我身旁的位子給讓出來,而翼走近我,說:「我等這一刻等了二十八年。」
「啊。」翼吻了我。

 

他的唇輕輕地觸碰著我的,我先是驚訝,然後忍不住閉上眼睛。
我感到身體裡那喝過Desire後快要迸出的什麼,在深處蠢蠢欲動。

瞬間,我抖了一下,然後翼離開我的唇往後退,當我的眼睛再度睜開,我知道自己的眼神已經有很大的改變。
黑色薔薇中浮出一條項鍊,一條散發出好亮好亮的光芒的黑色十字架項鍊。
項鍊自動地套入我的頸,停落在我的胸前,然後那光芒便消失了。
頓時,我的右手覺得好熱好熱,竟真的有什麼東西從身體跑了出來。

 

「怎麼會不痛?」我不可思議地看著我的手。

 

天啊,是一把劍!
有一把細長的劍從我的手掌慢慢地伸了出來,直到我握住那劍,劍柄卻是連著我的手心的,就像剛在畫面裡看到的那些女人手裡的那種。

 

「歡迎歸隊,夜姬。」他們四人笑著對我點頭,但眼神都很詭異,充滿挑戰的意味。

 

還攤在我床上的事典隨著方才的光芒早翻過停在第七頁,上面寫著:
「夜姬,出沒於夜晚,逆天使公主的遠古名稱。」

 

「呃,這感覺好嘔心。」我那握住劍的手動了一下,劍便迅速縮回消失。
「她的唇好軟,剛剛應該來個法式熱吻才對。」翼吹了吹口哨。
「下次我跟你換。」浪委屈地看著翼。
「別傻了,就是因為你這種性格,喚醒的能力才不會交給你。」泉笑著看浪。
「幹,一定要用這麼色情的方式喚醒我嗎?」我忍不住咒罵。
「還蠻不賴的啊。」翼挑了挑著眉。
「對了,妳的手機。」小樹遞給我一只盒子。
「咦?」我愣住。
「Soulmate這次的主人是妳?」泉訝異地看著我。
「嗯,剛買Strom跟雜誌的的時候抽的。」我看了看小樹,問:「不是說兩天後才拿嗎?」

 

輕微覺醒後,前一分鐘還是普通人的我,這一秒已經是逆天使公主。
原來,那本「慾望事典」不是一般的雜誌,而是來自天堂的訊息,百年發行一次。

 

「因為有另一個人也抽到了,本來Soulmate的期限就是百年出現一支,另一支四十八小時內也會找到主人,沒想到幾分鐘後就被抽走了。」小樹聳聳肩。
「啊,為什麼不是我?我剛還買那麼多東西抽了半天。」浪看起來很扼腕。
「誰叫你老是選機會不是命運?」小樹嘲笑著浪。
「看來要追公主得使盡全力了。」泉笑了笑。
「那到底是幹什麼的?」我邊拆盒子邊問。
「這是神的旨意,每一代逆天使最後的任務與關卡就是真愛,而Soulmate手機是一個暗示與紅線。」小樹解釋道。
「真愛?我才不相信那種鬼東西。」我皺著眉頭看了看那只紅色的手機。
「哦,那表示大家都更有機會囉。」泉神秘地笑。
「兄弟,雖然公主是你從小的志向,但我要先預定了。」浪站起身對泉說。
「別傻了,我們是黑道,大家各憑本事。」翼挑釁地說。
「差點忘了我們以前就為了不曾謀面的公主打過架。」泉看看翼。
「唉,大家從小都信奉公主為偶像,只有我沒機會。」小樹嘆著氣。
「什麼機會?為什麼只有小樹沒機會?」我問。
「因為小樹是萬中選一擁有讀心能力的天使,只是不幸投胎在逆天使界,換句話說,他是神選上的使者,所以他不能透露別人的內心,為了維持中立立場,是唯一不能追求公主的那個。」泉拍拍小樹的肩膀:「乖,聖天使界也有一個像你這樣的角色,也許你的真命天女就是她囉。」

 

這個神也太奇怪了吧?
幹嘛天使的任務最後竟然是追求真愛?

 

「唉,可是我對其實壞女人比較有興趣。」小樹看看我。
「什麼嘛。」我沒好氣地白了他們一眼,繼續翻閱著說明書。
「Soulmate,靈魂的另一半。」手機說明書的第一頁寫著:
「每只靈魂都是成雙成對到達人間,但每個人都有選擇權,發掘慾望,透過種種經驗,聆聽自己心底的聲音,願這只禮物能讓妳與你,找到那失落的另一半。」

 

 

つづく

 

 

〝Creature Create〞 form final fantasy x-2 piano collect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39 Comments

  1. "在我還沒愛上你之前,千萬不要愛上我"
    越想越覺得有道理
    一言難盡
    這句話在我腦中的迴路
    但是是真的
    越想越覺得有道理耶

  2. 兩天沒來,sorry阿!!
    因為最近準備要閉關了…(淚光)
    所以回來繞一下 :P

    深雪的那本書簡單來說就是死神LXXXlll(沒記錯的話)為了轉職,
    轉到人類基因改造部門,而接受上級的考驗。
    三個考驗中,第一個跟第二個死神都輕易的解決了,
    而他面臨的…就是最棘手的第三個,
    內容是,死神必須取得那個在死亡名單上時而出現、時而消失的女人,陶瓷,的靈
    魂。
    故事內容較多部份是在敘述這段事情,當然還有很多精采的部份,
    其中有一點跟女王的『每只靈魂都是成雙成對到達人間。』不謀而合,
    書上說:『每對神祇都與另外一半合而唯一。』只是無法見到另外一半的形貌,
    當死神劍到另外一半的形貌時,就是他們要分離的時候,
    而失去另一半的死神,力量也隨著另一半的離開,只剩一半,
    抑鬱、困苦的遊走在世上。

    呵呵,總之,是好書。(我覺得)
    分上下兩本,看了內容腦袋很多畫面,
    那本書上給的東西對我來說算是另一種信仰了,很棒的東西。

    呵呵呵,其實我還滿期待以後女王寫死神的東西… :]

    1. 哦,謝謝你的解說!
      (聽起來有點悲慘)
      我已經在構思這個系列的第二部了,應該就會跟死神吧(笑)
      不過還需要想想。

  3. 這音樂真是棒!請問是出至誰的神手呢?

    難得看到故事一開始就這麼精采,笑。

  4. 天使有時也想做凡人,因為天使不能談戀愛凡人可以談戀愛,哈哈!做人真爽。

    1. 雖然不確定這個世界上是否真有天使,或者是什麼妖魔鬼怪,不過,我相信只有「身體」能讓其擁有最大的痛苦和樂趣。
      這大概是我想表達的另一種意義。

  5. 音樂搭的真好!!

    這次的小說的風格 真是讓我好期待啊~~~

    🙂

    p.s 真想念阿寶

    1. 嗯,我想我應該會因為寫小說再度用腦過度吧(笑)
      音樂找了超久,直到刊登的前一天晚上才確定呢。

      下次再來家裡找他玩囉。

    1. 是啊,人物很多,故事的一些來龍去脈可能會比較錯亂點,需要花點時間消化。
      不過我已經盡量寫得簡單,不想太複雜說。

  6. 覺得,越來越有趣了。
    呵。

    雖然這樣講很冒昧,可是
    記得之前看過深雪的《死神首曲》,
    女王的新小說給了我同樣奇妙的感覺。

    也覺得,如果這是書的話,
    大概,噢不,是一定,一定會愛不釋手一口氣看完,
    非得,這樣才滿足。 :]

    另一個Soulmate的主人是誰?
    真是令人越來越期待了,呵。

    對了,

            女王,妳真棒!
     

    哈哈哈,謝謝您源源不絕的創作。

    1. 老實說,我知道她是有名的小說家,不過她的作品我只看過網路上的封面:P
      她寫些什麼呢?

      原本這個故事我想寫死神,因為我一直很喜歡死神,不過還是先擱著,哈。
      非常謝謝你的鼓勵唷,我想關於創作我會持續到死為止吧(笑)
      另一個Soulmate的主人就要出現了:)

  7. 上一篇的無名式 就是我 因為想要趕快留言結果忘記
    要登入 呵… 女王 著次的故事完全猜不要結尾 整個很妙
    原來他們是天使

    1. 啊,原來是妳(笑)

      是啊這部小說希望能常有出奇發展,花了不少時間思考說。
      他們是天使,也是人,這其實暗喻著每個人都可能擁有某種任務使命,也都可能是一個天使喔。
      (應該等發表完後來一個創作背後大公開,解說一下很多比喻)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