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慾望事典♪壹、存在之樹,慾望之都

故事要從一間叫「存在之樹」的便利商店,
和一間叫做「慾望之都」的酒館開始說起。

北歐神話中,「存在之樹」萌生於過去,
茂盛於「現在」,延伸至無限的「未來」;
人類世代裡,「慾望之都」則存在於每個城市的角落達數千年之久。

「慾望之都」以合理代價滿足人心中的各種慾望;
「存在之樹」則是提供天使界黑白兩道在人類世界自由貿易的通路,
並有來自天堂製造的獨家商品,串聯人世的真愛與希望。
如果可以,你想買到怎樣的慾望與希望?

 

今天的我做什麼都不順,從出門後就明顯有這種預感。
人倒楣都是一連串的,不順也是接二連三。

 

「又遲到?」從沒在中午前看過老闆的我,一進公司就瞧見他盯著牆上的時鐘。
「Sorry,雨下得太大,攔不到計程車。」我解釋著,邊把雨傘收起準備放進傘桶:
「啊!」

 

雨傘不知道為何突然爆開,把老闆跟自己都弄得一身濕。

 

「妳待會到我辦公室報到。」老闆氣得轉身就走。
「Shit!」我咒罵著,黯淡地把雨傘放好。

 

就這樣,我被整整唸了四十分鐘。

回到座位上,看見一束黃色的玫瑰,同事們紛紛湊過來投以羨慕表情,我微笑著沒說什麼,心裡卻很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我那交往才兩個月的男友,又告吹了。

從小到大,我的戀情都不超過兩個月,最長最長一定會在滿六十天的那一日分手,從沒有例外。
但說真的,那不是他們的錯,起初感覺都不錯,也有時覺得乾柴烈火,但只要認識七天,我就會對對方失去興趣。
男人打來我不想接,接了也不想說什麼,一起吃飯沒有火花,上床也不再有感覺。

學生時代同學給我取的外號叫「七分」,就是只要一週時間過了,不是我甩了對方,就是對方被我冷落到不超過兩個月會自動說要分手。
我常懷疑我根本沒愛過一個人,依據這個理論,我其實也沒真正戀愛過。
真慘,慘到極點了,我已經二十五歲,卻從來沒談過戀愛。

 

「嘿,可以交換一下電話嗎?」下午開完會,送客戶下樓時,他拿出手機問。
「有什麼事打到公司找我就好了。」我笑了笑,其實很想踹他。

 

馬的,也不照照鏡子,不會照鏡子也要看別人臉色吧?
我已經盡量跟他保持距離了,男人難道不知道女人的「禮貌客套」就是「離我遠點」嗎?

 

「明天是週末,有活動嗎?」他不死心地問。
「有,都排滿了,預計會排到下輩子,不好意思。」我說。
「哼,這麼高傲。」他氣急敗壞地走出電梯。

 

果不其然,半小時後,我又被叫進老闆辦公室唸了良久。

 

「不是我的錯,他想約我被我拒絕了。」我解釋著。
「對方是公司的大客戶,妳拒絕也要有點技巧嘛?」老闆還在唸。
「這麼說為了業績要我去賣就是了?」我開始不悅。
「注意妳的態度!」老闆大吼。
「你才注意妳的態度,馬的,我不幹了。」我拍桌子。
「妳!」
「我今天會把所有事情交接完,就這樣。」
「妳這種性格到哪裡都不會有好下場!」老闆繼續開罵。
「喂,搞清楚,」我上前拉住他的領帶,說:「人在做,天在看,反省一下自己吧你。」

 

我掉頭開了門便出去。

走回座位拿著煙到樓梯間去抽,越想越氣。
結論是永遠不要拿自己的身體跟身旁的物品開玩笑,因為我在踹了一旁的滅火器後,不但腳扭了一下,還把滅火器踢下樓,沒想到它頓時爆開,搞得整個樓梯間都是煙霧。

 

我是舞,朋友都叫我小舞,平凡無奇的上班族。
難得的Friday night,我卻因為收拾殘局,在公司待到到晚上十點才離開,簡直是一萬個悶。

想起自己晚餐還沒吃,煙也沒有了,正愁要進對面消費滿七十七元送Hello Kitty磁鐵的便利商店,還是滿七十五元送公仔的那間,突然看見前方轉角有個新的招牌。
仔細一看,是間叫「存在之樹」的便利商店,好奇怪的名字。

 

「歡迎光臨。」一個穿著黑白相間時髦服飾的男人在櫃臺裡對我微笑。
「這是新開的嗎?」我問。
「妳好,今晚才剛營業,妳是第一個客人,可以抽贈品喔。」他說。
「晚上開幕?」我睜大了眼,然後忍不住走到裡面逛了起來。

 

天啊,這裡面賣的東西,每個都好想買走。
包裝漂亮得不像話,而且每個商品都有一種「買我買我」的表情。
姑且不說這些,但,那個便利商店會設計得這麼有味道?
白色透著光的牆,每個櫃位都是不同的色系,商品也都是很少見的種類,不,應該是我完全沒見過的牌子。
太莫名其妙了點,莫名其妙地讓我覺得開始轉運,應該去買張樂透才對。

我住在一個老社區裡,來往的都是老人跟老車輛,但這間便利商店就像是站在表參道才看的到的景象。

 

「你是店員?」我花兩分鐘煮了一杯現磨咖啡,買了一本看起來很漂亮,名叫「慾望事典」的雜誌,到櫃臺準備結帳。
「我是店長,叫我小樹就可以了,還有什麼需要嗎?」他微笑的樣子真好看,眼神中帶點憂鬱特質。

 

我看了看櫃臺後方一排排的煙,迷惑了起來。
居然沒有一種煙是我認識的。

 

「哦,小樹,沒有七星涼煙?」我問。
「涼煙的話要不要試試看這邊幾種?」他指著一整列的感覺是突然冒出的涼煙,因為剛剛我壓根沒看到這幾款。
「啊?那,給我一包Strom好了。」我仔細看了看,說。
「好的,一共是一百九十元,來,抽獎。」他刷了條碼後拿出兩個箱子。
「機會跟命運?天啊,綜藝節目嗎?」我大叫。
「呵呵,妳想要機會還是命運?」他神秘地笑著。
「命運好了。」我把手伸進那個紫色的箱子裡,遞給他我抽到的紙籤。
「選擇命運的話,那就是神的旨意,祝妳好運,」他為我拆開,然後說:「啊,Soulmate手機。」

 

Soulmate手機?神的旨意?我拿過紙籤仔細瞧了瞧。
什麼跟什麼?這是哪一個牌子?整人節目嗎?還是這其實是那個教派的傳道商店?

 

「這個要呈報後才會送來,大概兩天時間,我給妳一張兌換明細,請後天晚上再來拿。」小樹key入條碼,然後印了一張紙給我。
「喔,好,謝謝。」我接過購物袋,拿起咖啡。

 

走出「存在之樹」的時候,我站在門口駐留了一會兒。
有種異樣的預感在腦子裡,卻不知道那是什麼。
然後我覺得有陣風從身旁吹過,轉身時看見一個男人的背影走進「存在之樹」。
那男人帶著一副墨鏡,明明穿得是西裝,卻覺得很飄逸。
正納悶著,同時又發現了「存在之樹」隔壁還有一個新的招牌。

 

「慾望之都?」我盯著招牌發楞。

 

這什麼鳥名字?不會是情色場所吧?

我遲疑了一下,卻忍不住被金色的招牌吸引過去。
那是用像書法一樣的中文設計的logo,招牌下方就是店門;店門的材質好詭異,看起來是透明的,卻看不見裡面的樣子。

 

「要進去坐坐嗎?」一個男聲從我身邊響起。
「呃?我只是好奇看看而已。」我抬頭看他。
「啊,是美女,讓我請妳喝一杯吧。」男人笑著說。
「你常來這間店嗎?我之前都沒看過這裡。」我問。

 

本來想拒絕他,可是我對這間一切的疑問好多。
明明昨天我才從這邊走過,怎麼就沒看到這裡有夜店在裝潢?

 

「我是泉,這裡的店長,我們才剛開幕反正人也不多,妳趕著回家嗎?」他的眼神看起來很穩重,不太像會騙人的人。
「隔壁那間便利商店也是新開的,真巧。」我說。
「是啊,朋友開的,初到貴寶地,請多指教,來。」那個叫「泉」的男人為我開了門。
「呃……。」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不會吃了妳的,除非妳想。」他朝我瞄了一眼,笑著。

 

而我竟然就這樣呆呆跟著進去了。

 

那間店的玄關有一條長長的通道,走過通道後,就可看見裡面其實蠻大的。
牆上有好多奇怪的壁畫,既像中古世紀才有的畫面,但又是很摩登的畫風,充滿光、影、天使跟翅膀的圖像。
我坐在吧檯四處張望,泉親自調了一杯漂亮晶瑩的黃色調酒給我,然後還請廚師送了一些輕食過來,因為聊了幾句他發現我還沒吃晚飯。

 

「這裡跟剛剛那間便利商店一樣不可思議。」我喝著調酒,說。
「怎麼說?」他倒了一杯whisky問。
「便利商店的店長長太帥了,制服完全像名牌店的設計,而你們這裡店長太大方了,牆上那些大型壁畫的風格,就像在天堂裡的地獄一樣,我不太會形容。」連調酒的味道都充滿誘人芬芳。
「真有品味,妳做什麼工作的?」
「現在沒工作了。」
「為什麼?」
「辭職,遇到一些鳥事。」
「這樣,咦,妳抽Storm啊?」他看著我拿出剛買的煙問。
「隔壁買的啊,你抽過嗎?」我正準備點燃。
「嗯,抽過幾次。」他回答。
「好抽嗎?」我看著煙,不知為何有種煙盒上的圖案在動的感覺。
「試試看就知道了。」泉神秘地笑說。
「我的媽啊。」我抽了口,然後愣住。
「呵呵。」他笑了笑。
「……。」我不可思議地眨著眼睛,然後又抽了一口。
「怎麼樣?」他笑問。
「爽。」我只說得出這個字。

 

那涼煙根本就跟暴風一樣,涼得整個身體會聳起來,接著腦袋就莫名其妙high了。

 

「幹,難怪取這種牌子,這哪裡的煙啊?」我問。
「『存在之樹』的煙都是上選貨,會挑人的。」另一個男聲從我背後竄出。
「呃?」
「這是幾千年來『存在之樹』旁煙草田的精華,吹北歐暴風長大的。」陌生男子如是說。
「……。」我臉皺成一團。
「不相信對不對?看這裡就知道了。」陌生男子拿出一面銀色的鏡子。

 

隨後我便在那鏡面中看到一個半藍半灰的天空下,有一棵看起來很古老而茂盛的大樹,大樹旁是一片遼闊得看不見邊際的田,然後天空不時有暴風呼嘯而過;那田裡的煙草不但沒有被吹走,反而會因暴風吹撫而閃閃發亮。
但,幾千年來?太扯了吧。
現在不是才西元兩千多年嗎,莫非這間酒館也是傳道士開的?!

 

「你是魔術師嗎?」我皺著眉問。
「真聰明,寶貝,叫我浪。」他用一種很迷人的笑對我笑著。
「他講話都這樣嗎?」我忍不住轉頭皺眉問泉。
「呵呵,妳是我看過第一個有這種反應的逆,的女生。」泉一手摀著嘴看起來很想笑的樣子。
「呃?」
「好傷心,她對我的電力沒反應。」浪一副心碎的模樣。
「你們真的很奇怪。」

 

他們真的太奇怪了,但我可以確定他們不是神經病。
因為沒有神經病會有錢開一間這樣的店,說話邏輯這麼正常自然,雖然一切都很詭異,但他們理所當然的讓我覺得奇怪的人其實是我。

泉跟浪都很高,我猜至少有一百八十。
泉帶著一副黑色膠框眼鏡,穿著白色襯衫與丹寧材質的西裝褲,頭髮是褐色的;浪則綁了一個短短的馬尾,穿著米色亞麻上衣與剪裁很隨性的寬版長褲。
重點是,一間酒館有一個很帥的店長就算了,連魔術師都帥得不像話。
平常我跟同事去喝酒常抱怨台北的帥哥都死光了,今天一連看到三個,應該很高興才對,但這一切詭異得讓我高興不起來。

 

「抱歉,小舞,妳知道這裡為什麼沒有女性工作人員嗎?」泉仍帶著笑意問。
「為什麼?喔,你們靠帥哥招攬女客就對了?」這樣聽起來像是鴨店。
「不,是只要女生來,都會被浪迷得團團轉,根本沒辦法專心工作。」泉解釋著。
「有這麼嚴重嗎?」我皺眉。
「有,好嚴重,妳竟然對我一點感覺也沒有。」浪用有點難過的眼神繼續對我放電。
「拜託,我看你改叫發浪好了。」我沒好氣地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泉終於笑了出來。

 

在笑聲中,我終於比較放鬆,看著泉與浪打鬧著,竟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真是極端反差的一天,而我突然覺得夜晚應該比白日更適合我。

 

 

つづく

 

 

〝Demise〞 form final fantasy x-2 piano collect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44 Comments

  1. 嘿 小艷 我又來了~
    毒你的文章 像是take the drug
    會上癮的

    最近 每天 都會幻想
    這樣的故事情節
    是否真的發生會再現實出現
    很多故事的主角
    是否都是以 小艷自己的個性 為藍圖呢
    又或 是真實的影像在眼前上演
    引發 這樣的思緒 寫出這樣的故事文章呢?

    總之 我上癮了!!!!!

    跟你相似???
    我也不是很愛交朋友
    我想要交的朋友
    是屬於 真的 很契合
    可以聊心事的
    對於 那種~~酒肉朋友
    哈 再連絡
    anyway,話太多ㄌ!!!^^
    加油

    1. 哈哈,謝謝啦,對我來說,寫作也是一種會上癮的事情呢(笑)

      大概是一種感覺,我對創作文字與圖像會上癮,寫到傷心處我會很悲傷,寫到開心的地方我也會笑出來,大概就是這樣的創作過程,把這些帶進了我的創作中吧。

      其實其他小說中的故事真實成分很高,慾望事典奇幻的部分則是我從小的幻想,有時還會覺得那是真的呢:)
      會覺得真實其實,是因為我在寫所有的對話時,都會自己「用演的」,譬如說我會把自己想像成這個角色,他會因為聽到或看見什麼,而說出什麼話,另一個對話者又會有什麼樣的反應,這樣去寫的。

      至於女主角當然都是我自己的性格當藍圖寫的,畢竟我最瞭解的人就是自己囉。

      交朋友當然要真心的,不然寧可沒有哪。
      我曾經活了二十年都沒朋友,然後突然跑出一堆姬八好友……哈。

  2. 哎呀….好幸運喔…

    一連接三的看到這麼多帥哥….噗…

    現在都幾乎絕種….><

    1. 帥哥沒有絕種,只是跑去當GAY的比較多,剩下的可能因為數量稀少了些,都被訂光了。(←在說自己嗎,哈)

  3. hi , dear….
    每看一次妳的小說 , 就會入迷一次啦 ^_^
    新作 好好加油喔 , 我一樣會支持妳的!!

  4. 買一個生活~
    買一張樂透~
    哈~

    妳的文筆很對味~
    看妳的文章~好像會上癮~
    ^^想一直看下去~

  5. 一直很喜歡你寫的文章..會因為感動而掉淚..開心而大笑..你很厲害..真的..

  6. 我是無意間逛到你的網誌
    發現 你寫的好棒 讓我迷上了這裡
    真的好愛你的文章

  7. 飄飄然~
    感覺來到仙境,有股不可思議的味道,
    我蠻喜歡那種神秘摸不透的調調感。

  8. 嘿嘿 又看到新文章了哈。怎么有点像恐怖片似的呀
    继续写给我们看哦

    1. 你想買怎樣的希望,怎樣的慾望呢(笑)
      歡迎多提供意見。
      這次我想顛覆以及寫出我對「慾望」的經驗與不同思考說。
      謝謝支持!

  9. 女王你著次寫的風格跟之前完全不一樣耶 很神秘的感覺
    女王 加油囉^^期待看到你的下文


  10. 好讚的fu
    跟之前的風格完全不同
    一看就愛上了啦>0<
    期待期待下一集

  11. 神秘的感覺
    真棒~
    不知道這次的故事裡會不會也有小愛
    我看見小樹了!
    期待期待

  12. 哇!新文章,
    我第一名,
    剛才看完一個討論話題,討論天堂,
    看到這篇文章,頗有感覺的!
    女王加油!

〓留言吧|Leave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