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慾望事典♪拾伍、真心的一半

「這陣子還好嗎?」坐在「存在之樹」的門口,小紀關心地問。
「很好啊,怎麼了嗎?」我邊喝著新來的商品,一杯叫做God’s blood的熱可可。

 

哇,上帝的血原來不是只有紅酒,熱可可也很讚。
最近的天氣很冷,God’s blood一下肚,就瞬間暖了全身,感覺血液沸騰起來。
在聖誕夜的白天喝到這杯可可真是幸福。

 

「因為小舞之前昏迷,後來我接獲指示回到原鄉去,今天才銷假上班,很久沒看到妳了嘛。」
「哦,我沒事啊,只是昏過去,隔天醒來就好多了,不過,最近好像很常頭痛。」我想了想,說。
「頭痛?要不要吃止痛藥?」
「有,昨天有吃了,呃,妳剛剛說原鄉?」
「就是聖天使的家鄉,修行跟找東西很有用的地方。」
「喔,那妳是回去修行嗎?」
「不,是找一樣東西。」
「找什麼?」我狐疑地看著小紀,因為她看起來好神秘。
「咦?小樹沒拿給妳嗎?」
「拿什麼給我?」
「被搶走了。」小樹出現在我們面前。
「什麼被搶走了?」
「真心草。」小樹無奈地說。
「怎麼會?」小紀大叫。
「泉跟翼聽到,兩個人搶走了,現在應該還在打架。」小樹聳聳肩。
「那是幹嘛的?他們為什麼打架?」我問。
「真心草只有在聖天使的家鄉,每百年只有一株,小紀費了千辛萬苦才找到,想讓妳恢復昏迷前的記憶,還有找回妳的心,但是被搶走了。」小樹抱歉地看著小紀。
「我有失去記憶嗎?找回我的心?」我越聽越荒謬,我人不是好好的嗎?

 

等等,真心草,我好像在《慾望事典》裡面瞄到過,但是我對園藝植物沒有半點興趣,所以沒仔細看。

 

「一言難盡啦。」小樹說。
「小樹,你真沒用!」小紀兩手叉腰,看起來有點生氣。
「對不起,泉先聽到的,本來我這次不受威脅,但翼從我背後冷不防把真心草拿了就跑,泉追了上去,所以……。」小樹解釋著。
「那你怎麼不去追呢?」小紀皺著眉。
「他們兩個動作比我快啊,妳又不是不知道我都慢慢的……。」小樹越講越小聲。
「真是的,人家好不容易才找到,差點命都沒了,你這個大笨蛋!我不要理你了!」小紀氣得轉身就跑。
「小紀!」小樹追了上去。

 

我看得一頭霧水。

從沒看到那麼溫馴的小紀也會生氣,而小樹好像很怕她生氣,兩個人,他們兩個人就像情侶吵架一樣……。
哦,他們戀愛了。

 

「啊,又痛。」想到「戀愛」,我的頭又疼了起來。
「小舞。」璇拍拍我的肩膀。
「璇,去幫我倒杯水。」我手揉著頭,坐了下來。
「呃?喔,好,馬上來。」璇看我不舒服的樣子,馬上進「存在之樹」去倒水。

 

這陣子頭真的痛得不像話,不是前面痛就是後面痛,要不然就是左邊痛或右邊痛,一痛起來我就眼花,彷彿整個神經都在痛。

 

「來了。」璇把水急忙遞給我。
「謝謝。」我接過水,拿出昨天光之華給我的The Lovers止痛藥,吞了兩顆。
「噢。」我又揉了揉太陽穴。

 

天堂製造的藥效就是特別快,沒幾秒鐘,我的疼痛就被一陣甜蜜覆蓋,神經舒緩了起來。

 

「怎麼,頭疼啊?」璇關心地問。
「嗯,最近常這樣。」我喘著氣。
「傷腦筋,那要不要去看醫生?」
「你覺得頭痛看醫生有比吃這個藥有用嗎?醫院裡的止痛藥對身體都不好耶。」我說。
「也對喔。」璇看了看我,然後雙手捧著臉,開始發呆。
「妳怎麼了?」我看著璇,覺得她的樣子怪怪的。
「……。」璇還是繼續發呆。
「喂!」我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啊?」璇終於回神過來。
「到底怎麼啦?」怎麼璇跟小紀今天都這麼詭異?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跟泉約會耶。」璇仍楞楞地回答。
「約會?不是應該高興嗎?妳怎麼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泉竟然也會跟璇去約會耶,大新聞。

 

哦,應該不是大新聞,因為如果他們知道聖天使光之華常在出任務後來我家做宵夜給我吃,那絕對更轟動。

 

「因為,泉他好像……,我不會說。」璇黯淡了下來。
「妳心情不好?」
「有一點,沒關係,我習慣了。」
「呃?」
「只是他昨天,跟平常不太一樣。」
「到底是怎麼回事?」唉,戀愛中的女人真麻煩。
「其實念高中的時候,有一次他吻了我。」
「呃?」
「我想他應該是喜歡我的,只是他比較愛妳。」
「啊?」怎麼越講越聽不懂?
「昨天他心情不好,是因為妳的關係,他說他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住進妳心裡,因為小舞現在根本不可能愛上任何人。」
「……。」我不是不可能愛上任何人,我是根本沒愛過任何人吧。
「我們已經很久沒有獨處了,剛好昨天浪跟翼有事,所以我們兩個一起在「慾望之都」喝酒,他有點喝醉了,然後就抱住我,我以為他跟高中那次一樣要吻我,但是他沒有,他只是很傷心看著我,說他很為難。」璇幽幽地說。

 

這幾個禮拜來,璇一直很積極陪在泉的身邊,聽說泉原本對璇很感冒,但最近不同了,他偶而會跟璇一起吃飯,然後還會送璇回家。

我每天都會聽到璇興高采烈地說著泉那天又跟她在一起做了什麼。

翼私下曾告訴我,在我還沒覺醒之前,璇從小都跟在泉的身邊,泉到哪裡她就會到哪裡,直到好像十七還是十八歲,有回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情,璇突然離開了家族,跑到紐約去留學,泉好像也在那之後,只要看見璇都沒好臉色。

 

「璇,我對不起妳。」我忍不住開口,本來想當作沒這回事的。
「嗯?」璇不解地看著我。
「在認識妳之前,有一次,泉跟我告白,他說他從很小很小就默默守在我身邊,講得我很感動,所以我就吻了他……。」我講得非常汗顏。
「啊。」璇愣住。
「對不起,我如果早認識妳,我就不會這樣做。」唉,沒認識她我也不該這麼做吧。
「很小很小的時候,是什麼時候?」璇跟我預期的反應不太一樣,我以為她會在意我與泉接吻的事情,可是她並沒有。
「我不知道,至少是小學以前吧。」
「啊。」璇好像很驚訝的樣子,想了想,說:「我認識他的時候,是剛上小學,我們家族是小班制,所以我們同班,天啊,我一直以為我愛了他這麼多年,他卻只愛著未曾謀面的妳,沒想到他竟然……。」

 

什麼?

 

「是我錯怪他了,那時候也是。」璇一直搖頭。
「呃?」為什麼璇講的話我都有聽沒有懂?
「小舞!」璇突然轉身抓住我的手,說:「其實泉以前對我還蠻好的,他只是很悶,然後他又暗戀妳,我一直對自己沒有自信,可是又很氣他這樣,高中那時他吻了我,我明明很高興,卻忍不住唸他,難怪,他一定是覺得很受傷,所以後來才對我這麼冷淡!」
「妳唸他什麼?」講清楚點嘛。
「我就很酸的說『我以為你的初吻要留給公主』。」
「天啊,妳竟然這樣講!」白癡,這種話那個男人受的了啊?
「原來是我自找的。」但是璇看起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小舞,謝謝妳,我懂了。」璇站起身。
「懂什麼?」
「啊,我要去找他了,這個給妳。」璇伸出手,手掌心浮出一張照片,然後她頭也不回地跑了。

 

那張照片就這樣飛到我的手裡。

 

「這什麼啊?」我仔細一看,是泉跟璇穿制服的樣子。

 

呃,這張照片,會動。
照片裡的畫面就像翼說的一樣,泉快步走著,璇緊跟在泉的身後,直到泉忍不住停了下來;我訝異地看著這張照片的故事:

 

「妳要跟到什麼時候?」泉沒好氣地站定質問。
「啊,不要生氣嘛。」璇委屈地說。
「璇,妳是個好女孩,但是妳應該知道,身為逆天使公主護衛的我,這輩子的使命就是要守在公主身邊?」泉的眼神看起來不像是生氣,倒有點難過。
「我知道。」璇睜著大眼看他。
「我不可能有什麼時間可以陪妳,心思也不能只放在妳身上,跟我在一起妳是不會幸福的。」
「我不要幸福,我只要你。」璇嬌小的個子卻發出堅持的聲音。
「……。」泉楞了楞。
「我就在你身邊,那不就是最真實的事情嗎?是不是你對我真的一點感覺也沒有?」璇的表情哀傷了起來。
「不是這樣的。」
「那是怎樣?你總是用冷漠面對我的熱情,泉,你是大笨蛋!」璇激動地說著,眼淚直落。
「別哭,」泉看到璇的眼淚,整個人軟了下來,說:「妳不適合悲傷,妳看,妳一哭,就下雨了。」

 

果然,那個畫面中的天空飄起了細細綿綿的雨。
泉把制服外套脫下,披在璇的身上,看起來很溫柔。

 

「是我一直顧慮太多了。」泉說著,便抱住了璇,說:「不要哭。」

 

泉心疼地摸著她的臉,然後吻了她。

 

「我,我以為你的初吻要留給公主。」璇從吻的震撼中驚訝又倔強地說。
「……。」泉聽見這話,推開了抱在懷裡璇,受傷地看著她,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在那深深的一吻裡,照片裡的這兩個人,看起來就像是王子公主從此應該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只是璇可能太訝異,泉好不容易打開的心防,大概就這樣更加緊閉。

我握著照片,用靈感力把照片的時間推回之前,果不其然看見了泉跟璇過去相處的情境。
突然發現,泉其實總會不經意眼光看著璇,好像是從他們同班起第一眼兩人對望的那瞬間開始的,可是璇雖然喜歡著泉,卻忽略了泉的小動作。
明明現在看起來是這麼顯而易見的情感,可能就是因為當時太年輕。

年輕時不是不懂得愛,而是不懂得,原來,那就是愛。

 

「啊!」幹,我的頭又痛了。

 

為什麼每次想到與「愛」有關的情節,我的腦袋就像要爆炸一樣?

 

「小舞,妳頭痛?」翼拍拍我的肩。
「嗯,痛的要死。」我快暈了。
「來。」翼把我的身體轉向他,手裡拿著一株黃色的草,放在我的鼻前讓我聞。

 

那是一個好奇特的香味,從我的鼻腔通過腦門,在直入心裡。
有點像是吃了The Lovers止痛藥的感覺,我的疼痛迅速恢復了。

 

「這是什麼?」我看著那株黃色的草問。
「真心草,只是讓妳先習慣一下,現在要來喚醒妳了。」翼用他好看的眼神,曖昧地對我笑了笑。

 

接著,他牽著我的手,走進「存在之樹」,開了那扇秘門後,上了鎖。
翼把那個叫真心草的東西,放在手裡轉了一圈,頓時間,那草化為黃色的粉末,往我的頭上灑下。
然後便吻了我。

翼這次的吻跟第一次讓我覺醒時完全不同,那天他只是把唇貼著我的,這回卻充滿挑逗。
我感覺身體裡那種喝下Desire之後,蠢蠢欲動的一切「轟」的一聲,在我胸口爆發。
似乎,這陣子以來,我好像已經遺忘的感官知覺全部回來了。

 

「我一直想這樣吻妳。」翼不捨地在我唇邊徘徊。
「這是什麼?你對我施法嗎?」我有點暈眩地問。
「不,我沒辦法喚回妳的記憶,這只是幫妳找回原本的自己而已。」
「我有失去記憶嗎?」
「別管那些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妳現在感覺怎麼樣?」
「呃,我覺得,身體熱熱的,很想,很想……。」我說不出口。
「很想什麼?」翼用極為誘惑的眼神看著我。
「這是春藥嗎?」我靠著門,覺得自己好像中計了。
「我沒那麼下流。」他說。
「啊。」翼吻著我的脖子時,我用眼角瞄到了攤在桌上的《慾望事典》。

 

我勉強伸出手用僅存的理智,把《慾望事典》翻開。

有了,第三十三頁:
「百年生長於聖天使原鄉的真心草,以雙株姿態現身於真心人面前,黃色代表慾望與勇氣,靛色療癒真心與愛;請兩株一起服用,否則……。」

 

「啊。」除了翼喚醒我時,我沒跟他這麼親近過。

 

唔,他親吻得我的身體很舒服,有種想要更加親密的慾望。

 

「小舞……,咦,怎麼哭了?」翼意亂情迷地摟著我,然後突然愣住。
「呃?」這時,我才感覺,眼裡流出熱熱的眼淚。
「不舒服嗎?還是,妳覺得被侵犯了?對不起。」他急忙後退,很尷尬又抱歉地看著我。
「沒有,不是你的錯,我人不太舒服,我先回去了。」我不想讓他看到這個樣子,於是轉身就走。

 

我快步走出「存在之樹」,跑到隔壁離家裡很近的巷子中,蹲了下來。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明明我的身體渴望著翼的攻勢,現在也不是晚上,為什麼我的眼淚又流個不停?
我到底,是怎麼了?

 

 

つづく

 

 

〝Siren〞 form Crash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33 Comments

  1. 那這樣…大家賭泉的…不就輸了…

    因為…泉…其實是喜歡璇的ㄚ…

  2. 唔好意思~~
    打錯字..將主角名都打錯了..

    我猜對靛色那株嗎??期待中
    希望拾陸的~~快出

  3. …這三個原因看了又看我覺得我應該是姿勢不良吧~
    今天聽我同學說他也心臟痛…= ="

    1. 通常其實你們這叫「胸悶」,並不是真的心臟疼痛喔(笑)
      學生時候還能矯正姿勢,這很重要,別想我想矯正都不行啦。
      還有,常常深呼吸吧,心情輕鬆,也會跟著少這些症狀。

  4. 是唷!原來我又被我媽騙了...
    但不知道爲什麼最近胸口會悶悶的...
    有時也會覺得心臟好痛...ˊˋ
    哈哈哈~但我有越來越笨的趨勢...XD

  5. 小夢只服了一株黃色真心草>>似乎無任何轉變@.@
    同樣地痛著、同樣地流淚:(

    我猜另一株靛色的~~在光手上
    期待著事情的發展..

    1. 是小舞XD
      因為,這黃色的真心草,代表著慾望與表面的情感,至於真心的愛,就是靛色那株了。
      看完你們的留言,發現,我的讀者真是有夠聰明的說,好討厭:P

  6. 呵呵~
    被禁止喝咖啡的原因是...
    最近心臟會痛痛的...
    我老媽說喝咖啡對心臟不好~
    之前是有聽同學說常喝咖啡會變笨...
    我已經很笨了~所以不能再笨下去了!!

    1. 不是對心臟不好,是有心悸的人會容易心悸。
      沒有任何報告顯示會變笨吧,不然我認識的人應該都……。

  7. 對阿 她沒有服用綠色的耶..
    那...??

    我又來報到了:)

  8. 綠色呢~~"
    只服一株會如何ㄚ?~
    小舞被弄得團團轉啦
    好奇接下來的發展~^^
    日盼夜盼中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