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慾望事典♪拾壹、天使汗顏

我與光躲在party建築物的後方,深刻地談心後,光的手機響了,是跟他一起來的朋友找他,於是他跟我吻別後,便離開了。

我帶著初下定的決心,走回剛剛被光帶走的吧檯前,試圖尋找翼的身影。

 

「小舞?」是翼。
「對不起,剛剛碰到朋友,所以聊了一下,來不及跟你說,不好意思。」
「沒關係,我剛也碰到熟人,來,跟妳介紹一下,這個是璇。」翼站開,有個女生從他的背後現身。
「嗨,公主,久仰大名。」那個叫「璇」的女生笑笑地看著我。
「啊,嗨。」我禮貌地點點頭,才意會過來,這個璇,好像就是浪說的那個璇。
「我們在家族受訓那個禮拜,璇剛好也回去探班,聊到這個棘手的案子,所以她自告奮勇來幫忙。」翼說。
「喔,那辛苦了,請多指教。」我再度點頭,總覺得有點尷尬。
「公主果然跟浪說的一樣漂亮。」璇還是一副笑笑的模樣。

 

真的看不出來有任何殺氣,璇長得精緻可愛,個子嬌小,但感覺很聰明。
跟粗枝大葉的我比起來真是相差太多了。

 

「妳剛去了哪裡?」泉的聲音在我背後出現。
「呃,我遇到朋友,小聊了一下,你找我有事?」我看著泉。
「璇?」泉皺了一下眉頭。
「我來幫忙啊,不是說很棘手嗎?」璇一看到泉,就失去笑容。
「呃,我還是去晃晃好了。」我轉頭想跑。
「等等,我剛找妳好久都找不到?」泉拉住我的手。
「我在後面啦,你可能沒注意。」我指著會場後面一條小徑,說。
「在後面?奇怪,我完全沒感覺到。」泉側著頭,很納悶的樣子。
「情況怎麼樣?」浪也回來了。
「我大致整理了一下,有這幾個可能名單。」小樹跟著出現,把一張紙遞給浪。
「不虧是讀心高手。」浪拍了拍小樹的肩膀。
「璇?」璇的對面,我的身後,似乎出現一個男人的身影。
「啊,好久不見。」璇穿過我們,勾住那男人的手。
「噢。」我回頭,發現竟然是光。

 

不妙不妙不妙。

 

「咦,妳也在。」光對我笑了笑。
「你們認識啊?」璇看了看光,再看看我。
「嗯,你們也認識啊?」我尷尬地問。
「原來你們都認識啊。」泉接著說。
「泉也認識光嗎?」璇笑笑地看著泉。
「見過一面。」泉說。
「介紹一下吧。」光對璇說。
「這個是泉,這個是翼,翼是當紅歌手喔,啊,還有,這個是小樹。」璇指著每個人對光解釋道。
「小樹我見過,在『存在之樹』,對吧。」光對小樹笑了笑。
「嗯,常客。」小樹說。
「今天不看店嗎?」光問小樹。
「我下了班剛好泉他們路過說要到這邊,我就跟過來開開眼界。」小樹說。
「這個是光,光是森山的獨子,我們認識好幾年了,是個很棒的人喔。」璇對大家介紹著光。
「森山?那個大財團?」浪睜大眼睛。
「嗯。」光點點頭,然後看了我一眼。
「……。」竟然是大財團的小開,還跟我說是什麼鬼上班族。

 

可惡的璇,為什麼要故意講出光的身份?
可惡的光,為什麼瞞著我沒說?

 

「光,最近有談新戀愛嗎?」浪湊了過去。
「呃?你是算命師嗎?」光楞了一下,笑問。
「浪是魔術師,很厲害唷。」璇解釋道。
「怎麼樣,有沒有?」浪好像很熟似地用手肘敲了敲光。
「果然很厲害,我臉上寫得很清楚嗎?」光笑說。
「哦,那你有沒有……,唉唷。」浪還想追問,被翼從背後敲了一下。
「怎麼老是這麼愛八卦,」翼轉頭瞪了浪一眼,隨後轉回看光,笑著說:「不好意思,浪就是這樣,別太介意。」
「不會,你們好好玩,我還要過去那邊找朋友,失陪了,」光向大家示意,然後對璇說:「好久沒見,原來妳回台北了,明天有沒空吃個飯?再call我。」
「好,我明天打給你。」璇對他揮揮手。

 

光離去前,用拇指與小指對我比了電話的手勢。
應該是說我們再電話聯絡,嘿嘿。

 

「公主怎麼認識光的啊?」璇等光走了後,湊過來問。
「呃,說來話長。」我不知如何回答。
「你剛很笨耶,拼命追問會讓人起疑的。」翼重重敲了一下浪的腦袋。
「因為他也是小開嘛,逮到機會當然要調查一下。」浪無辜地摸著頭。
「小樹,把光也記下來。」泉看了小樹一眼。
「嗯。」小樹把浪的紙條拿回來,寫下光的名字。
「……。」泉瞄了瞄我,不知道想些什麼。

而我發現璇無意瞥見泉的神情,都怪怪的。
我看著他們,想到這真是混亂的晚上,複雜的多角關係。

神啊,你到底想要怎麼樣?這樣很好玩嗎?

 


 

「喂?公主嗎?」好像是璇的聲音。
「呃?妳是璇嗎?」我眼睛還睜不開。

 

好累喔,昨晚大家的氣氛超詭異的,小樹不知為何老躲著泉,泉則總用犀利的眼光看著小樹,然後看看滿頭霧水的我。
我是搞不清楚狀況,不過旋也好怪,我不是她的情敵嗎?結果她竟然還打給我了?

 

「是啊,我想問妳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飯?」旋聽起來很有精神的樣子。
「中午?」我勉強張開眼,瞄了瞄床旁的時鐘,天啊,才早上十點。
「嗯,妳不是也認識光嗎?我們約了中午吃飯,要不要一起來?」
「呃?」
「我們十二點半約在餐廳,光說他先去接妳,那中午見囉。」璇沒等我反應過來,就掛了電話。
「靠北唷。」我跳了起來。

 

那個璇長得一副可愛的模樣,怎麼做的事情這麼恐怖?
天啊,要是待會光表現得太親密,璇不就會發現我們的戀情了嗎?
不行不行,我得打電話跟光言明先。

 

「妳怕被人知道啊?」光在手機另一端問。
「上次被泉看到已經很可怕了,我不想再節外生枝嘛。」我說。
「哦,那待會就保持一點距離好了,這樣可以嗎?」他笑道。
「對不起啦,因為浪跟翼也是麻煩動物,泉一定很在意上次的事,我想,讓時間沖淡一下,也許就會比較好了。」
「沒關係,我懂,那就這樣辦吧,妳別想太多。」
「嗯嗯,謝謝你。」
「那十二點整我去妳家樓下接妳,別睡過頭喔。」
「知道啦,晚點見。」
「掰掰。」
「掰掰。」

 

掛上電話,我躺回枕頭上翻來覆去,完全睡不著。
奇怪,以前我只要倒在床上就會跟豬一樣叫不醒,最近卻好像很容易失眠。

我索性起床去淋浴,提早準備中午的午餐約會。
不過,這是一個有電燈泡的約會,而且電燈泡應該是我才對,畢竟光只是約璇吃飯,到底是為什麼連我也一起約了?

 

「哦,第一次看妳穿這樣。」我一下樓,光就靠在車邊。
「不好看嗎?」是不是太隨便了?

 

雖然已經是早冬,不過今天天氣超好,太陽很大,溫度也不低,難得冬天如此暖和,我便穿了件露背背心與兩旁隱約開杈綁帶的沙龍長褲。

 

「不會,異國風很適合妳,唔,這條褲子是不是太露了點?」
「呃?還好吧,這樣又看不到什麼。」我把開杈的地方撩起來,讓光知道沒刻意扯是不會曝光的。
「嗯,我是不介意別人看,只是會忍不住想把妳的褲子拉開。」他湊在我耳邊說。
「唉唷,不趕快去會遲到啦。」
「說的也是,上車吧。」他笑了笑。

 

到了餐廳,璇早就在裡面跟我們揮手。

 

「要吃什麼?」光一拿到menu便習慣性地靠在我身旁問。
「呃,璇呢?有沒有想點的菜?」我把身體離光遠一點,不想讓璇察覺我們太近。
「都可以耶,這間是光推薦的,那你點吧。」璇看了看光。
「好,那請給我……。」光一口氣朝服務生點了六道菜。
「會不會太多啊?吃的完嗎?」我問。
「璇我不知道,不過妳那麼會吃。」光笑道。
「……。」我忍不住在桌底下踩了他一腳。
「噢,咳,璇,這次回來多久?」光意會過來,於是改與璇閒聊。
「兩個禮拜,光,妳跟小舞很熟喔?」璇回答著,眼神卻沒放過我們每個動作。
「哦,有時會一起約出來吃飯,也常在『存在之樹』碰到。」光回答得挺自然的。
「喔,那我想太多了,我還以為光昨天晚上說的新戀情,對象就是小舞呢。」璇呵呵地笑著。
「噗,咳咳。」我差點把剛喝進的水噴出來。
「怎麼了?嗆到嗎?」光見狀,便伸手拍了拍我的背。
「沒事,沒事。」我趕緊禮貌地點點頭,企圖躲開他。
「怎麼這麼不小心?」光有點擔心地皺著眉。
「唉唷,就說沒事了嘛。」我說。
「好好好,是我雞婆,對了,璇,妳跟泉他們都認識啊?」光笑了笑,轉問璇。
「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只是長大以後就不常見面了。」璇回答著。
「哦,原來是青梅竹馬。」光笑道。
「我才不要跟浪與翼那兩個人當青梅竹馬呢。」璇嘟嘴。
「為什麼?浪很可愛啊。」我問。
「浪最色了,翼小時候都會欺負我。」璇回答。
「哈哈哈,浪我知道,但是翼還會欺負妳喔?」我又問。
「就是啊,他每次都取笑我,呃,反正就是會取笑我啦,還是小樹最好了。」璇似乎欲言又止。
「取笑妳什麼?」光問。
「就是,唉唷,我不知道怎麼講,就是取笑嘛。」璇好像看起來很害羞的樣子。
「那泉呢?」光又問。
「呃?」璇頓時臉紅。
「哦,我懂了。」光楞了楞,隨即露出曖昧的笑容,說:「難怪以前每次碰到誰追求妳,都被妳拒絕,原來妳早就有心上人了。」

 

天啊,光真聰明。
我完全聽不出來有什麼鬼怪,要不是之前浪先告訴我,我大概死了也不會知道。

 

「光,你不要虧人家啦。」璇繼續害羞道。
「妳跟他看起來很相配啊。」光笑了笑。
「真的嗎?」璇的眼睛亮了起來。
「真的。」光點點頭。
「光,有你這麼說,我好高興。」璇看起來真的很開心。
「我也覺得妳跟泉看起來很搭配。」我仔細看著璇,想了想,說。
「真的嗎?小舞?」璇又閃著大眼睛看我。
「嗯,因為泉的氣質跟妳很相近,你們有夫妻臉。」我老實地回答。
「小舞!」璇感動地握住我的手,說:「我還以為妳也喜歡泉,我好擔心呢!」

 

呃,馬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別擔心,我不會把她讓給泉的。」光曖昧地對璇笑了笑。
「咦?」我跟璇都愣住。
「不是說好不講的嗎?」我大叫。
「哦……。」璇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讓她知道有什麼關係,她不要說就好啦,對吧?」光看看璇。
「所以小舞跟光真的在一起嗎?」璇又用那閃亮的大眼看著我。
「呃,對啦。」我投降。
「真是的,幹嘛不早說,害人家這麼擔心。」璇嘟著嘴,但看起來很高興。
「我不想讓浪跟翼知道嘛。」我說。
「我不會告訴他們的,放心。」璇很有義氣地握著拳。
「……,妳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耶。」我看看她。
「想像的不一樣?」璇側著頭。
「呃,那個,浪有跟我講一點你們的事情……,不過那是還沒見到妳之前啦。」我回答。
「多嘴浪最愛亂八卦了,他到底跟妳說了什麼?」璇皺著眉。
「呃,他說,妳,呃……。」我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是不是說我心狠手辣,對男人很無情?」璇一副了然的表情。
「妳怎麼知道?」我問。
「那是當然,我聽過太多種版本啦,浪喔,只會用表面去看事情。」璇的眼神黯淡了下來。
「喔,對不起,因為我之前不認識妳,不過現在我不這樣想了,真的。」我誠懇地說。
「沒關係,我習慣了,只是,小舞,」璇深呼吸,然後認真地看著我,說:「我很清楚,要讓所有的男人都喜歡我很容易,可是我不喜歡那樣,因為,我愛的人只有一個,所以為此,我對別的男人無情是應該的,否則我就真的對不起他們了。」

 

我聽著璇誠實的告白,就像被雷打到一樣。
她的思想好成熟,跟幼稚的我不同。

 

「妳這樣說真了不起,小舞,她是值得交往的朋友喔。」光讚賞地看著璇,然後對我說。
「沒有啦,我只是……。」璇開始不好意思。
「不,妳真的很棒,我很高興今天聽到妳這番話。」我由衷地說。

 

是啊,如果有點姿色,讓身旁的男人迷得團團轉,對女人而言不是難事。
但是能殘忍的拒絕,其實才是負責的作法。

 

比起她,我實在很汗顏。

 

 

つづく

 

 

〝Epilogue ~Reunion~〞 form final fantasy x-2 piano collect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18 Comments

  1. [我愛的人只有一個,所以為此,我對別的男人無情是應該的]
    挺酷的

  2. [我愛的人只有一個,所以為此,我對別的男人無情是應該的]
    ———————-
    寫的好好哦
    我也是這種人耶

  3. [我愛的人只有一個,所以為此,我對別的男人無情是應該的]
    原來是這樣,所以我對別人都很冷,原來喔….
    難怪有人會說我很無情

  4. [我愛的人只有一個,所以為此,我對別的男人無情是應該的]
    我也觉得这样做很对
    因为我也是这样做的
    (占二楼不错了)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