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慾望事典♪柒、如詩的晚上

「妳的腿好長,穿靴子真好看。」光走在我旁邊,說。
「你才高咧,我穿這麼高的靴子都還比你矮。」他跟泉應該差不多高。
「為什麼這麼細的跟妳還能走這麼快?」
「咦?我走路本來就這樣。」
「這麼急著回家?」他笑了笑。
「人家肚子餓嘛。」
「誰叫妳不吃東西,妳一向如此嗎?」
「就常會忘記啊,最近失業以後作息不定,呃,好啦,我沒腦嘛。」我看他沒好氣的眼神,發現編的藉口很爛,便坦白地說。
「以後我會提醒妳要記得吃飯,萬一身體搞壞就不好了。」
「神經病,有吃就好啦。」
「三餐要正常吃才會健康。」
「幹嘛啊,健康很重要嗎?」
「當然,妳已經又抽煙又喝酒,想死得快還是老了以後一身病痛嗎?」
「唔,不要在人家二十五歲的時候說這種冷感的話嘛。」
「現在不說就沒機會矯正了。」
「你好愛唸喔。」我停下腳步瞪著他。
「唷,本人嘟嘴更可愛,比說電話傳神多了。」他笑得很燦爛。
「神經。」
「再不走我要吻妳囉,暗巷裡氣氛不錯。」他挑著眉。
「哦,對耶,我一直很想在暗巷裡激情看看。」
「試過嗎?」
「當然沒有,不是說了我對男人冷感嗎?」
「那對我呢?」他靠近我。
「目前還沒冷感。」
「那就是有好感囉。」
「厚臉皮。」我白了他一眼,說:「走了啦。」

 

我沒好氣地走著,只聽見光從背後傳來笑聲。

 

「到了。」我拿出鑰匙開了大門,順便把信箱打開取出山一樣的信件。
「妳不是很久才收信吧?」他看了看。
「嗯,還真的,剛剛滿了出來才想起來。」
「看來妳的腦袋的用途不在此。」他忍不住笑。
「我懶,可以吧?」我白了他一眼,把廣告信丟到垃圾桶,剩下的幾封拿上樓。

 

把門打開後,突然後悔自己出門沒收客廳,亂成一團。

 

「果然不像是會帶男人回家的客廳。」光又大笑,然後幫我把東西一一歸位。
「唉唷,」稍微收拾一下,看到一封信,我打開後,笑了出來:「噗,笨蛋。」
「什麼東西這麼好笑?」他湊了過來,說:「哦,情書喔。」

 

是泉寄來的,他寫道:
「親愛的小舞,原來最遠的距離不是我不在妳心裡,而是離開妳的身邊,看不見妳;至少還要一個禮拜才能相聚,我會隨時惦記妳的甜美。」

 

「現在會寫情書的人不多了。」他瞄了我一眼。
「對啊,真浪漫。」我笑嘻嘻地看著他。
「這麼高興。」
「驚喜嘛,至少有人在想我,還是個帥哥。」
「真容易滿足。」
「不然咧?」
「挺好的啊,這樣追到妳會比較有成就感。」這個另一半先生看起來一點也不在意嘛。
「哼,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
「不是我看輕妳,是我對自己有自信。」他笑了笑。
「最好是喔。」我瞄了瞄他。

 

光說的沒錯,他是該有自信。
因為,他渾身散發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吸引力。

 

「我去做菜,不是餓了嗎?」他把紅酒跟煙拿出來,提著袋子走進廚房。
「廚具都在櫃子裡,調味料在拉門裡,還有……。」我邊回憶著放各式用具的地方,邊對他說。
「沒關係,我自己找就可以,」他笑了笑,說:「妳去客廳等著吧,把酒杯準備好。」
「哦對,另一半先生,我可不可以先去洗個澡?」我想起吹了一下午的海風,感覺黏黏的,頭髮也亂得打結。
「叫我光,」他笑著問:「那我可以一起去嗎?」

 

一起?洗澡嗎?

 

「呃?」我大叫。
「開玩笑的,妳去吧,洗好應該就可以吃了,我不會趁人之危。」光呵呵地笑。
「嗯,不要燒了我的廚房喔。」我不放心地說。
「真有萬一會帶妳一起逃走的。」他眨了一下眼睛。

 

我看光拿著菜刀熟練的模樣,發現自己想太多了。
不會做菜的人是我,小時候還確實差點燒了廚房。

 

我回到臥室把身上的衣服換下,丟進洗衣籃裡,拎了一條大浴巾,走進浴室沖澡。
每次洗完澡,都覺得長頭髮真的很麻煩,吹頭髮麻煩,等乾也麻煩。
所以我都是換好衣服以後把浴巾披在頭上等它自己乾。

趁著光做菜時,我再次把泉寫的卡片拿出來看,發現有一個愛心在閃動。
上面寫著「舞only」,那陣閃爍還會轉成粉紅色,很可愛。
也許這是泉的小小魔法,只有我看的見。

 

「可以吃飯囉,」光說著,邊吹了口哨,說:「穿這樣會不會太誘人了。」
「咦?」我低頭看看自己,不好意思地說:「這幾天很忙,忘記洗衣服了,家居服都是一套一套的,還在洗衣籃裡,只好拿大件的襯衫套上去嘛。」

 

我其實是個非常懶惰的女人,衣服一個禮拜才洗一次,還常逾期,往往是沒有衣服穿了才想起來要洗衣服。
唉,這件大襯衫我還找了很久,是之前本來要送前男友的,不過買了以後就忘了,剛剛才在床旁的地上翻到說。

 

「妳不介意就好,我沒差。」他看了看我,然後笑道。
「那我去換牛仔褲跟t-shirt好了。」我轉身。
「不用那麼麻煩,這樣很好看,在家裡穿牛仔褲多不舒服。」
「你不是也穿牛仔褲?」我嘟著嘴,聞到了香味,忍不住叫著:
「好香喔,天啊。」

 

我跟著香味到了客廳的小桌子前,坐在地毯上,聞著他做的義大利麵跟焗烤肉丸。

 

「你好厲害喔。」我讚嘆著。
「沒什麼食材,隨便做做,吃吧。」光把叉子遞給我。
「嗯,好好吃唷!」我嚐了嚐,發現很開胃,忍不住大口扒了起來。
「……。」他邊吃邊看著我。
「看什麼啊?」我嘴裡咬著多汁的肉丸子,問。
「看妳吃飯是一種享受,因為妳吃得很開心。」
「那你以後可以常做菜給我吃。」我又捲了一匙麵送入口中。
「好啊。」
「你是廚師嗎?」
「沒有,做興趣的,有人吃才會做。」
「是喔,那你做什麼的?」
「嗯,我在顧問公司上班。」
「喔,你不去開餐廳太可惜了。」便利商店的食材都能弄得這麼好吃。
「我可以考慮當妳專屬的廚師囉。」他笑了笑。
「……。」討厭,這樣說害我心跳停了半拍。

 

我們吃完後,光把餐具收到廚房,還順便洗了起來。
我把剛買的「Poem」紅酒拿出來開,然後摸摸肚子,發現好飽喔。

 

「Cheers!」我們碰杯。

 

這瓶紅酒好神奇,非常地順口,有著花果的後韻,就像讀著一首美妙的詩。

胃裡的飽足感被那詩意取代,我發現這是非常適合兩個人獨處喝的酒。
我們喝著,不時看看對方,其實也沒聊什麼,但卻覺得氣氛意外地美好。

 

「妳下午跟誰去約會?」他突然問。
「呃,朋友啦。」我差點把酒吐出來。
「是嗎?」他挑著眉。
「幹嘛?」
「不過,他把妳形容得真貼切。」他笑了笑。
「是嗎?」
「嗯,剛在便利商店對街看到妳的時候,嚇了一跳。」
「看到鬼喔?」
「哈哈,剛好相反,」他站起身,走到我身後坐了下來,貼著我的背,說:「看到妳,覺得好像看見了天使。」
「呃?」我又愣住。

 

光把我靠在他的胸前,兩腿伸在我的兩腿旁,然後輕摟著我。

 

「妳的頭髮好香。」他說。
「會不會太快了點。」
「我什麼都還沒做呢。」他笑著。
「你好大膽喔。」
「妳好害羞喔。」
「要不是因為點點點,我以前是不帶男人回家的。」
「點點點是什麼?」
「一言難盡啦。」
「說啊,我在聽。」他喝了口紅酒。
「我有三個要好的男性朋友,他們在追求我,然後他們是多年的好兄弟,差點為了我打起來,剛那剛卡片是其中一個人寫的;總之,我不想節外生枝,要是被他們看到會很麻煩,所以就把你帶回家了。」
「原來我的情敵還不只一個。」他慵懶地說。
「人生真的很奇怪,不是老覺得寂寞,就是一下子突然跑出這麼多對象,上帝不知道到底在幹嘛?」
「誰知道,妳去問祂啊。」
「我有時想這會不會只是祂在惡作劇?」
「但是祂讓我們相遇了,不是嗎?」他看著我,把他的酒杯放回桌上。
「……,你幹嘛一直戴著墨鏡?」我嘟著嘴,戳著他的墨鏡。

 

完了,我想我酒喝多了。

 

「妳撒嬌的樣子蠻誘人的。」他把墨鏡拿了下來,伸著手放到桌上。
「……。」我不該讓他拿下墨鏡的。

 

光的眼神太好看了,深邃得像是會把人吸進去似地。

 

「就像妳不帶男人回家一樣,我平常也不會把墨鏡拿下來。」他說。
「那你幹嘛拿?」我開始「盧」了。
「那妳為什麼帶我回家?」他挑著眉,把我手中的紅酒杯也放到桌上。
「我剛說了啊。」
「沒有別的原因嗎?」他直視著我。
「你好壞喔。」竟然問得這麼露骨,害我說不出口。
「我只是希望妳坦誠,不想妳以為自己是酒喝多了。」他的臉靠著我的臉,磨蹭了起來。
「什,什麼意思?」啊,他的味道也好香。
「告訴我妳心裡想什麼?」
「我……,那你呢?」
「先說又不會少一塊肉。」他笑了笑。
「不要再這樣磨了啦。」我把頭別過去。
「不舒服嗎?」
「很舒服啊。」
「那不就好了。」
「可是……。」可是我還是很清醒嘛。
「酒喝得不夠多就不能面對自己的慾望嗎?」
「也許吧。」
「這麼衿持,」他把我枕在他的左胸前,然後輕吻著我的右肩,說:「在約妳的那一秒鐘,我就做好心理準備了。」

 

啊,這樣好舒服。
光吻著我的肩,我的頸,還在我耳畔吹著氣。

 

「做好什麼準備?」我有點暈眩地問。
「陷入的準備。」他把舌頭伸進我的耳朵。
「啊。」觸電了。
「除了之前跟妳說的那次以外,我沒有對一個女人這麼動心過,」他的手輕撫著我的小腿,一路滑上,說:「我竟然還沒見到妳之前就一直想著妳。」

 

我的左手忍不住往後勾著他的頸子,右手放在他的大腿上。
這一刻,光與我之間,那原本如詩般的氣息都成了挑逗。

 

「本來想要贏妳的賭注,但見到妳以後,我發現自己一分鐘都忍不了。」他的手在我的腿間遊移,來到了腰際。
「我也是。」我閉起了眼睛,開始享受他對我的撫摸。

 

然後他把我一轉,讓我的雙腿跨在他的腿上。
我夾著他,他吻了我。

 

他把手伸從我的襯衫下方伸了進去,而我拆開了他頸上的圍巾。
我們難分難捨地吻著,吻得我快暈了,還想繼續暈下去。
我幾乎無意識地把他的t-shirt脫了下來,然後拉下他的拉鍊。
他解開了我的bra,輕咬著我的胸,竟還順手扯掉我的內褲。

我們維持這個姿勢,直到進入我,他的溫柔開始激烈動作,而我抓著他的頸與髮,忍不住呻吟。

 

「幹嘛一直看著我。」我喘著氣問。
「跟妳做愛,看著妳,感覺很幸福啊。」他的眼神溫柔中帶著笑。
「啊。」我受不了了,他太性感了。

 

光不時用手捧著我的臉,好深好深地吻著我,而我們的身體契合令人讚嘆。
我真的覺得如果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陷入瘋狂,無法克制。
現在我就已經不能克制地呻吟了。

 

「喏。」他伸手拿酒杯輕啜了口紅酒,然後吻向我。
「唔。」以前的我一定會覺得這樣很嘔心,但現在,這感覺真好,酒好像被施展了魔法,滋味更加動人。

 

最後我們在高點上緊緊擁著彼此,不能自己地喘息。

 

「你好會調情。」我說。
「跟妳在一起,很自然就會了。」他又吻了我。
「天啊,剛剛好激烈唷。」我讚嘆著。
「看來我會上癮。」他站起身,把牛仔褲脫了下來,問:「妳有浴缸嗎?要不要一起去泡澡?」

 

我看著他結實精壯的身體發著呆,突然想到前幾天在「存在之樹」買了一包浴鹽。

 

「有,啊。」我也站起身,卻發現站得不太穩。
「還好嗎?」他扶著我,笑得很溫柔。
「幹,腿軟了,怎麼會這樣?」我搖搖頭,完全處在不可思議當中。
「要抱妳嗎?」他挑著眉。
「不用啦,讓我坐在沙發上休息一下,你先去放水,我房間裡有浴室。」
「好。」他笑著往臥室走。

 

我攤在沙發上,覺得自己還在震動之中。

我還不確定那對Soulmate手機是不是真的能找到靈魂的另一半,但我可以肯定我們的身體是絕配。

 

 

つづく

 

 

〝Calm Lands〞 form final fantasy x-2 piano collect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8 Comments

  1. 阿….做好陷入的準備吧….

    唉~好幸福喔….有人愛….有人可以讓自己付出….

    心,跳的好快….似乎…被queen你給牽動住了..mo~

  2. God…把內文跟留言ㄧ起看完的時候
    剛好音樂也接近尾聲
    小豔妳會不會算得太剛好!!

    lidia

  3. 好想喝Poem喔~
    形容得真好
    不知道有沒有適合一個人獨處喝的
    進展很快 很順 等下一集 加油!

    今天 小愛很開心 希望女王也是

  4. 好讚唷~>////////<
    看了真是會臉紅心跳哇~
    (看到精采時突然沒了感覺……)?
    期待下一篇!!!!>口<"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