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色情公寓 ♪ 拾陸、暗巷騷動

「誰說她是一個人?」我想也沒想便上前攔阻。
「唷,原來還有漂亮的同伴。」其中一個男人放開了薔薇的手。
「薔薇,過來。」我走了過去,把薔薇拉到自己身後,稍微退後了兩公尺,不動聲色地悄悄對薔薇說:「答應我,待會我叫妳跑,絕對不要回頭,拼命跑回去店裡求救,聽清楚沒有?」

 

我可以感覺薔薇在發抖,緊緊抓著我的手。
可惡,頭暈暈的,身體也覺得冷,但我要努力集中精神,不能讓他們欺負薔薇。

 

「妳們講什麼悄悄話,說來給我們聽聽嘛。」男人們大概酒喝多了,也步履蹣跚,並沒有離我們太近,但個個卻有躍躍欲試的姿態。
「可是妳怎麼辦?」薔薇小聲地問。
「我再說一次,用妳最快的速度跑回店裡,距離不遠,不用擔心我。」我說。
「妳衣服都濕了,來讓我們給妳取暖嘛。」其中一個看起來最壯的朝我們走了過來。
「跑!」我推了薔薇一把,確定薔薇往「牛奶酒廊」跑去後,我立刻雙手張開擋住男人的去路。
「別讓她跑了!」那男人指使著同伴,我猜他是大哥。
「我陪你們不就好了。」我笑了笑。
「挺性格的嘛,妳以為老子好唬嗎?她跑了找條子來陪老子嗎?」男人臉色大變,抓住了我的衣領,邊示意著其他人,說:「還不快去。」
「幹!」我不顧領子被拉住,往一旁正要追趕薔薇的男人的手用力一扳,男人便應聲倒地。
「賤貨!」那男人狠狠甩了我一個耳光,我一時重心不穏也跟著趴在地上。

 

唔,有點痛。
不過大概酒喝多了,對疼痛感覺不那麼強烈,只覺得暈。

 

「妳惹毛我了,老子今晚就要妳消火。」那男人色瞇瞇地盯著我看。
「打得過我再說。」我站起身,不爽地瞪他。
「哼,口氣很大。」男人不屑地瞄了瞄我。

 

我企圖拖延時間,但時間過得比我想像得慢。
幹,怎麼算我都不可能打贏,而且男人的力量大多了,我確實是自尋死路。
不過,不知怎地,年少輕狂的叛逆血液彷佛流竄整個身體,我轉了轉脖子,握著拳,反覺得興致高昂了起來。

 

「馬的,不要以為女人好欺負。」我快速蹲下,用手肘重重地揮向他的肚子,然後趁他倒地踹了他的頭。
「賤女人!」另外兩個人也衝了過來,剛被我扳倒的男人先拉住我的衣服,隨即跟另一個男的一起把我拖到巷子裡。
「妳自找的。」大哥坐到我的身上扯著我的白襯衫。
「可惡!」我用力地抓住他的手想推開,但是他的力氣實在好大。

 

幾乎是使盡全力抵抗,但他們一個摀住我的嘴,另一個在巷口把風,我叫也叫不出來。
王八蛋,阿泰跟銀到底什麼時候才來?
搞不清楚是被打還是被使勁搓揉的緣故,只覺得酒精也失效,身體很痛。
摀著我嘴的那雙手連我的鼻子都遮住,使我無法呼吸,簡直要昏過去了。

 

「Muse?」我聽見薔薇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緋?」是阿泰。
「有人來了!」那兩個男的停止動作,站起身。
「在這裡。」銀的身影出現在巷口。
「不關你們的事,閃一邊去。」老大走上前用身體撞了一下銀。
「不、關、我、們、的、事?」阿泰站在銀的身旁,咬牙切齒地說。

 

突然之間,約有十多個人出現在他們後面,還躺在地上的我只看得見微光。

 

「老大,他們人多,怎麼辦?」摀住我嘴巴的男人緊張地問。
「有話好說嘛,她是你們的朋友,怎麼不早講?」老大賠上笑意。
「在警察來之前,我想我們先私下解決。」銀揮了一拳過去。
「馬的,竟然對我們家女王動手動腳!」小樹火了起來。
「幹,能讓我動怒,你們不想活了。」阿泰也衝向前去。

 

他們扭打成一團,不,正確地說,是三個人被銀跟阿泰還有保全狠狠地揍。
漆黑的巷弄頓時成為一場哀嚎與咒罵遍野的嘉年華會,還躺在地上的我跟蹲在身旁的薔薇就像是看戲的一樣。

 

「Muse,妳怎麼樣?有沒有受傷?」薔薇臉上掛著淚,抱住我的頭。
「沒事,幸好妳跑得快。」我笑了笑。
「都是我不好,我應該早點拉住妳,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薔薇只是一直哭。
「傻瓜,是我愛亂跑,對不起,讓妳擔心了。」我安慰著她。
「妳衝出去,我想也沒想就追出來,看到妳在哭,不知道怎麼辦,只好呆在旁邊等妳,」薔薇邊哭邊說:「剛剛我跑回去,阿泰跟銀在裡面差點打起來……。」
「乖,別哭。」我勉強地爬起身坐著,抱著薔薇,拍拍她的肩膀。
「我好害怕……。」薔薇也緊緊抱著我。

 

過沒多久,那三個人救被打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阿泰讓保全把三人載走,據說後來丟在路邊,然後報了警。

 

「緋,他們有沒有弄傷妳?」阿泰擔心地問。
「我OK啦,怎麼這麼慢?」我忍不住叼罵。
「先帶她回店裡再說。」銀拍拍阿泰的肩膀,然後看了看薔薇,便把我抱了起來。
「呃?我可以自己走啦!」我企圖掙脫。
「……。」銀看著我,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繼續往「牛奶酒廊」走去。
「對不起。」我雙手環抱銀的脖子,低著頭說。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銀仍直視著前方。

 

我們回到「牛奶酒廊」,銀在阿泰建議下直接帶我進休息室,然後把我輕放在沙發上。

 

「嫚嫚她們呢?」我問。
「在隔壁,要叫她們進來嗎?」阿泰反問。
「不用了,讓她們先回去休息吧,我暫時不想見人。」我說。
「那要我們出去嗎?」阿泰又問。
「麻煩你們幫我拿毛巾跟衣服好了。」我對阿泰笑了一下。
「薔薇,我們去拿。」阿泰不捨地看了我一眼,便帶薔薇出去。
「Muse,」銀難過地看著我,手來回輕撫著我的臉跟髮,心疼地說:
「他們怎麼把妳弄成這個樣子……。」
「很糟嗎?」我問。
「可惡,我應該殺了他們。」他低咒著。
「我沒事,只是一點小傷,沒被怎樣。」
「被怎樣還得了?」銀不忍地說,手很想碰我,可是又不敢碰,可能是怕我痛。
「我的騎士出現啦,乖,真的沒事。」我伸手摸摸他的臉。
「我應該追上去的。」銀複雜地看著我。
「是我不該……,是我不該那樣跑出去。」我也開始自責。
「緋,毛巾來了,」阿泰跟薔薇推了門進來,然後把毛巾遞給銀,說:「妳之前在這裡留下的衣服,先湊合著換上吧。」
「謝謝。」我說。
「不方便的話我先出去?」阿泰問。
「啊,沒關係啦,我有內衣,跟穿比基尼不是一樣?」我說。
「……,嗯。」阿泰低著頭,然後轉身過去。
「唉唷,好痛。」我勉強地爬起來,發現全身都在疼,開始唉唉叫。
「妳看,還說沒事?」銀皺著眉。
「現在沒事了嘛!」我嘟嘴,邊站在鏡子前面。

 

哇,果然看起來很狼狽。
我的衣服破得凌亂不堪,亂慘的,啊,幸好臉沒有破相。

 

「Muse,妳身上都是傷!」薔薇看著脫下衣服的我大叫。
「哦?還好啦,破皮跟擦傷,很快就好了。」我笑了笑。
「這裡有藥箱,先擦擦。」阿泰一聽,趕忙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盒子。
「你幫我擦背部,前面我自己來。」我看了銀一眼。
「真的應該殺了他們。」銀小心翼翼地幫我在背後消毒,邊咒罵起來。
「要嗎?我打通電話就好了。」阿泰冷冷地說。
「不用了,報警就好。」我回答。
「Muse都是為了保護我才這樣……。」薔薇看著我身體紅一塊紫一塊,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傻瓜,不是妳的錯,妳做的很好,不然我連命都沒了。」我安慰著她。
「可是,可是……。」薔薇完全聽不進去。
「你們剛剛為什麼差點打起來?」我看看阿泰,再看看銀。
「……。」銀與阿泰都沈默著,最後竟異口同聲道:
「現在沒事了。」
「是嗎?」我又瞄了瞄他們。
「緋,是我不好,我剛不應該這樣逼妳。」阿泰走到我身旁,低著頭說。
「我們不應該讓妳一個人在外面。」銀接著講。
「別傻了,我沒事,不要再想了。」我說。
「Muse好勇敢,我嚇傻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薔薇繼續唸著。
「我也會怕啊,可是害怕不能解決問題。」我聳聳肩。
「Muse也會怕嗎?」薔薇湊過來問。
「當然,剛剛多恐怖啊,他們兩個人壓著我又打又扯又捏……呃……。」我回答著,不過看到銀與阿泰的臉色越來越沈,便閉上嘴。
「還是殺了他們好了。」阿泰拿起手機。
「不用了啦,我又沒被怎樣啦!」我大叫。
「我贊成。」銀對阿泰示意。
「我說不用就不用!」我急的拍了桌子。

 

開什麼玩笑!

 

「妳以前不是這樣的。」阿泰說。
「她以前是怎樣?」銀問。
「依照經驗,對方會被剝好幾層皮然後吊在城門口示眾。」阿泰回答。
「經驗?」銀挑著眉看我。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啦。」我急得喊。
「哦?以前的事?」銀繼續挑眉。
「以前年輕不怕死,血氣方剛嘛。」我虛心解釋。
「我看妳現在也是吧?」阿泰沒好氣地說。
「我哪有?」我大叫。
「哪沒有?為什麼不跟薔薇一起跑回來,留在那邊想跟人家幹架?妳一個人打的過他們嗎?」銀質問著。
「別傻了,雖然距離不遠,但若不這樣做我們可能兩個都被抓回去!」我解釋著。
「真愛逞強。」銀愛憐地摸摸我的頭。

 


 

折騰了大半夜,回到公寓後,我在床上也快奄奄一息。
「你怎麼了?」我看著銀皺眉頭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我很想抱妳睡,但是不敢碰妳,怕妳疼。」
「沒關係啊,那就抱啊。」我窩進他的懷裡,不久後便睡著。

 

不知道是不是我神經大條,睡夢中,方才暗巷裡混混們壓著我的劇情一再上演,這時,我才開始感到害怕。

 

「不要!」我坐起身大吼。
「Muse?」銀驚醒地看著我。
「……。」原來是作夢。

 

那個夢好真實,粗暴的力氣與皮肉的痛楚,使得我不禁發抖。

 

「想到剛才是不是?」銀也坐起身,抱住我。
「好嘔心喔。」確實是神經大條,因為我現在才哭了。
「傻瓜,妳反應也太慢了。」銀磨蹭著我的頭。
「男人的力氣好大。」我啜泣道。
「妳很勇敢,真的,可是下次不要再逞強了。」他不忍地說。
「銀,」我抬頭看著他,哀求道:
「幫我消毒。」
「呃?」銀楞了楞。
「被別人碰的感覺真不好受。」我幽幽地說。
「……,可是,妳身上傷還沒好……。」他的樣子看起來很為難。
「你累嗎?」
「還沒做之前,男人是沒有累這個字的。」他曖昧地笑了笑。
「那幫我消毒。」我嘟嘴。
「既然妳誠心誠意地問了,那順便把阿泰的遺毒消一消好了。」
「咦?」
「知道為什麼剛剛我們沒有追出去,卻差點打起來?」他意味深長地看著我。
「……。」不是吧?
「之前我就猜到了,阿泰說的話只是證實而已。」銀的眼裡閃過一抹複雜。
「呃?」瞎米?
「我在妳房間聞到阿泰的香水味。」
「啊。」我此刻的表情一定很呆。
「妳好壞,讓我的心為妳上上下下。」他看著我的眼神很炙熱。
「你知道了,為什麼之前都沒問我?」我尷尬地問。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看到妳,我就沒辦法生氣。」銀說。
「對不起,對不起。」我好羞愧。
「不用說對不起,因為我愛妳。」
「……。」
「緋,我可以這樣叫妳嗎?」
「嗯,可以啊。」突然覺得有點害羞。
「緋,我從來沒有這樣發狂地想著一個女人,然後抓狂地妒忌著別的男人。」他緊緊摟著我。
「可是看起來沒有這麼嚴重啊。」我看看銀,他平常除了在床上之外,其實都蠻冷靜的,一點也不像為我瘋狂的樣子。

 

哦,有啦,剛剛看他揍人時,還蠻兇狠的。

 

「是在這裡,外表都在忍耐。」銀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左胸上,說。
「呃?」真的嗎?
「沒有過去的妳,就沒有現在的妳,這點我很清楚,所以,就算是在意妳跟阿泰,我也不想讓這種情緒破壞我對妳的感覺,因為,我剛說了,只要看到妳,我就忍不住想愛妳。」銀深情地說。
「銀。」我緊緊抱住他。
「好吧,妳忍忍,來個徹底的大消毒吧。」他開始吻著我的頸肩。
「啊。」他吻過我的肌膚之處,都異常舒服。

 

我那恐懼的短暫記憶在銀的溫柔攻勢下,漸漸地消退。
但不知怎地,臨睡前,我卻想到了阿泰。

 

原來,當為愛痛苦的時候,我們只顧得自己。
當自己快樂時,就又會想到另一個不幸的人。

 

 

つづく

 

 

〝Movimento〞 form NANA2 Original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5 Comments

  1. 煩….因為寫的真的很讚…

    可是大家都說「寫的很好」

    這樣我的台詞就被搶走了…噗~

    好吧….

    那我說「屌」…﹝沒人跟我一樣了吧…vv ﹞

  2. 〝原來,當為愛痛苦的時候,我們只顧得自己。
    當自己快樂時,就又會想到另一個不幸的人。〞
    我很喜歡這句話,說到心坎裡了!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很貪心也很壞!
    你好呀!我是第一次留言,我很喜歡你的文章。

  3. 雖然會感到愧疚不捨 但對對方的溫柔只是更傷害..
    不過 至少最後還有人是幸福的!!

    啊 對了 我真的覺得阿泰要把混混幹掉 雖然太狠了 但這是報應.><.

    1. 沒錯,溫柔只是造成更多的傷害,所以人必須學會殘忍,才是真的對人好,有時候。
      以前的我會讓阿泰做了他們,哈,現在不會了。(笑)

  4. 緋好勇敢喔
    雖然會怕 但為了其他人
    勇氣是會無限增加的呢!
    小愛感冒哩 好難過
    女王不要被我傳染阿(嘻)

    1. 勇敢只是一念之間,順便教導大家,遇到危險要去計算一下,哈。
      不過這是因為距離很近,換做其他地方,也可以讓一個人先走去打電話。
      感冒啦?好好休息喔!我不會被傳染啦(笑)
      如果最近感冒了一定去找妳算帳,哈哈。

  5. 還遺毒哩…怎麼清ㄚ???
    第一次聽過ㄋㄟ~
    呵呵
    艷妳換這種說法真的很有意思^^
    時代在變,會這樣包容原來不單單只是女性在承受的了。
    有意思^^

    1. 哈哈,這是一種譬喻。
      用「消毒」的方式,以毒攻毒囉(笑)
      我本來就是比較站在女性立場的人,重點是,就算女生再努力,男人如果不能包容,也是沒有用的。

  6. 我很喜歡muse反對的部份。
    可以感覺,muse的勇敢與改變。

    另,我想只有在自己幸福後才有能力想到別人吧。

    1. 是啊,因為這個故是就是講他如何漸漸找回勇氣。
      不過以打架那段來說,是有經過經驗上的計算衡量的,呵呵。

      人不一定是在幸福之後才有能力想到別人,之前我的小說寫的就相反,比較堅定,
      這次是想寫比較大眾感官的想法,對啦,沒錯,大部分的人得自己有能力時才會想到別人呢。

  7. 哈哈
    第一次留言就搶到頭香了!!!
    每天都有來看更新呢^^
    好深刻/////
    感覺跟自己的故事有點像說

    1. 恭喜唷,也歡迎你的第一次留言^ ^
      不一定每天有更新啦,小說原則是兩天一篇,以這部來說,之後還不確定,哈,要看有沒有時間。
      應該每個故事都會有些人有類似經歷吧(笑)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