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色情公寓 ♪ 拾肆、燃燒青春的尾巴

明天我們就要正式演出,小愛每天都緊張得胃痛,小夏也常緊張得發呆。
薔薇自從回台北以後,天天往公寓跑來探班,阿泰也是一樣,所以阿泰習慣性地就會接送薔薇來這邊,然後送她回家。
有時,薔薇輪流會去住大家的房間,儼然變成我們的頭號粉絲。

 

「薔薇,妳好歹也是『ROSE』的主唱,這樣太可愛了吧?」我看著餐桌上的各式蛋糕餅乾,忍不住發難。
「可是人家最近才開始學做甜點,就想到拿來跟大家分享嘛。」薔薇學小愛的「少女的祈禱」已經到爐火純青地步。
「薔薇也是好意啊,蛋糕很好吃喔。」阿泰笑著對薔薇說。
「阿泰……。」薔薇感動地看著阿泰。
「不錯,有進步,」銀一口就吃了超過半個蛋糕,然後說:「這次麵粉用對了,沒有把蛋糕做成饅頭。」
「噗。」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上禮拜薔薇興奮地到阿泰家學做派,結果烤出了一團泥,前兩天還把高筋跟低筋麵粉搞錯,結果烤出來變成洋饅頭。

 

「是阿泰很厲害,我沒想到阿泰這麼會做甜點。」薔薇馬上挽著阿泰的手。
「因為Muse愛吃啊。」阿泰摸了摸薔薇的頭。
「為什麼我覺得薔薇好像變成阿泰的狗?」我皺著眉轉頭看嫚嫚。
「嗯,真的很像。」嫚嫚跟著點頭。
「對了,Muse,我已經通知了所有認識的唱片公司,還有一個經紀人對妳們很有興趣喔,她是我的好朋友,她說那天也會過來看。」薔薇又湊過來挽著我的手。
「幹的好。」換我摸摸薔薇的頭。
「噗。」銀忍不住笑意。
「幹嘛?」我白了銀一眼。
「看來妳也喜歡小動物。」銀繼續笑著說。
「喂喂喂,今天是小夏的生日耶。」小愛從樓上跳了下來。
「咦?真的嗎?」我大叫。
「那要不要去買蛋糕?」嫚嫚問。
「啊,我還有一個大蛋糕。」薔薇指著冰箱。
「那總要蠟燭吧。」嵐補充道。
「對喔,蠟燭,她幾歲啊?」我走到櫥櫃裡打開抽屜問。
「三十二吧?」薔薇數了數。
「三十二囉?有人這麼老才出道嗎……。」真傷心,想想自己也快三十了。
「對喔,我三十了……。」嫚嫚跟我一起默哀起來。
「Muse看起來很年輕啊。」薔薇馬上說。
「別安慰我,老了就是老了。」我與嫚嫚難過地對望。
「人生七十才開始,三十不老啦!」阿喜在一旁說。
「剛過二十五的人不要吵!」我惡狠狠瞪了阿喜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銀跟阿泰都大笑。

 

突然覺得自己真的不年輕了,輕狂與夢幻還在記憶中如此鮮明,一轉眼卻已經活到青春的尾巴。
貝兒去叫小夏下了樓,我把找到的蠟燭插在薔薇做的蛋糕上。
大家唱了生日快樂歌,但是我跟嫚嫚心情都很悶。

 

「真是個沈重的生日。」小愛一副老成地在旁下了結論。
「不會啊,很棒啊。」小夏高八度音看著她的蛋糕。
「妳三十二歲了耶。」嫚嫚皺著眉頭說。
「我兩年前就難過過了,現在已經很適應,囉囉囉。」小夏高興地把蛋糕分給大家。
「但是我還沒有,嗚嗚。」我已經二十九了。
「其實我剛滿三十之前,也是很沮喪。」大我一歲的嫚嫚拍著我的肩膀。
「我們這麼晚才組團,人家成軍二十年所以老,我們成軍二十年的時候搞不好都要進棺材了!」我捧著頭大吼。
「嗯,聽起來是蠻嚴重的。」小愛上演著「老學究的推理」。
「Muse乖。」這次換薔薇摸摸我的頭。
「天啊,我受不了這個打擊。」我快崩潰了。
「妳的皮膚一點也不像三十歲,真的。」銀走到我身旁在耳畔輕輕地說。
「誰跟你討論這個。」幸好我不會臉紅,不然就臉紅了。
「阿泰乖,不要看。」薔薇轉過去摸摸阿泰的頭。
「嗯?」阿泰看了看薔薇。
「銀跟Muse啊,我怕阿泰會難過。」薔薇貼心地說。
「習慣就好,沒事的。」阿泰反摸摸薔薇的頭。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薔薇跟阿泰似乎,不太只像司機跟公主,也不只像主人跟小狗。
這一個月來我們都在努力練團,練到半夜都累癱了,但我跟銀都會激情到早上,而且因為練團多了些革命情感。
倒是這陣子跟阿泰就比較疏遠,一開始阿泰還會來坐鎮看我們練團,只是剛好薔薇才過宣傳期,幾乎沒什麼事情,所以後來他們就常一起四處走走,阿泰還讓薔薇去他家學做甜點。

 

「喂。」沈重的慶生完畢,大家聚在在公寓外的階梯上,而我跟薔薇在廚房倒酒。
「嗯?什麼事?」薔薇看我叫她,便湊了過來。
「妳跟阿泰是不是……。」我狐疑地看著她。
「呃?」薔薇的臉都漲紅了。
「哇,被我猜中了。」我驚訝地道。
「不是啦,不是啦,妳別誤會,是我暗戀他而已。」薔薇趕緊解釋。
「妳暗戀他?」我楞了楞。
「嗯……,銀後來跟我說嫚嫚跟阿泰其實是演戲的,阿泰人很好,所以……。」薔薇害羞地說。
「所以妳真的喜歡上他了?」我叫著。
「噓,不要告訴別人喔。」薔薇遮住我的嘴。
「阿泰不知道嗎?」我問。
「我不敢說。」薔薇低著頭說。
「為什麼?」
「因為,因為阿泰深愛著Muse。」
「呃?」對喔。
「沒關係,我會一直等他。」薔薇抬頭笑著看我。
「笨蛋,既然喜歡他就不要一直等啊,要採取行動啊。」
「我有啊,我很努力在融入阿泰的生活。」
「喔,難怪妳突然想學做甜點。」我恍然大悟。
「唉唷,人家是最近才真的喜歡上他,上次去逛街看到蛋糕店,我覺得好漂亮,會做蛋糕的人好厲害,阿泰就說可以教我,然後才去學的嘛。」
「哦?聽起來進展不錯啊。」我鼓勵著她。
「Muse會支持我嗎?」薔薇祈求地看著我。

 

我想到那天與阿泰的插曲,激情過後,我卻冷靜了起來。
也許阿泰比我更清楚吧,不知道,但再怎麼說,就像阿泰希望看到我幸福一樣,我也衷心希望看到阿泰的真命天女出現。
我對銀,有著越來越強烈的情感,很宿命地;也許,那是因為,我們有太多相似的地方,而我第一次覺得自己跟所愛的人,活在同一個世界裡。

 

「當然啊,如果是妳,我當然支持。」我笑著說。
「真的嗎?Muse,謝謝妳!」薔薇高興地挽著我的手磨蹭起來。
「三八,走吧。」我拿起開好的酒跟冰桶。
「嗯。」薔薇給了我一個燦爛的微笑。

 

出了公寓,我發現只剩下幾個人。

 

「小夏呢?」我問。
「跟小樹約會去了。」阿泰說。
「阿喜呢?」我又問。
「跟嵐還有嵐的男友看電影去了。」銀說。
「那貝兒跟小愛呢?」我再問。
「相親去了,小愛介紹她男友的朋友給貝兒認識。」嫚嫚回答。
「哇,這裡原來已經不是單身公寓了。」我嘖嘖唸著。
「本來就不是。」嫚嫚笑了笑。

 

薔薇把酒杯遞給每個人,拿給阿泰時,阿泰的手碰到薔薇的手,薔薇竟然縮了一下,讓杯子掉了下來。

 

「好險。」銀敏捷地接著杯子。
「哇,你好神。」我讚嘆道。
「怎麼恍忽了?」阿泰關心地問薔薇。
「沒有啦,我可能是貧血。」薔薇別過頭去。
「噗。」看到薔薇很爛的解釋,我笑了出來。
「貧血?妳要多吃點鐵劑喔,明天拿給妳。」阿泰摸摸薔薇的頭說。
「唉呀,我也貧血了。」我忍不住假裝倒在銀的身旁。
「妳幹嘛啊?哈哈。」銀好像會意過來,笑著看我。
「咦?怎麼沒有人摸摸我的頭叫我吃鐵劑?」我又繼續演。
「Muse!」薔薇急得大叫。
「噗嗤。」嫚嫚也跟著笑了出來。
「……。」阿泰楞楞地看著我們,然後突然意味深長地看著薔薇。

 

我與銀和嫚嫚相視而笑,抽著煙,看著害羞的薔薇,薔薇真是個笨孩子,這樣就算我不說大家也會知道的,更何況怎麼瞞得住那麼精明的阿泰?

 

「嫚嫚?」一個男聲出現在我前面。
「呃?」嫚嫚抬起頭,驚訝地叫著。
「誰啊?」我問,這個人好面熟。
「你們好,我可以找嫚嫚出來一下嗎?」那男人有禮貌地問。
「你怎麼在這裡?」嫚嫚呆呆地問。
「我今天才收到妳的mail,好不容易找到這裡,之前notebook報修沒辦法收信,抱歉。」男人充滿歉意地解釋,看起來很誠懇。

 

他穿著休閒西裝,裡面是一件t-shirt,戴了一副眼鏡,看起來很斯文。
啊,難怪覺得他面熟,我看了看阿泰,他跟阿泰長的好像,那個優雅氣質更像,只是,他比阿泰老一點。

 

「哦……。」阿泰曖昧地看著嫚嫚。
「我出去一下。」嫚嫚跳了起來拉著那男人就跑。
「他誰啊?」我還搞不清楚狀況。
「記不記得嫚嫚說我跟她愛的男人很像?」阿泰反問我。
「咦?」這麼說來好像是有這麼回事。
「阿泰比較高。」薔薇說。
「所以那個是嫚嫚的男友嗎?」銀問。
「不知道耶。」我根本沒見過他,也沒聽說嫚嫚有男友。
「我印象中,嫚嫚說過他們好像在什麼場合認識,後來常msn,對嫚嫚也很好,但他到國外出差幾個月,應該是還在曖昧狀態。」阿泰回憶道。
「是喔?難怪嫚嫚常早上神秘地上網,原來是在等那個人。」我也想起來。

 

嫚嫚常在早上的時間爬起來上網,我若還沒睡都會看她掛在線上。
常問她要不要喝什麼還是吃早餐,她都會答非所問。

 

「遠距離戀愛喔?」薔薇問。
「不知道耶,看起來像是回來了。」我答著。
「那男的看起來蠻菁英的,還挺優。」銀說。
「咦?那個是他們嗎?」我小聲地指著公寓對面那棵樹旁的人影。
「好像是耶。」薔薇睜大了眼睛看。
「沒錯。」銀的眼力比較好。
「嫚嫚是不是在哭?」阿泰楞了楞。
「該死,竟然讓嫚嫚哭了。」我站起身捲起袖子。
「等等,先看狀況。」銀拉住我的手。
「他如果欺負嫚嫚我就要他走不回去。」我咬牙切齒。
「他好像拿了什麼東西?」銀問。

 

那男人手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嫚嫚又哭又笑的。

 

「他們擁抱了!」薔薇大叫。
「哦,挺熱情的。」我把剛點的煙叼在嘴裡。
「啊,看不到了!」薔薇又叫著。

 

他們擁抱著,然後移到了大樹的正後方,完全看不到發生了什麼事。

 

「還能發生什麼事?」銀挑著眉看我。
「咦?那是什麼事?」我問。
「躲到後面接吻啊。」阿泰說。
「哇,好浪漫喔。」薔薇又做出「少女的祈禱」姿勢。
「嘖,真小氣。」我哼了一聲。
「妳不是也怕別人看嗎?」銀笑道。
「這種事情有什麼好讓人家看的?」我白了他一眼。
「那不就對了嗎?」阿泰也笑了。
「哼。」我別過頭。
「真任性。」銀與阿泰異口同聲。
「啊,他們過來了。」薔薇再度叫道。

 

嫚嫚牽著那個男人的手,兩人不時望向對方,好像走紅地毯。
真肉麻。

 

「跟你們介紹,他是世訓。」嫚嫚笑著。
「大家好,嫚嫚這陣子麻煩你們照顧了。」那個叫世訓的男人對我們點點頭。

 

仔細對照,才發現他跟阿泰長的雖像,可是世訓看起來有股滄桑氣質,阿泰則保養的比較好。

 

「這是薔薇,是『ROSE』的主唱喔,然後這個是阿泰,是『牛奶酒廊』的老闆。」嫚嫚一一介紹著我們:「這位是銀,是樂團的吉他手,最後是Muse,Muse是主唱,也就是讓我們認識的『Faith.com』的緋。」
「什麼?你們是在『Faith.com』認識的?」我大叫。
「是啊,認識快兩年了吧,久仰大名,妳的文章我都有看。」世訓笑著說。

 

他笑的時候很好看,有種成熟的純真。

 

「那時候自我介紹,妳不是說單身嗎?」我質問。
「是單身啊,我們又沒有交往。」嫚嫚解釋。
「那為什麼現在牽著手?」我再問。
「剛剛還抱在一起呢。」薔薇補充。
「啊,這是因為……。」世訓有點尷尬地解釋,卻被嫚嫚打斷了。
「我們要訂婚囉。」嫚嫚笑得好燦爛。
「什麼?」我的天,在階梯上不能倒退,否則我會摔倒。
「好快速的進展。」阿泰挑著眉。
「真厲害,一招命中。」銀讚嘆著。
「好、浪、漫、喔。」薔薇再度上演「少女的感動」。
「哦?款式不錯。」銀發現了嫚嫚手上的戒指。
「什麼?」我把嫚嫚的手抓來仔細瞧。
「唉唷。」嫚嫚害羞地讓我看著。
「所以他剛剛拿的是鑽戒,一出現就跟妳求婚?」我問。
「嗯,好害羞喔。」嫚嫚靠在世訓的肩膀上,說。
「真嘔心,我要昏倒了。」我真的要昏倒了。
「吃點鐵劑吧。」銀摸著我的頭,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全都笑了。

 

 

つづく

 

 

〝Il Valzer Felice〞 form final NANA2 original soundtrack vers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17 Comments

  1. 哈哈
    昨天一口氣看完1-13,
    沒想到今天就可以看到14囉!
    好吸引人的故事喔,
    15快點出來吧 ^ ^

    1. 歡迎新光臨,不好意思可以說一下嗎?我好友家的狗狗也叫做amber耶。(羞)
      謝謝你喔,明天就會刊登啦。

  2. 哈哈哈,每集都有好笑到@!

    鐵劑..唉.我也需要來一點了..昏倒

    世訓..這名字在你這看過耶!

    1. 哈哈哈,這幾集演好笑路線啦。
      鐵劑不賴吧(狂笑)
      世訓,沒錯,就是那個世訓,我借用了他的名字,哈。
      男人的名字太難想了,他名字符合我對菁英的要求。

  3. 真的有唱片公司和經紀人對妳們的樂團很有興趣喔??很好奇的我^^
    那可以出唱片耶~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