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色情公寓 ♪ 拾參、從草原躍入海洋

「吃早餐囉。」阿泰敲敲我的門。
「幾點啦?」我睡眼惺忪。
「一點多了。」阿泰看了看錶。
「還好早喔……。」我好想賴回被窩。
「大家都醒了,等妳吃早餐,吃完要練團。」阿泰義正辭嚴地說。
「好啦,我馬上下去。」關上門,我嘆了氣去梳洗。

 

五分鐘後我下樓,大家跟我打著招呼,繼續吃她們的早餐。
這個世界上的事與願違,其實也有好的狀況發生,例如這群女生回來後不但沒有八卦我們之間的事情,反而什麼都不知道。
從她們的對話與反應中,我想她們以為我跟阿泰只是有話要說,並沒任何人追問我與阿泰之間。
巧的是,隔天起床後,阿泰在樓下剛好買了報紙跟食物回來,貝兒還以為他早就回去了,是剛到公寓的,而阿泰也樂得配合貝兒的誤會,所以大家都沒有八卦什麼。
這讓我鬆了一大口氣。

 

「喂?」我邊吃著潛艇堡,邊接手機。
「是我。」是銀打來的。
「啊,」我快速走到公寓外接電話:「還好嗎?」

 

銀昨天沒有打來,我一直想,如果他打來了,會怎麼樣?
也許會阻止我與阿泰的激情,也許,他會發現什麼。
但過了就是過了,沒有也許。

 

「嗯,進度比我想像快,當初他們還說要兩個禮拜。」銀輕鬆地說。
「咦?」
「意思是我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真的嗎?」我忍不住笑出來。
「看來妳的魅力不只對男人,還征服了薔薇。」他笑著。
「呃?」
「薔薇一下飛機就拼命講妳多好多好,她有多喜歡妳們,高興得像隻小鳥。」
「喔,對啊,我老覺得她應該跟小愛她們結拜才對。」我也笑了出來。
「我好想妳。」
「我也是。」聽到銀的聲音,我發現自己好想念他。
「整天聽薔薇一直Muse來Muse去,真希望她也把妳帶來,啊,等等,她要跟妳說話。」銀講著,然後把電話拿給了薔薇。

 

一時之間,我還不太反應得過來。

 

「喂?Muse?」是薔薇。
「哈囉,還好嗎?」我問。
「很好啊,我好想妳們喔,我們進度超前喔,因為銀的歸心似箭,嘻嘻。」薔薇的聲音聽起來樂不可支。
「進度超前有這麼快嗎?不是本來要兩個禮拜?」我問。
「是啊,可是那是一般狀況,銀的部分昨天就錄完了,現在剩下我的vocal而已。」
「哇賽,會不會太誇張啊?」
「一點也不誇張,我想這是愛的力量吧,嘻嘻。」她邊說著,我邊聽到銀叫她閉嘴,但薔薇還是繼續說:「我想叫銀等我兩天,但是他堅持要先回去,把人家丟下。」

 

我聽著薔薇跟銀的互動,有點不可思議。
看起來,薔薇好像已經真的對銀沒那麼執著了。

 

「叫他等你啊,反正不是才兩天嗎?」我說。
「他才不會願意咧,他待會就要去搭飛機了,哈哈哈。」薔薇繼續虧他。
「真的假的?」
「真的啊,好啦,我把電話還給他,Muse掰掰!」薔薇還是嘻嘻笑地。
「喂?咳。」銀接過了電話。
「你真的今天就要回來喔?」我不可思議地大叫。
「嗯,真是的,本來想要給妳一個驚喜。」銀尷尬地說。
「那把薔薇一個人丟在那邊不是太可憐了?」
「她才不會,每天都去shopping。」
「哈哈。」
「我已經在機場了,要來接我嗎?」他溫柔地問。
「啊,幾點到台北?」動作好快。
「大概六點。」
「啊,可是我們要練團耶。」嗚嗚。
「哦?那沒關係,我自己回去,妳去練。」
「可是……。」
「傻瓜,我傍晚就到家了,等我。」
「嗯,那你小心點。」
「好,掰掰。」
「掰掰。」

 

我闔上手機,發現阿泰站在我身後。

 

「嚇我一跳。」我驚魂未定。
「這麼快就要回來了?」阿泰挑著眉。
「嗯,他說進度超前,六點就下飛機了。」我有點尷尬地看著他。
「我去接他好了。」
「呃?」
「不好嗎?」
「……。」當然不好!
「怎麼,怕我亂說話?」
「不是……。」我面有難色。
「放心吧,我們不會打起來的,」阿泰看著我,說:「除非他想打。」

 

阿泰這樣說,我更尷尬,完全愣住。
這次不是一萬個不妙而已,是一千萬個不妙。

 

「去把床單換一換吧,免得被發現。」阿泰曖昧地笑。
「呃?」
「我們的香水味不一樣吧。」
「啊。」對喔!我完全忘了這件事情。
「就知道妳不會想到,真是的,有夠遲鈍。」
「我沒有這種經驗啊!」我大叫。

 

誰沒事會有這麼豐富的劈腿經驗?至少這在我生平是第一次。
不過,阿泰這麼一說,我還是湊了過去聞一聞。
他的香水像是淡淡的草香,清新而優雅。

 

「還蠻好聞的嘛,但是真的不一樣嗎?」我問。
「當然,男人對味道是很敏感的。」阿泰說。
「醬子。」好,我等等回去馬上換床單。
「六點到機場嗎?坐哪班飛機?」阿泰問。
「呃?我,我沒問。」
「那好吧,我去機場櫃臺查一下就知道了。」
「阿泰,你真神。」
「哪裡,遲鈍的女人總不能配個遲鈍的男人。」他笑了笑。
「幹!」
「上去吧,她們在等妳。」阿泰雙手插在口袋,說。
「嗯。」我看著他瀟灑的樣子,想起昨夜,本有千言萬語,卻說不出口。

 

而待會銀就回來了,頓時之間,我有點錯亂。
阿泰到底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可以這樣無怨無悔?

 

「阿泰不是無怨無悔,只是因為他有一個很愛的人,而他無法不愛她。」嫚嫚翻了一張「世界」牌逆位,說:「世界的愛比戀人強烈。」
「哇賽,聽起來好浪漫啊。」貝兒湊了過來。
「那小樹跟我是戀人還是世界?」小夏身邊充滿著夢幻的泡泡。
「聖杯二,是羅曼史,一見鍾情且兩情相悅。」嫚嫚對小夏笑著。
「歐……。」小夏呆呆地提著貝斯就定位,那夢幻泡泡彷佛更大圈了。
「好啦,專心練團。」我點了根煙。

 

嫚嫚已經在keyboard前stand by,小愛也在調音。
貝兒秀出她訂做好的電琵琶,真是超炫的,透明的材質中有黃色的漸層。
嵐跟嫚嫚的狀況都很好,小夏的貝斯也非常專注,貝兒的琵琶在編曲裡面真是神來一筆,只有阿喜跟小愛不太跟的上,吉他的音會亂掉。
於是我們練到了夕陽西下,夜色剛暗,此時小愛已經進步了些,但還是不夠好。

 

「好渴,有沒有人要喝什麼?」果然當主唱喉嚨會很累。
「我要綠茶。」嵐說。
「我要啤酒。」小夏接著舉手。
「那妳們呢?」我問其他人。
「我也要啤酒。」嫚嫚覆議。
「我也要綠茶。」小愛想了想,說。
「我只要水就好,要一大桶冰水。」阿喜哀求道。
「兩個綠茶,兩個啤酒,一桶冰水,貝兒呢?」我數了數,問。
「我好猶豫……,我想喝啤酒也想喝綠茶。」貝兒苦思著。
「那,那我都幫妳拿好了,馬上來。」我走下樓。
「Muse?」當我下到最後一層樓梯口,大門打了開來。

 

是銀。

 

「呃?」我楞在樓梯上。
「我回來了。」他放下肩上的樂器跟包包,雙手張了開來。
「啊……。」公寓外的燈光從他背後灑了進來,我看得出神。

 

他在白t-shirt外穿了一件皮衣,笑得好帥,我想也沒想便衝進他懷裡。
那瞬間,我才注意到銀用香水有著海洋氣息,就像站在地平線上面那種悠遠的遼獷,果然跟阿泰用的不一樣。

 

「我好想妳。」他說。
「我也好想你。」他的胸膛好溫暖。
「剛好下樓嗎?」他問。
「嗯,幫大家拿飲料。」
「在機場看見阿泰時,我嚇了一跳。」
「呃?對喔,阿泰呢?」我趕緊脫離他的懷抱,往門外張望。
「他送我到門口就走了。」
「喔。」
「還好嗎?」
「嗯,你呢?」
「好像被妳制約了,這幾天沒看到妳覺得怪怪的。」他笑了笑。
「真會說話。」我甜蜜地說。
「不是要幫大家拿飲料?」他促狹道。
「啊,對喔。」我這才想起來。
「我幫妳拿,走吧。」
「你的行李呢?」
「先放著就好。」他把邊說,邊把樂器跟大提包拿進客廳,放在地毯上。
「人有這麼多嗎?」他看了看兩個大冰桶裡的啤酒跟茶。
「唉唷,這樣練團才有感覺嘛。」我說。
「酒鬼。」他捏了捏我的鼻子。
「走啦,大家快渴死了。」我害羞地轉身。

 

他幫我提著冰桶,而我拿著阿喜要的大瓶冰水,一起上了樓。
一進練團室,女生們看到銀都訝異地跳了起來。

 

「不是說去兩個禮拜嗎?」小夏高八度音鬼叫。
「提前完成了我的部分,就趕回來了。」銀把飲料放了下來。
「喔,提前完成啊?」小愛在一旁竊笑。
「這麼難捨難分喔。」貝兒也跟著鬧了起來。
「銀真偉大!」阿喜佩服地跑了過來。
「聽說妳們喝掛了。」銀立刻虧她們。
「厚,大姐頭連這個都講了喔?」貝兒倒退三步。
「我真是小看了你。」嫚嫚對銀微笑。
「哦?怎麼說?」銀挑著眉問。
「如果再多去幾天,恐怕情勢就會大逆轉了。」嫚嫚神秘地笑著。
「我還聽說你本來有意幫我解決情敵呢。」銀意味深長地看著嫚嫚。
「呃?」嫚嫚楞了一下。
「薔薇八卦得很高興,但我怎麼想都不太對。」銀對嫚嫚說。
「這樣你都知道?」嫚嫚不可思議地叫著。
「妳小看我了。」銀挑著眉。
「哇,我越來越欣賞你了。」嫚嫚露出真誠的笑容,說:「經過考驗的戀人才會幸福唷。」
「嘖,女人真是不好惹。」銀說。
「對了,你是怎麼知道的?」嫚嫚小聲地問銀。
「猜的。」銀聳聳肩。
「這樣都能猜到?怎麼可能?」嫚嫚不可思議地喊了出來。
「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有聽沒有懂?
「秘密。」嫚嫚吐舌頭對我扮鬼臉。
「幹!」真不爽。
「這種招數只有對Muse有用,對我無效,天底下沒有那麼巧的事情,妳不是那種人,阿泰也不是,」銀搭上嫚嫚的肩,瞄了一眼,說:「妳欠我一次,下次還給我。」

 

什麼東西對我有效,對銀沒效?
呃?銀該不會知道吧?難道阿泰跟他說了嗎?看起來不像啊?

 

「真犀利,沒想到你是狠角色,看來這賭盤還有得賭。」嫚嫚說。
「哦?所以妳賭的是誰?」銀開了瓶啤酒,喝了一大口。
「不告訴你。」嫚嫚笑了一下,又回到keyboard前。

 

然後我們又練了幾次,我對小愛跟阿喜的吉他實在感到不行,於是當嵐與小夏還在練習時,我走到銀的面前。

 

「銀,你願意嗎?」我叼著煙問。
「哦?這是求婚嗎?」他挑著眉看我。
「神經,我是說她們,這樣下個月底也沒辦法上場。」我看了看阿喜跟小愛。
「吉他嗎?」
「嗯。」
「快一年沒碰了。」
「要不要試試看?」
「我離開『ROSE』時,本來不想再碰吉他。」他認真地說。
「……,我不會勉強你。」我可以體會他的心情。
「我知道了。」銀起身走出了練團室。
「怎麼了嗎?」嫚嫚關心地問。
「不知道耶。」我莫名其妙地答。
「怎麼突然出去了?」
「我覺得阿喜跟小愛還不夠好,所以問他願不願意試試看當吉他手,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氣了……。」

 

我滿腦子都是銀嚴肅的臉,莫非我踩到了銀的地雷?

 

「咦?」我睜著眼,看銀開了門,手裡拿著他的電吉他。
「我沒說不好啊。」他挑了眉笑著。
「謝謝!」我感激地說。
「搞樂團可不是開玩笑。」銀把吉他背起來試音。
「阿喜,小愛,妳們先到旁邊休息,換銀上。」我對小愛跟阿喜喊著。
「喔,好。」阿喜跟小愛到旁邊沙發坐了下來。
「直接來嗎?」銀問。
「當然,one、two、three,go!」我拿起麥克風。

 

嫚嫚先彈了一段前奏,然後貝兒的琵琶加了進來。

 

「抖一抖手中的煙,不想為誰做改變……。」我唱起了歌。

很意外地,銀這幾天沒跟我們一起練,但是彈得非常契合,跟小夏的貝斯和嵐的鼓真是絕妙,尤其間奏跟琵琶一起solo的部分真是一百分。
我看著銀與他彈奏吉他的樣子,剎那間,我明白了一些事情。

「『ROSE』的吉他手果然名不虛傳。」嵐吹了口哨。
「銀好厲害喔!」阿喜佩服地大叫。
「果然我們還是只適合伴舞。」小愛握著阿喜的手上演「少女的淚光」。
「這首吉他雖然不重,但是真的很厲害。」嫚嫚激賞地看著銀。
「我來教妳們一些簡單的,因為現在不是大型演唱會,小愛跟阿喜其實還是可以在其他首歌上場。」銀說。
「請讓我喊你一聲師傅!」阿喜崇拜地看著銀。
「師傅在上,請受弟子一拜。」小愛馬上拜起來。
「哈哈哈哈哈。」我跟嫚嫚笑得腰都彎了。

 

隨後,我們針對下個月在「牛奶酒廊」要表演的八首歌跟兩首安可曲做一些調整,小愛與阿喜便開始跟著銀練習,我則跟嫚嫚、嵐與小夏去買晚餐。

 

「看來現在不用擔心了。」嫚嫚邊買著珍珠奶茶。
「是啊,銀回來真是太好了。」我點頭大表贊同。
「要不要吃小丸子?」小夏看到隔壁攤位有在賣,便問。
「我要三盒!」我說。
「妳一個人吃三盒還是買三盒?」小夏問。
「當然是我要吃三盒啊。」我點了根煙,說。
「會撐死吧?」嵐瞪大眼睛看我。
「說的也是,那兩盒好了。」我想到我還點了一個海鮮義大利麵、一碗濃湯跟一份墨西哥捲餅。
「……。」嫚嫚無言地看著我。
「幹嘛?這什麼表情?」我問。
「嫚嫚不瞭解小丸子的好,」小夏搖搖頭,然後轉向老闆喊著:「老闆,給我六盒,謝謝。」

 

嫚嫚吐血。

 

 

つづく

 

 

〝hachi theme 1〞 form NANA Original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0 Comments

  1. 噢 ~~~~~ 好好看ㄛ ♥♥♥

    P.s .

    「直接來嗎?」銀問。

    「當然,one、two、there,go!」我拿起麥克風

    應該是 three 吧 ??

  2. 喔…

    好開心喔…

    我愛銀拉~~~

    可是還是不懂,阿泰跟銀到底哪個會是…!?

    繼續看囉^^

  3. 「害羞什麼啊?」我忍不住取笑她。
    「權杖三加聖杯十,無法改變的命運與終生的救贖,」嫚嫚的聲音出現在
    客廳:
    「終生的救贖一起出現的話權杖會更強。」
    ==========================
    第151頁
    塔羅寫反了

    應該是
    出現權杖三的時候,聖杯十會加強
    (權杖三是命運、聖杯十是終生救贖)

  4. 「嗯,那我們先回去了,妳自己保重。」阿泰眼神閃過一絲不捨,然後瞄
    了銀一眼,再拍拍嫚嫚的肩。

    ======================
    第138頁
    我是遊魂嗎?
    怎麼突然冒出來??
    搶戲搶很大~XD

  5. 那個
    原稿第101頁:
    ====================
    「小夏呢?」我問。
    「跟小樹約會去了。」阿泰說。
    「小愛呢?」我又問。
    「跟嵐還有嵐的男友看電影去了。」銀說。
    「那貝兒跟小愛呢?」我再問。
    「相親去了,小愛介紹她男友的朋友給貝兒認識。」嫚嫚回答。
    「哇,這裡原來已經不是單身公寓了。」我嘖嘖唸著。
    「本來就不是。」嫚嫚笑了笑。
    ====================
    小愛會分身!!阿喜消失了!!!!

    歐耶!!!

  6. 有人歡喜相聚,也有人獨自黯然神傷,莫非阿泰註定是個悲劇人物。到底他跟銀
    在車上互動如何?好想知道ㄋㄟ。

  7. 每個人的味道都不同
    阿泰是草香
    銀是大海的味道
    那..muse呢
    小愛呢?
    小愛吉他沒學多久
    跟"小愛"還真巧阿 (嘻)

    1. Muse只擦兩種香水:一種是雅詩蘭黛的歡沁,那是年輕時擦的,不過那是跟小愛借用的。
      另一種是MUSE自己擦男生的香水,Kenzo的地平線。

  8. "遲鈍的女人總不能配個遲鈍的男人",我身邊都是細膩的男人
    可見我有多遲鈍,這句真的是真理~~~我的阿泰真的很照顧我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