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色情公寓 ♪ 拾貳、溫柔而強悍

「妳會在意嗎?」阿泰這句話一直在我腦裡repeat。

 

我沈默著,不知道如何回答。
如果銀在身邊,我一定可以堅持點,而想到嫚嫚,我更感到難堪。

 

「你如果傷害了嫚嫚,我一定會殺了你。」我點了根煙想平復心情。
「我知道了。」阿泰臉色轉為冷漠,站起身。
「知道什麼?」我錯愕地問。

 

阿泰脾氣一向非常好,舉止總是優雅得宜,認識他十幾年來,從沒看過他生氣。
就算我再任性,就算我因為別的男人而哭泣,他也都沒有動怒過。
很奇怪,現在想起來,如果是我心愛的女人為了別的男人哭泣,我不是會氣那女人笨,就是想殺了傷害他的男人;但阿泰不是這樣的,他只會心疼我,完全沒有發過任何脾氣,更別說冷漠以對。
這時,我突然覺得自己不瞭解他。

 

「知道妳的心裡,我永遠是最後一個。」阿泰面無表情看著我,眼裡卻有無限悲傷。
「不是這樣的,你誤會了!」我抓住他。
「那不然是怎樣?妳在意銀,在意嫚嫚,就是不在意我。」他冷冷地說。
「混蛋!我也很為難啊!」我把手中的打火機往地上扔。
「告訴我,緋,」阿泰把我按在牆上,說:「我該拿妳怎麼辦?」

 

阿泰直直地望著我,溫柔而心碎地;我很害怕那個眼神,彷佛會把人吸進去一樣。
可是我的視線卻無法移開。

 

「不要這樣……。」我好想哭。
「不要這樣。」他伸出一手捧著我的臉。
「……。」我拼命搖頭,卻說不出半句話,眼淚不停的落下。
「緋……。」阿泰的臉靠了近我。

 

他把額頭貼著我的額頭,用鼻尖磨著我的鼻尖。
而我覺得自己快要被融化了。

那年我躲著他,他飛到了日本,之後我們重逢,我卻又投向雷的懷抱。
雷死去的時候,也是阿泰陪著我辦雷的後事,我還記得在靈堂旁的停車場,我哭得亂七八糟,阿泰緊緊地抱著我,我也有這種快被融化的感覺。
我對阿泰,總是差一點點就崩解了,卻又總是差一點點就忍住了。

 

「我不要再看到妳為了別的男人心碎。」阿泰用好溫柔的語氣說。
「可是我卻一直讓你心碎。」我雙手忍不住捧住他的大臉,哭了起來。
「不要哭,這樣我會忍不住。」他說話的氣息吐到了我的臉上。
「忍不住什麼?」
「忍不住想吻妳。」
「這樣不好。」我又開始搖頭,試圖躲避他的視線。
「我有預感,這次如果再放開妳的手,妳就會永遠離開我了。」
「我們可以永遠做好朋友。」
「我可以陪著妳,但我不想作妳的朋友。」
「阿泰……。」我正想推開他,他卻吻了我。

 

我的腦袋轟隆隆地,一片空白,等回神後才發現自己摟著他,而他吻著我。

 

「她們都在等。」我勉強地說出口。
「讓她們等。」阿泰又吻上了我。
「啊……。」我完全不能動彈。

 

這麼多年來,我們只有今天是如此親近。

阿泰的吻夾雜著濃郁的情感,炙燙得使我胸口發疼。
這瞬,我異常的困惑,因為原來有一個人是那樣用力地愛著我,我卻總對他視而不見。
又或者是我故意忽略,還是,直到現在我才知道他的壓抑原來是那麼劇烈。
阿泰吻得我的腿發軟,在他喘息的片刻,我跌到了那紅色的沙發上。

 

「不要去了,留下來。」阿泰誘惑著我。
「……。」我陷入極度掙扎。

 

若以愛與慾望之名,我是沒有道德觀念的人,因為對我來說,愛就是愛,想要就是想要。
可是我腦子裡卻竄出銀與我在沙發上激情的畫面,還有嫚嫚的笑容。

 

「緋,看著我。」阿泰蹲在我的前方。
「嗯?」我實在很難面對他的眼神。
「妳知道昨晚我在嫚嫚房間裡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我搖著頭,說:「我不想聽。」

我用手摀住耳朵,他扳開了我的手。

「她是真的喝醉了,在她喝醉之前,她說『我真的很希望緋幸福』。」阿泰溫柔地看著我。
「呃?」我也希望嫚嫚幸福啊。
「她說,我很快就會知道妳的答案了。」
「什麼答案?」
「她說,妳很掙扎,這樣是不會幸福的,而我如果愛妳,就不該讓妳掙扎,放手去做就是最好的辦法。」
「……。」放手去做什麼?
「緋,這麼多年來,我不是沒有看上別的女人,但是就是沒有一個人像妳,」他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說:「沒有一個人像妳,可以佔據我整顆心,我這裡,只為了妳跳動。」

 

一直以來,阿泰沒有像這樣對我告白過,他從未如此赤裸裸地,把他的情感攤在我的面前。
我們始終維持並肩的姿態,但沒有任何一個人跨越一步。
當然,除了投向雷的懷抱前,我勾引他上床那次以外。

 

「我不是為了妳等這麼久,而是我一直愛妳。」他誠懇地看著我。
「可是你早上跟嫚嫚看起來很親密。」我皺著眉頭,不敢置信。
「嫚嫚只是太想念某個人,事實上,那是她的主意。」
「什麼意思?」
「她說,只有妒忌有機會挽回妳。」
「呃?」
「她喝醉吐了以後,躺在床上幫我算塔羅,這樣告訴我。」
「嫚嫚不是喜歡你嗎?」
「聽說我長的跟她愛的人很像,嫚嫚看到我,就想到他。」
「什麼意思?」我越來越糊塗了。
「她只是想到那個人,順便幫我演了一場戲。」
「妳們設計我?!」我大叫。
「要知道有這一天,我就不會那麼畏縮,我應該要早點重新追求妳。」
「我……,混蛋!」我用力搥著阿泰,說:「把我的感動還給我!」

 

然後我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妳真的很壞,非要人家用狠招妳才有反應。」阿泰用手環住我的腰。
「你,我認識的阿泰不是這個樣子的。」我搖著頭說。
「那是因為妳很少像現在這樣看我。」他擦著我的眼淚。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想跑開,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
我想起那次勾引他上床,高潮過後,我反而清楚知道自己的心意還是向著雷。
可是在這之前,我十分為難。
我一向是那種選擇危險而拋棄對我好的男人的那種女人,可是人在脆弱與寂寞時,太容易被感動入侵了。

 

「緋,要為難,就再為難一點。」阿泰看我發著呆,摸著我的臉說。
「呃?」什麼意思?
「來。」他曖昧地笑了笑,然後把我整個抱起,讓我坐在紅色大床邊。
「幹什麼?」我完全慌掉。
「妳知道的。」他望著我的眼。
「不要這樣。」我別過頭去。
「看著我。」阿泰把我的臉扳正。
「不要!」我又把頭別過去。
「妳好皮。」他又蹲了下來。
「啊。」他吻了我。

 

這次的吻非常柔和,帶著挑逗意味,他的手也捏著我的身體,然後把我的背心扯開,伸了進去。
而我的理智就快要爆炸。

 

「她們還在等啦!」我試圖逃避他的攻勢。
「怕被八卦嗎?」他說歸說,動作則完全不理會。
「你也知道!」我可以想見晚上她們回來時會怎樣虧我。
「可是我停不下來。」他無辜地看了我一眼。
「你騙人!」我大叫。
「留點體力,待會再叫嘛。」
「你!」說得倒很輕鬆。
「早上看到妳穿那麼透明的睡衣,我一直想這樣做。」
「什麼?」
「妳的皮膚還是那麼好。」阿泰讚嘆著,然後輕咬了一下我的頸肩。
「啊。」
「不管妳的決定是什麼,我都不會再忍讓了。」他認真地看著我。
「什麼?」我的腦袋已經暈了大半。
「誰叫妳那麼性感?」
「你待會不是還要開店?」我還在做垂死掙扎。
「有小樹就夠了。」他繼續吻著我的唇,然後在我耳畔逗留。
「可是今天是禮拜六,人不是很多……。」我快講不下去了。
「我只想跟妳做愛。」
「可是我……。」
「噓,妳好吵。」

 

天啊,救命啊。
阿泰的手不知何時變得這麼有力,此刻,他碰到我的身體任一處,都像是觸電一樣,讓我不知如何反應。

 

「我沒看過妳這麼害羞。」阿泰不曉得什麼時候已經把我壓在床上,而我的手一邊抵著他,一邊卻環住他的脖子。

 

當他磨蹭著我時,我的理智已經完全崩潰。

 

「天,妳這個樣子好誘人。」阿泰又深深地吻了我。
「阿泰……。」而我也回吻著他

 


 

窗外的夕陽透進屋內,我與他在床上難分難解。
喘息過後,阿泰下樓拎了一桶冰塊和酒上來,坐在床邊倒著。

 

「怎麼只有一個杯子?」我還在暈眩中,恍惚地問。
「因為要這樣喝。」阿泰喝了一口,然後彎下身把酒餵進了我的嘴裡。
「啊……。」吞下酒,突然覺得多了點甜味。
「喏。」他幫我點了根煙。
「謝謝。」我接過煙,趴在床上抽了起來。
「妳的害羞真是稍縱即逝。」他微笑地看著我。
「……。」

 

剛剛阿泰下樓時,我本來要找煙,把抽屜打開,卻看到銀留給我的紙條。
剎那間,我發現,愛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因為當下我們都是真心的,但那是在兩人相處的片刻。

阿泰的眼神越溫柔,我越清醒。
而我腦子裡只剩下接下來要怎麼面對這兩個男人的問題。
我想起嫚嫚翻到「命運之輪」那張牌,她說:
「命運之輪顯示著不可預測的未來與突如其來的愛情運變動,這是個即將轉變的局勢」。
但我沒想到竟然是我跟阿泰上了床。

銀對我有難以形容的,命運一般的吸引力,而他是我喜歡的類型。
阿泰則是一直在我心中有特殊地位的男人,年輕時,他是我的白馬王子。
人生未免有點太荒謬,我不知道白馬帶來的王子會有兩個。

寂寞時總是希望能遇到命定的那個人,但沒想過那個人不只一個。
而現在,我很清楚,我與阿泰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所以年輕時我們相愛,後來卻分手了;就像,就像我和鍾堂。
愛是不能比較的,我對他們的感情也無法比較,尤其,在床上,唉,也很難比較。

 

「想什麼?」阿泰鑽進被窩,用手抵著頭問。
「你說呢?」
「有辦法這麼快做選擇嗎?」
「當然不可能。」我嘆了氣。
「沒有人能勉強妳,只有妳自己知道要怎麼做。」
「說的好,問題是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第一次看到妳為了我傷神。」
「……。」

 

我並不是沒有把阿泰放在心上,相反地,我一直很在意他。
還記得阿泰的哥哥車禍身亡了之後我總覺得,如果那天我沒有生阿泰的氣,如果小野沒有來找我,車禍就不會發生。
或許是一種認為自己害死小野的罪惡,我讓阿泰失去了最重要的親人,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被詛咒的惡魔,跟我在一起一定不會幸福,所以就躲著他。
我是愛阿泰的,那個時候,我壓抑著對他的思念與需要,而他開始窮追不捨到失望地飛去日本的日子過去,我們也從孩子變成了大人。

 

「不是第一次,以前也有啊。」我說。
「什麼時候?」
「一直都有。」我終於承認。
「哦?」他挑眉,然後笑了。
「唉。」我又嘆氣。
「又怎麼了?」
「待會那群女生回來怎麼辦啊?」
「走一步算一步囉。」
「屁啦,我會被虧死,而且……。」
「怎樣,怕他知道嗎?」
「……。」對喔,那要怎麼跟銀說?
「看來銀回來以後才是決戰時刻。」
「咦?」
「妳可以什麼都不要講,我去跟他攤牌。」
「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所以是要我當作什麼都沒發生嗎?」
「發生了就是發生了,沒有什麼好欺騙的。」
「妳很在意他對不對?」
「嗯。」我看了阿泰一眼:「我不想說謊。」
「我知道。」他溫柔地看著我,然後摸著我的臉,說:「緋,我從來不後悔愛上妳,相反的,我怕嚇跑妳;那幾年妳一直躲著我,所以當妳回來,我之所以總是忍耐,就是因為妳是我失而復得的寶貝,我寧可小心翼翼,也不想再失去妳。」
「阿泰……。」聽他這麼說,我的喉嚨又開始哽咽,我對不起他,真的。

 

原來我也是一個負心漢。

 

「愛哭鬼。」他寵溺地抱著我。
「嗚嗚……。」大概是積壓了太久,我忍不住把這幾年來的辛酸在他懷裡宣洩。

 

直到聽見樓梯間傳來幾個女生吵雜的聲響,我都跟阿泰待在床上。

 

「睡吧,我會陪著妳。」阿泰看我一直打哈欠,安撫著我。
「阿泰……,銀……。」哭得太累了,腦袋昏昏沈沈,我忘了自己想要說什麼。
「睡吧,我的公主。」朦朧中,我好像聽到他在我額前這麼說。

 

 

つづく

 

 

〝white snow, dress red〞 form NANA Original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0 Comments

  1. 噗~劇情越來越偏向阿泰了…

    不要拉~

    可是你已經寫完了….再怎不捨…也是要面對事實﹝這樣說好嚴肅喔﹞

    嘿嘿….都可以啦…

    支持你的決定…畢竟我只是讀者…哈

    …只能等著….等著…^^

  2. 我身邊存在著這樣的一個人,同樣的疑惑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雪娃娃

    1. 雪娃娃小姐,我一直相信,真命天子一定是新的,真的。
      一直、一直這樣相信的。
      這樣說吧,人都會困惑,但那也許是我們還不夠堅定,不用勉強自己。
      想愛的時候就去愛,不愛的時候就放手,這才是考驗給我們的自由呢。
      祝福你。

  3. 被愛總是幸福的,可是大多數人都不能把握,總是尋尋覓覓,到最後才發現真愛
    就在身邊。

    1. 被愛是一種幸福,也是痛苦,就像愛一個人一樣。
      其實,我想要表達的,用整個故事來表達的一個信念,就是,我相信,被愛與愛是可以同時實現的。
      一定一定,會有這樣一個人(笑)

  4. "總是差一點點就崩解了,卻又總是差一點點就忍住了。"
    是阿,總是差那麼一點。
    也忍不住想著,
    要是真過了那一點,
    又會是怎麼樣?
    卻仍然站在原地…

    好好看~
    越來越愛你囉,女王:)

    1. 放心吧,人難免會疑惑,難免會迷路,不過最後總會更加的堅定的。
      那就是考驗帶來的果實唷(笑)
      敬請期待後續發展。

〓留言吧|Leave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