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色情公寓 ♪ 拾壹、姬八的誕生

「叩叩,大姐頭!」貝兒敲著我的房門。
「嗨,早安。」我還在昏迷狀態,薔薇便從沙發跳起來去應門。
「咦?薔薇?!大姐頭呢?妳,妳該不會把大姐頭謀殺了?」貝兒大喊。
「神經病。」我聽到貝兒的尖叫,勉強地爬了起來。
「嘻嘻,貝兒,妳好好笑。」薔薇忍不住笑出來。
「對不起喔,我昨天喝醉了,不知道妳也來了,我以為……。」貝兒滿懷歉意地看著薔薇。
「沒關係,妳們都還好嗎?」薔薇不介意地笑著。
「阿喜一早就把我挖起來了,小愛剛剛好像因為宿醉頭痛,所以我來問問大姐頭有沒有止痛藥。」貝兒看看我,問。
「喔,我前天拿給嫚嫚了,妳去跟她拿。」我說。
「喔,好,我馬上去。」貝兒轉身衝下樓。
「啊,糟糕,貝兒她不知道……。」我想起阿泰可能在嫚嫚房間,怕貝兒搞不清楚狀況,趕緊朝樓梯間走去。
「啊!」結果尖叫的是阿喜:「你長的跟阿泰好像喔!」

 

我跟薔薇衝下樓,聽到阿喜的反應,差點沒有跌倒。

 

「阿喜早,睡的好嗎?」阿泰優雅地朝阿喜笑了笑。
「你是阿泰?」阿喜的表情擠在一起,看起來很怪。
「不是阿泰是鬼嗎?」我沒好氣地說。
「妳們都起床了啊?」嫚嫚睡眼惺忪地從阿泰背後現身。
「大白天的尖叫什麼啊?」嵐從對面的房間開了門問,然後愣住:「咦?為什麼阿泰的位置怪怪的?」
「哪裡怪怪的?我的頭痛藥呢?」小愛扶著樓梯看起來很虛弱地下樓問。
「阿泰看起來站在嫚嫚的房間門裡面那端,而嫚嫚站在他後面。」嵐分析道。
「嵐的觀察力真好耶。」薔薇崇拜了起來。
「我看妳跟小愛可以結拜了。」我對薔薇說。
「薔薇怎麼在這裡?」小愛恍惚地問。
「昨天發生了很多事,啊,」我打了個哈欠,覺得全身酸痛道:「先讓我醒一醒,嫚嫚,妳把止痛藥給小愛,待會樓下見。」
「好,我去找一下,等等唷。」嫚嫚回房,不久便把止痛藥遞給小愛。
「阿泰,我看妳去叫一下小夏她們好了,免得貝兒看到又瘋了。」我小聲地跟阿泰說。
「沒問題,不過,妳先去換個衣服吧。」阿泰曖昧地朝我笑了笑。
「咦?」我看了看自己的薄紗睡衣,然後揍了阿泰一拳,說:「幹,小心嫚嫚吃醋。」
「我不會的。」嫚嫚笑了一下。
「好啦,待會見,妳們先去樓下,薔薇,走吧。」我看了看阿喜與貝兒,然後拉著薔薇上樓。

 

與薔薇梳洗後,我拿了一套衣服給她,自己也換上背心跟短褲,一到客廳,便看見皺著眉的貝兒。

 

「大姐頭,我昨天是不是錯過了什麼?」貝兒嘟著嘴問。
「妳自己說吧。」我看著剛走下樓的嫚嫚。
「我們回房後就睡了,妳的whisky太猛了。」嫚嫚聳聳肩道。
「是嗎?」我狐疑地看著阿泰。
「她回房後就掛了。」阿泰無奈地說。
「真的假的,嫚嫚後來喝很多嗎?」我問。
「我平常不太喝whisky的啊,昨天聊天時喝了兩杯,後來還吐了。」嫚嫚說。
「真是的,好浪費,」我抱起躺在地上的whisky酒瓶說:「好浪費,她把你吐出來了。」

 

嫚嫚坐在靠落地窗那頭的沙發,轉著脖子好像有點不太舒服的樣子,阿泰見狀便湊過去幫她按摩。

 

「果然案情不單純。」小愛跟嵐兩人竊竊私語。
「其實昨天是……。」薔薇把昨晚偷聽到的八卦跟小夏脫隊晚歸的事情通通仔細描述了一遍。
「嘻嘻,好八卦喔。」阿喜竊笑。
「媽呀,小夏竟然這麼豪放?」嵐張大嘴不敢置信。
「什麼?啊!我的小樹!」貝兒心碎地把我的手中的酒瓶搶過去抱住。
「我不是酒瓶吧?」小樹站在樓梯上身了個懶腰,小夏躲在背後不敢出來。
「躲什麼躲妳?」我叫著。
「小夏!」貝兒跳了起來把小夏抓過來質問:「說!」
「說什麼?」小夏嚇了一跳。
「小樹好不好用?」貝兒認真地看著她。
「呃?」小夏臉頓時紅了一片。
「哇,沒想到女人的對話這麼直接。」小樹挑著眉坐了下來。
「你第一天認識緋嗎?」阿泰白了小樹一眼。
「當然不是啊,但是沒想到這裡一整票都是女王樣。」小樹看了看阿泰。
「是怎樣?」我莫名不爽地舉起酒瓶。
「小的不敢,緋,幹嘛一早就這麼大脾氣?」小樹做出「我不敢了」的手勢。
「因為銀不在嗎?」嫚嫚不知死活地說。
「屁啦!」我心中莫名火氣。
「妳餓了對不對?」阿泰一副瞭解我的表情。
「對,好餓喔。」瞬時,我像洩氣皮球一樣攤在沙發上。
「要吃什麼?」阿泰問。
「什麼都好。」我抱著肚子,覺得胃痛。
「中式?西式?」阿泰又問。
「現在幾點?」我把阿泰的手抓過來看錶:
「啊,兩點半,這種時候有什麼可以吃?」
「嗯,附近有間日式燒肉店,走一個路口就到了,好不好?」阿泰順手捏了捏我的肩,說:「妳的肩膀太硬了,都不運動。」
「燒肉聽起來不錯……,我才不要運動。」我說。
「真任性。」阿泰笑道。
「咦?怎麼了嗎?」我問。

 

這時突然發現大家都在看我跟阿泰。

 

「明明看起來就很曖昧。」小愛又轉向貝兒竊竊私語了起來。
「就是說啊,看起來一點也不尋常。」貝兒點點頭道。
「看來命運之輪確有暗示。」嫚嫚竟也跟著八卦。
「Muse跟阿泰太有默契了,看起來就像一對耶。」薔薇補充。
「呃?有嗎?誰跟他是一對?」我這時才意識到跟阿泰的舉動親密。
「妳真不會說話。」阿泰捧著胸口故作心碎。
「你才不會說話,裝這什麼鬼樣子?」我巴了阿泰的頭。
「嫚嫚,如果在一起的話妳要習慣,阿泰跟緋太熟了。」小樹同情地看著嫚嫚。
「這個問題我早就想過了,」嫚嫚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說:「誰叫對方是Muse呢。」
「嫚嫚真是通情達理,義氣千雲!」小愛佩服地演出「少女的崇拜」。
「換做是我一定會瘋掉的!」小夏喃喃唸著。
「哼,愛吃醋。」我白了小夏一眼。
「誰像妳神經大條?」小夏不依地嘟著嘴。
「要打架嗎?」我站了起來。
「走走走,去吃燒肉,不然大家都會遭殃。」阿泰安撫著我。
「什麼鬼話?我脾氣很不好嗎?」我撥開阿泰的手。
「確實是脾氣不好。」小愛跟嵐點著頭。
「都是我的錯,女王息怒。」小夏立即賠上笑臉。
「哼。」我轉身就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可笑翻了。

 

一路上,小樹牽著小夏走在最後面,我抽著煙不爽地聽著大家背後笑來笑去。
直到吃到牛五花,肉汁的香味與甜美讓我終於恢復好心情。

 

「以後不要在剛起床還沒吃飯的時候惹她。」阿泰提醒著大家。
「因為Muse肚子餓會不高興嗎?」薔薇邊吃著鮭魚泡飯問。
「她有嚴重的起床氣,如果沒睡好一定會動怒。」阿泰說。
「Muse脾氣這麼糟喔?」阿喜惶恐地問。
「嗯,但緋只要吃了好吃的東西,或者聽到好聽的音樂,喝到好酒,什麼不愉快全部會忘得一乾二淨。」阿泰笑了笑,說:「喏,就像現在,講她什麼她都聽不進去。」
「幹嘛?吃飯啦?」我說。

 

大家瞬間看著嘴裡塞滿肉的我,又開始大笑。

 

「要不要幫妳帶什麼給銀?」薔薇湊了過來問。
「呃?不用吧,叫他幫我帶兩條煙回來就好,哦,妳也可以帶兩條,那四條。」我繼續大口吃著牛舌。
「Muse真的很有趣。」薔薇呆了一下,然後笑瞇瞇地看著我。
「習慣就好。」阿泰拍了拍薔薇的肩膀。
「對了,妳們樂團什麼時候要開始表演?」薔薇關心地問。
「下個月底,昨天跟阿泰講好了。」我喝著生啤酒回答。
「那我找一些唱片公司的人來聽,可以嗎?」薔薇說。
「真的嗎?」貝兒亮著眼睛大叫。
「哦?可以啊。」我說。
「我也好期待妳們的表演喔,」薔薇笑得很燦爛,突然愣住,問:「那,妳們樂團叫什麼名字?」
「咦?」大夥突然停止動作,沒有了聲音。
「沒想過這個問題耶。」我歪著頭。
「對啊,我們連團名都沒取耶。」嫚嫚說。
「這麼重要的事情竟然沒有人討論過!」小夏重重拍了桌子。
「那我們要叫什麼?」嵐看著我。
「……,好問題。」我點了根煙,努力地想著。
「Muse?」貝兒首先舉手。
「白癡,這團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下一個。」我瞄了貝兒一眼。
「那……,色情公寓?」小愛接著道。
「色情公寓?……是還不錯,但聽起來很A耶。」嫚嫚想了想,說。
「那叫Muse公寓好了。」阿喜說。
「沒創意。」我立刻否決。
「你們有八個人,應該用有有意思一點的名字。」阿泰說。
「對啊,想一個基八一點的名字好了。」我附議。
「基八一點的名字?那就基八啊,剛好八個人。」小樹說。
「基八多難聽啊?」我皺著眉頭,然後靈光一閃,說:「呃,姬八好了。」
「不是說不要基八嗎?怎麼又叫基八?」小夏不解地問。
「姬,是公主,女字旁的姬,不錯啊,很好聽,簡單易懂。」我說。
「姬寫起來很好看,可是銀又不是女生……。」薔薇疑惑地說。
「管他的,這團裡女生最大,叫他扮女裝上場不就得了。」我哈哈大笑。
「一定要叫這麼恐怖的名字嗎?」嫚嫚與小愛露出為難的表情。
「對,就這樣決定了,就叫姬八,」我抹了抹嘴,對服務生大喊:
「再給我一杯生啤酒,謝謝。」
「其實寫起來起來還蠻好看的。」嵐拿了筆在紙上寫著「姬八」。
「對吧。」我繼續吃著燒肉。
「姬八,好屌喔。」薔薇興奮地看著我。
「對啊,以後還可以拿我們的團名來罵人,不賴吧。」我越想越得意。
「這樣我要怎麼跟我爸媽解釋?」嫚嫚陷入苦思。
「管他的,隨便掰一個告訴他們,等我們出道以後他們也來不及改了。」我將服務生送來的生啤酒喝了一大口。
「這樣啊……。」嫚嫚看起來很煩惱的樣子。
「妳要習慣,緋一旦決定的事情是很難改變的。」阿泰拍了拍嫚嫚的肩。
「那回去以後要開始努力練團了。」小夏已經摩拳擦掌。
「沒錯,下個月底表演,要一戰成名。」貝兒熱血地說。
「好,大家來乾杯,慶祝姬八的誕生!」我舉起酒杯。
「乾杯!」「乾杯!」大家用力地撞杯。
「啊,四點了,我要回去準備了。」薔薇看看手機上的時間,說。
「嗯,快去吧,路上小心。」我對她笑了笑。
「很高興認識大家,等回來以後我們再約喔。」薔薇把杯裡的啤酒一飲而盡。
「薔薇掰掰。」大家紛紛與薔薇道別,阿喜是其中最用力揮手的一個。

 

吃飽喝足後,小樹因為要準備晚上開店,先回去了,而大家在燒肉店外提議要去附近的KTV唱歌,竟立刻就攔了計程車。
小夏與小愛、貝兒先坐第一台車走了,換我們欄到另一輛時,阿泰叫住了我。

 

「緋,等等。」阿泰拉著我的手。
「幹嘛?」我問。
「我忘了拿東西,妳們先走。」阿泰向嫚嫚說。
「這樣不好吧?還是……。」我看看已經上車的嫚嫚。
「沒關係,那我們先過去,妳陪他回去拿。」嫚嫚笑了笑。
「嗯,那我們待會就來。」我替她們關上了車門。

 

阿泰與我回到公寓,進了屋後,他便說要上樓。

 

「我想單獨聊聊,這裡外面會有路人看到。」阿泰認真地說。
「……,嗯,那,去我房裡好了。」我回答。

 

接著,我們便上了樓。

 

「什麼事?」一進門,我便往沙發上坐了下來。
「這是妳想要的嗎?」阿泰問。
「你說你跟嫚嫚嗎?」
「嗯。」
「幹嘛這樣問我?」
「嫚嫚很不錯,可是,妳知道我的個性。」

 

阿泰確實跟我不一樣,不是那種會立即被沖昏頭的人。

 

「她如果喜歡你,你也喜歡她,我祝福你們,真的。」
「但我愛妳。」
「老實說,我覺得你們挺相配的。」這瞬間,我發現自己笑不出來。
「所以這是妳想要的嗎?」
「是因為我所以你才會選擇嫚嫚嗎?」
「我不是那種人。」
「但是我愛上銀了。」
「我可以等妳。」
「等到什麼時候?如果沒有那一天呢?」我開始有點激動。
「我會喜歡上別人,但是我愛的只有妳,我放不下妳。」
「嫚嫚都已經開口了,昨天,你不是也進了她房間?」
「妳會在意嗎?」阿泰複雜地看著我。
「……。」

 

關於阿泰與嫚嫚,我是有點驚訝,但還沒時間覺得在不在意。
而且,我發現我一點也不想去想這個問題。

 

 

つづく

 

 

〝let it end〞 form NANA Original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8 Comments

  1. queen~queen~你也搞樂團嗎?

    呵呵….這個問題><想粉久…

    有時候嘛~劇情人物的生活…都跟作者有關耶….

    我嚴重懷疑….你….經歷很多的說…..)))

    ^^阿~愛上妳的文筆了~還有很多很多~我不是T

  2. 嗯   越來越複雜了
    看完簽個到  我來了(舉手)
    加油~~~~~!!!

  3. Hello
    我是新讀者,雪娃娃,謝謝妳的故事喚醒我的過去。
    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親自撰寫出我的故事。

    1. 嗨,雪娃娃,歡迎光臨。
      故事有時確實是認識或檢視自己的好辦法(笑)
      歡迎常來,也祝福你。
      創作是一條不歸路,不過一定不會後悔的。

  4. 看到這,最後一次心理療程也結束了
    不說加油,因為我會默默的看,
    靜靜的感受。
    深深的支持。

  5. 嗯~有個好友把我引在這,她說她也抗拒是不是要讓我看到.
    她說很像,很多故事。

  6. 嗯…沒登入的那個是小愛的喔
    小愛在別台電腦上來的:p
    小愛想學爵士鼓
    樂器有學過打擊樂跟吉他

  7. 對呀,美食當前
    真的很難
    要減肥 明天在說-  -+
    所以都有好多個明天噢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