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色情公寓 ♪ 柒、真命天子挑戰書

一早,銀就開車接來了小夏與小愛,嵐的男友則與嵐隨著搬家公司一起到公寓。
整個下午他們都忙進忙出,嫚嫚也把剩下的東西請銀幫忙帶了來,全部搞定時,大家沒累壞,反而興奮得不得了。
也倒是,這輩子要同時與這麼多人同居的經驗應該是不多。

 

「我把簡譜寫完了,大家接著練練看囉。」嫚嫚把簡譜與我錄的demo發給每個人。
「昨天我寫了新歌,要不要聽聽看?」我問。
「好啊。」貝兒叫著。
「編曲還要再討論,這首歌是比較有弦樂感的半key,貝斯或鼓的比例我覺得要試過才知道,歐對,還有歌詞我還想再加,先聽聽旋律囉。」我拿起了吉他,彈著邊唱了起來:

「明天就算是世界末日

也不能胸無大志
我們的愛怎麼處置
就看你是否能堅持

Run 你選擇相信什麼價值
Run 請牢記我現在的樣子
Run 就算是為了我 這一次
Run 我要踩著剩餘理智
Run 想做些不可能的事
Run 總有這麼一次 不怕死
Run  Run 給我最誠懇的 一輩子」

「來,再一次,我試試看,」嵐坐在鼓前,看了看小夏,問:「你行嗎?一起?」
「等很久囉。」小夏背起貝斯,躍躍欲試。

 

然後我們前後彈唱了四次,嫚嫚與銀一邊討論著。

 

「叮咚。」門鈴響了。
「一、二、三、四、五、六、七、我,咦,會是誰啊?」貝兒數著我們七個人,加上她,然後疑惑地想著。
「不知道,抄瓦斯表的?」鬼才知道會是誰。
「看不到耶,剛好被遮住了。」阿喜走到窗邊探頭。
「我去看看。」銀說。
「嗯。」會是誰呢?

 

銀不疾不徐地下樓,聽到他的腳步聲,我突然想起來。

 

「等等,今天幾號?」我問。
「七號。」小愛看了看錶道。
「七號了?啊,靠北!」我大叫。
「七號怎麼了嗎?」貝兒問。

 

來不及回答,我就站起身衝下樓。

 

「嗨,請問你是?」銀開了門,看到是一個男人,便禮貌地問。
「請問你是?」那男人也禮貌地問。
「我是……。」銀正準備回答。
「阿泰!」剩下的幾階,我簡直是用跳下來的。
「這麼莽撞,太想我了嗎?」阿泰看我喘著氣,笑了出來。
「不要臉,我忘了你是今天回來。」我瞪了阿泰一眼。
「不請我進去坐嗎?」阿泰看我的眼神很溫柔。
「進來啊,」我看看銀,說:「這個是銀,是你要求的男房客,其他幾個女生都在樓上,你要見見她們嗎?」
「你好,我是阿泰。」阿泰邊走進客廳,對銀點了點頭。
「我是銀,久仰。」銀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
「真不妙,竟然找了這麼帥的男人作房客,看來我是自掘墳墓。」阿泰也意味深長地看了銀一眼道。

 

不妙?感覺出他們之間微微煙哨味的我才覺得不妙吧?
而且更不妙的是我覺得不該介紹阿泰跟其他人認識!
以前阿泰只要出國,我都很期待他趕快回來,因為他會幫我帶很多不錯的煙跟酒,只有這次例外,這次感覺是一萬個不妙。

 

「不是要介紹大家認識嗎?」阿泰看我走到廚房摸了半天,疑惑地問。
「我去叫他們。」銀說。
「不,啊。」來不及了,銀已經上樓了。
「他是你喜歡的類型。」阿泰看銀上了樓,也站起身走向我。
「樓上那些女生超八卦的,我本來想阻止你跟她們認識。」我白了他一眼。
「哦?所以這個八卦跟妳有關嗎?」阿泰的古龍水味出現在我的身旁。
「饒了我吧,我最近心臟不太好。」
「愛上妳才會心臟不好。」阿泰眼裡有一點複雜地說:「看他的眼神,我想他應該也很瞭解。」
「誰?」
「銀。」阿泰直直地看著我。
「討論我嗎?」銀下樓走到了客廳,說:「她們收拾一下就下來。」
「房租跟環境很好,這麼快租出去我一點也不意外,不過,男房客超乎我的想像,因為妳很挑。」阿泰看了看銀,說。
「啊,幹,沒煙了?!」我氣得把煙盒揉了揉丟進垃圾桶。

 

本來剛在練團室想抽煙但沒煙了,沒想到連餐桌上最後一包綠色Lucky Strike也空了。

 

「脾氣真壞,喏,又給妳買了幾條綠色的Seven Star。」阿泰遞給我一個免稅店的袋子。
「哇,你真好,」我想也沒想,一高興就抱住了阿泰,說:「謝謝,我夢寐以求的Seven Star!」
「爽。」然後我便很快地把煙拆了開,點了一根。
「好多煙喔。」貝兒跳了下來,看到桌上的煙,叫著。
「我可以抽一根嗎?」嫚嫚問。
「可以啊,給妳們介紹,這位是大房東,阿泰。」我叼著煙,又拿了兩包遞給了貝兒跟嫚嫚。
「妳們要不要?」貝兒把我給她的那包打開,問小愛跟小夏。
「不要,我不抽涼煙。」小夏說。
「我也不抽。」小愛接著講。
「我不抽,但是我要抽看看。」阿喜湊了過來。
「不抽涼煙的是小夏跟小愛,抽涼煙的是貝兒跟嫚嫚,唯一不抽煙的是嵐,不抽涼煙但是要抽看看的是阿喜,以上六名。」我一口氣點了名。
「久仰大名」嵐向阿泰點了點頭。
「阿泰,你真的好帥。」小愛露出少女的崇拜。
「小愛跟嵐,還有小夏?」阿泰問:「是網站上的讀者嗎?名字好熟。」
「是啊,幹,你都有看喔?」我嚇到。
「妳的事情我怎麼會不知道。」阿泰挑著眉看我。
「我哪知道?!」我叫著。
「遲鈍鬼。」銀在一旁小聲地說。
「人家都有在看Muse的文章耶,誰像你都沒有。」貝兒虧他。
「我昨天才知道網站,今天都在幫妳們搬家,而且,這幾天晚上哪有時間?」他低著頭點了根煙。

 

咳,好嗆的一句話。

 

「哦?晚上哪有時間……?!」貝兒他們竊笑。
「啊,難怪我今天早上在銀的房間看……。」阿喜還沒講完,就被我踩了一下:
「喔,好痛。」
「閉嘴。」我咬牙切齒地說。
「今天早上在銀的房間看到什麼?」貝兒把我推開,拉著阿喜問。
「Muse叫我閉嘴。」阿喜無辜地說。
「吵死了,妳們。」我大叫。

 

我背對阿泰,瞪著阿喜,示意她不准再開口。

 

「好想知道喔。」小愛之少女的祈禱出現在我眼前。
「煩死了。」我也瞪了小愛一眼。
「Muse好兇喔。」小愛癟嘴。
「看來案情不單純,」阿泰熄了手上的煙,說:「緋,妳們吃過晚飯了嗎?」
「還沒,大家忙到現在,今天沒時間買菜。」我回答。
「本來想找妳去吃飯,人這麼多,那去買pizza好了,算慶祝大家的同居生涯囉。」阿泰仍一派優雅的笑著說。
「萬歲!」貝兒跳了起來。
「妳跟我一起去買吧?」阿泰問。
「嗯,走吧。」我把剛開的煙放到牛仔褲口袋裡。

 

走出公寓,阿泰的車就停在一旁。

 

「什麼時候的事?」阿泰開著車,邊問。
「哪件事?」
「妳跟銀。」
「咳,咳。」我被煙嗆到。
「果然。」
「你怎麼也這麼八卦?」
「只有對妳的事情才這樣。」
「阿泰,我……。」
「這次我不打算讓了,」阿泰把車停在路邊,認真地看著我:「緋,看著我,我不相信我在妳心裡一點份量都沒有。」
「不要這樣。」我別過頭去。
「是不是我之前太心軟了,只是等著妳,反而會失去妳?」
「……。」

 

阿泰很清楚,是我一直在躲他;他對我太好了,而我總是選擇使我受傷的人。

我在十幾歲時跟阿泰交往,他是我的初戀,那時我的心裡只有他,後來因為他哥也喜歡我,卻為了我而車禍喪生,自此之後我便躲得他遠遠地。
直到我們再見,本來想要重新開始,我卻遇見了第一個讓我死去活來的男人,在我傷心欲絕時,也是阿泰陪著我,其實我一直對他割捨不下,卻總是傷害他。
等我又愛上了鍾堂,阿泰也決定放開手,去談新的戀愛,但之後我與鍾堂分手,阿泰也發現他還是愛我,於是又恢復單身,繼續陪著我。
這一路,他只是默默地伴我,我難過的時候陪我喝酒,送爛醉的我回家,我甜蜜時就換他心碎。
也許,阿泰如果積極點,算了,沒有也許,畢竟都走到現在了。

 

「在妳的世界,有雷,有鍾堂,現在又出現了銀,可是我的世界裡只有妳,一直都只有妳一個人而已。」阿泰說。
「我知道。」
「如果只是我一相情願,那麼我會一直等下去,直到等不下去為止,可是我感覺到的不僅如此,告訴我,告訴我妳對我也有感覺?」
「我……。」

 

我很自私,因為阿泰一路陪著我,所以一點也不想破壞這個關係。
會不會我只是害怕如果連跟阿泰在一起,都還是沒好結果,那我一定會崩潰?
我不知道,我沒那麼偉大,猜不到所有事情。

 

「對不起,我只是怕妳們幾個女生沒有一個男人,很多事情沒有人幫忙,我也沒這麼多時間照顧妳,但沒想到竟然會是銀,他讓我太意外了。」阿泰複雜地說。
「我也沒想到,當初只希望不是恐龍就好了。」
「結果還是妳喜歡的類型。」
「唉唷,你講很多次了。」
「不是嗎?」
「好啦,是啦。」
「妳喜歡他?」
「嗯。」
「妳們在一起了嗎?」
「鬼知道。」我有點莫名的不耐。
「緋,我不想強迫妳,可是我希望妳給我一次機會,一次就好。」阿泰再度認真地看著我。
「……,我好餓。」一陣暈眩,這才意識到自己真的餓了,難怪我這麼煩躁。
「去買pizza吧,免得妳又生氣了。」見我沒回答,但也沒拒絕,阿泰恢復笑容,說道。
「快!」我叫著。

 

半小時後,我們帶了四個大pizza跟幾盒烤雞回到公寓,餓壞了的大夥一看到pizza全擠了上來,沒多久便一掃而空。

 

「撐死了。」小愛攤在沙發上摸著肚皮。
「呼,果然pizza還是要配可樂才好喝。」貝兒狂喝可樂像在喝水一樣。
「啤酒也不錯啊。」小夏坐在小愛旁,說。
「竟然全吃光了……。」嫚嫚看著pizza的空盒,不可思議地唸道。
「我才吃了五片耶,小夏跟阿喜真的厲害,她們吃了七片。」我說。
「因為芝心pizza實在太好吃了嘛。」小愛手裡還拿著一片努力地塞進嘴裡。
「啊!我想起來了!」小夏突然大喊。
「幹,嚇死人,什麼事情要這樣叫?」我差點沒把胃裡的pizza吐出來。
「你是不是『ROSE』的吉他手?」小夏看著銀問。
「之前是。」銀挑著眉。
「薔薇,你是她的男友?」小夏又問。
「是『前』男友。」銀加重了語音。
「薔薇是誰?」貝兒趕緊問道。
「『ROSE』的女主唱。」小夏說。
「『ROSE』?是那個『ROSE』嗎?」嫚嫚也一副訝異的表情。
「薔薇?是那個薔薇嗎?」小愛非常八卦地叫著。
「那是什麼?」阿泰不解地問。
「『ROSE』是現在最紅的搖滾團啊,女主唱超美的,很有氣質,銀竟然跟我的偶像有過一腿!」阿喜不可思議地解釋著。
「他現在還跟我的偶像有一腿呢。」小愛哀怨地看著阿喜。
「我們分手快一年了。」銀淡淡地說。
「上個月報紙上不是還說舊情復燃?你們不是還要結婚了嗎?」貝兒想是想起了媒體上的八卦,再度大叫。

 

這麼說來我好像是看過報導上有這麼些消息。

 

「報紙寫的也能相信?」銀挑著眉說。
「薔薇是我大學同學。」小夏突然開口。
「哦?老實說!」貝兒跟小愛於是湊了上去。
「她想結婚,我不想,之前是有挽回,但現在只是朋友。」銀解釋道。
「銀原來是個負心漢!」阿喜心碎地看著銀:「害人家這麼支持你!」
「是我辜負了她。」銀說。
「其實我跟薔薇並不熟。」小夏偷偷轉向貝兒,在她耳邊唸著。
「……,妳套我的話?」銀白了小夏一眼。
「開玩笑,我對女王忠心耿耿,這種事情當然要知道得一清二楚才行。」小夏得意地露出微笑。
「緋,振作點。」阿泰注意到我又捧著心臟。

 

聽到「負心漢」跟「辜負」這幾字,當時除了晴天霹靂,我的腦袋還冒出哐啷的聲響。
這個世界太八卦了,還是少知道一點比較好。

 

「聽到這樣我更不會坐視不管了。」阿泰直直地看著銀,說。
「哦?樂意奉陪。」銀也看著阿泰,一點都不相讓。
「什麼跟什麼……。」我意識到此刻的處氣氛並不友善。
「有好戲看了。」嵐笑道。
「看來搞好樂團之前,也得搞定這兩個男人。」嫚嫚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不想知道,誰才是妳的真命天子嗎?」
「……。」我想知道,但是,並不樂觀。

 

「妳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真命天子嗎?」這是嫚嫚第一天到公寓時對我說的話。

 

「塔羅算得出來嗎?提示一下也可以。」我問嫚嫚。
「呵呵,讓命運跟妳的心自己告訴妳吧。」她神秘地笑著。

 

如果算得出來就好了,我一點也不想看到阿泰與銀的戰火在我心愛的公寓與生活裡沸騰;要說心跟命運的話,如果知道,我幹嘛問?

 

「妳們在做什麼?」我看著貝兒拿著紙筆在桌上,小愛她們都湊了過去。
「下賭盤啊。」貝兒理所當然地說著:「妳要不要參一腳?」
「下什麼賭盤?」我問。
「誰是Muse的真命天子大賭盤。」貝兒笑嘻嘻回答。

 

天。

我昏倒了。

 

 

つづく

 

 

〝hachi theme 2〞 form NANA Original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6 Comments

  1. 呵,,,,,

    我賭,當然是我最愛的銀啦!^^

    阿泰….老實說,我覺得,也是個狠角色….

    管他,我繼續看囉!

  2. !! 原來是有典故的阿
    哇~那我不就都high pass (眼睛一亮)
    happy~
    謝女王隆恩阿 謝榛神保佑阿
    (我把Faith Com看完了 很棒阿)

    1. 妳真的很搞笑。
      非常適合當小愛說(噗嗤)。
      謝謝啊,本來寫牛奶酒廊時覺得牛奶酒廊超讚,寫Faith.com又覺得真是太經典了,現在寫了色情公寓覺得現在的最好看,哈哈。
      希望可以一直這樣下去。

  3. 贊贊到一個不行,期待下篇文章囉到底誰是真天子呢?不會又多磞出一個路人甲
    吧?!

  4. 呵呵
    真有趣阿 多了個阿泰
    小愛 今天考完嚕! 累死了= =
    至於成績有"真神的保佑" 應該會很好吧 (汗)
    不管那麼多了 活的開心才是最重要的!

    1. 榛神,是有一個典故的。
      有天看到瑪法達的魔法說,榛果與其樹製作的魔法棒一直被視為具有神奇的效力,加上我常祈禱,所以突發奇想後常以此使用,每次榛神只要發功,真的非常神奇唷,都會靈驗的。

      至於阿泰其實在前兩部小說裡都有出現,哈。
      (沒錯,活得開心最重要)(笑)

  5. 精彩的要開始了,兩個男人的戰爭,該怎麼打?會怎麼打?期待啊!

  6. 好讚喔>"<
    一進來就看到新的文章,啊!我也很喜歡艷的那篇"古董提案"
    XD

  7. 你寫的文章 真的都很精采 我很喜歡 繼續加油囉^^
    期待下文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