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那晚

去年成立「姬八樂團」的那晚,我們一群人坐在陽台吹著風聊,我講起對音樂的熱情:

 

「我們光靠著文字與努力堂務,再怎樣也是對有限的人口傳教。
因為很多話與意義太難對所有人宣揚,況且艷遇堂也不希望太過龐大,我們想要質感,但音樂這種東西,他有快速但深遠的傳遞性。
想像一下我們曾難過或無助,聽到一首歌會感動,歌曲與音樂陪著我們掉眼淚,也讓我們狂HIGH。
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能傳達我們的信念?

我們只是想要陪伴著更多的人,傳達我們的熱情與感動。
我們不用講嚴肅艱深的語言,音樂與歌詞就是最簡單又最強大的力量。」

 

但我們又希望能切合我們搞笑生活的態度,加上剛好八個女生,於是便決定叫「姬八」。

 

雖然我們都太過忙碌,沒時間練團,但我總念茲在茲。
就像成立艷遇堂一樣,我們永遠都不要忘記那個初衷,並常提醒自己,走到哪裡精神也跟著我們到哪裡。

只是在同樣天氣有點悶熱的夜裡,突然想起了這段開始。
時間總會過去,但感動不會消逝;而且,我們可以創造更多的感動。

 


 

半夜開完會到夜市中一間串燒店買羊肉串,挺有氣質的老闆娘操著大陸口音,待我點畢便笑笑問: 「妳是一個作家對不對?」
摸著下巴剛長的痘痘的我愣住,她又接著說: 「我拜讀過妳的大作,很喜歡。」

可想我的臉都僵硬了。

 

她又跟好奇的廚師說: 「這是個才女……」

 

至此神木忍不住笑我,我只想著: 「我剪了頭髮都被認出來!」

 

ㄚ門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