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悼‧(四)再見

妳的公祭,原本約九點在那邊,我八點就到了。
一直覺得很不安,不真實,在附近吃了早餐,八點多到會場,看到妳斗大的名字,感覺更不真實。

 

妳的相片美極了,進到裡頭,見了最後一面,一直忍耐著。
隨後坐在位子上,看著播放的DVD,音樂傳來「追夢人」與「滾滾紅塵」,約十分鐘不到,我就受不了出去抽煙。

好難過,難過不足以形容我的傷痛。
胸口那沈甸甸的重,壓得整個人激動得發抖,但我沒哭出來,只是忍不住調幾滴眼淚。
大家都出奇的安靜,與一旁的別廳形成對比。

 

我們待到最後,進去送妳蓋上棺,當車子開動,我們走在後面,真的是送妳最後一程了。
那時,他攙著我,我終於忍不住哭。

至於親愛的奶糖朋友們,我只簡短的在妳的遺容前告訴妳他們為妳做的,那默哀會場與他們的思念,但我沒辦法完整陳述,可是這幾天心裡,都在與妳進行私密的對話。

 

真的,我感覺妳知道,妳也笑了。
只是我們很難過而已。

 

回到家十一點多,我其實不太說得出話來,開了網頁也是腦袋一片空白。
後來連上奶糖遊戲,下午打拳、買家具,與宅友聊天……。

很奇妙的是,因為妳的離去我才到這裡來,卻意外地迷戀上,也因此投入,更撫慰了我的心。

 

我沒對妳說的話,其實早都說過了,只有一句來不及告訴妳:
我愛妳,妳永遠在我心上。

妳好走,我會好好活。

 

小討厭

 

 

3 Comments

  1. 【QUEEN回覆】

    ▼佳幻:謝謝你,我很好了。

    ▼clover:謝謝,雖然搞不清楚你是誰,但謝謝你的關心。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