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悼‧(二)妳的書寫

嘿,懶絲絨,好久沒這樣叫妳。
我還記得那時我們在ICQ上一來一往,聊到都不睡覺,索性約出來繼續聊。

 

因為我們有類似的某些經歷與情感,加上當時妳被病症困擾許久,透過妳,我才知道自己每天縮在床角哭得歇斯底里,哭到吐,哭到不能呼吸,莫名其妙的哀傷,也是生了病。
但我們還是一起聊著很多事情,那時的我很幼嫩,也很無知,別提日記,我當時根本還不會寫什麼文章。

後來我們發生了一些事,對我而言叫長大,對妳而言是傷害。
對,妳曾經很愛我,也很恨我,卻還是因為喜歡我,而原諒了我;雖然妳總說沒辦法原諒我,但妳還是原諒了我。

 

可是妳知道嗎,我一直沒辦法原諒自己,就只有這件事情,我其實始終耿耿於懷。
但,我只能夠抬著頭繼續這樣活下去,理所當然的愛下去,也只能理所當然的被憎恨。

 

在中間那段我們沒有聯絡,而妳恨著我的時間裡,我總是默默看著妳的書寫,就像後來我才知道妳也總默默看著我的書寫。
我其實是太內斂的人,反而沒有妳那麼灑脫地可以把恨與喜歡說得那麼理所當然。

即使是後來妳原諒了我,總是不斷地說,妳真的很討厭我,可是就是忍不住喜歡我一樣,我也很喜歡妳,默默地支持妳。
因為妳曾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曾給過我重要的力量,也曾真誠地對我付出過感情。

 

我在妳的日記裡找到留給六月的話,而我替妳傳了MSN給她,但,不知道有誰能替我傳達給妳,這些來不及對妳說的話?

 

妳在2005-03-26 11:50:44寫著:
「那個時候年輕的我們,沒有想到想要進入成人世界的入場卷,竟要付出如此不可思議的代價……。」

 

為了長大,為了愛,為了想要努力的活著,為了不知道為什麼而活著,我們都付出了好大好大的代價。
但這次妳放棄了,或者,妳勇敢地選擇了死亡。

而,無法回頭的我,會繼續這樣,不,也許,我會更用力,更努力,更堅強的活下去。
連妳的份一起。

 

老實說,我不相信幸福,也不相信男人,可是,我想這個世界上一定一定會有一個人,會陪著我一起到達更光明的地方。
而妳,一定也已經看到了光亮。

 

小討厭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