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每個人,都有那麼一段。」新版

♫「每個人,都有那麼一段。」

 

太在乎一個人,能在一起是破壞愛,還是就這樣放在心裡是破壞幸福?
沒有人能給我們答案。

 

路上的風有點悶熱,抬頭可見的藍色的天空,只有少數白厚的雲朵。
這是我第四次路過他的工作室門口。

兩年前的秋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極度的思念他,於是我翻開電話簿,猶豫十多分鐘,抽了兩根煙,緊張的跟什麼一樣,然後腦袋一片空白按下了通話鍵。
我們已經多年不見。

 

「喂,我是vic,我換了電話,請改撥0926……。」他換了電話……。

 

他是一個很古板的人,可是他換了電話。
我也換了男友,但對vic的思念,卻從來沒有換過。

這兩年,動不動我就會想到他,老是想打電話給他,雖然我在MSN線上也遇的到他,但我們就是不會跟對方互通訊息。
只是,這一刻,我多想見他。

 

「喂?」是他低沈的聲音。

 

聽起來,他應該在安靜的地方,隱約聽到的電腦風扇運轉的聲音。

 

「我是小舞。」
「嗯?妳,怎麼突然打給我?」楞了楞,他繼續說:「這些年,過的好嗎?」
「還不錯,只是,我只是很想你……。」
「怎麼了嗎?是不是被欺負了?」
「沒有,沒有,你方便見面嗎?我想見你。」
「不好吧?男友不會生氣嗎?」
「我想見你!」
「嗯,我在工作室,我搬家了,電話也換了,工作室也是新的,地方不好找,我怕妳找不到……,我還在弄點東西,不方便接妳,妳坐車過來吧。」
「好。」
「地址是……。」
「我大概一小時候到。」
「嗯,路上小心。」

 

他的工作室在兩個路口的三角端,外面有一個小小的空地,停了一台新的深藍色休旅車,吹過我身旁的風有點悶熱,抬頭可見的藍色天空,只有少數白厚的雲朵;我的心情有點忐忑,就像那藍色天空,沒有太多雲朵遮蔽,可以隱藏。
工作室邊邊有一個小小的門,但我從空地那頭的大片落地窗,看到了他,他似乎也看到了我。

 

「進來吧。」他說。

 

陽光有些刺眼,我看不見他的表情,他轉了身,我快速跟上去。
因為他很高,記憶中他的背影就是那樣瘦壯,現在他的頭髮雖然短了,穿著的白色T-shirt跟牛仔褲,卻沒有改變。

他的工作間很寬敞,有三台電腦,他為我找了椅子,示意我坐下,然後就坐在我旁邊,轉身弄一下電腦,再回頭點了根煙。

 

「這裡有煙灰缸,妳還抽涼煙吧?」
「嗯,我買了綠茶,要不要喝?」
「哦,謝謝。」

 

接著就是一陣沈默。

我們抽著煙,喝著茶,一句話也沒說,直到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靠近我,直盯著我看。
我也看著他,沒有露出緊張的樣子,雖然我的心跳非常非常地快。

 

「妳,一點都沒變。」他看似不在意地瞄了我一眼,又點了一根煙。
「哪有,我變胖了,你才沒有變咧!」我不高興的嘟了嘴。
「妳看,還嘟嘴。」
「我哪有!」
「哈。」他笑了。
「幹嘛啦!」我因為被他發現我的緊繃,感到很不好意思。
「那個時候,妳也是這樣,很緊張,但是一點也不怕我。」
「那個時候?」
「第一次見面,第一次做愛的時候。」
「呃?」

 

原來不只有我記得,他也記得。

陸續的談話裡,我們聊起了過往,才發現,原來,他把我記得的很仔細,包括我們的每次一見面,我們之間說過的話,我的表情,還有我們相處的畫面。
原來,不是只有我還活在這個回憶裡面。

 

「妳找我,是想要怎麼樣嗎?」他的表情變嚴肅了。
「沒有,我只是很想你,就很想見你。」
「是嗎?」
「嗯……,」我低下頭。「我沒想到要怎麼樣,什麼都沒想,就是一直很想你,沒有想這麼多其他的。」
「嗯,我知道了。」他的語氣轉為溫柔。

 

在見面之前,我真的沒想過,關於我們之間。
只是覺得,一定要見他一面,不論如何要見他一面。

因為,分手的時候,我們都沒有說過再見,也沒有任何分手的徵兆或儀式。
我們的分手,就是一夜激情後,像往常一樣,我在傍晚前走出他的家門,那天他沒有送我,我說想自己回去,下了樓,走在他窗前那條長長的路上,我回過頭,就看見他站在窗口,溫柔地笑著,跟我揮手。
我也笑著給了他一個飛吻,然後便轉過頭去繼續走著,再也沒有回頭。
我知道那一路上他都站在窗口目送我離去。

我們的分手沒有完整,就是失去了聯絡。
我沒有打給他,他也不再打給我,那陣子我因為工作忙碌不常上線,難得上線的時候,他都是離線的。
可是我心裡一直惦記他,畢竟我曾深深愛過他。

我們之間就像乾柴烈火,在熟識的派對對望很久,幾次之後喝多了的夜晚,只剩下我、他與另外兩對朋友,吃了宵夜以後,他就送我回他的床上。

我還記得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我去拿第六杯香檳,等侍者倒給我的片刻,下意識地往左邊看,就看到他,眼光炙熱但低調地朝我看來。
我們就這樣對望良久,他的視線不曾移開,我也是。
然後我們什麼話也沒有說,包括我與他的朋友間談話,他的朋友與我的朋友間談話,我們都沒有碰觸,第一次碰觸就是那天吃了宵夜,在他的車上,他突然在路邊停下車,轉頭看著我,便吻了我。

我們常聊天,都是聊些彼此人生裡的經過,只是,現在想起來,好像我從沒跟他說過,我愛他。
此刻,看著他的眼,我但願他是知道的。

 

「妳是不是想問,我們之間算什麼?」他開口。
「嗯……,有想過。」我說。
「還是,妳想怎麼樣?」
「幹嘛一直問我想怎麼樣?那你呢?」
「我想過,」他又點了一根煙。「我想過,我們之間是不是希望能再繼續。」
「所以呢?」
「我承認我很想妳,那時候,我很在乎妳。」
「但是你什麼都沒有說過。」
「嗯,所以,今天算是一個畢業旅行嗎?」
「畢業?」
「把過去的男人與回憶交代清楚,回憶一次,得到一個結論,就是畢業旅行。」
「也許吧,我不知道。」
「跟妳在一起真的是很美好的回憶。」
「嗯,謝謝,我也是。」我深呼吸了一口氣,胸口,感到一陣酸痛。
「我不知道我應該,啊,你,現在有交往的對象嗎?」
「妳呢?」
「有。」
「嗯。」

 

我們又是一陣沈默。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來做一趟畢業旅行的,畢了業之後,過去的過去了,未來會怎樣,也不知道。
但我開始可以確定的是,我還愛著他,一直一直,我都是愛他的。

 

「我那時候很愛你。」我終於說出口。
「嗯,我知道。」他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又繼續抽煙。

 

他吐了一口長長的煙,此時的沈默並不是尷尬,而是瞭解。

我沒有反問他愛不愛我,因為我發現,不,我可以確定,我確定他也愛我。
甚至像我一樣,還愛著對方。

原來,他跟我都是那種,太在乎對方的感受,於是習慣壓抑自己的感受,太不容易相信人,於是學會掩藏自己。
這樣的人,在面對對方的時候,於是不會太多感性的言語;因為在乎對方的感覺,害怕對方不如自己那麼熱烈,所以表現得冷漠;害怕被拒絕或受傷,所以很少要求也很少付出。
我們都是只有在床上的時候,愛得濃烈的人,平常沒有熱情的對話,但做愛的時候,做愛是可以感受到對方熱度的關係與行為,我可以從他的撫觸,他的呼吸,他的眼神與溫柔,感覺出他的熱切,而我也會熱切回應他。

如果我早一點知道他是這樣的人,我一定不顧一切也會融化他。
就算得到冷漠的回應或心碎的回答,我都應該坦率表現我的愛。
只是,現在,還來得及嗎?

那個時候我沒有坦率,現在更不敢坦率。
如果我破壞了他現在的關係,或者被拒絕,我一定會傷心得崩潰。
這一輩子,我都沒辦法再這樣愛一個人了,因為,我的愛,還在他的身上延燒著。
沒被時間消滅的情感,只會越來越強烈,不會淡去。

我忍不住再抬頭看他,他的眼裡,竟出現跟我一樣的複雜。

 

「相愛的人,並不見得適合一起生活。」他說。
「嗯,嗯……。」我慌亂地抓起打火機,怎麼樣也點不著。
「妳在我這裡,」他握起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我不說永遠,因為生命還沒有到盡頭,但是,我把妳放在我這裡,永遠。」
「嗯……,我也是。」我強忍著眼眶灼熱的酸辛。

深呼吸以後,我站起身,說:「我該回去了。」
「要不要送妳?」他捨不得地問。
「不要。」
他低下頭,我搶在他之前開口:「那,陪我去吃頓飯好不好?」
「啊……,嗯。」他笑了。

 

我也笑了。

太在乎一個人,能在一起是破壞愛,還是就這樣放在心裡是破壞幸福?
沒有人能給我們答案。

後來?後來我們一起去吃了頓飯,互道晚安,回家後,他的號碼一直在我手機的停留畫面,我卻遲遲按不下手。
抬頭看著窗外,路上霧濛濛的夜燈,他的手機不知是否也停留著我的電話號碼畫面?

 

「在想什麼?」男友問。
「沒有,發呆。」我笑著說。

 

這是我第四次路過他的工作室門口。
路上的風有點悶熱,抬頭可見的藍色的天空,只有少數白厚的雲朵。

車上電台播放的音樂,唱著:
「你別問,你別管,每個人,都有那麼一段。」

 

 

2006/8/10作,2011/07/31修改發表

 

17 Comments

  1. 老師要我們找一篇有關愛情的文章,寫為什麼喜歡這篇

    請問我可以借用一下嘛?

    因為需要印文本給老師,我會貼上出處網址

  2. 懂這種感覺,現在正在深刻體會!
    只是兩年後的現在依然愛,還有某些事物牽絆著,所以藕斷絲連不到結局。

    1. 有些時候,光只是愛,是無法前進的
      只有帶著愛繼續跌跌撞撞下去
      也是一種愛的結局
      當然最後很兩極
      不是繼續糾纏,有重新來的機會
      就是緣盡了

      換句話說
      有些人,緣分已經盡了
      感覺還沒有斷而已

      但,這樣的牽連
      只能說也是一種詩意

  3. 「太在乎對方的感受,於是習慣壓抑自己的感受,太不容易相信人,於是學會掩藏自己。

    很多人….都是這樣子呢

    很喜歡這句話。

  4. 上星期吧,才發現妳的網站。原諒我的無知,因為多年不在國內,對台灣的認識是
    愈來愈少了。

    雖然和妳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不過卻深深被妳的故事吸引。趁著上班可以摸魚
    時,死命的k妳的故事,卻發現還有更多可以看,真的很過癮。

    好奇的想問 1:妳寫的故事不是全然都是妳個人的故事吧?不過,愛抽涼煙、酒量很
    好和愛嘟嘴的女主角應該都是妳吧?

    好奇的想問 2:真的所有的故事都是真實故事嗎?

  5. 如果那一段,在多年後,還一直纏繞在心頭。
    真的,很想大抓狂的把他家給炸了!!

〓留言吧|Leave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