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夜情醒來】

從一夜情醒來

 

人總是在順利的時候會想起悔不當初,可是痛苦的時候又忍不住墮落。

 

星期天早晨,陽光從L型的窗外透入,我好喜歡映在地上的光影。
但,這不是我家……。

 

輕輕把他的手移開後,我安靜地從他懷裡起身。
瞧著零落在各處的衣物,看了看仍熟睡的他,很好,他還在睡,但這不是迷戀光影的時刻,我該閃人了。
唉,頭有點疼。
昨晚喝得太多了,沒想到我竟跟常去的酒館Bartender上了床,他一定覺得我很開放,嗚。

內衣、絲襪、短裙、上衣都穿好了,再拾起針織外套後披上,拎了包包,我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間。

 

「妳要去哪裡?」就在我準備開門時,他的手突然握住我放在門把上的手,問。
「呃?你醒了?」我嚇了一大跳。
「妳看起來不像是去買早餐或咖啡,妳打算偷溜?」他另一隻手靠在門上,又問
「我吵到你了?」
「怎麼這麼驚慌?」他挑眉。
「我……。」
「為什麼一直低頭不敢看我?」
「沒有啊。」
「還說沒有?」他好笑地說。
「我沒有……,對,好啦,我是要偷溜,但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
「只是不敢面對激情後的早晨?」他嘆氣地問:「妳今天有事嗎?」
「……,沒有。」
「那就好,」他似乎鬆了口氣,把握住我的手放開後,牽起我的手,說:「走。」

 

然後他便領著我回到房裡。

 

 


 

「你今天可以不要回家嗎?」在第N次詢問後,我近乎哀求地拉著他。
「妳覺得呢?」
「我想要你今天陪我!」我癟起嘴。
「寶貝,我很想,但是妳知道我不能,我要回家。」
「不是所有人都這樣的吧?」
「但妳一開始就知道我結婚了,現在覺得不OK了嗎?」
「我……。」

 

對,不OK,不是一開始我就覺得OK,而是我沒得選擇!

 

他是我公司合作廠商的經理,一年多前因為行銷案有了聯繫,我外派到他的公司三個月,每天晚上都在一起加班,他會跟我吃宵夜,然後送我回家,就這樣,也送上了我的床。

我真的很喜歡他,他是我迷戀的類型,從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被他那深邃的眼神吸引了。
我根本是沒有阻止自己的喜歡上他,並且一直喜歡他到外派結束,還引誘他進我的家門。

 

「我真的很喜歡妳,但請原諒我沒辦法那樣寵愛妳,妳知道的……。」他的語氣變得溫柔,可是每個字都狠狠次入我的心。
「我知道。」我低下頭。
「別哭。」他輕摸著我的臉。
「我不會的。」

 

我不會的,我沒有在他面前掉過一滴眼淚,因為,我知道他也不會珍惜。
雖然我好希望他會。

 

「再多陪妳喝一杯的時間,好嗎?」他試圖安撫我。
「嗯。」我勉強笑了一下。

 

我是笨蛋,連情婦都比不上,我沒有任何反抗他的能力,也毫無智慧。
我總是就這樣投降了。

直到Bartender送上第三杯酒,我幾乎是一口乾了它。
身旁的他訝異地看了看我,不發一語地喝著他的啤酒。

 

「時間差不多了。」他在昏暗的燈光下看看錶,說。
「嗯。」
「聖誕快樂,別在節日裡不開心,星期一中午一起吃飯?」他滑起手機,盯著行事曆,說:「我星期一傍晚跟客戶開會前沒事,吃完飯後陪妳?」
「嗯,到時再說。」我深呼吸。
「走了,先送妳回去?」他站起身。
「我想多呆一會。」
「……,好,那小心點,到家what’s app我?」
「嗯。」
「星期一見。」他輕吻了我的額頭。

 

然後他便揮了揮拿起帳單的手,消失在人群裡。

 

「還要喝點什麼嗎?」Bartender迅速收了他的酒杯,邊問我。
「有什麼喝了會開心的嗎?」
「……,心情不好的話喝什麼都一樣。」Bartender聳聳肩。
「你好誠實。」我這時才抬頭看他。
「要聽更誠實的話嗎?」
「……,你剛剛都聽到了?」我指我和他的對話。
「妳們就坐在吧台,我很難裝傻。」他搖起了酒。
「請說。」
「妳癟著嘴我很難開口。」
「有嗎?」
「別人會以為是我把妳弄哭了。」
「我不會哭的。」
「說的也是,妳每次都忍住了,」他不知何時搖了一杯粉紅色的酒,遞到我的面前,說:「這杯算我的。」
「呃?」我楞了楞,他剛說「每次?」
「妳們每次都坐這個位子。」Bartender似乎知道我的疑問。
「噢……。」這時,才發現我根本沒有留意過他的樣子,原來,他已經看了我們的外遇情很久了。
「想哭的話喝口酒,會比較冷靜。」。
「剛說了我不會哭的。」
「嗯,我應該早點告訴妳,妳選錯人了。」
「為什麼這樣說?」
「我對感情沒有意見,誰先來誰後到是命運,但是妳已經喝了三杯,他還放妳一個女孩子在這裡繼續喝悶酒都不擔心,看起來他並不那麼喜歡妳。」
「他剛剛說很喜歡我的,你也聽到了!」
「那妳覺得我說的有沒有道理?」
「……。」我無法反駁。
「這就對了,乖,喝酒,我先忙一下,等等回來陪妳,別喝醉了。」他又遞上一小碗下酒的堅果與豆子。
「你忙,不用管我的,謝謝。」我感激地點頭。

 

這Bartender看起來很酷,可是動作卻很輕柔。
雖然他說的事實再度狠狠刺入我,可是這個聖誕夜裡,他給了寒冷的我一絲溫暖。

 

我怔怔望著酒杯,想起了剛離去的他。

他是聰明人,說得很清楚,我知道他也對我有好感,他是真的喜歡我,每個星期我們都會碰面多次,但每次他都要回家。
我們的激情與戀情只發生在星期一到星期五,星期五即使再晚他都會離開,然後週六假日完全失聯。
別人的週休假期、連休、年節都有節目,只有我那時最寂寞。

明明知道這樣是沒有結果,而且不對的,但我想我連破壞他家庭的資格都沒有,因為他就算表現得再投入,並不像我如此徹底失控。
我竟然還巴望他越愛我越多,我真是蠢!

 

「這麼用力,酒杯會破的。」不知過了多久,Bartender再度出現。
「呃,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趕緊鬆開緊握的細腳酒杯。
「沒關係,酒館裡摔了酒杯很正常,但讓妳受傷就不好了。」
「……,你真是好人。」我發自內心地說。
「唔,妳這是在發好人卡嗎?」他皺眉。
「噗,不是,真的,只是覺得你好溫柔,我,我沒有別的意思!」我急著解釋,又覺得好笑。
「終於笑了。」他也笑了。
「咦?」

 

看著他的笑容,我才明白,原來,他是故意逗我的。
他真是好人。

 

「你們可以這樣一直陪客人,不用忙嗎?」看了看吵鬧的四周,我不好意思地問。
「老闆沒說不行,況且,Bartender的工作除了奉酒,就是陪客人啊。」
「哦……。」他老闆也是好人
「看起來妳今晚沒別的節目了?」他突然問。
「嗯……。」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提……。」看我低下頭,他滿臉綠。
「沒有,我沒事,謝謝,別擔心我。」
「女生不用這麼逞強,來酒吧就是要放鬆,要不要再喝什麼?」
「好啊,你調我就喝……,欸?奇怪,我今天喝了這麼多杯,一點茫的感覺都沒有耶……。」我的酒量變好了嗎?
「嗯,其實妳喝的我幾乎沒放什麼酒精。」他眨了眨眼。
「為什麼?」
「妳平常頂多喝兩杯,今晚要是茫了他一定會送妳回去的。」
「噢,說得也是……。」
「你好厲害,怎麼知道我不想回家?」
「他一坐下來妳就說不想回去了。」
「因為我想要他留下來陪我嘛!」今天還是聖誕夜耶!
「他會的話以前就會了,他總是拒絕妳的要求,不是嗎?」
「……,每次我們來Bartender都是你嗎?」
「每週五我都上班啊。」
「噢。」對,我們每週五都會約這間酒吧。
「跟他比起來,我有那麼平凡到妳完全沒印象嗎?」他沒好氣地問。
「呃,對不起,我……。」我不好意思地再度低下頭,其實,他的不只酷的樣很好看,笑容更迷人。
「我知道,妳的眼裡一直只有他。」他意有所指地說。
「你知道還問……。」
「但是他不是眼裡只有妳,應該說,他的外遇對象也不只是妳,這些,妳知道嗎?」
「呃?」
「妳不知道。」他下了結論。

 

看起來,這個Bartender不僅瞭解我跟他的經過,他大概是在其它我不知道的時間帶了別的女人來。

 

「可以給我真正的酒精嗎?」我深呼吸。
「烈酒還是葡萄酒?」
「House wine有推薦的嗎?」烈酒我還不太會喝。
「先來一杯shot鎮定一下好了,等等只能再喝一杯House wine喔?」他提醒我。
「為什麼?」
「因為酒要從烈的喝到淡的才不容易醉,混酒很容易醉,而我猜妳等等知道了所有的事情,肯定要點烈酒。」
「喔,那,都聽你的。」他真是專業。
「別喝太多,茫一點可以,掛了妳就回不了家了。」
「那我可以待到最後你送我回去嗎?」
「……,這是邀請還是只是請求?」
「當然是請求!」
「鬧妳的,喏。」他又不知何時調了一杯小小杯的酒,遞給我。
「謝謝。」我接過酒。
「一口喝下去,不要停。」
「好。」

 

看了一眼咖啡色漸層的shot,我立刻乾光。

 

「哇,真的是酒精,不過,很好喝。」這杯酒的滋味十分濃郁,但卻不嗆人。
「一定要的,」他笑了笑,說:「House wine馬上來,等我一下。」
「謝謝。」

 

轉身後,我看著他的背影,這才仔細瞧了這間酒館。
嚴格來說應該是一間很大的,有舞池的酒吧,只是每次跟他來我們都只坐在吧台喝酒。
唉,我不該多想他了,聖誕夜想著不能陪自己卻可以陪別人的人,太慘了。

 

「喝了剛剛的shot再喝紅酒味道不搭,給妳一杯白酒,這杯也算我的。」才過一餉,他又遞給我一杯白酒。
「哇,謝謝……。」
「別又說我真是好人。」
「你怎麼知道?」我正要開口呢!
「妳的心事都藏不住,很容易被猜到想什麼,要是選不對對象,不受傷才怪。」
「那請一一告訴我真相,趕快把我敲醒!」
「其實我們做這行的不應該透露客人八卦。」
「你剛明明說要告訴我的!」
「我沒說不講,只是先坦承我這麼做違反職業道德。」
「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我想也是,不然妳就不會總是只跟他來,然後來到變成一個人喝悶酒了。」他瞄了我一眼。

 

接著,他真的一五一十全招了。
雖然他說得雲淡風清,可以感覺刻意忽略讓我刺耳的部分,但光聽到他除了我以外,週一到四常有不同女伴前來,我就快昏厥了。

 

「妳有想過他剛剛回去,不是陪家人,而是跟別的女人續攤嗎?」Bartender這句話震撼了我,且給了我致命的一擊。
「沒,沒有……。」
「我想也是,」他看著我空了的酒杯,再度斟了半杯白酒,說:「再給妳一點,別喝太多了。」
「你幾點下班?你今天有節目嗎?」
「呃?今天應該要到四點吧,怎麼?」他楞了楞。
「你可以好人做到底嗎?」我幽幽地問。
「怎麼說?」
「可以等你下班以後多陪我一會嗎?去哪裡都好?」我現在想哭了。
「……,還有三個多小時,妳會不會等太久?」他看看時間。
「沒關係。」
「……,那等等,我先離開一下。」他看了看我。
「好,謝謝。」我苦笑了一下。

 


 

「妳這樣很危險。」坐在他家的沙發上,他再遞給我一杯白酒,說。
「那又怎樣?」我真的快哭了!

 

沒料到,剛才這樣無心的請託,他卻那麼認真看待。
不到十分鐘時間,他換下制服後出現在我身旁,只淡淡說了句「我說有事早退」,就拉著我走出了酒吧。

 

「妳想哭吧?最好是沒人看到的地方,怎麼樣,要不要來?」他提議去他家後,看了看我。
「要!」我想也沒想便脫口。

 

進他家門後,他讓我坐在沒有電視的客廳沙發上,然後去斟酒給我。

 

「愛上什麼人是沒辦法預測的,但還是應該要保護自己。」他像是爸爸唸女兒那樣地說。
「他都不在乎了。」
「以後會有別人在乎妳,到時妳或他就介意了。」他看了看我,喝了自己的白酒。

 

原本他要喝威士忌的,可是我吵著說還要喝,他怕我喝一瓶太多,所以把威士忌收起來,改開白酒陪我喝。

 

他說的對,我都知道。
人總是在順利的時候會想起悔不當初,可是痛苦的時候又忍不住墮落。

 

「妳幾歲了?」他突然問。
「32。」
「年紀不小了,該長大學會保護自己,不能再這樣任性了。」
「我是第一次跟有婦之夫在一起,也是第一次這樣跟陌生人回家!」
「我知道,看得出來,但不論是誰,今晚妳都會跟他回去,我說的有錯嗎?」他的眼神變得很複雜。
「……,你怎麼了?」他怪怪的。
「我受不了別人這樣踐踏妳,而我是那麼想保護妳。」他似乎咬牙切齒。
「呃?」
「起初我蠻不屑妳的,因為覺得妳是個笨蛋,還是他帶來的女人裡最笨的。」他的眼瞇成一條線。
「蛤?」
「可是越看你們這種多角關係,我發現自己越莫名火大,因為,只有妳是認真的。」
「……。」看他的樣子,他也說得好認真啊!
「每次都想找機會跟妳說話,可是妳都被他帶走了。」
「你這是告白嗎?」真不敢相信我竟聽懂了。
「妳可以眼裡別再只有他,看看別人嗎?」
「看別人還是看你?」真不敢相信我竟這樣答腔。
「看我,只有我。」然後他吻了我。

 

我一定是喝多了,全然沒有抵抗他的我,手很自然地纏上他的頸間。

 

我們從客廳一路吻到床上,我與他的衣服就這樣散落一地。
他不像在酒吧裡那麼溫柔,而是放肆地吻著我,包括接下來的動作;而我發狂並不斷地用身體回應著他。

 


 

星期天早晨,陽光從L型的窗外透入,我好喜歡映在地上的光影。
但,這不是我家……。

 

輕輕把他的手移開後,我安靜地從他懷裡起身。
瞧著零落在各處的衣物,看了看仍熟睡的他,很好,他還在睡,但這不是迷戀光影的時刻,我該閃人了。
唉,頭有點疼。
昨晚喝得太多了,沒想到我竟跟常去的酒館Bartender上了床,他一定覺得我很開放,嗚。

內衣、絲襪、短裙、上衣都穿好了,再拾起針織外套後披上,拎了包包,我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間。

 

「妳要去哪裡?」就在我準備開門時,他的手突然握住我放在門把上的手,問。
「呃?你醒了?」我嚇了一大跳。
「妳看起來不像是去買早餐或咖啡,妳打算偷溜?」他另一隻手靠在門上,又問
「我吵到你了?」
「怎麼這麼驚慌?」他挑眉。
「我……。」
「為什麼一直低頭不敢看我?」
「沒有啊。」
「還說沒有?」他好笑地說。
「我沒有……,對,好啦,我是要偷溜,但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
「只是不敢面對激情後的早晨?」他嘆氣地問:「妳今天有事嗎?」
「……,沒有。」
「那就好,」他似乎鬆了口氣,把握住我的手放開後,牽起我的手,說:「走。」

 

然後他便領著我回到房裡。

 

「妳一從我懷裡掙脫,我就醒了。」從客廳回到床上,他說。
「我果然吵到你了!」
「我不怕吵,只怕妳溜了。」
「難怪你整晚抱我抱得那麼緊!」
「早上也是啊。」他挑眉。
「你是故意的!」
「對,怎麼樣?」
「……。」我不知道!

 

原來,我也害怕。
我怕面對醒來之後,重回一個人的寂寞,也害怕我只是為了寂寞而把自己的心丟了。
或者,我更怕的是他僅只是撿了一個酒客回家,那麼我雖醉卻其實是因心動而上床的感情,又要再次墜入煉獄。

 

「妳是不是不想負責?」他問。
「呃?」
「看,我都心碎了。」他把我的手放在他胸前。
「你……,對不起……。」
「妳討厭我嗎?」
「討厭就不會跟你上床了。」
「哦?」他那張嚴肅的臉笑了笑,輕抬起我的臉,說:「那現在開始可以只喜歡我嗎?」
「……,大白天這樣說你不會害臊嗎?」
「跟妳一樣扭捏就沒戲唱了,怎麼樣?妳的回答?」
「你是認真的?」話一脫口,我就後悔了。

 

他絕對是認真的。
否則他昨夜不會因我對他的漠視與對另一個他的痴傻,露出那樣受傷的眼神了。

 

「跟妳說過別相信男人只是說說,要看他們是不是真的這樣做,」他在湊上我的唇之前,說:「我會做給妳看,全部。」

 

然後他吻了我。
他說得沒錯,他真的都「做」給我看了,全部。

 

 

這次,我沒有茫得很難感覺,或瞎得自以為是,相反的,此刻我清醒得可以。
並且清醒到認真覺得自由了,我終於,可以真心去愛一個也愛我的人了。

 

 

 

 

■插畫╱小刺

 

 

 

小艷,艷遇堂堂主,36歲,離婚,育有3枚子女; 到死都要戀愛的3號異性戀。 抽煙、喝酒,有不良嗜好; 相信愛情、友情與激情,不相信男人與婚姻。

  • Image
  • Imag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