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公休】

本日公休

 

一個人,有時會寂寞得發慌,也很無聊,
可是想到跟一個不那麼愛的人,或不再有愛的人在一起,
有更多很心煩的問題,就覺得還是慶幸一個人的生活。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也不是剛失戀,可是跟失戀差不多,感覺從上一次分手開始,魂魄一直沒有回到身體裡……。
也不是說心空了什麼,事過境遷後,發現自己並沒想像那麼愛他,雖然當時哭得亂七八糟,由於提不起食慾爆瘦了N公斤,如今,肉也長回來了,卻還是在寂寞裡面打轉,無法脫離。

這樣的我宅在家裡很久,有時朋友會拖我出去吃飯,但就是很健康正常的那種,畢竟她們不是已有家室,就是有穩定交往對象,沒有再像年輕時續攤去玩,所以我也沒機會認識新的戀情。

這一夜,感覺寂寞在發慌,FB打開都是凌亂的訊息,想找個伴,但又不知道跟誰,可以去哪裡,只好跑到熟悉的東區,晃呀晃地,就這樣呆杵在一間很漂亮的酒館前,猶豫著要不要進去。

那間酒館裡頭裝飾得像家具店,但家具店沒有那麼小間的,挑高兩層的建築,看起來是已有十幾年歷史改裝的門面,有一個很大的落地窗,一眼望進便是一座工業風吧台,說也奇怪,可能因為現在不景氣吧,星期三的晚上八點半,裡頭看不見bartender,沒有其它的客人。
會不會是根本今天沒營業啊?但燈很亮耶……。

 

「要進去坐坐嗎?」一個男聲在我耳畔響起。
「呃?」是老闆嗎?現在才來?
「進去坐坐吧。」他瞄了我一眼,拿出鑰匙開了那鐵灰色的大門。
「噢,好,謝謝。」既然他誠心誠意邀請了。

 

一入內,我好奇地張望,然後自動坐在吧台的第二張椅子上,發現沒有MENU。

 

「請問,有MENU嗎?」我鼓起勇氣問。
「……,想喝什麼?」那個男人用右手扳開吧台桌的一側,進到了吧台裡。
「你推薦什麼?」我想了想,每間店都有自己的招牌,還是問專業的應該比較準。
「看妳會不會喝,要喝酒的話,有分容易醉的跟不容易醉的,也有咖啡,」他又瞄了我一眼,轉頭從冰箱拿出一瓶啤酒,用牙齒打開,問:「要喝果汁也有,現打的,要嗎?。」
「我又不是小朋友。」我看起來很不會喝嗎?
「哦?妳現在的表情還蠻像的。」他諷刺地說。
「……。」這傢伙不太禮貌,難怪沒有生意。
「妳心情如何?」他突然問。
「呃?」
「我都是看心情喝不同的酒。」像是看穿了我的疑問,他解釋道。
「那你現在喝啤酒的心情是什麼?」
「只是口渴,等等要喝別的。」
「那等等要喝什麼?」他現在的心情是什麼?
「調一杯好奇的酒給妳好了。」他看了看我,從吧台上方取下一只調酒杯。
「喔,好,謝謝。」嗯,我確實現在充滿好奇。
「以前沒看過我們這間店?」他頭也不抬,專心地調著那杯「好奇」,問。
「沒有耶,平常都是在大馬路上,頂多走一兩條巷子,沒像今天,幾乎每條巷子都逛遍了。」我想了想,回答。
「哦?最後停在我這裡?」他還是沒看我一眼。
「嗯,被裝潢吸引了。」我誠實地說。
「有眼光。」他似乎笑了一下。
「你們這間酒館這麼晚才開啊?」我忍不住問。
「……,我們開白天的,其實早已經打烊了。」他說。
「什麼?」天啊!
「很意外嗎?」
「對不起,我不知道也有酒館開白天的,我是不是耽誤你下班?」我惶恐地拿起包包,準備被趕出門。
「都讓妳進來坐了,趕著走嗎?」他把一杯藍色的酒呈到我面前,看著我,問。
「啊……,謝謝,我,我喝完這杯就走。」我不自在地深深鞠了躬。

他也許是個好人。

「來酒館只喝一杯嗎?」他好整以暇地看著我,接著又問:「妳看起來想泡一個晚上,我有說錯嗎?」
「……,你是老闆還是算命師?」好厲害!
「就說都讓妳進來了,沒道理趕妳走,不嫌棄的話,要喝到早上也可以,反正明天沒有營業。」他面無表情地說。
「星期四不營業?」這是什麼店?!
「我星期一、星期四不開店。」他的啤酒喝得好快,接著拿出了一瓶威士忌,幫自己斟滿後,又打開吧台桌的入口,到我身旁的空位坐下。
「噢……,好酷喔。」這種地方上班真好。
「羨慕嗎?想換工作了嗎?」他杯子碰了我的杯,問。
「你是心理系畢業的吧?」我大叫!

 

在跟他碰杯的瞬間,我的心情因為那清脆的聲響好了起來。
藍色的酒液通過喉嚨,有甜甜的味道,接著就傳來酒香。

 

「這杯酒叫『好奇』嗎?」我問。
「好喝嗎?」
「嗯,很好喝!」
「那就好。」
「那你的威士忌好喝嗎?」我又好奇地問。
「妳能喝嗎?」他挑眉問。
「當然!我又不是喝甜酒的女生。」

 

真受不了男人都以為女生愛喝甜的酒。

 

「哦?那喝完這杯請妳喝,要加冰塊嗎?」他站起身。
「不用,加冰塊威士忌的味道會變淡。」果然是瞧不起我。
「果然是經不起激。」他笑了笑,伸長了手又拿出一個威士忌杯。
「我哪有?!」
「喝酒不要生氣,應該要開心,」他笑著嘆了口氣,問:「還是妳有不開心的事情?」
「呃?沒,也沒有……。」
「那乾杯囉。」他不知何時已幫我倒了威士忌,遞給我。
「乾杯。」

 

這回,兩只酒杯敲出的聲響更清楚了,還有餘音。

 

「我剛開車過店前面兩次,加上去停車應該半小時有了,沒想到妳還在門口。」他突然說。
「有那麼久嗎?」我楞了楞。
「是啊,想說打烊了怎麼還有人在門口張望。」
「所以你是特地來幫我開門?」
「也不是,我忘了掛明天沒營業的牌子,本來只是繞回來放而已。」
「噢。」也是,誰會為了奇怪的陌生人開門。
「怎麼感覺很失落?」
「有嗎?」
「妳說沒有就沒有。」他又碰了我的杯。
「呃……,謝謝你的酒喔。」我指這杯威士忌,與那杯「好奇」。
「不客氣,反正我回家也沒事。」
「你們為什麼不開晚上,要開白天啊?」我又忍不住問。

 

酒館應該開晚上不是嗎?這樣生意會好嗎?

 

「怎麼?妳覺得我們生意不好是不是?」
「你怎麼知道?」
「看妳的臉就知道。」
「這樣還能在開東區,就算是巷子裡也不容易生存吧?」
「我們生意沒那麼差,還有二樓呢。」他沒正面回答我。
「噢,失敬失敬……。」所以這就是傳說中生意太好才不用開很晚的店家嗎?
「等等可以上去看看,樓上裝潢比這裡漂亮。」
「好啊!」
「妳還能喝嗎?」他看了一眼我空了的酒杯。
「當然!」
「要換酒嗎?淡一點的?」他挑眉。
「……,並不用。」
「很好,這杯也請妳。」他又幫我斟滿了威士忌,眼裡似乎有笑意。

 

看著這杯金黃色的酒,一杯下肚後,覺得心情放得輕鬆多了。
有一點微醺,在這燈光下,還蠻慶幸自己進來了。

 

「你有失戀過嗎?」我沒頭沒腦地問。
「妳失戀過嗎?」
「很久以前了。」
「想說嗎?」
「沒有啦,我只是好奇……。」我並沒有喝了酒就想說自己的故事,只是想找人聊天。
「好奇什麼?」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也不是剛失戀,可是跟失戀差不多,感覺從上一次分手開始,魂魄一直沒有回到身體裡……。」我鼓起勇氣,說起了今天站在這間店前面發呆時,腦裡閃過的念頭。
「這麼說,我可能也是。」他喝了口酒。
「你也會嗎?」噢,原來不是只有我這樣!
「不算失戀,就是分手了,有些有時會心動的對象,雖然這幾年沒有像年輕時那樣的火花,也沒有覺得非談戀愛不可,因為,只是找個伴的話,那樣的人生太無趣了。」他接著說。
「我也這樣覺得!」
「一個人,有時會寂寞得發慌,也很無聊,可是想到跟一個不那麼愛的人,或不再有愛的人在一起,有更多很心煩的問題,就覺得還是慶幸一個人的生活。」他又說。
「說起來,要堅持一個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我有感而發。
「是啊,喏。」他又跟我碰杯。
「乾杯!」我大口喝完剩下的1/3威士忌。
「小心喝醉了,喝這麼大口。」他提醒我。
「別擔心,我可以自己叫車回家,我意志力還算堅強。」我知道喝醉的女人很麻煩。
「有時,女生不需要那麼堅強,男人比較容易被需要他照顧的女生吸引。」他看了看我,說。

 

他說的字字句句,都像劍插入我的喉嚨,有一種被揭穿的感覺。
還有那麼一點點想哭的衝動。

 

「所以我是因為這樣才被甩嗎?」我低下頭。
「不,男人喜歡妳,不會因為妳什麼不好而離得開妳,相反地,他不喜歡你,就有千百種理由不再接近妳。」他把大手放在我頭上,輕輕拍道。
「這種安慰也太直接了。」他就不能把話說得委婉一點嗎?
「那我應該讓妳沈溺在過去裡面大哭嗎?」他更直接地問。
「難怪你沒有女朋友。」女生也不喜歡這麼直接的男人吧。
「妳說話也挺直接的。」他笑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忍不住就答腔了起來。
「我不介意。」
「你蠻堅強的耶,都不在意別人怎麼說你嗎?」
「沒有人不在意別人的評論,但是在意有什麼用?」
「說的好!乾杯!」我拿起酒杯。
「妳的酒杯空了。」他看了看我。
「呃?」
「真的還能喝嗎?」他狐疑地問。
「我還沒有醉!」
「等妳發現醉的時候就昏了,這是威士忌喔。」他挑眉。
「你就是覺得我不能喝!」
「相信我,我不是那個意思。」他站起身。
「要打烊了嗎?」我楞了楞。
「剛剛不是說要上樓看看?」他把酒杯裡的酒飲完,手插在口袋裡,提議道。
「對喔!」
「請。」他把頭側一邊,眼神望向裡頭的中空樓梯。

 

跟著他的腳步上樓,我穿的高跟鞋發出好大的聲響。

 

「這麼晚會不會吵到隔壁的啊?」我緊張地問。
「應該不會,我房子隔音蠻好的,獨棟的好處就是沒有跟旁邊的建築相連,聲音傳不過去的。」上樓後,他接著走向裡頭。

 

他說得對,二樓比一樓裝潢要漂亮。
二樓前面那一區都是工業風的家具,有好多鐵灰與黑色的簍空櫃子與層架,可以隱約看見後面那區有一張深木色床架與黑色組成的展示房間,搭配四邊紅色的磚牆,好有設計感喔。

 

「樓上的客人是躺在床上跟坐沙發喝酒啊?」我訝異地問。
「隨客人喜歡囉。」他聳聳肩。
「所以這裡算是包廂嗎?」我探頭探腦地張望。
「小心!」他一把扶住差點跌倒的我。
「對不起……。」我好像有點暈了。
「就說會喝醉的。」他沒好氣地說。
「剛剛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啊!」我解釋道。
「站起來就會了,妳還爬了旋轉樓梯,不暈才怪,」他一邊唸著,一邊小心地讓我坐在床畔,問:「要不要喝果汁,還是水?」
「再喝會掛嗎?」我抬頭問。
「……,妳說呢?」他挑眉。
「那水好了,謝謝。」我低下頭。
「乖,還想喝,等酒醒了點再說。」他拍拍我,然後下樓。

 

聽著他下樓作響的聲音,我感覺天花板似乎在晃動。

 

「會渴嗎?」不知何時回來的他,問。
「嗯。」剛剛只有喝酒,嘴巴有點乾。
「妳坐得起來嗎?」他又問。
「我不是坐著嗎?」
「……,」他嘆了口氣,說:「拿妳沒辦法。」

 

然後他打開礦泉水的瓶蓋,咕嚕地倒了一口後,彎下腰,吻了我。
正確地說是餵了我。

 

「……。」我閉著眼,沒有意識地喝下了那口礦泉水。
「妳應該醉得坐不起來了,妳是躺著的。」背光的他,一手拎著礦泉水,一手抵著身旁的枕頭,說。
「還要。」我呆呆地說。
「……,喝水嗎?」
「嗯。」真不敢相信我這麼大膽。

 

然後他又餵了我一口礦泉水。

 

「這個水好甜。」我沒頭沒腦地說。
「還要嗎?」他問。
「……,還要。」

 

就這樣,他在餵了我第三次水後,沒再抬起頭。
他把瓶子隨手擱床下,用原來拿瓶子的手捧著我的臉,深深地吻了我。
原來甜的不是水,而是他嘴唇的溫度。

 

「妳明天要上班嗎?」他在我耳邊問。
「應該要……。」
「明天留在這裡,從今晚開始。」他又吻上我。

 

幸好他的店二樓沒有落地窗,否則完全沈浸在兩人世界的我們,應該會被這條街上的對面鄰居看光。

 

後來,我才知道,這間根本不是酒館,是家具店,他的吧台是給客人休憩跟自己與朋友用的,不是營業用。
我不知道的是他吧台後的小門有一個小廚房,這幾天他還下廚做了餐點,與我在二樓的床畔享用,以便讓我沒有回家的藉口。

 

當晚他經過店門口瞧見我一直看著他的店,就被我的身影迷住了,緊急在附近找了車位後,發現我仍杵著,就決定要拐我上樓。
代價是這個星期五、六、日他都在門口掛了「本日公休」。

 

原以為活到三十幾歲不會再有什麼熱戀火花的我,開始相信了這世界其實沒有不可能的事,尤其是愛情。
而我還想要這樣繼續相信下去。

 

 

 

小艷,艷遇堂堂主,36歲,離婚,育有3枚子女; 到死都要戀愛的3號異性戀。 抽煙、喝酒,有不良嗜好; 相信愛情、友情與激情,不相信男人與婚姻。

  • Image
  • Image

Comments 4

  1. Alvin

    愛你的輕小説,能多寫嗎^^?

    • 【Queen】小艷

      Sure:)

      (其它60篇都看完了嗎?)

      接下來兩個星期六早上都會刊登新文,希望之後也能維持每週一篇。

      謝謝。

  2. nico

    有時候,總覺得現實生活中會有這麼美麗的發生嗎
    可是卻總忍不住期待着
    有夢很美

    我好喜歡這幾句
    “一個人,有時會寂寞得發慌,也很無聊,
    可是想到跟一個不那麼愛的人,或不再有愛的人在一起,有更多很心煩的問題,就覺得還是慶幸一個人的生活。 "

    因為我自己正陷在因為寂寞而跟一個人在一起的局地裡,如果當初忍住有多好,不過世上沒有後悔藥,所以只能自己去承擔後果…

    • 【Queen】小艷

      亂愛與戀愛那麼多年,相信我,當然有唷:)
      只是妳還沒遇到而已。

      關於妳的承擔,要知道,放手與勇敢拒絕,也是一種承擔。
      人生只有一次,不要讓自己遺憾,也別耽誤別人的幸福。

      祝福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