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獵艷一族 ♪ 貳拾壹、等待天堂

年輕時我們都曾瘋狂地愛上誰,然後徹底地心碎,總覺得這大概就是……。


 

「不知道愛上一個人是什麼滋味。」在「慾望之都」裡,判挑著眉,一副不相信愛情的模樣。

「你會知道的,只是還沒遇見而已。」我拍拍他的肩,邊感嘆。

 

五百多年來,我真是只有喝悶酒的命。

 

「能夠愛一個人五百多年,那是幸福了,總比不懂跟還沒愛過的好吧?」舞叉著腰說。

「我也這樣覺得耶。」光那溺死人不償命的眼神,直盯著舞看。

「你會有一天知道什麼是愛的。」我看了判一眼,對,老子就是這樣認為。

「我活了三千年,要愛上一個人,早愛上了。」判鐵齒地說。

「要不要打賭?」我不悅地瞄著判。

 

雖然是兄弟,但鐵齒的人不會有好下場的。

 

「好啊,你說說,我會愛上什麼樣的女生?」判的語氣不屑地根本覺得自己會贏。

「嗯,大眼睛,壞脾氣,很任性,但是很純真,很可愛。」我想了想,說。

「寶貝,他在說妳耶。」光看著他的舞,道。

「我哪裡壞脾氣又任性?」舞大叫。

「……。」看著光與舞,我忍不住笑了,雖然有點苦。

 

有時候,雖然自己單身又失戀,但看著朋友的幸福,也未嘗不是一種幸福。

畢竟,這世界上還有幸福存在,對我們這種失了魂的人來說,雖嚮往卻得不到,但,感覺人生還是有希望。

 

「別這樣,每對靈魂都是成雙成對來到這世界上,你也會再找到她的。」光拍了拍我的肩。

「我不敢這樣想。」我搖搖頭。

「那我幫你,我認識的人應該比你多。」判看了我一眼。

「怎麼幫?」我皺眉。

「就收靈魂的時候順便認人啊,你可以學光去打造一只「記憶之顛」,如果她真的轉世,你可以靠這個讓她回想起過去,至少知道你的真心?」判提議道。

 

這傢伙雖然跟他的職業一樣該死,有時候出的主意倒挺不賴。

 

「很苦喔。」光瞄了瞄我。

「有什麼比心愛的人死了更苦?」我問。

「……。」大家一陣沈默。

「不要在人家情人面前提到以前的事情了。」判推了推我。

「呃,對不起。」我不好意思地看著舞。

 

話說,會認識光,不也是因為他的女人死了?

 

「惡魔都像你這麼帥,還這麼有禮貌嗎?」舞沒有生氣,反而睜著好奇的眼看著我。

「……,別再看他了,惡魔會勾妳的魂。」光卡著位子到我與舞的面前。

「原來聖天使也會吃醋。」判不怕死地下了結論。

「你放心,我不碰兄弟的女人。」我沒好氣地看了看光。

 

身為惡魔,理所當然可以拐別人的女人,但,我的心裡,只容納的下一個她。

 

「咳。」光尷尬了起來。

「告訴我,怎麼去到那個鬼地方?」說到「記憶之顛」,那也許是我在這世界上最後一件能為夜做的事情,因此很有興趣。

「你們『惡魔之邦』才是鬼地方好嗎?人家『天使原鄉』是高級聖地耶。」判的嘴有時真的很賤。

「……。」我無言。

「那是在逆天使古堡和聖天使原鄉中,一個存在於時空中的時空,要從原鄉兩側的港口,搭命運之船區入,裡面是叢林與沼澤,而且,翅膀在哪裡沒有用,我的天使的能力應該跟你的惡魔的能力一樣派不上用場,你得跟凡人一樣,經歷荊棘與忽冷忽熱的水裡越過層層的阻礙,才能到達……。」光描述了起來,而我將光的一字一句都謹記在心。

 

小樹與小紀的婚宴那晚,光就領著我到「命運之船」前。

 

「我只能帶你到這裡,剩下的,看你的造化。」光拍了拍我。

「改天見。」我笑了笑。

「嗯,等你回來。」光說完,就消失在我面前。

 

我坐上那艘「命運之船」,第一次覺得應該要禱告。

 

馬的,身為撒旦之子,我禱告什麼啊?

但我還是禱告了。

我希望,如果祂在看的話,我知道他至少知道我在這裡,否則不會讓我進來。

也許祂是可憐我吧?

總之,我請求祂,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能再一次遇見她,一次就好,我絕對不會再那麼不勇敢,也不會再遲疑。

希望,有一天,我有機會能把我即將打造的「記憶之顛」交到她的手裡,讓她知道,她的生命沒有白白浪費,因為我會永遠會她守候。

 

我懷著向前的心情,穿越了層層的山與沼,爬過了不知多少長滿刺的藤蔓與荊棘,就像光說的,滿身是傷的,找到了傳說中的聖天使工匠。

 

「你算蠻快的。」聖天使工匠一打開他厚重的木門,便如此說道。

「……。」他知道我會來?

「你是第二個前來的惡魔。」他示意我進門。

「第二個?」在我之前,還有誰?

「這是隱私,不方便回答,喝杯熱茶。」他神秘地笑了笑,遞給我一杯茶。

「拜託你了。」我知道,喝下這杯茶之後,我就會昏迷,不知道還能不能醒來。

 

但,只要有一絲盼望,我都會堅強地回到人間,再見她一面。

 

親愛的夜,這一只「記憶之顛」,每一字一句,妳看到的每一個畫面,都是我最真誠的心,還有聖天使工匠的祝福。

 

THE END

 


 

「……。」用了七分鐘看完這只「記憶之顛」,我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喉頭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哽咽,席捲著我的記憶與心。

 

「真沒想到是妳,我好幸運,還有機會見到妳。」極摟住我,吻在我額前,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激動。

「我沒有轉世的記憶了……。」天啊,我竟然不記得這些。

「我記得就好了,」他摟得我更緊,說:「最重要的是,終於盼到讓妳知道我的心,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

「原來我上輩子很慘啊。」我苦笑。

「對不起,上次沒有保護到妳,這次也沒有……。」他的眼神暗了下來,低著頭。

「不要這樣說!」我抱住他。

「是不是跟我在一起都會讓妳受傷?」

「上輩子的事情我不記得了,可是我知道,留下來的人遠比死去的更痛苦,那時候,我會選擇離開,也一定是因為我的勇氣不夠,不夠堅定,」我搖著頭,說:「所以祂讓我們再次相遇了,那不是詛咒,那是祝福!」

 

真的。

以前我總覺得磨難是考驗,後來覺得磨難是詛咒,因為我是神與惡魔的混種,我的原罪充滿錯誤,所以我不值得幸福,也不會獲得幸福。

可是,現在的我不這樣認為了,即使過了五百多年,我不再記得從前的點滴,卻有一個人愛了我這麼久、這麼久。

如果說,在我們還不懂得愛的時候分手了,或離開了對方的生命,那一定是讓我們學習到如何去愛,以及如何被愛的功課。

神不會放棄真心的人,祂在我們終於懂得珍惜與勇敢的時候,給了我們幸福。

雖然,我不知道我們能在一起多久,能相愛多久,但,此刻的我們相愛,且相擁,沒有什麼比這個是「更深切的祝福」!

 

「現在我也這樣覺得。」極的眼眶有點紅紅的,看著我,說。

「我好感動。」他的口中,說出了我心裡感受的認同。

 

原來,這就是,靈魂的另一半。

 


 

這些日子,極為了陪我留在人間,常往返「惡魔之邦」處裡事情,但他仍會找時間與我相聚。

他出現的時候都是我下班後,接近早晨的時分,會很有禮貌地在門口按鈴,等我開門了才進來。

但其實他可以不用這樣的。

 

「你可以直接從窗戶進來啊。」我看了喝著我燉的牛尾湯的極一眼。

「我沒那個習慣。」他邊喝著湯,漫不在乎地說。

「哪有惡魔像你這樣的,太有禮貌了吧?」他那副自信的模樣,真是令我又愛又恨,有時會覺得有點牙癢癢地。

「那待會我就不客氣了。」他把空了的碗放下,曖昧地看著我。

「你!」

「不是覺得我太有禮貌?」一瞬間,他已經移動到我的身旁,用一種極盡誘惑的語氣,聞著我的頸間。

「我收回剛剛的話,你確實是個貨真價實的惡魔,可以了吧?」我害羞地把頭別到一邊。

 

討厭,人家碗還沒洗耶,就只想……。

 

「怎麼這麼熟了還這麼害羞?」極完全不理會我的躲藏,逕自用手指滑過我只穿了一件細肩帶的背。

「我又不是你!」

「好可愛,五百年多前妳也是這樣,總是嘟著嘴,脹紅了臉。」

「……,就說人家不記得了,這樣好像你愛的是她不是我耶!」不知道為什麼,他提起我不記得的那段往事,我就會有點吃味的感覺。

「什麼她跟妳?還不都是妳。」

「但是我就是不高興!」

「妳看,脾氣壞也是一模一樣的,愛吃醋也是。」

「啊,氣死人了!」我把碗丟進流理台。

「怎麼有人跟自己吃醋呢?」他沒好氣地湊了上來。

「因為我只是知道往事,但是不記得了啊!」

 

就是說。

最近,不時想起那只「記憶之顛」裡的畫面,我都會盯著發呆。

好啦,我承認我已經偷看七百多次了,前幾次看好感動,不知道為何看到後面就有點火大。

雖然那個夜真的跟我很像,我是說,個性很像,語氣也很像,我完全可以理解夜的一切,因為她講的話與反應跟我的真的都一模一樣,但是,那張臉就是覺得是別人嘛!

 

「別對死人吃醋了,尤其是自己。」極笑得很燦爛。

「你幹嘛一直取笑我!」

「妳可愛啊。」

「那我比較可愛還是她可愛?」我完了,我真的跟自己吃醋。

「呃……。」他眉頭全皺在一塊兒,看起來很為難。

「哼!」雖然知道自己任性,但就是越想越氣。

「好了,不鬧妳,」極把我轉過身,摟住我,說:「瞧我帶了什麼來給妳。」

「咦?」他的手上,有一張白色的信封。

「女神說,她答應妳要一起喝茶。」他笑了笑,眼神一使,信封便打了開。

「媽媽?」我一愣。

 

那只信封敞開時,射出了白色的光芒,裡頭有媽媽的字句與聲音。

 

「七海,明天下午,我工廠旁的白色老屋等妳,慢慢來喔。」媽媽的聲音好溫柔。

「你好壞,怎麼不一來就說?」我把信封搶了過來,看了好久。

「就一句話而已,要看幾次?」他笑著捏了我的臉。

「我就是看不膩,怎樣?」就像他為我打造的「記憶之顛」,我也百看不厭。

 

知道有一個人愛著自己這麼久,這麼深,是一種很奧妙的情懷,尤其,我也愛他。

 

「怎樣啊,嗯,我想想,」極用不懷好意地眼神看我,說:「那我就不客氣囉。」

「喂!」還沒說完,他便吻了我。

 

我沒有反抗極的能力,雖然,他對我一點也沒使出任何能力。

說也奇怪,一個惡魔,充滿溫暖與愛,還專情地愛了我五百多年,直到認識現在新生的我。

如果是我,我能這樣持續且無悔嗎?

雖然他也一度以為愛上了別的女孩,但在看過那只「記憶之顛」後,我明白,他對我的照顧,與莫名其妙的保護,都是出於與五百多年前相同的那股愛。

能夠被一個人愛,是幸福,能夠也這樣愛他,更是幸福。

 

現在的我的滿足,是幾個月之前,活了三十年,真的沒料過自己會擁有的東西,雖然,我常常幻想著,但老實說我還真的一點把握也沒有。

因為年輕時我們都曾瘋狂地愛上誰,然後徹底地心碎,心碎過後,總覺得這大概就是我們這種人的命運了——

一直在愛與不愛間徘徊,想要自由又害怕孤獨,充滿期待又總是受傷害,希望保有自己又不甘被佔有,充滿勇氣地讓驕傲跌了滿地。

直到最後,每一次都以為是最後了,都還不知道是不是就會這樣一個人直到老、直到死去,那種徘徊的宿命,彷彿永遠讓我們身處天堂,又墜落地獄。

 

「不要放開我。」當極又進入我到高點,我總會緊緊抱著他,莫名流下眼淚。

「我愛妳。」他在我耳畔咬著,輕輕地說。

 

在剛相戀時,極對我的熱度,就像現在一樣未減。

他好看的曲線也還是令我深深迷戀,忍不住一再與他親熱,就算再累,也想感受那種幾近瘋狂的滋味。

 

這是第一次,我有預感我會愛一個人,很久很久。

 

 

つづく

 

 

〝mum – abandoned ship bells〞 form Crash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14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