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獵艷一族 ♪ 拾參、闇之光,月之海

這瞬間,光張著他的白色翅膀,飛到烈和月海的背後,發出了白色極光。

 

「好了點嗎?」光拍拍我的肩。

「嗯,對不起,我失控了。」我又吸了吸鼻子。

「沒關係,只是第一次看妳哭,有點意外。」他剛一度彷彿被嚇到。

「對不起。」媽媽,我怎會這麼愛哭?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我不知道妳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他尷尬地笑道。

「不,我很謝謝你告訴我,真的。」我充滿感激。

「妳其實也跟一般的女孩一樣。」

「一樣怎樣?」

「很有人味。」他又笑。

「別這樣看我。」我別過頭。

 

光之華也是很有魅力的男人,我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臟也不很好,不想再對第三個男人動心了。

 

「剛剛不是還叫我別挑釁妳?」光一副「沒在怕」的表情。

「別再說了。」我嘟囔著。

「真的會越來越可愛耶。」他不可思議地看著我。

「幹嘛啦?」我怎麼一直臉紅。

「難怪他們會愛上妳,原來這才是妳真正的模樣。」他嘖嘖道。

「你有女友了。」我提醒他。

「是啊,幸好我不像妳,我可不想兄弟鬩牆。」光假裝拍拍胸脯。

「什麼意思?」我眼一瞇。

「妳知道我是什麼意思。」他一臉欠揍。

「要怎麼樣才能像你這樣,對愛情那麼堅定?」我今天已經不知道是第幾百回垂頭喪氣了。

「每個人不一樣,舞那時也算是經過一番掙扎,才明白愛的是我吧。」他想了想。

「經過一番掙扎?」我覺得我會第二個得心臟病。

「嗯,本來我們是不被允許的戀情,敵對的雙方,正打得火熱的時候,她就失去了記憶,所以我想她的掙扎應該也沒太久就是了。」他回憶著。

「我有聽說一些,蠻浪漫的。」每次跟月海她們聊起來,都覺得光與舞的故事簡直是傳奇。

「不知道我愛的男人有沒有像你這樣堅定。」我幽幽地道。

「別小看男人了。」

「你知道極要去哪裡嗎?」我突然好想見極。

「他沒說,匆匆地交代我要照顧妳,就走了。」

「那他多久會回來?」

「抱歉,我也不知道。」他看了看失落的我,將手放在我頭上輕撫著。

「嗯,謝謝你陪我。」光其實是個好人。

「應該的。」

「你不用陪你的女人嗎?」我看了看天空,快傍晚了。

「嗯?」光迅速站起身,他那白色閃亮的大翅膀,也跟著張開。

「怎麼了?」我看看他的表情,好像怪怪的。

 

奇怪,我有種預感……。

 

「有暴風雨的前兆。」光的眉頭皺在一起,耳朵聽著遠方的聲音,表情十分嚴肅。

「是月海!」我立刻會意過來,大叫著。

「失禮了。」他一把抱起我,往天空的那一頭飛去。

「唔……。」好快。

 


 

「走開!」月海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奇怪,我怎麼看不見人?

 

「在懸崖那邊。」光感應了一下,又抱起我飛了過去。

「月海?」我喊著她。

「為什麼阻止我?」月海的臉上流著淚,看起來很絕望的樣子。

「月海,冷靜。」一個男人雙手捧著月海的肩,停在月海的面前。

 

男人的背上,有黑色的翅膀。

光把我放在懸崖壁前的一塊石上,停了下來。

我這才仔細一看,那男人是,烈?

 

「不要管我,讓我死了,這世界就不會再有暴風跟暴雨!」月海對烈哭喊著。

「用自己招來的風雨自殺,妳以為很高明嗎?」烈說。

 

不遠的前方,有一股黑色的風,正朝這裡來,暴雨就跟在那風的下面。

我有預感,不到三秒鐘,風浪與狂雨就會侵襲吞沒了我們。

 

「月海,冷靜點,不要這樣!」我大叫。

 

可惡,這時候我就恨我沒有翅膀,沒辦法靠近她。

 

「不、要、管、我!」月海絕望地閉上雙眼,風雨就要襲來了。

「神啊!」我急得看看他們,又看看天空。

「我不管了。」烈一上前,吻了月海。

 

這瞬間,光張著他的白色翅膀,飛到烈和月海的背後,發出了白色極光。

那道強得刺眼的極光,從光的身體裡呈水平放射,阻擋了黑色的暴雨和風浪。

 

「吻夠沒?」光收回白色極光,飛到我的身旁,嘀咕道。

「……。」我這才發現,烈摟著月海,兩人吻得難捨難分。

「看來這個下午發生了很多故事。」他意有所指地說。

「我們是不是不要打擾他們比較好?」我表情不自然地推了推他的肩膀。

「嗯,失禮了。」他又抱起我,飛離了這座懸崖。

 

太意外了,我太意外了!

烈竟然跟月海在一起,還吻了月海?!

 

「奇怪,我明明是泉看著月海的。」光納悶道。

「去找他問問不就知道了?」我拿起手機,突然想起我並沒有泉的電話。

「打給他。」他眼神一使,手機就到了我的手上。

「嗯。」我著號碼,按下。

 

也是啦,光兩手都抱著我,怎麼會有手打電話?

我的提議真蠢。

 

「喂?」泉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有空嗎?待會『命運之店』見?」我問。

「七海?」泉楞了楞,大概沒想到光的號碼打去,竟然接起來是我的聲音,問:「妳把光怎麼了嗎?」

「是就好了,現在不方便說話,待會見。」我闔上手機。

 

飛行的過程風還蠻大的,聲音都有點不清楚。

這時候,我又發現,有翅膀其實還蠻方便的,虧我之前一直覺得後面有翅膀很礙眼,我總是懷疑他們洗澡要怎麼洗。

 

「妳也想太多了吧?」光看穿了我心思,沒好氣地看了我一眼。

「人家好奇嘛。」奇怪耶,我們這種普通人又沒翅膀,當然會好奇啊!

「不要張開翅膀不就得了嗎?」

「對喔。」說的也是,平常他們的翅膀都是藏在身體裡的說。

「妳也知道。」

「……。」好啦,我是天字第一號大蠢蛋。

 


 

「妳們怎麼湊在一起了?」一進店裡,泉已經坐在椅子上,翹著腳,一副來抓姦的模樣,質疑地看著我。

「噗。」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剛剛不是請你去看著月海嗎?是極把七海他們託付我的,所以我就拜託了你們,」光一屁股坐在泉的對面,問:「那你是怎麼把月海搞丟的?」

「我一下午都從『慾望之都』門口看著『命運之店』,哪知道烈這傢伙把月海拐走了?」泉瞄了瞄我,確定光與我是清白的,看著我的眼神就比較不那麼兇了。

「你怎麼知道烈把月海拐走了?你不是都沒看見他們離開?」我看著泉。

「妳忘了我有翻閱記憶的能力?」泉好整以暇地盯著我的靈魂看。

「……。」我還真忘了。

「嘖,關起來了。」泉挑眉,一副「早知道就不提醒妳」的表情。

「你看到哪裡了?」我臉色一沈,真想揍他。

「剛確定了一下妳跟光打給我的那時候發生的事,就開始從頭看,看到月海得了心臟病。」

 

呼,幸好,從頭看不是從中間……,咦,不對啊,那他不是……?

 

「不好意思,不該看的我有略過,只有不小心瞄到一點。」泉喝了一口咖啡。

「咳、咳!」我差點被小瞳剛泡來的咖啡嗆到。

 

看樣子他也看見了我早上跟極的畫面。

我該慶幸他至少還沒往下看到我跟判的事情嗎?

 

「妳不是可以用煙掛看見剛剛究竟怎麼了?」光瞄了我一眼。

「喔對!」我都忘了自己有這能力,真不專業。

「是妳最近怪怪的,還是其實我們不太熟,妳本來就這樣糊里糊塗的?」光沒好氣地看著我。

「唉,這幾天發生太多事情了,人家一時反應不過來嘛……。」我也跟著坐下,雙手靠在桌上,捧著臉嘆氣。

 

人生啊。

 

「……。」這下換泉楞住。

「我下午也被嚇過。」光看了看泉,拍了拍他的肩。

「被什麼嚇過?」奇怪,下午光不是都跟我在一起?

「真不像是我認識的七海。」泉不可思議地搖搖頭。

「咦?」我看了看泉跟光。

 

這下才意識到他們說的是我用了「人家」這個詞,以及雙手捧臉跟嘆氣這兩件事情。

 

「某方面來說我也算是人好嗎?」我沒好氣地答。

「對不起,直到剛才我都看不出來。」泉回得理所當然。

「別怪他,我都看不出來了。」光替泉解釋道。

「你們倆一搭一唱是想把我氣死?」

「我答應極要好好照顧妳,如果真的把妳氣死不是我的本意。」光點了根煙。

「去你的,讓我安靜一下,」我也跟著點了根煙,然後閉上眼。

 

剛好,今天帶的煙是「storm」。

吐出的第一口煙裡,我看見烈在街角出現,發現泉直盯著「命運之店」,烈就繞到後門,用法術進來了。

 


 

「咦?今天怎麼沒從大門進來?」小奧從工作室裡走出,發現了烈。

「是啊,烈,不過好久不見。」本來就在辦公室裡的月海擦了擦眼淚,說。

「怎麼哭了?」烈看了看月海。

「沒什麼。」月海別過頭去。

 

只見小奧跟烈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別再問。

 

「我剛看見泉一直盯著『命運之店』,就繞了後面進來。」烈很快意會過來,解釋著,眼神還是一直看著月海。

「一直盯著我們?馬的,這傢伙我就知道他忍不了多久,八成有大陰謀,」小奧打開辦公室的門,對著月海,說:「月海,我守店裡。」

「拜託妳了。」月海點點頭。

「要不要出去散散心?」烈提議道。

「可是泉不是一直盯著我們?」月海問。

「傻瓜,我進得來就出的去啊。」烈笑了笑。

「好啊,呃,可是七海叫我乖乖待在店裡不要跑。」月海掙扎著。

「嗯,我從街角還看見了,門口有朵薔薇。」烈的表情有點黯然。

「對啊,好奇怪,不知道是誰每天插在哪裡,不過蠻好看的。」

「是極。」

「呃?」月海的表情有點尷尬。

「那是極留下的記號,可能是給誰看,總之,我想七海應該知道妳們待在店裡會很安全,才叫妳別出門。」

「你知道他們的事情了?」月海小心翼翼地問。

「極剛剛回到『惡魔之邦』,有跟我說了。」

「噢……。」月海很想繼續八卦,但又不敢問。

「沒辦法,那是命,他們注定的,誰也沒辦法違抗命運。」烈的眼神很悲傷。

「那我們出去走走吧!」月海站起身,她知道,需要散心的,不只有自己。

「嗯,」烈恢復精神,笑了笑,看了看月海的手,問:「可以嗎?」

「是你當然沒問題啊。」月海笑道。

「走吧。」烈牽起月海,然後他們就消失在辦公室內。

 


 

「之前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就會來這裡看海。」烈帶著月海到了崖邊,說。

 

放下了月海,他收起了黑色的翅膀。

惡魔的翅膀跟天使的很相似,那是由於惡魔原來也是天使。

傳說,遠古時,只比上帝少點點神力的撒旦帶領著一群天使反叛,從此開始了天界與魔界的戰爭;在為期千年征戰裡,撒旦最後落敗,跑到地下創立了地獄。

聖天使的翅膀是白色的,白得發亮,雖然逆天使的翅膀也是黑色的,但那種亮度與深邃的惡魔翅膀的黑截然不同。

逆天使的黑色翅膀形成飛翔的圖騰,惡魔的黑色翅膀則有著類似蝙蝠的形狀。

 

「我也會耶!」月海笑著走上前,一屁股坐在光禿禿地草地上。

「一個人嗎?」烈跟著坐了下來,問。

「七海不會讓我一個人來,她說怕我胡思亂想就跳了下去。」月海幽幽地道。

「看來妳有心事。」

「彼此彼此。」月海對烈吐了吐舌。

「其實妳蠻可愛的。」烈笑了笑。

「可愛,但是沒人愛啊。」月海望向大海。

 

那片海,就是我們二十歲時,接下「命運之店」前,原本決定四人一起投身之處。

後來我們沒有跳下去,這片藍藍的海,變成了我們散心的地方。

 

 

つづく

 

 

〝Zanarkand Ruins〞 form final fantasy x-2 piano collect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8 Comments

  1. 我上次說要改了~因為太忙了~
    最近才有空來看回覆~
    那我現在算改過賭注的嗎??
    如果出書要等~~
    那我希望~我贏了~
    我可以收到女王去國外旅遊寄來滴名信片!!
    上面要有女王手繪圖滴XDDDD
    我好貪心唷!!

    1. 7/3關賭盤,此之前都來得及。
      如果贏了當然可以寄明信片給你,不過前提是要等我出國(以及我記得…),我想等個一年半載會等到的XD
      手繪圖的話只有Q版喔,在下手繪技藝不高……

  2. 我動搖了….我改選極..(不知道來不來的及…)
    總覺得他們會克服一切在一起的!!
    我希望看到女王的文可以出書~~
    這樣才能買回來收藏ㄚ

    1. 哈哈哈動搖了,現在改來得及。
      再兩集就不能改囉。

      書啊……,目前沒有時間自己出,也沒合適出版社,再等等囉:)

  3. 我賭判~~!!!如果贏的話~希望可以再看到更多女王的作品!!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聽女王唱歌^^

    1. 會寫更多的,別擔心。
      我的題材靈感筆記本裡面還有十幾部呢。

      話說回來,關於唱歌這件事情,等我吧。
      希望今年可以順利把寫的歌成歌:)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