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獵艷一族 ♪ 拾貳、逆光的貴族

如果有一天,所愛的與所追求的是不一樣的,要選擇那一個?

 

「不要我送妳?」判雙手插在口袋裡,溫柔地問。

「不用了,沒很遠。」我不敢看他的眼神。

「需要我的時候,call我。」他的溫柔跟極一樣,都會把我溺死。

「嗯。」

 

走出那棟廢棄的工廠,我整個腦袋像被石頭砸到一樣混亂。

奇怪,明明判設的結界離「命運之店」不遠,為什麼我感覺這條路永遠都走不完?

 

「看來,妳不只會誘惑男人,連惡魔與死神也逃不過妳手掌心。」一個男聲從路旁的黑影中傳來。

「誰?」我警戒地回頭。

「好久不見,七海。」那個男人的背後有雙白色的翅膀,迅速地收了起來。

「光之華。」我瞪著他。

「什麼時候的事?」光之華表情嚴肅地問。

「什麼東西是什麼時候的事?哪件事?」真是冤家路窄。

「妳跟判。」他質疑的表情,令我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今天是我第一次跟他見面。」我低下頭。

「也太快了吧?」他挑眉。

「我也沒想到啊!」

「……,真拿妳沒辦法,」他眼神一使,一旁的路燈下,跑出了一張公園椅,他坐了下,拍拍椅子示意我也坐下,說:「有沒帶煙?」

「嗯,」我從口袋裡拿出一包「storm」,遞給他:「喏。」

「妳們都抽『storm』?」他看了看我,眼光變得柔和了。

「嗯,妳女人推薦的。」光之華只要講到舞,都會這副模樣。

 

舞,就是逆天使公主,夜姬。

老實說,之前我一直肚爛他們倆,多半的原因不是因為我們敵對,而是他們感情好到令人覺得礙眼。

我其實很羨慕他們。

 

「極剛剛來找我,要我替他看著妳。」光之華瞄了我一眼。

「為什麼?」不是怕我跟人跑了吧?

「他說要離開幾天,怕妳有事,我請泉跟我手下的聖天使,一個人保護一個妳們『命運之店』的女生。」他點了煙,把火地回來給我。

「極都跟你說了?」我點了煙,沈思著。

「嗯,節哀順變。」

「月海又還沒死!」他這是什麼安慰?

「別激動,我沒那意思。」他的表情有點歉意。

「為什麼是你?」

 

我有點責怪極,我跟光之華最沒話聊了。

如果是浪或者是小樹都還蠻好的。

小樹不會煩我,浪只會逗我開心。

 

「沒派翼來就好了。」光之華一副「妳還想怎樣」的表情。

「呃。」我尷尬地吐了吐舌頭,差點忘了翼,我的舊情人。

「小樹回家帶女兒,我沒跟翼說,免得他堅持要來陪妳。」

「你其實還蠻體貼的。」我看了他一眼。

 

幸好翼不知道,否則以他的個性,總是覺得「以前的女人也還是我的女人」,我看我這陣子不會有好日子過了。

 

「我認識極這麼久,沒看過他對一個女人如此心動。」光之華瞄了我一眼。

「真的嗎?」我心裡有點甜滋滋地。

「嗯,認識判這麼久,也沒看過他對女人動心。」他若有所指地說。

「你偷看我們嗎?」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妳怕嗎?」他反問。

「嗚。」我當然怕。

「認識妳這麼久,沒見妳這個樣子過,」他一副很不敢置信地看著我,說:「妳也會癟嘴耶。」

「幹什麼?我平常很可怕嗎?」我沒好氣。

「是冷酷,連妳跟翼在一起看起來都只有張牙舞爪的表情。」

「那是因為我們吵架。」我真不想再提起。

「真不知道極跟判是怎麼了,妳一定會什麼女巫的魔法。」光之華簡直把我當成怪物看待。

「有的男人就喜歡天使,有的喜歡惡魔,不行嗎?」我看了看他。

「呃?」光之華一臉尷尬。

「妳女人是閃亮的天使,你這種人不會明白惡魔混種的女人的魅力的。」我翹起腳。

「說的也是,可能妳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他想了想,說。

「你不需要看著我,我很好。」真希望他賜我一個安靜。

「我答應極了。」

「我又不會怎樣。」

「所以妳跟判還沒怎樣嗎?」他挑眉。

「我們只是擁抱而已!」我急忙解釋。

「『只是』擁抱?」他加重了語氣。

「我剛剛因為月海的事情不小心哭了,所以判就抱了我。」我誠實地說。

「我怎麼沒看過判抱別的女人?」

「那你看過極抱別的女人嗎?」

「嗯,是沒有。」他認真的回憶著。

「你,你剛剛都看到了嗎?」我不好意思地問。

「沒有,我只看見妳進了工廠,然後就在外面等妳。」光之華一副「我沒那麼八卦」的表情。

「可惡。」我被套話了。

「判與妳道別的模樣,鬼都知道妳們之間有問題。」

「光,」我沮喪了起來,有點哀求地看著他,問:「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請便。」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奇怪,我最近怎麼了?這麼容易瓦解!

「妳指極跟判嗎?」

「嗯。」

「妳愛極嗎?」

「愛。」我毫不遲疑地回答。

「那你愛判嗎?」

「……。」我不知道。

「這不是很明顯嗎?」他一副「很了」的表情。

「呃?」我愣住。

「妳不猶豫妳是愛極的,妳卻沒辦法確定妳是不是愛判。」

「可是我明明是愛極的,又對判很心動。」嗚嗚,我是壞女人。

「也許,妳跟極是互相吸引,而妳會對判又有心動的感覺,是因為他可能是妳心裡的某種理想典型,所以一旦見著了,互相吸引的人戀愛了,對理想典型會有很深的迷戀。」

「理想典型?」聽他這麼一說,我愣住。

 

我一直以為自己很懂,關於愛情與男女之間。

卻好像沒有弄懂過自己。

 

「妳從小缺乏父愛,也渴望母愛,失去家庭的妳,特別缺乏溫暖,而判是歷經三千年的靈魂,加上他是死神的關係,能順利帶走靈魂的他,有很深的令人安心的特質,那也許就是妳一直追求的東西,」光看著我,繼續說道:「判沒有戀愛過,所以他也有一種很單純的情感特質,那樣的東西組合起來應該就是妳對於愛情的理想典型。」

「……。」我好想給他拍拍手喔。

「只是,我實在弄不懂。」

「什麼?」

「那妳又是哪裡吸引他?」他皺眉。

「……。」我氣結。

「我認識他們五百多年了,那時候打架是命運,現在又是命運……。」他搖搖頭。

「我沒有勾引他們,而且,我也沒有勾引你,所以你不會知道他們到底看上我哪一點,OK?」

「妳勾引我也沒用。」

「別挑釁我。」我有點火起來,真的,別激怒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哦?」他好像不怕死。

「如果不是因為舞,別以為我不是你喜歡的型,你就不會愛上我。」我警告他。

 

這次,我的表情很認真。

對於自己的魅力,與男人,我很有把握,只要是我想要的,沒有我要不到的糖果。

尤其,我們「獵艷一族」的精神,說得已經夠清楚了,這個世界上沒有不會動搖的男人

 

「唔,妳還蠻講義氣的。」光回答。

「我不碰朋友的男人。」除非他挑釁我。

「但是妳讓我的朋友為了妳,碰了朋友的女人。」他意有所指。

「我不是故意的。」我又沮喪了起來。

「噗,對不起我笑了。」

「唉,怎麼辦?」我有預感我很難抗拒判。

 

我沒想過,如果有一天,所愛的與所追求的是不一樣的,要選擇那一個?

極是我靈魂的另一半,可是,我該選擇的是讓靈魂成雙成對,還是夢寐以求的理想典範?

 

「判沒有動心過,我想他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光想了想,說。

「你有沒有遇過這種情形?難以抉擇的愛情?」我問。

「嗯,我沒有,不過,舞有。」

「咦?」

「我們剛相戀時,她的四個侍衛都喜歡她,除了小樹,每個都極盡誘惑之能啊。」他回憶起,眼神有一絲怒火。

「真的嗎?」原來鼎鼎大名的聖天使光之華,當初也是有情敵的!

「妳高興什麼?」他瞄了我一眼。

「沒,沒有。」人家只是覺得不那麼孤單了嘛。

「本來我想慢慢來的,沒料到浪那個傢伙手腳很快,而泉是個十分棘手的情敵。」

「你們之間不是還有soulmate手機,那命運的紅線?」我問。

 

原來有命運的紅線相牽,也不表示相遇就是結果。

愛情,果然需要經歷很多考驗啊!

 

「是啊,那時候我還以為只要在一起了,就是心意相通,沒想到那才是開始而已。」光點了第二支煙,說。

「是這樣啊……。」我也跟著點了第二支煙。

 

第一次,我覺得光之華與我有共通點。

我也以為我跟極在一起了,接下來會遇到的考驗,應該是要面臨我們可能有血緣關係,卻沒想到是遇見了判。

 

「對了,我聽說了酒杯的事情。」光又說。

「喔。」極都跟他說了,看來他們真的是好兄弟。

「那兩只soulmate酒杯選中妳們,也代表妳們之間有著命運的紅線。」

「可是我們之間也出現了情敵。」

「嗯,看來極要加把勁了。」

「判不是你也是你的好兄弟嗎?你怎麼幫極不幫他?」我的語氣有點責怪。

「我相信命運。」他理所當然地回答。

 

「我會遇見判,也是命運啊!」命運作弄人啊!

「不一樣,靈魂的伴侶,就是不一樣。」他下了結論。

「哼,我看你是給自己打強心針吧?」

「哦?要不要打賭?」他挑釁著我。

 

對,光的眼神充滿挑釁。

那令我我真是千百萬個不爽。

 

「賭什麼?」我毫不猶豫地問。

「賭妳的店,」光不懷好意地,說:「如果妳輸了,就別再做這種勾引人心賣給別人的行業。」

「你!」他根本就不了解!

「妳不敢嗎?」他繼續挑釁。

「不是,」我的表情轉為嚴肅,咬牙切齒地,說:「平常我受不了別人激怒我,可是,這種事情不一樣。」

「哦?」他有點意外我的反應那麼大。

「我不是不敢跟你賭,可是我寧可自己不幸福,也不會放棄幫助別人的幸福!」

「幫助別人的幸福?」換他糊塗了。

「極跟你說了我們的事,就是沒跟你說這些。」

「他來匆匆去匆匆,輕描淡寫地,我哪有機會知道更多,不如妳告訴我。」

「其實……。」

 

我終於把「獵艷一族」在「命運之店」裡面的業務目的,跟我對於幫助別人幸福的夢想,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光。

包括小時候我們這些混種的際遇,以及二十歲時接了「命運之店」的故事,還有一些案例。

 

「妳,怎麼不早說?」光從懷疑到眼神裡有著複雜的感動。

「我哪知道這樣講就行的通啊?」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好好跟他們談?

「情報有誤,看來天神對妳們的誤解很深,」他嘆了口氣,說:「雖然我不否認,改變別人的命運不是我們應該做的,但我相信應該人要順著良善的心,做對的事情,即使不被認同。」

「我一直是這樣想的啊。」自小我被誤會習慣了。

「我想我開始知道為什麼極會愛上妳了。」他看我的眼神,也變得溫柔。

「呃?」

「妳渴望溫暖,但是,妳的心其實就是溫暖的根源。」他理解地笑了笑。

「……。」他說的是真的嗎?

「男人也許有的喜歡壞女人,有的喜歡好女人,但,男人心中最渴望的,是溫暖的歸屬。」

「我從來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有那種東西。」雖然有點心動,但我還是不太相信他說的話。

「誰叫妳身上還有另惡魔難以抗拒的氣味。」他挑眉。

「極跟判也都這樣說。」但是我哪知道哪種東西是什麼啊?

「在『惡魔之邦』,神是進不去的,明明是惡魔,卻其實對不屬於他們的神的氣息有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況且,惡魔雖然會誘惑人心,但本身也對充滿魅力的惡魔有慾望,這是惡魔的本性。」他解釋道:

「而妳又是命運女神之女,依我對判的瞭解,死神對女人是沒有興趣,但是對於『命運』是很相信並嚮往的。」

「……。」他怎麼知道我是命運女神之女?

「妳不相信?」

「不,不是,而是你怎麼知道……。」我不敢置信地問。

「判沒告訴妳嗎?」他懷疑反問。

「他只說命運女神要他對我溫柔點……。」

「只有媽媽才會叮嚀這些吧。」他笑了笑。

「嗚……。」我的眼淚不爭氣地直落。

「呃?」他愣住。

 

我懷疑我的淚腺失調了,這幾天動不動就哭。

 

後來,我連哭了好久,光只是不斷遞給我衛生紙,然後安靜地陪著我宣洩。

我終於確定長久以來渴望的,自己一半的身世了。

 

 

つづく

 

 

〝Calm Lands〞 form final fantasy x-2 piano collect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4 Comments

  1. sever hang up
    打了好一段就沒了

    收到<灧私密>, 一看再看, 當聖物供奉

    只要是你的出品, 我都叫作品, 不限於文字xp

    ps對極超有信心

  2. 到底是極還是判呢?
    一個是靈魂的一半,一個是夢寐以求的理想典範

    我還不改選判吧!

  3. 我也猜極…
    雖然判也很有機會…

    對了~小舞跟光之後還有後續嗎??
    他們如果有小孩一定超可愛

  4. 我還是極!雖然覺得判越來越優了~
    光也出現了耶~
    哈~果然之前我是想太多了~~
    快出下一集呀~~~
    盼~~~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