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一定要認識妳】

那種甜蜜與幸福的感覺好像一種泡泡,隨著時間過去,那泡泡很自然地破掉了,

對他開始不再有激情的感覺,看著他眼裡的熱烈,就是不想這樣下去。

「等一下要不要去我家?」男友熱烈地望著我。

「呃,我今天不太舒服。」尷尬地看了他一眼,我說。

「這樣啊,那先送妳回去?」

「謝謝。」

「怎麼這麼客氣?」他仍微笑地問,一邊牽起了我的手,把我拉向他。

「不要……。」我別過頭去。

「妳怎麼了?」

「沒有。」

「我說錯什麼了嗎?」他關心地問。

「沒有啦。」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寶貝,妳最近都這樣,好奇怪。」

「有嗎?」

「嗯。」他皺眉。

「我,對不起。」對不起。

「幹嘛對不起?」

「我最近在寫新的小說,想要靜一靜。」我找了個藉口,雖然那也是真的。

「哦,我明白,早點說嘛,」他笑了笑,溫柔地說:「那待會送妳去咖啡館?」

「嗯,謝謝。」我感激地看著他。

「妳寫作的時候都是這樣的,妳會陷入那個情境裡,這很正常啊,只是妳沒說我沒察覺,該對不起的是我。」

「……。」不要再這麼體諒了,我覺得自己好糟。

「不打擾妳,晚點妳要回去的時候再call我接妳?」

「不用啦,我自己叫車就好。」

「每次都寫到半夜一、兩點,這麼晚我不放心啊。」

「可是你要上班耶。」而且我只想趕快逃離現場,不想再見到他。

「沒關係,誰叫妳是我女友?」

「不用擔心我,真的,工作很重要,我到家再傳簡訊給你?」

「……,真拿妳沒辦法,好吧。」他摸了摸我的頭。

 

接著,我上了他的車,然後他載我到鬧區旁那間開到半夜三點的咖啡店,跟我說了掰掰,便不捨地離開。

看著他的車尾揚長而去,我心裡多了些輕鬆,也多了些沈重。

進了店裡,跟熟悉的店員打招呼,點了杯千年如一日的黑咖啡,我便端著咖啡,在有遮雨露台的吸煙區找位子坐下。

打開筆記電腦,收了信後,點了一下未完成的文章,,點燃只剩一根的煙,又發起呆。

 


 

我跟男友交往兩年了,一開始,我們都會牽著手逛街、擁抱,跟一般的情侶一樣。

跟他的蜜月期則比別人長,直到現在,我們根本沒吵過一次架。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那種甜蜜與幸福的感覺好像一種泡泡,隨著時間過去,那泡泡很自然地破掉了,我對他開始不再有激情的感覺,看著他眼裡的熱烈,也令我不舒服,就像剛剛,他碰到我的手,雖然很熟悉

溫暖,但,我就是不想這樣下去。

對,我不愛他了,我不想再這樣假裝熱絡,也不想閃躲他的擁抱,不想接電話,不想聽他喊一聲「寶貝」,也不想找藉口不讓他進我的房,或上他的床。

我不想跟他在一起了,可是我沒種,我沒勇氣開口。

 

「不愛了要老實說,否則就是欺騙。」我的耳畔響起了誠實之音。

「可是看著他熱切的眼神,覺得自己要這樣傷害一個人曾愛過的人,我下不了手。」

「又不是要你動手做了他。」

「如果我愛的人不愛我了,我一定會覺得跟死了沒兩樣。」

「不愛一個人還假裝愛他,這樣就會對他比較好嗎?妳會快樂嗎?別傻了,能瞞多久?」

「不愛了還假裝愛,就是欺騙?」

「是啊,愛情裡會說的謊,除了劈腿,不就是不愛了還假意溫柔嗎?」

「嗚,我是壞人。」

「愛情不能勉強的,愛上一個人,跟不愛一個人一樣,都沒有理由。」

「唉。」我把手肘靠到桌上,捧著臉,深深地嘆了氣。

「妳其實不壞,會為了不愛一個人而傷神的人,表示妳還算認真,至少妳不是惡意。」

「謝謝你安慰我。」真是個好人……,呃?等等,這個人是誰啊?

「本來以為只有男人不喜歡當壞人,沒想到女人差不多。」那個男聲下了評論。

「我還以為我在自言自語咧!」我轉過頭,發現跟我對話的是坐在我身後的男人。

「看來妳除了有心事,腦袋也不清楚了。」那男人的臉被他的黑色筆記電腦遮住,我只看見他修長的手上,叼了根煙。

「對不起,我呆過頭了。」我真蠢,還以為自己心裡的惡魔還是上帝之類的聲音在跟自己對話。

「不會,我大開眼界,」那男人把煙擱在煙灰缸邊,手將電腦螢幕闔上,又叼起煙,看著我,說:「現今像妳這樣遲鈍的女生不多了。」

「……,謝謝你喔。」我沒好氣。

「愁眉慘霧的表情不適合妳。」那男人看著我,說。

「那也不需要虧我吧?」我癟了嘴。

「都說愁眉慘霧的表情不適合妳了,怎麼又垂頭喪氣的?」他挑眉。

「如果,」一股衝動,我離開了座位,坐到他對面的位置,握著他的水杯,問:「如果我跟你說我不愛你了,你會和平的跟我分手嗎?」

「……,妳不愛我了?」他問。

「對不起!」我低下頭,握著水杯的手更緊了。

「很好,就這樣誠實告訴他吧。」男人的臉上出現了微笑。

「真的嗎?」

「總比跟他說妳愛上了別的男人好多了吧?」

「我沒愛上別人啊。」

「那不就好了?」

「嗯,」我望著他,說:「謝謝你。」

「舉手之勞。」

「我回座位了。」我跟他點點頭。

「去打電話吧。」

「嗯。」

 

我站起身,彎下腰,從包包裡拿出了手機,然後撥了男友的電話。

 

「喂?這麼快就回家了?」男友的聲音聽起來很開心。

「沒有,我還在外面。」

「哦?怎麼啦?想我嗎?」

「我有事要跟你說。」我深呼吸。

「最近都怪怪的,妳,妳懷孕了嗎?」

「呃?」我一愣。

「因為妳總是欲言又止,對我忽冷忽熱的,雖然妳說是寫作的關係,但我總覺得妳有事瞞著我,妳是不是有了?」

「呃?」原來,他以為……。

「寶貝,我很愛妳,可是我還沒準備當爸爸。」

「我沒……。」

「如果妳堅持一定要生,我只能尊重妳,可是,我覺得現在還不是時候……。」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去拿小孩嗎?」

「呃,如果妳願意的話……。」

「不會有這些事的,」我又深呼吸一口氣,說:「我沒有懷孕,不過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只是想跟你說,我們分手吧。」

「呃?」

「對不起,我不愛你了。」我終於說了。

「寶貝,等等,妳是因為我說這些話才?」

「沒有,跟你的想法沒關係,只是覺得我們不合適,我不想繼續下去了。」

「妳真的要分手?等等,太突然了。」

「讓我們和平的還給彼此追求幸福的權利吧,什麼都別說了。」

「妳……。」

「對不起。」我用力地說。

「……,我知道了。」

「嗯,那,就這樣。」

「那我們還是朋友嗎?」

「等你交了新女友再說吧。」

「嗯,那,就這樣了嗎?」他試圖挽回。

「就這樣了。」

「妳在哪裡?我過去找妳?。」

「不要,我不想見你,我說真的,求你。」我緊閉眼睛,拜託,我什麼都不要了。

「……,好吧。」

「對不起。」

「不用說對不起。」

「掰掰。」

「掰掰。」我掛了電話。

 

看著桌上的手機,喝了一口冷了的黑咖啡,我心中沈重的感覺消失了,雖然感覺不舒服,也覺得自己好糟,可是,好輕鬆。

 

「雖然別人都說戀愛不要太老實,但,誠實是上策。」那男人的聲音又隨著他敲打鍵盤的聲音傳來。

「他以為我懷孕了。」

「嗯,我聽到了。」

「幹嘛偷聽人家講話?」我轉頭。

「誰叫妳在公眾場合自言自語,電話又講得那麼大聲。」

「有嗎?」那大家不是都聽到了?

「妳該慶幸這裡只有我跟妳。」

「噢。」我四處張望,幸好。

「妳真的蠻遲鈍的,現在才發現。」

「是啊,我連好幾個月覺得跟他在一起很不自在,也不快樂,才發現我不愛他了,我真的很遲鈍。」

「還好,不算太晚。」他安慰我的語氣,聽起來很不安慰。

「你這個人講話一定要這麼老實嗎?」

「誠實是上策。」

「你一向這麼雞婆嗎?」我瞪了他一眼。

「我沒跟別人搭訕的習慣。」

「那幹嘛回應我的自言自語?」

「看不過去。」

「你還蠻有正義感的嘛。」聽到一個女人欺騙男友,沒種說不愛了,還會教訓人。

「妳誤會了。」

「咦?」

「妳過來還是我過去?」他又闔上電腦。

「咦?」

「我過去好了。」他從容地把電腦收進一個橄欖綠色的包包裡,站起身。

「咦?」

「妳不只遲鈍,反應還很慢。」他一派輕鬆地把包包拎起,端了自己的咖啡,朝我對面,一屁股坐下。

「你過來幹嘛?」

「陪妳啊。」他又從口袋裡拿出他的煙,點了上。

「陪我幹嘛?」

「妳要繼續寫文章,我就陪妳一起寫,妳要聊天的話,我就陪妳聊啊。」

「你說得很理所當然嘛。」

「不然呢?像妳一樣扭扭捏捏的嗎?」他挑眉。

「好像也不好……。」但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所以,妳想聊分手的事情、感情觀,還是寫文章?」

「你怎麼知道我在寫文章?」

「看就知道了。」

「你偷看我?」

「是正大光明的。」

「最好是。」這個人真奇怪耶!

「為什麼這麼氣?」

「你不覺得你很奇怪嗎?」

「哪裡奇怪?」

「你回應我的自言自語,又鼓勵我跟男友分手,呃,鼓勵我誠實跟他說要分手……。」

「還有呢?」

「還有,我分手以後,你又坐過來陪我!」

「有哪裡不合理?」

「呃……。」我仔細想了想,好像是沒有哪裡不合理的地方……。

「妳一坐下來就發呆,聽妳的自言自語很困擾,我只是提醒妳做人基本的道理是要誠實,」他把煙熄了,左手靠在桌上,臉貼著左手,說:「然後,想要陪著自己喜歡的女人,安慰她,有錯嗎?」

「是沒有…….,咦?」他剛剛說了「喜歡的女人」嗎?

「妳聽到了。」他好整以暇地看著我。

「……,我第一次見到你。」

「但是我不是啊。」

「……,我們在哪裡見過嗎?」

「這裡啊。」

「這裡?」什麼時候啊?

「有幾個月了,前幾次看到妳,覺得很好奇,一直盯著妳,妳都只盯著電腦,一下嘆息,一下瘋狂地打著字,一下哈哈大笑,」他邊把我的電腦螢幕也闔上,說:「本來下定決心想認識妳,就看到妳男友來接妳,有時又看見他送妳來,又來接妳,沒完沒了的。」

「……。」

「我不是第一次聽到妳自言自語了。」

「呃?」

「妳已經自言自語兩個禮拜,按照妳的內容,我分析了很久,肯定妳不愛妳男友了,就決定要老實告訴妳。」他的嘴角有著一抹微笑。

「……,我該誇讚你的推理能力嗎?」

「妳該誇我很有耐心,忍這麼久不跟妳搭訕。」

「你好像很開心。」為什麼我有中計的感覺?

「妳不愛他是妳自己的心意,我剛也只是說出自己的心意,總不能跟妳說要老實,自己不老實吧?」

「你好會講話喔!」我都沒辦法反駁。

「是啊,老實又善於溝通的男人,跟妳的遲鈍一樣很稀少了。」他笑道。

「你還很不要臉耶。」

「我有說錯嗎?」

「是沒有……。」但是我就是莫名其妙覺得他很高傲。

「這麼高傲的人卑微地坐在妳面前,跟妳告白,等著妳回應,也要生氣嗎?」他的眼裡盡是溫柔。

「我……,太突然了啦!」我別過頭。

 

老實說,他從容的模樣很穩重,手裡叼煙的模樣也很有吸引人,微笑的看著我的樣子,也很有說服力。

 

「說的也是,才剛分手就被告白,我可以理解。」他又站起身,提起他那只橄欖綠的包。

「呃?你要走了?」

「沒有啊,不是說要陪妳了?」

「那你站起來提包包幹什麼?」

「去坐到後面啊。」

「為什麼?」

「陪妳啊。」

「……,在這裡陪就可以啦。」我嘟囔。

「什麼?」他一副沒聽見的樣子,湊了近我,問。

「我說你可以坐在這裡。」

「我聽見了。」他的笑很賊。

「那你還故意鬧我?」

「我想聽妳再講一次嘛。」

「你暗戀一個人幾個月,跟她告白,一點都不會害臊嗎?」我瞪著他。

「嗯,剛看到妳進來的時候,是有點緊張。」

「緊張?」騙人!

「好吧,我不是百分之百誠實。」

「你看吧!」

「不,我剛是真的看到妳的時候有點緊張,我只是隱瞞了別的事情。」

「隱瞞什麼?」我狐疑地問。

 

這時,店員拉開了落地窗,到我們這區收拾起來。

 

「過來一點。」他看了店員一眼,說。

「什麼?」我湊了上去。

「記不記得妳剛剛問我『如果我說我不愛你了,你會和平的跟我分手嗎』這句話?」

「嗯,好像有。」我回憶著,對,剛才我發現他在跟我對話而不是自言自語時,我衝了過去問。

「那時我應該跟妳說,不可能。」他自信地笑道。

「不要臉!」

「還有……。」他又看了店員一眼。

「什麼?」我也看看店員,嘖,有人在講話真的要小心。

「我那時候就想這樣做了。」他把我湊近他的臉,一手捧了去。

「唔!」他輕輕地碰了一下我的唇。

 

然後,他的氣息停留在我的唇前,直盯著我看。

 

「感覺好嗎?」他眼裡的熱切,令我整個人發麻。

「才,才碰一下。」我別過頭去。

「那這次來真的。」他又把我頭轉過,捧上我的臉,吻了我。

 

這個吻,實實在在地,令我神魂顛倒。

 

「碰。」落地窗悄悄地被關上。

「真識相。」他笑了一下。

「呼。」我喘著氣。

「有讓妳心動嗎?」

「你一定要問這麼多問題嗎?」這樣很尷尬耶。

「那我就不客氣囉。」他又吻上我。

 

後來,除了「明天上要班嗎」這句話之外,他都沒再問過我什麼。

而我們跌跌撞撞地吻著上了他的車,又跌跌撞撞地吻著上了我的床。

 

「我會一直讓妳愛下去的。」他在床上這麼說。

 

 

4 Comments

  1. 就是不想這樣下去。
    真的,就是沒感覺了不愛了
    可是又覺得很對不起…

    怎麼最近心聲都跟你推出來的文好像: B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