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此刻真實的擁抱】

此刻真實的擁抱

 

HILL曾經有過破碎的擁抱,所以害怕著再擁抱破碎。
而我就是沒有破碎過,才想要即使是破碎的都情願被刮傷。

 

有人說,學生時代的戀情經不起時間,就像愛情不能被考驗一樣,沒幾對有好結果的。
但那時候戀愛而認真的我們,不知道什麼叫做好結果,只知道傻傻地認定對方,然後不是對方跟不上我們的腳步,就是他跑得快了點讓人追不上;最後,我們只有舉白旗投降。
那是十幾歲的事情了,即使談了五、六年的戀愛,二十出頭的人其實還是不知道什麼叫做愛;或者說,我們還沒機會談深刻的戀愛。
因為對於生命的智慧太淺,對於與人相處的經驗都還很單純,單純與淺顯的感情,從沒有什麼深刻的可能。
大概就是由於期待著轟轟烈烈的一段,在與學生時代的男友分手後的某個晚上,我不知道是怎麼了,突然衝進了便利商店,買了一包煙,然後就在路邊毫無經驗地點起煙來。

 

「咳、咳……。」嗆死人了。
這瞬間,在馬路上又咳又吐的我覺得自己爆蠢的。

 

回到家裡,那感到寂寞足以殺死貓的情緒充斥著我的身體,而我好想好想有一個溫暖的擁抱。
於是,我又不知道怎麼了,竟約了在網路上認識一陣子的男人在夜半出遊。
他的名字叫做HILL,工作很忙,沒有女友,好像也不想交,卻與我在網路上打情罵俏了好一段時間。
他與我總是想約對方出來,卻又臨時毀約,大概是我們都覺得對方有種致命的吸引力,可是又可能是騙子吧。
又或者,其實我們對自己沒有信心,總覺得不可能真的有想像中那麼好的人,會就這樣遇到了彼此。

 

「妳不是不抽煙?」HILL嘴裡叼著煙,瞄了我一眼。
「剛學會的。」我吐了口煙,感覺順暢多了。
「怎麼突然這麼堅決的想見面?」他邊開著車,問。
「寂寞吧。」我說。
「嗯。」他笑了笑,彷彿瞭解似地。
「那要去哪裡?」我發現我們沒有目的。
「妳怕嗎?」
「年輕人沒在怕的。」
「我可以當作那是挑釁嗎?」
「隨便你。」
「好嗆啊妳,今天。」
「我想要一個溫暖的擁抱。」我鼓起勇氣,說。
「嗯,妳剛剛在MSN上說過。」
「喔。」人家只是想確定一下嘛。
「去哪裡都好嗎?」
「嗯。」有人陪都好,尤其是他在。
「帶妳去我的秘密基地。」
「秘密基地?」
「嗯,到了。」他神秘地笑了笑,然後把車駛進那剛敞開的大門。

 

在我眼前的是一間玻璃屋,裡面有好幾台電腦,跟一些機器。
看起來像是工作室之類的地方。

 

「平常我不會帶女人回家。」HILL看了看我,說。
「喔。」所以帶我來這裡?
「不,這裡更不會帶女人來。」他像是看穿我的想法似地回答。
「那所以我不是女人?」我有點不高興地問,他竟然是把我當小女生的男子。
「妳就是這點可愛。」他沒解釋,只是笑著敲了我的頭,說:「請進。」
「哇……。」他的玻璃屋開了燈後,有一種神奇的魔力,感覺像是生產出建築還是電影的地方。
「是我的工作室沒錯,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帶妳來這裡。」他從角落的復古式冰箱拿出兩瓶比利時啤酒,遞給我一瓶。
「黑醋栗?哇,好好喝喔!」我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妳看起來不像是喝烈酒的女孩。」他笑了笑。
「所以她是喝烈酒的女孩嗎?」我指著牆上那張大海報,隨口問。
「……。」HILL楞了一愣,像是陷入沈思,沒有回答。
「對不起,我沒別的意思,只是問問而已,你可以不用回答。」我意識到自己踩到了HILL的痛腳,有點尷尬地解釋。
「沒關係,那張海報我想拿掉又捨不得,想想好歹怎麼說也是自己的作品,就一直掛著了。」
「喔。」我仔細看了看,發現那是一個蠻久了的樂團。
「妳不知道她們嗎?」HILL問。
「聽過,但是那時候我還很小。」這樂團剛出道時我應該才國中吧。
「說得也是。」他笑了一下,有點苦。
「呃,對不起,我不是要說你老……。」如果覺得他老就不會跟他出來了。
「沒關係,真的,我都快四十了。」
「可是你看起來很年輕!」我趕忙澄清。
「她也是啊,還活繃亂跳的。」HILL瞄了瞄那張海報。
「所以她真的是你以前的……?」我小心翼翼地問。
「嗯,他們出道前就分手了。」
「喔,那,那也蠻久了。」
「是啊,我到現在都單身。」
「她傷你這麼深?」藝人都不簡單啊!
「不,是我傷害她,」HILL眼神複雜地苦笑著,說:「她給了我很多次機會,可是我沒珍惜她,最後她提分手,我們都很痛苦,等我終於知道自己做錯了,也來不及了。」
「啊……。」我以為會為愛傷神的都是被甩的那一個,也以為被甩的人都是對方變心了,可是原來也有像HILL這樣的。
「大人的世界很複雜啊。」HILL笑了笑。
「你們後來就沒聯絡了嗎?」
「剛好相反,她們團的第一張專輯到現在,包括演唱會,都是我做的。」
「哇!」好厲害!「但是是做什麼啊?」
「視覺、舞台那類的。」他淡淡地說。
「我是不是刺到了你?」忍了很久,我終於問。
「不會,秘密基地嘛,挖出秘密是應該的。」
「那講點別的好了,我看你好像快進入時光隧道了。」我灌下最後一口啤酒,好好喝。
「真會挖苦人,」HILL這次的微笑一點都不苦,又敲了敲我的頭,說:「講講妳囉,妳又是為什麼突然學了抽煙?」
「呃?」討厭,他怎麼每次都問重點。
「不是突然覺得自己長大了吧?」
「二十一歲才覺得自己長大很悲哀耶!」
「哦?」HILL挑著眉,一副「難道不是嗎」的表情。
「好啦,對啦,我就是不想再乖乖的當小女人,覺得自己應該長大了,莫名其妙就想抽煙嘛。」看到HILL的海報與聽到這段故事,害我不敢承認,我其實就是聽了那個樂團的某一首歌,叫「I don’t wanna be a doll」,才決定要抽煙的。
「真可愛。」HILL的眼神溫柔了起來,把我手裡的酒瓶接了過去,放在一旁。
「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近?」
「妳怎麼突然警戒起來?」
「因為很突然嘛!」
「妳害羞了。」他抱住我,緊緊地。
「啊……。」他的擁抱好溫暖。
「剛剛不是說年輕人沒在怕的嗎?」
「我是不怕啊!」
「那怎麼顫抖了?」
「我,我……。」我很緊張啊!
「我也會緊張啊。」
「騙人!」
「真的,妳摸這裡。」他把我的手執起,放在他胸前。
「跳好快喔。」
「沒騙妳吧。」
「嗯。」我突然不緊張了,也抱緊他。

 

然後他吻了我。

他的工作室明亮且透明,只有外面庭院整個用圍牆圍住,既隱密,又開放。
而我們就在這透明的工作室裡面擁吻著。

 

「我一直覺得這種感覺很不真實。」HILL喘著氣,看著我,說。
「我也是。」我想我此刻的眼神一定很迷濛。
「可是我抱到了妳,那種感覺再真實不過了。」他又吻上來。
「我也是。」我回吻著。
「妳想去床上嗎?」他問得直接。
「在這裡也可以啊,」我瞄了牆上的海報一眼,說:「不過如果你介意的話……。」
「介意就不會帶妳來了。」他把我抬起,將桌上的東西掃到一旁,手伸進了我的上衣。
「抱緊我。」我說。
「遵命。」他笑了笑。

 

我們從皎潔的月光與工作室裡的燈光籠罩下,一直親熱到天亮。
然後他又拿了一瓶啤酒出來,餵著我喝。
這次我能感覺他真的不介意那張海報的故事了。
因為他真實的擁抱著我,而且他的眼裡只有我。

 

每個人的生命裡,都會有一段關於遺憾,總是在心裡想著,如果那時候我們擁抱了,會不會現在就不一樣了。
當然,也有的時候是,因為那時候擁抱了,所以老遺憾著,如果那時忍住就好了,因為我們也許還保留著一點點美麗的期盼。

 

HILL曾經有過破碎的擁抱,所以害怕著再擁抱破碎。
而我就是沒有破碎過,才想要即使是破碎的都情願被刮傷。
但是,愛過的人都知道,當遇見了那一個非愛不可的人,不論會不會遺憾,還是後不後悔,都不是我們現在考慮的事情。
因為我們只想要這樣緊緊的屬於對方,跟讓對方屬於我們。

 

「別再像放開別人那樣放開我。」我嘟著嘴威脅他。
「遵命。」他對我行了個禮,然後又朝我攻擊過來。

 

 

 

 延伸閱讀:Hill之前的故事 ■ http://www.yean-style.com/story/apartment/966

 

 延伸閱讀:Hill另一個故事 ■ http://www.yean-style.com/story/faith-com/847 

 

■攝影╱BEN

 

 

10 Comments

  1. 好久不見= ]
    依舊持續收看中喔

    最近天氣真不穩
    忽冷忽熱容易感冒呢
    好好保重唷 !

  2. 妳的文章都寫的很棒喔
    要繼續加油
    我會一直支持妳的^^

    這個Hill是色情公寓裡的Hill嗎?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