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剛剛好】

一定是剛剛好

 

也許長大了的我們,越來越懂事,就越來越小心,
以致於以前可能衝動會做的傻事少了,但幸福與有趣的事情也消失了。

 

同學會啊……。

算算我們班已經十年沒有開同學會了,上一次開同學會時我還在唸大學,轉眼間,大家都結婚生子,或老了。
這次是國中時坐在我後面兩年的男生主辦,呃,他現在已經是個男人了,不知道他跟哪個同學聊到,大家就決定碰面。

是說應該要感謝FB,自從有了臉書後,我們這些根本沒有任何聯絡的同學,開始有了互動與交集,連要約都方便許多,還可以隨時update彼此的訊息。

這天我們來到一間新開的法式餐廳用餐,因為大家下班都晚,所以八點才碰頭,十點就有人要離開了。

 

「有間店不錯,要不要去坐一下?」主辦的他提議。
「好啊,還有誰?」我看了看旁邊的同學。
「呃……,我還要回家顧小孩,掰掰!」兩個孩子的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
「我要回家加班,下次見。」念法律的同學看了看手錶,接著說。
「女朋友在家等我,先閃。」連鎖麵包店經理邊滑手機邊跟我們揮手。
「下次吧,今天太晚了,掰掰唷。」過了三十,家教仍然很嚴格的女同學遺憾地表示。

 

本來還有同學在群組訊息裡說要去唱歌續攤的,我都準備好徹夜不歸了,沒想到每個人都有事先走。

 

「只有我們,OK嗎?」他看了我一下。
「OK啊,都出來了。」大家都這麼早就再見囉?

 

幸好,那個主辦的同學跟我一樣單身,還有個伴可以熬過這個Friday night。

 

「那走吧。」他伸出手攔了輛計程車。
「要搭車啊?」
「有點距離。」他開了車門,示意我先進去。
「喔。」

 

他說得不正確,不是有點距離,根本是從台北的北邊到南邊吧?
我們搭車還經過了高架道路呢。

不過,他介紹的小店很有風情,擠擠的一小間,有啤酒、燒烤和一些現做小菜,還蠻適合續攤的。

太久沒碰面了,我們從畢業後聊到彼此的感情,他很訝異我竟然還單身,我只好搬出我也是有喜歡的人,只是他不喜歡我。

那個人是我去一堂瑜珈教室試聽課程時認識的,因為我們工作都忙,但瑜珈課要準時報到,想想就沒簽下合約。
剛好決定不去的第二次晚上我們一起在教室附近用餐,便熟絡了起來,這幾個月我們都經常碰面吃飯。
因為都只有我們兩個人,本來我以為他對我有好感,才會一直約我出來,可是,我們只是吃飯、聊天,什麼都沒發生。
連一場電影都沒有看過。

我想,他應該不喜歡我吧……。

 

「可是他不喜歡我啊!」我嘟囔著。
「妳有問他嗎?」主辦同學點了根煙。
「……,沒有,」我用力地握住酒杯,說:「可是我真的表現得很明顯了!」
「那他有說不喜歡妳嗎?」
「……,沒有,」我抓著凌亂的髮,說:「可是他對我的表現都沒有反應!」
「妳怎麼知道他沒有反應?」
「……,我們前陣子常一起出去,他什麼都沒有表示耶!」
「那妳表示了什麼?」他喝著啤酒,眼神直直看著我。
「我,我有說他其實長得很好看!」
「還有呢?」他把啤酒杯放下。
「我會坐得靠他很近,可是他都把我推開。」根本是貼上去了我!
「然後呢?」他彈了彈煙灰。
「然後?有然後我就不會在這裡靠腰了!」
「那妳看得出來我喜歡妳嗎?」
「呃?」
「妳沒看出來。」他熄了煙。
「你喜歡我?」
「是啊,我暗戀妳很久了,但妳對我都沒反應,」他把啤酒一口飲下,說:「可見妳也不喜歡我。」
「……,我沒說不喜歡你啊!」是真的,我並不討厭他。
「但是妳也沒說喜歡我啊。」
「你……。」他到底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這時,我們倆持續了幾分鐘的沈默,我一直楞楞地看著他,但我確信,從他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來他對我有任何感覺。

 

「所以了,」他把右手放到桌上,托著臉,說:「既然沒有遠離妳,還常跟妳出去,妳也沒告白,他也沒拒絕,妳怎麼知道他對妳毫無感覺?」
「我講不過你,」我喪氣地也一口飲下我的啤酒,想起他說的話,狐疑地問:「那……,你剛是騙我的吧?」
「我說的都是實話。」他挑眉。
「……,你喜歡我還鼓勵我追他?」
「我沒鼓勵妳追他,只是實話實說。」
「……,所以你真的,呃,喜,暗……。」我,我問不出口。
「對,我、暗、戀、妳、很、久、了,」他一個字一個字加重語氣說:「從同班第一天,妳坐在我前面開始。」
「真的假的?!」他的表情還是看不出來啊!
「他沒說喜歡妳,妳就以為他對妳沒意思,我說喜歡妳,卻講了那麼多次妳都不相信。」他又點了根煙。
「我也要抽!」突然覺得我也該來根煙。
「喏。」他把他的煙直接遞給了我。
「……。」
「間接接吻不會懷孕的。」
「廢話……,我當然知道。」又不是古代人。
「到底要不要抽?」
「要。」我接過他的煙,遲疑地看了看他,然後抽了起來,說:「謝謝你的煙。」
「等等妳再點根煙還我囉。」
「……,那我自己點就好了,幹嘛要互相點來點去的?」正常不是自己抽自己的煙嗎?
「但是那樣就沒有間接接吻了。」他聳聳肩。
「所以你真的……。」他真的對我有意思。

 

『可是我還是看不出來!』我在心裡狂喊。

 

「聽了我對妳的告白以後,妳打算回覆我嗎?」他挑眉。
「你,你講話都這麼直接嗎?」
「不,重逢後才這麼直接。」他的意思是以前並未開口跟我告白。
「回,回覆你什麼?」我問這什麼蠢問題?!
「妳這是害羞嗎?還是妳很困擾?」他的問題也很直接。
「當然是害羞啊。」要困擾什麼?
「所以妳對我不是毫無感覺。」他的眼神第一次出現笑意。
「可是,太、太突然了。」

 

太突然了。

我想起第一次同班時,他坐在我後面,發考卷時我們的手都不小心會碰觸,而我們都會迅速收回手,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第二次同班,上課時,每每輪他站起來發言,我也都要轉身抬頭望他,總覺得他好高。

他說的對,其實我不是對他沒有感覺,只是當時年紀小,沒有想得那麼多。
我們還是學生的時代,大家都很單純,連學長姐到班上來,都會造成騷動,只有某些女生會聚在一起討論男生打籃球的模樣,某些男生會故意開女生玩笑,但沒有人認真的去戀愛。

 

「妳後來交過幾個男朋友?」他突然問。
「呃?」我想想,高中、大學、工作以後……。
「多到數不出來?」他看我用手指計算,沒好氣地問。
「不是啦。」其實只有三個。
「不是還算不出來?」
「三個。」我小聲地說。
「哦?」他挑眉看著我,一副「三個也要算那麼久」的表情。
「那你呢?」我反問。
「多得算不出來。」他把身體往後傾,靠在椅背上,說。
「……。」

 

這個花心鬼,還說暗戀我。

 

「我知道妳高一就交了男友。」他看著我。
「你知道?」
「那時很後悔沒有跟妳告白,但也沒見妳們分手,就決定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你是因為失戀變成亂愛男?」
「不,忘不掉妳很痛苦,又不知道怎麼把妳搶過來,我想我缺乏戀愛經驗,再想著妳會瘋掉。」
「……。」

 

聽著他平淡的口吻,我真不敢相信他說的話。

 

「結果那麼多年過去了,再見面,我還是對妳如此動心。」他把身體向前傾,兩手交叉靠在桌上,說。
「我看不出來你對我……。」國中到現在都看不出來。
「就知道妳看不出來。」
「你講話一定要這樣正經八百嗎?」
「我習慣。」
「……。」跟他戀愛應該會被氣死。
「我想妳沒那麼喜歡他。」他突然下了結論。
「咦?」
「我跟妳告白,聊了那麼久,妳現在就沒提到他了。」
「……,所以你只是故意轉移話題,根本是作弄我對嗎?」這比較可信!
「我沒那個意思,剛有講,我說的都是實話。」他兩手仍交叉著,身體往後拉了一下。

 

這瞬間,我發現自己真的很不瞭解他。
我還發現我更不了解自己。

他說得對,我的腦裡已經沒有想到那個我喜歡的對象。
也許,我真的沒那麼喜歡他。

反而是這個主辦的他,這些年他變得好成熟,聊天的過程可以感覺他是個很理智的人。
原以為我會多個要好的男性朋友,沒想到他竟然隔了十幾年跟我告白了。

 

「要繼續坐嗎?還是換個地方聊?」他看了看四周的客人,幾乎都走光了。
「呃,沒想到這麼晚了……。」我滑了一下手機,發現這間店已近打烊時間。
「累嗎?」他站起身,拿了帳單,問。
「……,不會。」我猶豫了良久,才吐出這幾個字。
「那先出去再找地方待了。」他瞄了我一眼,便去結帳。

 

征征地看著他的背影,直到他買完單回來,我腦子裡都是一片空白。
可是又覺得不想這麼快跟他說再見。

 

「走了。」他出現在我身旁。
「嗯。」我拎起包包跟外套。

 

我們一起走了出去,一路上,都沒有人開口說話。
他走得很慢,感覺是刻意等我的,但就像他講話的口吻一樣,總感覺有距離。

 

「妳想喝酒,還是喝咖啡?」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停下腳步,問。
「都好,你呢?」我還在發呆。
「都好?」他看了看我。
「嗯。」剛剛只有喝了一瓶啤酒,也吃飽了,沒有特別覺得什麼好或不好。
「……,那走。」他繼續往前。
「嗯。」我跟了上去。

 

約莫走了五分鐘的路吧,轉來拐去的,我們還是沒有對話,只有彼此的腳步,在夜晚的巷子裡明顯地發出聲響。

 

「到了。」他突然停了。
「這是哪?」我抬頭張望,是旁邊有掛小燈籠的店嗎?
「我家。」他沒動作,只是直直看著我。
「……。」我傻了。
「要上去嗎?」
「……。」這是哪招?
「妳不是說都好?」
「是……。」但是……。
「我不想解釋我家有酒也有咖啡。」
「喔。」早說嘛,嚇死人。
「妳沒聽懂,我的意思是我家有酒也有咖啡,但我不想用這種藉口把妳騙上樓。」他仍看著我,眼裡有種我解讀不出來的情緒。
「那是什麼意思?」
「妳要現在答覆,拒絕我,還是直接跟我上樓?」他赤裸裸的眼神,令我目不轉睛。
「……。」我現在聽懂了。
「太快了嗎?」
「有一點。」不,是很多點!
「妳看起來很不知所措。」
「廢話!」
「上樓吧。」他從外套內袋拿出了鑰匙,開了公寓的門。

 

他說的「上樓吧」就像咒語一樣,一講完,我就乖乖跟上去了。
而我們的鞋在樓梯間發出的聲音比剛才在路上還響亮。

 

「妳穿高跟鞋很好看。」進入他的家門前,他說。
「謝謝。」我低著頭不敢看他。
「要喝點什麼嗎?」他把鑰匙往桌上一丟,脫了外套後,轉身看我。
「酒好了。」
「需要壯膽嗎?」他笑了笑。
「非常需要!」我真不知道自己怎麼這麼誠實?
「妳坐一下,我去開酒。」他示意我後面有張沙發。

 

我像洩了氣的皮球,整個人垂直一屁股坐下。
似乎聽見他拿酒杯跟開瓶的聲音,發現公寓裡好安靜,而我的心跳越來越劇烈,已經快從喉嚨跑出來了。

 

「喏。」他很快地回到客廳,把白酒杯遞給我。
「謝謝。」接過酒杯,我不敢看他。
「妳變得好客氣。」他坐到我身旁。
「我還發抖咧!」是真的!我好緊張。
「看來剛剛應該讓妳喝多點。」他又笑了一下,這是我第二次看到他笑,剛剛是第一次。
「早知道就不要廢話那麼多,直接灌半打啤酒了。」跟他碰杯後,我一口氣把白酒乾了。
「早知道我國中就跟妳告白了。」
「你還說!」哪壺不開提哪壺,不知道我現在緊張得要命嗎?
「不過那時就算我們在一起,應該也沒辦法走到現在吧。」
「呃?」
「不是嗎?」他又幫我斟了一杯酒。
「嗯,也是。」我點點頭。

 

他說得對。
學生時代的戀情通常沒什麼好下場,當時純情或激情都不能成為通向未來的保證。
畢竟年輕的戀人還得經歷環境與距離的重重考驗,而感情通常經不起考驗的。
我想起跟後來的男友們分手,也差不多如此。
大概是我們都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時間就溜過了。

 

「你家離剛那間店蠻近的。」我胡亂找個話題。
「嗯,這樣比較有機會把妳約來。」
「……。」所以他是故意的?
「好不容易遇到妳,妳又沒有男朋友,故意一下也是應該的。」他眨了眨眼。
「你以前沒那麼俏皮。」剛剛也沒有。
「因為我一直在忍耐。」
「忍耐什麼?」
「我不是都像妳以為那麼正經八百的,只有對妳例外。」
「只有對我才這麼嚴肅?」
「我說了,我在忍耐。」
「忍耐什麼?」他剛有回答我嗎?
「忍耐不要太衝動,只要看見妳,就想接近妳,只要接近妳,就想……。」他離我越來越近。
「就想什麼?」我後退。
「後面是沙發,沒得退。」
「你……,你一定要這麼直接嗎?」
「我還不夠迂迴嗎?如果真的直接,妳就不會從我生命裡跑掉了。」他的鼻子碰到了我的。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這樣對不對、好不好,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也喜歡他,不知道……。
「我知道就好了。」他看出了我的猶豫,不給我繼續鬼打牆的機會,深深地吻了我。

 

我發現,我想太多了。
而他的吻,讓我什麼都不願再去想,只想感受。

也許長大了的我們,越來越懂事,就越來越小心,以致於以前可能衝動會做的傻事少了,但幸福與有趣的事情也消失了。
人生只有一次,似乎不該總是猶豫不前,浪費了光陰。

 

「今晚留下來,好嗎?」他暫離開我的唇,用額頭輕磨著我的額頭。
「我可以都不要走嗎?」我鼓起勇氣問。
「這是我原來打算晚一點問妳的台詞。」他再度吻上我。

 

這次,算是進攻。

直到我們交纏到天快亮的時分,我訝異以前交往時也沒這麼不能克制自己的投入,竟然沒有絲毫疲累,只有滿滿的狂喜,不斷接收他言語與行為上濃烈的告白。

 

後來,他坦承今天只有我倆續攤,是他趁我離席去洗手間的時候,「鄭重提醒」在場的同學們千萬不要跟來,給他一個機會跟我獨處。
而這場同學會,是他在反覆確認了我的臉書內容,發現我這一年多來都沒有交往對象,才鼓起勇氣「安排」的。

 

如果要說我對他的故意有什麼意見,大概就是他竟然可以等了這麼多年後,又忍了一年多才行動吧。

 

不過,一切都剛好,我相信。
命運讓我們在這時相戀,一定是剛剛好的,一定。

 

 

 

小艷,艷遇堂堂主,36歲,離婚,育有3枚子女; 到死都要戀愛的3號異性戀。 抽煙、喝酒,有不良嗜好; 相信愛情、友情與激情,不相信男人與婚姻。

  • Image
  • Imag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