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 【愛上摩卡男】

如果說邂逅的可能有一千零一種,妳希望妳遇見的,是哪一種?

 

拜網路興起之賜,聚餐的選項多了很多。

以往要不論公司同事還是朋友跟同學的聚會,要找吃飯的地方都要翻雜誌、問人,資訊不夠清楚,有時候雜誌的更新速度沒有店結束的速度快,到了之後才發現店都倒了,或者是都要現場排隊,總之就是麻煩。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要聚餐隨便網路搜尋一下,都有一票介紹和部落格食記可以參考,看的見裝潢跟食物的照片,資料也都很齊全,頂多打個電話過去,一切就OK了。

 

這一回聚餐,是輾轉從噗浪看見朋友噗說想吃的店,點過去一看,竟然是私家餐廳,也就是只有假日才營業的在家裡的餐廳。

我隨著朋友的食記介紹,連結到這間私家餐廳的部落格,就像看見真命天子的那一眼,我整個人迷住了!
光是白色的廚房配上一張白色的長型餐桌就很誘人,更別說餐桌上不常見的各式料理,好令人嚮往啊!

 

二話不說,我即刻寫了信過去詢問二週後的星期六中午是不是可以預定傳說中的私廚早午餐,沒想到就在我按下送出鍵,又把頁面拉回那個部落格相簿沒多久,便接到了電話。

 

「妳好,我這裡是『樓梯間有魚』。」一個男生的聲音,不,是男人。

「欸?你,你好!」嚇了我跳,十二點四分,誰會在這種時候打給平凡的上班族?

「妳想約下下個禮拜六的早午餐?五個人?」那男人的聲音聽起來極慵懶。

「嗯,是,我知道都要排隊,但是還是厚臉皮問問看……。」其實剛剛送出的時候我很不安,因為聽說都要排兩個月以上才吃的到,但是,我看了這間介紹以後就一點也不想去別的地方聚餐,直覺就是一定要先去這裡才行!

「真巧,剛剛我才收到那天客人臨時取消的信,就收到了妳的信。」他回應著,聽起來像在喝飲料。

「你在喝什麼?」我好奇地問。

「摩卡。」

「哦……,甜的還是苦的?」我又問。

「義式摩卡,但很甜。」他輕啜了一口後,如此回答。

「噢……。」真羨慕。

「怎麼了?」

「就,很羨慕家裡有咖啡機可以煮咖啡的人,也羨慕晚上可以喝到咖啡的感覺。」

「妳怎麼知道我家裡有咖啡機?」

「網路上看到的。」

「照片這麼小也注意到。」

「很顯眼啊!」

「妳明天不用上班嗎?」

「要啊。」

「那還想喝咖啡?」

「睡不著的夜晚,咖啡不會讓人更睡不著,反而會感覺有伴。」

「……,」他沈默了一會兒,突然開口:「說得好,給我地址。」

「咦?」

「我幫妳外送一杯去,免費的。」

「這……,這太麻煩了,感謝你的好意,真的!」哪有人這麼好的?!

「只是外送咖啡,沒什麼,反正我工作得晚。」

「你平常也工作嗎?」

「是啊。」

「做什麼?」

「地址。」他命令道。

 

然後我便呆呆念了家裡的地址,他沒回答我,只說了「送到call妳」,便掛了電話。

直到我手裡傳來那杯摩卡的溫度,那秋天黑夜裡冒著的陣陣熱氣弄得我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我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是真的,「樓梯間有魚」先生,在上上禮拜的夜裡,從木柵開著車到北投,就僅是幫我快遞一杯熱騰騰的摩卡。

為了那杯摩卡,我整個人又驚又喜又不敢置信地只擠出了「謝謝」兩個字,然後便怔怔地看著他又開車著揚長而去。

 

整個劇情很快速結束:

他到了樓下後打給我,說了聲「下樓吧」,我一打開公寓的門,他便站在那兒,見我呆呆的,他笑著遞了咖啡給我,還是用保溫壺裝的,他特地另帶了一只馬克杯,在我繼續發楞的同時,斟了八分滿,說「這樣喝才好喝」,然後便笑瞇瞇地說「快上樓,別涼了」,便點點頭,開車走人。

重要的是,他站的位置背光,我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模樣,只知道他穿一件白色七分袖襯衫跟牛仔褲,似乎是一直笑笑地,而我完全不知道他長什麼模樣。

更重要的是,我是白癡,我竟然只穿了背心跟短褲就跑下樓,連浴巾都還披在我的頭上,簡直狼狽得不像話!

他一定會覺得我一點禮貌也沒有!

 

「所以妳到底訂好了沒有?」朋友MSN問我。

「當然訂好啦!」我回她。

「妳腦袋難得這麼清楚耶!」朋友虧我。

「我要去洗澡睡覺了,掰掰。」我不想理她,於是匆匆離了線。

 

其實,我的腦袋自從一出生就沒好過,尤其是喝了那杯摩卡以後。

這一個多禮拜來我魂不守舍的,老盯著那只馬克杯發呆。

他們都聽說了這個故事,都說我想太多,「樓梯間有魚」先生只是因為我訂餐,做生意的人都是這樣的。
對,我也知道他看起來對我沒有任何意思,也不可能只是因為一通電話就有意思,可是,我卻被制約了。

我每天都想打電話跟他說:「我今天也很想喝咖啡」,可是只是想而已。

昨天,我每天盯著的手機終於響起,而且是他的聲音,但,我真的是想太多了……。

 

「另一半馬克杯小姐,我這裡是『樓梯間有魚』。」是他!

「那天,謝謝你!」我毫無大腦地接話。

「不會,跟妳確認一下訂位,這禮拜六中午十一點,五位?」他的聲音聽不出感情,說的話也一樣很簡潔。

「嗯,對,謝謝你。」

「好,那,晚安了。」

「晚安。」

 

她們說得沒錯,他替我送的那一杯摩卡,只是意外。

我望著那只馬克杯良久,突然發現,它的形狀有點特別,好像可以跟另一個組合一樣,但……。
我把這個馬克杯用A4白紙蓋上描了輪廓,又對著另一邊蓋上,發現其實是一個愛心的形狀。

所以,他才會打來的時候戲稱「另一半馬克杯小姐」嗎?

我想他對我是沒有什麼意思的,可是他遺留在我這裡的一半只是馬克杯,我卻遺留了我的心在他那兒。

 


 

「歡迎光臨。」「樓梯間有魚」先生眼神帶著笑地開了門。

「呃?嗨。」他突然開門令我不知所措。

「今天穿得比較多。」他瞄了我一眼,隨即轉身。

「呃……。」我快步跟上,一邊覺得自己那個晚上真是有夠失禮。

 

其實,我站在門口很久了,可是一直沒有勇氣按鈴,因為朋友都還沒到,我死命打給每一個人,每個都說「在路上了」「快到了」,但就是沒有一個人陪我進去!

沒想到他竟然主動開了門,嚇死我了。

 

「好香……。」我看著擺盤好的餐桌,聞著廚房裡傳來的香氣。

「先坐吧。」他又瞄了我一眼,走到開放式廚房的吧檯。

「有六副餐具……。」我們不是訂五個人的位置嗎?

「嗯,我跟妳們一起用餐,會不會太打擾?」他沒轉頭,逕自弄著。

「不會!」當然不會,能多看他一眼,我求之不得。

 

剛剛只有稍微瞄了他一眼,我就低下頭,他長得很有味道,就像那杯摩卡,有點苦,可是讓我心裡滿是甜意。

 

「咦?」我好像聽到咖啡機的聲音。

「妳的朋友還沒來,這樣會不會比較有伴?」他笑了笑,把那杯熱騰騰的摩卡端給我:「糖放好了,跟那天一樣。」

「謝謝,」我接過馬克杯,微燙的熱度融化了我的緊張,我下意識地說:「好香!」

「謝謝。」他笑了笑,轉過身去準備料理。

「不好意思,今天下雨,她們可能會晚一點點。」

「沒關係,妳想坐著發呆,還是過來幫忙?」

「幫忙!」我想也沒想便站起身。

「真熱情,咖啡別冷了,拿著過來一邊喝吧。」

「嗯!」

我走上前,站在他身後,他好像知道我的所在位置,刻意挪了身子往右,空出左邊的位置給我。

我站在他身旁,料理的香氣中隱隱和著他的香水味。

 

「這是什麼香水?」

「Bleu De Chanel。」

「原來是這個味道……。」

「這樣也聞得出來?」

「我媽都說我鼻子像狗。」我用手指點了點我的鼻子。

「蠻可愛的。」他瞄了我一眼,沒有任何表情。

「……,我可以幫忙什麼?」

「嚐味道,喏。」他冷不防地將一支不知哪裡冒出來的湯匙,送進我的嘴。

「嗯……,perfect!」蔬菜湯酸甜適中,有股濃濃的湯頭味道還殘留在我舌尖。

「很好,這個呢?」他又補上一支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湯匙。

「這油醋很貴吧?」光是那陳韻的滋味,就絕不是一般貨!

「很識貨。」他用那只湯匙沾了新的醬汁,也送進自己嘴裡。

 

那瞬間,我覺得自己凝結了。

 

「油醋沙拉跟蔬菜湯很搭。」我趕忙為自己的僵硬找台階下。

「本來要做冷湯,不過今天下雨,想想天氣越來越冷,便臨時改了,喜歡就好。」精明的他不知道是故意忽略還是沒有看見我的蠢樣,繼續為那盆生菜加料。

「叮咚。」啊,她們來了!

「去開門。」他看了看我。

「嗯。」

「不好意思,小桐,我們遲到了!」四個女生忙著收雨傘,看起來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

 

這就是我的好朋友。

 

「哇,好香喔!」她們一擁而上餐桌。

「那準備開動囉?」

「萬歲!」她們呼喊。

不知道是不是吃得很high,「樓梯間有魚」先生還拿出了自己珍藏的白酒,供大家佐餐。

而且,酒喝得太快,冰桶根本不夠冰,他還直接用流理台當冰桶用,裡頭冰了五、六瓶之多。

 

「你一點也不像生意人耶。」一個好友率先發難,她已經喝得臉都紅了。

「本來做菜就是興趣,像妳們這麼懂吃,貢獻一點私藏也是理所當然。」「樓梯間有魚」先生笑著說。

「你沒有女友嗎?」另一個朋友搭上去他的肩。

「妳要報名嗎?」他反問。

「可以嗎?」幾個女生大叫。

「嗯,可能要排隊等預約。」他假裝認真思索道。

「哈哈哈哈哈。」大家都笑了。

 

可是我卻笑不出來。

 

「像你這麼幽默、會做菜、又體貼、長的又帥的男人,竟然是獨居?」喝得臉紅的好友不敢置信地問。

「我只是宅男。」

「宅男?!」大家又叫。

「嗯,平常在家裡都是工作,只有假日開放廚房做做菜,才有機會接觸人。」

「看起來你一點也沒喝醉嘛!」問他是不是沒有女友的朋友又搭上他的肩。

「才喝一點。」

「一定很挑剔。」我忍不住嘟囔起來。

「空了,還要喝嗎?我再去開。」他晃了晃酒瓶,站起身。

「要!」大家舉杯。

「妳來幫忙?」他看了看我。

「喔。」我跟上去。

 

她們幾個聊開了,繼續八卦著紅臉好友的劈腿戀情。

 

「不好吃嗎?」他突然問。

「不會啊,很好吃,真的!」

「那為何低頭?」

「有嗎?」

「妳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她們都蠻喜歡你的,還有你的菜。」

「妳呢?」

「菜很好吃,酒也很好喝。」

「我呢?」

「呃?」

「妳知道我在問什麼。」他打開酒塞,看著我。

「什麼意思?」他幹嘛這樣問?

「我是很挑剔,所以到現在都沒人要。」

「怎麼可能!」

「而且我沒幫人外送過咖啡。」他笑了笑,感覺,這個笑容不一樣。

 

然後他轉身回餐桌上。

 

「來。」他就像沒事一樣,為我的朋友們斟酒。

「Cheers!」「Cheers!」

 

這一頓餐,因為下雨的關係,我們從十一點吃吃喝喝到三點多,每個人都醉醺醺的,除了「樓梯間有魚」先生和我。

因為大家還真的喝多了,「樓梯間有魚」先生幫大家叫了計程車,一個個送她們上車。

 

「再call我!」我那臉紅的好友用手比著手勢,開心地關上門,最後的計程車便揚長而去。

「幫忙收拾一下再走?」「樓梯間有魚」先生看了看我。

「嗯。」

 

於是我們又上樓。

 

「忘了問你,這裡為什麼叫『樓梯間有魚』?」擦著餐桌時,我問。

「待會收完告訴妳。」

「噢。」

感覺空氣凝結在我們之間,有一股壓得我快喘不過氣的不舒服。

 

「這裡。」他關了廚房的燈,走到客廳與廚房中間的走廊,示意我過去。

「哦?」這裡頭看起來別有洞天。

 

他領著我穿過走廊,我才發現,走廊的盡頭是一座階梯,階梯的角落有一個水族箱,裡頭游著色彩繽紛的小魚。

 

「這就是『樓梯間有魚』啊?」我恍然大悟。

「我喜歡水族箱,小時候都會吵著要看水族箱裡的魚。」

「我從不知道,原來這些小魚這麼可愛。」我讚嘆地欣賞著鑽來鑽去的魚兒。

「我也從不知道,會因為有人說了一句話,就讓我半夜開車只為了帶給她一杯咖啡。」

「呃?」聽到他這麼說,我轉身,才發現他跟我靠得好近。

「我更不知道,遞給她那杯咖啡以後,我一直忘不了她在黑夜裡的那雙大眼睛。」他直直看著我。

「……,我說了什麼?」

「睡不著的夜晚,咖啡不會讓人更睡不著,反而會感覺有伴。」

「啊,對……。」

「而且,從那個晚上之後,我一直魂不守舍,很想再帶咖啡去給她,卻找不到理由。」

「……,騙人!那明明是我的台詞!」他怎麼可以理所當然的把我想講的話講完了?!

「我還以為妳討厭我。」等等,他的手何時跑到我腰上?

「我想你都來不及了!」我又沒腦地大叫。

「好熱情的告白。」他的臉離我越來越近。

「明明就是你……。」明明就是他先告白的吧?!

 

但,我沒有任何話要說了,因為他吻得我沒有力氣反駁。

而我只想知道,他接下來是不是也跟我想的一樣……。

 

 

如果說邂逅的可能有一千零一種,妳希望妳遇見的,是哪一種?

我希望遇見的,是我還沒說,就從他口中說出我的感動的那種。

 

26 Comments

  1. 長篇的通通看完了
    短篇的正在努力中

    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畢竟以前的生活實在是不規律加忙碌到無法好好看網路文章)

    不過這樣也好
    我一向不喜歡等待續集的焦躁感(茶)

    1. 我自己也不喜歡等續集哪,不過,換成自己寫,真的沒那麼多時間,不好意思啦XD

      謝謝你的留言:)

      能夠有時間去閱讀,就是幸福呢。

  2. 好幸福的氣氛唷!!
    每次看豔女王的文~
    都可以感覺很輕鬆~又好幸福!!
    真希望現實也可以這樣!!

  3. 艷兒~~

    我還是很喜歡你文章的純粹感~~
    好久不見~我回來了!

    p.s Bleu De Chanel的後味挺吸引人的

  4. 果說邂逅的可能有一千零一種,妳希望妳遇見的,是哪一種?
    我希望遇見的,是我還沒說,就從他口中說出我的感動的那種。

    這句話~~很喜歡~

  5. 看完之後忽然…..傻笑了起來
    進入氛圍裡摟….哇!我也想要有人疼愛阿~
    女王…..讚啦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