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 【意外,日和】

原來,我擔心的不是自己太大膽,也不是他的出現太突然。
而是覺得就這樣把朋友們丟下,好像不是很好。

自從有了上回在H&M大排長龍一個半小時只為了試一件短褲的經驗,這次與朋友們到香港,她們就計畫一定不要在假日時去購物,而且也不能挑晚上下班後的時間,不但人滿為患,光試衣服就要試半天,萬一挑不對尺寸,還得重回去再排半天,根本把血拼的好心情都磨光了。

 

我與朋友們坐最早班的飛機,還悠閒地在翠華吃了簡單的早餐,便來到這間香港最大也是貨色最齊的中環店。

有點意外的是,竟然還沒開店,門口已經有不少人等著,過一會兒,警衛開了門走出來,就有很多人用衝的進去了。

約好三小時後,在試衣區碰面,我們總是習慣一起去試穿,可以順便彼此給點意見。

當我拎著一籃預備要經過尺寸考驗的準戰利品,就發現朋友比我誇張,手中拎著兩籃不說,還在兩個籃子中間疊了一堆衣物。

還好時間算得很好,中午時段大家都在吃飯,不用排隊我們便進了試衣間。

 

「妳覺得我該放棄還是繼續?」小P把襯衫脫下來疊好,看了看我,問。

「妳說繼續試衣還是挑新的?」我楞了楞。

「唉唷,我說我男友啦,更正,前男友,他說現在感覺淡了只要當朋友就好,可是前幾天我們約出來,他又讓我靠在他肩上……。」

「既然還讓妳靠他就是有機會啊!」在隔壁間的小蓮打開我們這間的門,說。

 

其實我不太想回答她們這問題。

小P從還沒上飛機前就已經打電話問了好幾天了,上飛機後一直唧唧咂咂說個不停,讓我沒辦法專心看電影。

每次跟她說什麼她都不聽,又反反覆覆追問,真想告訴她,要是我是她男友也要跟她分手,真的太煩了。

偏偏我連氣得跟她說她很煩了,她竟然問了我更多問題。

朋友就是這樣,有些人跟她說什麼也沒用,她心裡只有自己想聽的聽進去了,好不容易勸說似乎理解,但其實根本沒有懂。

 

「真的嗎?我也是這樣想耶!」小P聽到小蓮的回答,非常雀躍,繼續跟小蓮聊著:「那妳呢?妳跟那個曖昧男怎麼樣了?」

「曖昧男?」我狐疑地問。

「就是她公司裡面那個萬人迷,跟很多女生都很好的那個啊。」小P說。

「……,既然跟很多人都很好,他有跟妳告白還是表示什麼嗎?」我問。

「他都沒有說啦,可是我在公司每次看到他都看見他在看我,而且我也覺得他好像對我比對別人更好……。」小蓮害羞地說。

「……,譬如說?」又來了,我想小蓮很可能又是自作多情。

「就是他會問我吃飽沒,我請假他也會問我怎麼沒來上班,上次在我座位上,他就直接按著我的桌子跟我靠得很近……。」小蓮整個已經被泡泡腦包圍了。

「其他呢?」我又問。

「還有他跟我們出去吃中餐,看到我把餐盤放下前,都會幫我拉椅子。」

「那他有幫別人拉嗎?」

「呃,我沒注意耶……。」

「他有約妳單獨出去嗎?」

「還沒有。」

「那他有打給妳嗎?」

「我有打給他。」

「妳知道他有沒有女友嗎?」

「別人問他他都說他很低調的,沒有回答,可是我想他應該是沒有。」

「妳想他應該是沒有?」我挑眉,問:「那有沒覺得他哪裡怪怪的?」

「嗯……,有時候他會講電話很神秘,我用MSN問他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他就說家裡的事,還說我好體貼。」

「那他很可能……。」我覺得他很可能有對象了,只是隱瞞著不說。

「那他一定是對妳有意思!」小P不等我回答,接著開口。

「真的嗎?妳們都這樣覺得啊?!」小蓮已經飛上天了。

「不……。」我不這樣覺得。

「如果男人沒有單獨約妳出去,也沒有打電話給妳,只是在一群人裡面表現對女生溫柔,不是他習慣性如此,就是他只是喜歡曖昧不明的感覺,但說穿了,他沒那麼喜歡你,或者說他根本沒有喜歡妳。」一個男聲從另一間隔壁間傳來。

「……。」說得太好了啊,我差點鼓掌。

「幹嘛偷聽人家講話啊?」小P大叫。

「妳們的音量應該整間都聽到了。」那男人邊說,邊有拉鍊拉起來的聲音。

「你的意思是我只是一廂情願嗎?」小蓮黯然地問。

「抱歉如此直接,不過為了妳好,實話是必要的。」那男人推開了他那間的門。

「等等!」小P急著也開了我們的門。

「喂!」我的T恤還沒穿上啊!

「怎麼了?」那男人停下腳步,看著小P,問。

「那你覺得我男友,不,前男友,你覺得我們還有可能嗎?」小P充滿期待又緊張地地看著他。

「……,妳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真話!」

「男人對送上門來的女人通常不會拒絕,除非妳姿色很差,所以,就算上床了,也別以為妳們之間就會變好,沒有解決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他的意思是當小P靠在男友肩上時,為何沒有拒絕。

 

趁著他回答小P時,我趕緊背對著將T恤穿上。

 

「意思是他不喜歡我了嗎?」小P又問。

「他還喜不喜歡你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已經說感覺淡了,妳想要重複幾次感覺淡了才要分手?」

「……。」小P怔著,眼淚掉了下來。

「對不起,我說得太直了。」他有點抱歉地搜了搜自己的口袋,然後想了一下,把手中的衣服拉出來一件T恤,幫小P擦淚。

「謝謝。」小P說。

「不好意思,沒有戴手帕也沒有紙巾。」那男人的表情有點尷尬,但充滿理解。

「謝謝你告訴我實話,我是應該要放棄了。」小P勉強擠出笑容。

「待會結帳完去吃飯吧?我們是來血拼的,難過的事情,回飯店再說?」我走上前,拍拍小P的肩。

「嗯。」小P點點頭。

「那我還可以問你別的問題嗎?」小蓮這時舉手。

「感情問題?」那男人挑眉。

「你有沒有趕著走?我們一起去吃飯?」小蓮問。

「妳是想藉吃飯多問我一點問題,還是想搭訕?」那男人不害臊地反問。

「你應該是在香港工作的吧?我才不要談遠距離戀愛!」小蓮看看他手上的A4大小包包,說。

「很好,去吃飯吧。」他笑了。

 


 

「這裡好漂亮喔!」一到目的地,小P就大叫。

「對啊,我都不知道香港有這種地方!」小蓮也接說。

「好有味道。」我環視著四周,忍不住跟著讚嘆。

 

他帶著我們從店裡出來後左轉進巷子內,約五分鐘的路程就到了歌賦街。

除了知名的九記牛腩外,歌賦街有許多有意思的家具店和餐廳,都十分有設計感。

昨天我們才一起來九記光顧,卻沒有往內走,完全忽略了這個所在。

 

他帶我們到路段中央,左右兩邊各有一間餐廳,我們便挑了一個露天座位坐下。

 

「沒來過嗎?」他在服務生為我們倒水時問。

「沒有耶!」小P說。

「這裡不錯,可以悠閒地用餐。」他笑了笑。

「有種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FU。」我忍不住往兩間餐廳中間看去,說。

 

那是一個上坡的樓梯,很像是某些港片裡的外面,有舊時光的街景感,又有時髦的餐廳,整個組合饒富趣味。

 

「看起來都好好吃喔。」拿到菜單後,我仔細端詳。

「真的,噢,不便宜……。」小P與小蓮研究起菜單,兩個開始小聲討論起。

「看一下要吃什麼,我請客。」他看了看她們,笑了笑。

「這麼好?!」小蓮大叫。

「剛剛都把妳弄哭了,算賠罪吧。」

「噢!」小P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他。

「別愛上我。」他用菜單敲了敲小P的頭,開著玩笑,說。

「自戀狂。」小P也笑了。

「有沒有推薦的?」我看著他,問。

「其實應該吃今日主廚推薦,他們都會依照所進的食材來規劃,沒令我失望過。」他回答。

「哇,這麼多好難選喔……。」小P看著那塊寫著密密麻麻英文的黑板,猶豫了起來。

「一、二、三、四,剛好四種,不如每個來一份,我們一起share?」他提議。

「好啊!」我們同聲覆議。

 

然後,他招來服務生,點了餐後,又跟著進餐廳內。

 

「賺到了!」小P一見他離開,馬上小聲而有力地叫著。

「就是說!」小蓮接著握著小P的手。

「……。」妳們兩都忘了失戀的悲傷了是吧?

「小凌,妳不高興嗎?」小P狐疑地看著我。

「我有看起來不高興嗎?」有人請吃飯,還有這麼好的氣氛,我哪有理由不高興?

「可是妳也沒有很高興啊。」小蓮下了結論。

「……。」我真不想跟她們繼續這個話題。

 

小蓮和小P是我同事的朋友,有回一起去唱歌認識的。

從那天以後,不知道為何小P就常常找我出來,跟小蓮一起吃飯、逛街,我們就成了很熟的朋友了。

小P跟小蓮只要一有問題,就會打電話給我聊很久,算一算,也好些年了。

有時候,我會覺得與她倆格格不入,可是她們是那麼熱情,雖然對男人跟感情她們屬於幼幼班,但也單純得可愛。

對我這種比較自閉的人來說,她們除了很囉唆又煩以外,其實是很適合的朋友。

 

「妳們喝不喝酒?」他一屁股坐回位子上,看著我們,問。

「晚上要去喝酒嗎?」小P很興奮地大叫。

「晚上的事情晚上再說,妳們有沒有不能喝?」他笑了笑。

「白天喝酒好酷喔!」小蓮說。

「法國人接近中午就開始喝了。」我白了她一眼。

「我叫了一瓶香檳。」服務生放下了他說的那瓶香檳。

「哇……。」我們齊聲發出驚嘆。

「要冰一下才能喝,先吃吧。」服務生接著送上套餐的麵包,他說。

「嗯。」我們看了看彼此,很開心地享受起了這一頓意外的料理。

 

聊著聊著,當主菜送上後,服務生從冰桶裡拿出了香檳,打了開,斟了七分滿。

那清亮的開瓶聲與酒杯碰撞的音響,成了今日佐餐的樂章。

 

「我們去洗手間,妳要不要去?」小P跟小蓮站起身。

「剛才去過了。」我楞了楞,她們是忘了吧。

「對喔,那我們去啦!」小P跟小蓮帶著相機進到餐廳裡,應該也是順便要拍照吧。

「介意我抽煙嗎?」他看著小P與小蓮的背影,轉頭問我。

「不介意……,這裡可以抽煙嗎?」我問。

「露天的啊,」他一邊舉手招來服務生要煙灰缸,邊問:「所以妳沒有感情問題嗎?」

「沒有。」我也跟著從包包裡拿出了煙,真好,好難得吃飯可以邊抽煙,還是這樣有氣氛的餐廳。

「因為感情很好?」看著我點煙,他又問。

「誰?你說跟她們兩個嗎?」

「關於妳們的友情我剛問過了,是問妳的感情。」他直直看著我,令我有點不知所措。

「剛剛問過了?」

「嗯,妳去洗手間的時候,問了妳們怎麼認識的,之類的。」

「喔。」那她們倆應該還蠻鉅細靡遺的回答吧。

「唉。」他嘆了口氣。

「怎麼了?」

「好像再繼續問下去,有點太明顯了。」他苦笑。

「什麼意思?」我有點湖塗了。

「妳對男人都這麼冷淡嗎?」他把雙手枕在桌上,朝我靠了近。

「這樣很冷淡嗎?」不然應該怎麼樣?

「嗯,我有點不好意思再問妳到底有沒有男友。」

「沒有啊,為什麼要不好意思?」

「沒有男友?」

「嗯。」這時,我發現,此刻的陽光灑在他周圍,有點刺眼。

「那就好。」他笑了笑。

「好什麼?」我孤家寡人好幾年了耶。

「她們問了這麼多感情問題,妳只有回答,卻沒有問題,沒有問題的人不是沒有男友,就是感情很好,我看不出來妳是哪一種。」

「剛剛不會順便問她們嗎?」

「我怕太明顯了,她們倆那麼容易激動,萬一嚇到妳就不好了。」

「嚇到我什麼?」到底是在明顯什麼啊?

「所以妳其實不是冷靜,是遲鈍。」他更靠了近我,又退後,笑了笑。

「……。」到底想要說什麼啊?

「妳們明天有想要去哪裡嗎?」他扯開話題。

「明天啊,她們要去進攻ZARA。」

「後天呢?」

「後天啊,UNIGLO。」

「哦,真的是購物行程。」

「是啊,反正也不知道哪裡好玩,又不想去景點,陪她們逛逛順便買點衣服囉。」

「聽起來妳沒有非購物不可?」

「這次沒特別要買的,今天買不少了。」雖然比起小P與小蓮我還差得遠。

「大後天就回去了嗎?」他問。

「是啊,也該要銷假上班了。」我已經是請平日的假來了,為了不要跟別人擠。

「妳有香港的號碼嗎?」他拿出手機。

「沒有耶,我都用漫遊。」也沒什麼人會打給我。

「給我號碼。」

「呃?09……。」我乖乖說了手機號碼。

「打漫遊比較貴,雙方都要付費,」他把手機收起來,說:「這樣好了,為了補償妳的電話費,這幾天請妳吃飯。」

「……。」

「回去以後也可以請妳吃飯。」

「你不是在這裡工作嗎?」

「兩邊跑,不是固定的。」

「為什麼要請我吃飯?」

「因為如果打電話給妳手機費應該很高。」

「那為什麼要打給我?」

「不好嗎?對了,忘了妳在台灣的哪裡?台北嗎?」他聳聳肩。

「是台北……。」

「那就好,我也在台北。」

「小凌,裡面也很漂亮耶,妳要不要進去拍照?」小P回到座位後,一直鼓吹我。

「喔,好。」我拿起相機。

「我去洗手間。」他站起身。

 

總感覺他是刻意要跟我一起進去的,果不其然,他在裡頭等著我,一見我,就跟我介紹起這間餐廳。

 

「這裡你很熟嗎?」跟著他鑽進酒窖,我問。

「有時會來。」他看了看我。

「那我跟你很熟嗎?」

「不熟啊。」

「剛剛說請我們吃飯還算很合理,但這幾天要請我吃飯回台北要請我吃飯,我們又不熟,不是很奇怪嗎?」

「就是不熟才要一起吃飯啊。」他回答得理所當然。

「那如果熟的話呢?」

「那,可以一起做的事情就多了。」

「譬如說?」

「這裡人太多了。」他看了看外面。

「人多就不能講嗎?」

「妳如果不怕別人看,我是不介意。」他低下頭。

 

等等,他低下頭做什麼?

 

「妳討厭我嗎?」他的氣息幾乎是貼著我的,問。

「不,不會啊。」但是你也靠太近了吧?

「那就好。」他在整座紅酒牆前,吻了我。

 

今天,是我第一次在大白天裡喝酒,不,正確地說是喝香檳。

而這也是我第一次在酒窖裡接吻,還是第一次在大白天裡,覺得自己醉了。

不知道是不是身在異鄉的關係,好像心動變得特別容易,雖然,我到他吻了我以後,才發現我其實對他也很在意。

 

「晚上有想去哪裡嗎?」他喘著氣,問。

「呃?」我還來不及反應。

「我待會要回公司一趟,晚上打給妳?」他留戀地吻著我耳畔、髮際。

「嗯。」我忍不住把手環上他。

「妳們三個人住一間嗎?還是一人一間?」

「三個人一間,單人房好貴。」真不敢相信我可以回答得這麼清楚。

「那太擠了,要不要把行李搬來我的房間?」

「呃?」這太快了吧?

「連妳一起。」他又吻上我。

 

吃完飯,他回到公司後,我整個下午跟小P與小蓮逛街,都毫無知覺,整個腦都充滿了與他在酒窖理的畫面。

直到他的電話打來,我就投降了。

電話裡,我問他為何突然吻我,他說不是突然的,他在試衣間裡聽到我們的音量,就特別注意我的談話,後來,小P沒注意到我還沒把衣服穿好就開了門時,他其實看見了我把衣服穿上的畫面,就滿腦子都是我。

因為,其實雖然我把身體轉了過去,後面卻是鏡子,根本沒得隱藏,只是,他把他的心動隱藏了起來而已。

本來我一度覺得自己太隨便了,而且他心動的應該只是我的身體吧?

 

「以前我就最喜歡女生穿著白T恤跟牛仔褲的感覺,而妳穿起來很好看。」他說。

「……。」

「當然,不穿應該也很好看。」他笑了笑。

「突然自己跑掉不太好吧?」我說。

 

原來,我擔心的不是自己太大膽,也不是他的出現太突然。

而是覺得就這樣把朋友們丟下,好像不是很好。

 

「沒有說只請妳吃飯啊。」他又笑。

 

他說,本來他就打算厚著臉皮,這幾天他有空的時間,盡量陪在我們身邊,至少可以用請我們吃飯的名義賴著我,等到回台北後他再行動。

 

「我也沒說不可以只有我們啊。」我甜甜地說。

 

他於是帶我們一起去SOHO區一間新開的酒館,把小P和小蓮灌醉後,趁酒意告訴她們他要把我拐走,便真的把我的行李帶回了他的飯店。

哦,對了,是連我一起。

 

4 Comments

  1. 我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喜歡看妳的文章了
    有淡淡的不美滿
    也有不尋常的浪漫

    小說總是讓我心動
    男主角怎麼樣才能遇到啦?!

    一見鍾情嗎?
    我想要一見鍾情
    就是那種感覺
    明明就不熟
    可是卻感覺到愛

    一見妳我就喜歡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