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 【幸好是誤會的午后】

這樣好像有點危險,但是,
比起陌生,我更莫名其妙信任他。

「啊,死了!」我懊惱地杵在家門口。

我是一個健忘的傢伙,老是忘東忘西,偏偏總在關上門那刻想起。

爸媽老早移民舊金山,弟弟下午飛香港出差三天,不幸的我得留在台北加班,而我家的鑰匙是特別緊張兮兮的媽媽從國外訂製運來的重重機關,一般鑰匙店是打不開的。

老天,這樣我要怎麼回家?!

 

「啊,對!」下午的飛機應該現在還在台北,於是我趕緊打手機給老弟。

「喂?哪位?」老弟聲音聽起來比較低沈,我想,他應該是人在公司說話不能太大聲。

「老姐我又忘了帶鑰匙啦!不然打給你幹嘛?中午到我公司樓下Starbucks門口見,把你鑰匙的借我,不然我不能回家了……,嗶……。」發現手機也忘了充電,快要斷了,我急急地說著:「不能講了,我手機快沒電了,別忘啦!」

 

然後我就掛了電話,趕去公司上班。

 


 

這個冬天,天氣特別奇怪,不是突然放晴熱昏人,就是突然寒流來襲。

中午時分,我趕忙跑下樓,到對街的Starbucks門口等老弟。

可能因為下大雨的關係,擠了一堆人躲雨,而我來得晚只好站在騎樓跟人行道中間,前半身都濕了。

 

「喂?」等了約十五分鐘,他人還沒出現,我拿出手機,趁電池閃爍之際再撥了通電話。

「喂?」

「你怎麼還沒來?人家淋雨淋了十五分鐘!嗚!」

「……,所以妳是真的沒帶鑰匙?」

「廢話……,好冷喔……,哈啾!快點啦,我手機快斷電了!」

「妳公司在哪裡?」

「羅斯福路跟和平東路口啊,你沒來過啊?」

「妳穿什麼衣服?」

「衣服?」我遲疑了一會兒,低頭看著自己的穿著:「我穿紅色細肩帶背心跟牛仔褲啊……。」

「妳打……。」他的聲音消失了。

「啊!」可惡!我的手機沒電了。

 

好奇怪,他不是上禮拜才送我來公司嗎?問我穿什麼幹嘛?

 

「哈啾!」我又在雨中等了十五分鐘,人來往穿梭,仍然沒有可以躲避的地方。

 

我兩手抱著手臂,冷得直打哆嗦。

 

「老姐嗎?」一把靛色的傘如救星般為我遮住了大雨。

「怎麼那麼久?!」我氣沖沖地抬頭大喊。

「妳打錯電話了。」穿著灰色針織杉跟破牛仔褲的男人說。

「什麼?」看著他比弟弟多出一個頭的身高,我還反應不過來。

「妳早上打錯電話了,我以為是詐騙集團,而且妳匆忙掛了,所以沒有理會。」他繼續說著。

「真的假的?難怪你們聲音有點不一樣!」

「發現不是詐騙集團後,對於連弟弟的聲音都認不出來的女人,我還挺好奇的……,」他拿了一條米色毛巾蓋在我的頭上,說:「本來想告訴妳可以找鎖匠,不過妳電話沒電了,妳又說在淋雨,雖然是個誤會,不過擔心就還是繞過來看看。」

「啊……。」我完全愣住了。

「怎麼癟嘴了?」

「我沒辦法回家了。」

「找鎖匠啊。」

「鎖匠?我家的鎖是特別訂做的,要三天才會好,一般鎖匠打不開。」

「那幫妳家打鎖的鎖匠呢?」

「在國外。」

「……,那妳弟呢?我手機借妳妳打他。」

「號碼在電話簿裡,我沒背起來……,」我快哭地說:「而且他應該已經到機場了,哈啾!」

「妳冷到了,擦一下吧。」他趕忙拿起毛巾擦拭我的頭。

「謝謝……。」我失落地看著傾盆大雨。

「妳沒別的家人嗎?那怎麼辦?」

「我爸媽移民了,我不知道……。」

「跟朋友借住?」

「嗯……。」仔細回想我有什麼朋友。

 

由於調派關係,前兩年我才從舊金山回台北工作,認識的只有同事,我從小比較孤僻,沒有什麼朋友。
同事,同事不是勾心鬥角,就是不熟。

起初還會跟其中一、兩個去喝酒,但是沒什麼好聊的,所以後來都沒再約了。

 

「不會吧,連朋友也沒有?」

「……。」我掉下眼淚。

「我不是嘲笑妳,只是,很驚訝,妳,誒,別哭啊!」他輕扶著我的肩膀,不知所措地說:「妳長得很漂亮,怎麼會沒有朋友呢?」

「我的工作都是各地飛來飛去,前年才回台北,想定下來,只認識同事,可是都不太熟……,哈啾!」

「我被妳打敗了,走。」男人一轉安撫語氣,嚴厲地撐著傘,牽起我的手離開。

 

他一開始走得很快,發現我用跑的,就慢了下來。

我們走了一小段路,原來他是要到停車場。

 

「妳打電話請假,回去洗個澡換衣服,不然會感冒的。」他為我開了車門,然後坐上駕駛座,把手機遞給我,說。

「喔,好……,但是回去哪裡?」我再度呆滯。

「我家。」

「喔。」我偷偷瞄了他一眼,不敢不從。

 

很奇怪,他是個陌生人,還是個被我誤會先生,照理去陌生人家很不好,尤其我又給他添了這麼多麻煩。

可是誤會先生知道我淋雨,特地帶了毛巾給我,還為我想了一堆辦法。

這樣好像有點危險,但是,比起陌生,我更莫名其妙信任他。

可能是因為我淋雨淋呆了,不知道怎麼反應。

 

「到了,下車吧。」誤會先生的口氣沒有那麼恐怖了。

「嗯。」

「剛剛在電話裡不是很兇嗎?怎麼現在像個小媳婦一樣。」他沒什麼表情地走進了房間,然後拿了一疊東西給我,指著房間裡面說:「我女朋友的衣服,妳先穿吧,還有毛巾,浴室在那裡。」

「謝謝。」我戰戰兢兢地接過衣物,然後走進浴室。

 

蓮蓬頭下的雨水暖和又充滿安全感,我淋了好久的浴,才關水擦乾身體。

 

「那個……。」我穿著他給我的白色純棉T-shirt與小短褲,不好意思地拉拉他。

「喝點熱茶。」他遞給我一杯茶。

「謝謝!」喝了一口,茶的熱度溫暖了我的心。

「還沒看過比妳脫線的女人。」他笑著瞄了我一眼。

「對不起,我,好糗,我完全沒想到會打錯電話,一定是我之前把電話輸入錯了。」我悔恨地說。

 

難怪我常工作時打電話聯絡,對方都說打錯了,原來是有連號我都常搞不清楚,輸入錯號碼。

這回,我還搞了一個大誤會!

 

「算了,幸好我不用請假,沒差。」

「你沒上班嗎?」

「我自己開公司,下午剛好沒事,只是讓妳久等了,因為不知道哪裡買毛巾,繞了一下。」

「真的很麻煩你!」

「妳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妳安排飯店沒關係,剛本來有想過帶妳去飯店,不過怕妳誤會,所以就帶妳來家裡了。」

「啊!我錢包也忘了帶!」我突然想起來!

「不是吧?」他大叫:「放在公司嗎?」

「……,家裡……,跟鑰匙一起放在玄關了。」我此刻真想找地洞鑽,不,誰找地洞把我埋了吧!

 

難怪,出門的時候就覺得哪裡還怪怪的,原來是錢包忘了帶!

 

「……,沒關係,算了,旅館錢我還出得起。」

「不行啦!這太麻煩你了!」

「總不能看妳流落街頭。」

「不會的,啊,對喔,你有女友,這樣會不會被誤會?」

「不會吧,她應該不會知道。」

「哦……。」我八卦地看他。

「咳,別想太多,我們分手很久了,那些是她留下來的。」他急著解釋。

「那你還留著啊?沒還給她嗎?」

「她愛上了別人,哪還想到回來拿這些。」他漫不在乎說道。

「喔,對不起喔,講到你的傷心事。」

「不會,我也鬆了口氣……,說來話長,妳先想想自己怎麼辦吧。」

「對喔,那,我住你家好不好?住旅館三天也不便宜耶!」

「……,妳不介意嗎?」他疑惑地看著我。

「介意什麼?」我也疑惑地看著他。

「……,妳真的很奇怪。」他下了結論。

「哪裡奇怪?」

「沒事。」他站起身。

「厚,都不說完!咕嚕……。」

「肚子餓囉?」

「嗯。」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真是的,他長這麼好看,身材又高,又沒有女朋友,我的肚子竟然在這種單身良品面前咕嚕叫!

 

「噗。」他看我懊惱搥著肚皮,笑了出來。

「哼。」我別過頭去。

「對不起,咳,那一起去吃飯吧,我請客。」他忍著笑,走到我身旁彎下腰湊近我,說:「有沒有想吃什麼?」

「火鍋。」

「樓下只有麻辣鍋耶,涮涮鍋要走十分鐘,可以嗎?」

「麻辣鍋?」我的眼睛亮了起來。

「唷,喜歡吃辣嗎?」

「嗯嗯!那家好吃嗎?」

「不錯唷,這附近馳名的。」他挑了眉自信地說道。

「那我要吃麻辣鍋!」

「走吧。」

「歡迎光臨!」麻辣鍋店的門才一打開,我就聞到陣陣香氣。

「想吃什麼就叫,知道嗎?」他笑著說。

「嗯,謝謝!」我沒看menu,只叫了兩份肥牛、一碗白飯跟蘋果西打。

「吃這麼少?」

「我只想吃牛肉跟鴨血,呼。」我迫不及待夾了一塊來吃,燙得狠。

「那再來兩盤牛肉一份肥腸還有一份金針菇。」他把menu遞回給服務員。

「啊對,我都忘了有肥腸跟金針菇!」

「我都忘了妳健忘。」他笑說。

「我們喜歡吃的一樣耶!」我不理會他的嘲弄,卻發現了新大陸。

「是嗎?」他不在意地點了根煙。

「啊,我忘了買煙!」我突然想起來。

「妳還忘了帶錢包咧!」他沒好氣說:「抽什麼煙?我去買。」

「涼煙……,」我小聲地說:「沒關係啦,那你抽什麼?啊,Marlboro lights……。」

「這麼沮喪?」

「我只抽紅色Marlboro,Marlboro lights太淡了。」

「好啦,去幫妳買,等我。」他立即起身走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此刻我的感覺,比方才蓮蓬頭流出的熱水,他為我泡的茶,或這滾燙的麻辣鍋都還溫暖。

 

「加這麼多醋?」不出兩分鐘,他回來丟了一包煙在我面前,一屁股坐下,劈頭就問。

「這樣才好吃啊!」我不以為意把涮得五分熟的牛肉浸到一整碗都是蒜苗的的醋裡,然後吹了兩下放入口中。

「愛吃醋的女人。」他嘟噥地說。

「怎麼樣?」我挑釁地挺胸向他嗆聲。

「哦?哇。」他一愣,隨即露出曖昧的笑容。

「咦?」我不解地看著他。

「先吃吧,待會再跟妳說。」他低下頭吃他的。

「又來了!」最討厭人家支支吾吾的,真是的。

 

用餐完畢,他買單時很像刻意把我藏在身後的樣子,連走回他家的路上,他還很注意身旁的人,尤其進電梯後,他按了七樓,就轉身站在我面前,貼得很近。

 

「人又不多你站這麼過來幹嘛?」我有點害羞。

「待會跟妳講。」他輕輕地在我耳畔說道。

「又來了!」「叮。」

「到了。」

 

他出電梯時不忘擋在我和另一個男人之間,讓我真的覺得奇怪,又,有點胡思亂想的心跳。

 

「到底是怎樣?」關上門後,我皺著眉問他。

「我不好意思說。」

「什麼不好意思?你給我說清楚!」

「我怕妳生氣。」

「你不說我更生氣!」我急得叉腰大喊。

「嗯,」他的視線忍不住又移到我的胸口,深呼吸一口氣,眼神瞇了起來,說:「我也健忘。」

「什麼意思?」我被弄糊塗了。

「我忘記女人要穿內衣。」他忍不住又瞄了我。

「什麼?」我也低頭看了一下,然後趕緊用手遮住我的胸部,大叫:「啊!你怎麼不早說嘛!」

「對天發誓,直到剛剛妳挺胸,我才看見……,妳『激凸』。」他尷尬笑了一下,但眼神依然沒從我的眼前離開。

「竟然用這種字眼?你八卦週刊喔?」我羞愧地叫著。

「所以剛剛發現以後,才幫妳遮著,免得別人看到。」

「你,唉唷,人家的內衣濕了,沖太久熱水頭也暈暈的,忘記要穿嘛!」我急著遮住胸部。

「妳害羞的樣子好可愛。」他的眼神轉溫柔,帶著笑意。

「不要再笑我了啦!」

「我又想起來一件事。」他假正經皺了眉說道。

「什麼?」

「本來以為是一個打來詐騙的醜八怪,直到在咖啡店門口看到穿著紅色背心的妳,淋著雨忍著寒冷的模樣,就不禁想像妳淋浴的樣子。」他把臉湊近我。

「色狼!」

「結果剛剛真的看到妳披著我的大浴巾走出浴室,然後我又想像浴巾底下妳的模樣。」

「你,講這種話一點舌頭都不會打結!」我相信我的臉都紅了。

「結果看到妳的,」他低下著頭看了一眼,然後抬起來好不溫柔地看著我,說:「嗯,然後我又想……。」

「不要再誘惑我了!」我大叫。

「啊,對不起。」他連忙收回抵在我腰兩側牆上的手,有點失落又尷尬地道歉。

「然後又想怎樣,說完!」我嘟嘴瞪著他。

「我沒有輕薄妳的意思,我是說真心話,我是男人,但是我不是故意對妳不禮貌。」他低下頭,充滿懊悔地解釋。

「那你就說完!」

「剛剛,很想吻妳,不,其實在車裡幫妳擦頭髮時,聞到妳的髮香,就有想吻妳的衝動……,對不起。」

「幹嘛對不起?」我走向他。

「妳生氣了。」

「那你幹嘛把手縮回去?」我嘟嘴,看著他的手。

「嗯?」他一愣。

「我不是生你的氣,是害羞。」我低著頭,雙手拉著他腰際的灰色針織杉,把頭埋在他的胸膛。

「啊?嗯。」他笑了。

「不要忘了你剛剛想對我做的。」在吻上他的唇之前,我說。

「那現在想的都可以做嗎?」他咬著我的耳朵,問。

「除了停下來以外都可以。」我手環上他的頸肩。

「遵命。」然後他的手開始在我背後遊移。

 

中午的大雨又猛烈地下了起來,就像他在床上的動作。

接下來的一切,與我們在床上的細節,我都記得一清二楚。

 

 

2006/9/17作,2010/12/15修改發表

19 Comments

  1. 終於又看到你的文章了..
    大略三年前開始看你的寫作 很喜歡你敢言的樣子
    期待你的新作唷!!

  2. 真是害羞的一篇

    剛接觸妳作品好像是高二吧 ! ? ( 忘 了 )

    有一本書叫什麼….媽媽….之類的….

    然後就晃到這裡來了, 哈哈

    本來這裏好像有很多文章

    之後 , 又增加了這麼多有的沒的

    真是厲害啊 !

    對了! 對了 !

    好像在LOST也有妳的專欄是吧?

    ( 印象中有拜訪過 )

    真是無遠弗屆啊!!!!!!!!!!!!!!!!!!!ORZ

    1. 恩,之前都在LOST寫,不過現在蠻專心的在無名了,謝謝。

      不好意思因為你是新來的,下次請盡量不要每篇文章回覆我(如果沒重要的事),不然大家的留言都被埋沒了,不好意思。

  3. 你的文真的都很勁爆耶。
    超愛,這種短文的,不用看很久,也不用期待下一次的劇情是什麼。

  4. 嗯你好^^
    我在http://www.msn.com.tw/love/story/essay/看到你寫的故事
    於是就連過來了
    這篇Mr.Mistake真的很好看ㄟ 好有趣又刺激的劇情
    呵呵以後還會來逛的,請繼續加油喔 ^______________^

    1. 啊,謝謝你。
      原來有不少人都從MSN的專欄連過來呢。
      歡迎常來唷。
      你的網址我去了,不過沒有什麼時間,下次再去你那邊留言給你。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