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艷一族 ♪ 捌、墜入天使的情網

事實上我在屋內設了結界,否則我的叫聲應該會吵醒隔壁的月海、樓下的小奧,以及路人。

 

「真想把妳吃掉。」在第二次纏綿後,極躺在我的床上,握著我的手,咬了下去。
「剛剛那樣不算吃掉嗎?」我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他。
「不算,一口口咬進嘴裡才算。」他舔了一下我。
「好可怕啊,惡魔。」
「妳怕嗎?」他挑眉。
「沒在怕的。」
「這是挑釁嗎?」
「才不是。」
「別的女人嘟嘴撒嬌都沒妳這樣誘人。」他讚嘆道。
「別的女人?」這話聽起來有點刺耳。
「換妳吃醋了。」
「別在我面前提到別的女人。」我警告著。
「背後就可以嗎?」他好整以暇地問。
「你、說、呢?」
「妳咬牙切齒的模樣也很可愛。」
「再說我也要咬你了。」
「請便。」他笑得好燦爛。
「真氣人。」咬他也沒辦法消氣。
「別浪費力氣了,留點力氣再來第三回合。」瞧他說得一派輕鬆。
「你還真的不累啊?」我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我沒累過。」
「你是說做愛還是這輩子都沒累過?」
「都有。」他想了想,說。
「嘖。」感覺有點不是滋味。
「連以前的事情也要吃醋啊?」
「不是,只是感覺不舒服。」
「哦?」他又挑眉。

 

老實說,極挑眉的樣子,真是性感到掉渣了。
他一手枕著頭,一手不時撥著我的髮,有時撫著我的身體,羽毛被蓋在他身上露出精壯的胸膛,他的肩與頸形成優雅的弧度,根本是極品。

 

「沒有把你搞累令我有點不悅。」我直接地說。
「那來吧。」他一副「歡迎光臨」的表情。
「可是你不是不會累的?」我想我的嘴翹到可以吊東西了。
「有點實驗精神嘛。」他親吻了我的唇。
「你幹嘛一直鼓勵我再做啊?」
「我想啊。」
「連做了兩次耶!」我嚷嚷。
「可是很久沒有做了啊。」
「很久是多久?」
「嗯,我想想,呃,好像……。」他沈思著。

 

我沒辦法想像他說的久是多久。
不過依照他是惡魔這個事實,我想也許很久只是幾個禮拜或幾個月。
幾個禮拜?想到是幾個禮拜,而他那時又已與我認識的話,我應該會抓狂吧。

 

「幹嘛這麼火?」極笑了出來。
「我聽說惡魔都是夜夜笙歌,一天可以換好幾個女人。」
「聽誰說的?」
「聽惡魔說的。」
「誰?」
「惡魔啊!」
「誰啊?」
「來我店裡占卜的惡魔。」
「什麼時候的事?」
「前幾年吧?惡魔們都是一陣一陣來我這裡報到,一窩蜂似地。」
「前幾年……,我弟那群嗎?」他想了想,問。
「你弟?」我愣住。

 

這麼說來,難怪我覺得極有點面熟。
他跟三年前來我店裡的一個惡魔,長得有點像。

 

「之前我弟失戀,發了瘋地每晚向人間報到,以前他都流連邊界那邊的夜店,頂多來人間找找樂子,但那陣子就是不一樣,很專情,聽說他追求一個『命運之店』的女郎。」極把手往床旁一招,酒杯就自動奉上。
「烈,是你弟啊?」我不敢置信地問。
「哦,果然是妳。」他喝了口酒。
「……。」狠心拒絕了弟弟,結果現在我愛上哥哥。
「直到前陣子烈才從自閉宅男生涯中畢業,他閉關很久了。」他一副「找到兇手」的表情。
「你們很要好嗎?」我不敢說,烈其實在兩個月前,認識極之前才來找過我。
「還好,他玩他的,我過我的,我們差了兩百歲。」
「噢。」
「妳怎麼看起來有點心虛?」他把臉貼向我。
「他是還蠻讓人心動的,不過我仍然拒絕了他。」完蛋了,極趁著我心虛的時候,對我施了咒,我不自覺地就會講真話。
「說,我在聽。」他從容地眨了一下眼,喝口酒,把酒杯放在床旁的小桌上,繼續枕著頭。

 


我在公平與正義,黑暗與墮落之間來回遊走,
無法改變也不想逃脫這宿命。


 

剛結束一段戀情,跟逆天使相戀,只覺得連天使都不能相信,那麼這世界上也沒人可以相信了。
回復單身以後,因為翼的關係,原本每晚關店後都到「慾望之都」報到的我,決定要轉移心情暫時戒掉去酒館的習慣,都很認真工作。

 

慾望之都」是與「存在之樹」並存同一個城市的酒館,掌管「慾望之都的」,一向都是逆天使們。
每個百年,四名逆天使公主的侍衛會在逆天使公主落腳之處開設「慾望之都」與「存在之樹」,這個百年,也是如此。

說也奇怪,本來我們「獵艷一族」跟天使家族在任務上是敵對的,可是下了班後,大家還真的都只是當作這城市裡面認識的人一樣,沒特別往來,也不會爭吵打罵,只是雖然我跑「慾望之都」,卻也不會跟裡面的逆天使們打交道就是了。

畢竟這是大家專業的默契,出任務時我們彼此是敵方,在酒館他們是店長與酒客,而我也是酒客。

 

不知道是不是命運的作弄,「慾望之都」開店已經六年,每個禮拜五晚上都會去喝酒的我,從沒見過除了泉、浪與小樹之外的另一個人,翼。
大概因為他很忙的關係吧,出沒的時間都不定。
不,也許,我們總是一個向左,一個向右,他後腳進了門,我前腳才剛離開。

其實出任務時也可能遇到他,但就是那麼巧,每次我出任務,也剛好來者都不是他。

總是錯過的人,一旦相遇了,那火花也是猛烈而迅速地燃起,我和翼,正是如此。
那夜我本來要走了,喝得有點茫,因為在門口撞到了匆匆走進「慾望之都」的翼,就這樣認識了。

 

「對不起,我沒長眼。」撞到我的男人扶起了我。
「沒長眼?我看是你根本瞎了眼吧?」我沒好氣地說。
「唔,好兇。」他有些驚訝,但不是嚇到。
「走路小心點。」我沒正眼看他,反而轉了左邊,越過他走向門口。
「等等。」他拉住我的手。
「放開我。」我冷冷地道。
「沒有女人連看都不看我一眼過。」
「神經病。」我甩開他的手。
「真不聽話。」他想也沒想,再度拉住我,便吻了我。
「啪!」我狠很甩了他一巴掌。
「真凶悍。」他還是不死心,又拉了我,並吻上來。
「啪!」我甩了他第二下。

 

混帳東西,把女人當什麼?

 

「對不起……。」翼像是突然清醒般,道著歉,因為我流淚了。
「你把女人當什麼?」喝得醉醺醺的我,很想吐。
「想吐嗎?」他扶住我。
「嘔……。」我吐了他全身,然後就失去意識。

 

我想我是氣過頭了。

 

「好點嗎?」我睜開眼,眼前的人有好幾個,晃呀晃地。
「好暈。」我揉著眼睛。
「要不要喝點熱茶?」他問。
「嗯。」可是我沒有力氣接過杯子。
「我餵妳。」那男人喝了一口茶,然後用嘴直接餵到我嘴裡。
「唔。」我慌忙地吞下熱茶,他又再餵了一口。

 

就這樣,我把那杯茶喝完的同時,發現他正吻著我。

 

「你!」我再度舉起手,準備甩他巴掌,卻被他接個正著。
「妳也可以打到爽為止,但是我不打算讓妳這麼做。」那男人說。
「你!」我推開他。
「怎麼這麼悍?」他喘著氣。
「你是誰?」
「我是翼,七海。」他介紹著。
「你是逆天使?」他還知道我是誰。
「嗯,沒想到我竟然對『獵艷一族』的頭頭動心,很意外吧。」
「我沒見過你。」
「但是我見過。」
「咦?」那我怎麼都沒看過他?
「妳好幾次從『命運之店』走出來,我都正巧經過,但是妳沒正眼看過我。」
「真的假的?」我翻閱著自己的記憶,唔,頭好疼。
「別勉強,」他自動地坐上床,揉著我的頭,說:「每次妳從店裡走出去,我都剛好回來,但是妳也沒正眼看過我。」

 

翼的笑容有點苦,看起來不像是說謊。

 

「後來我忍不住問了浪妳是誰,浪說妳就是七海,我才忍著沒有上前跟妳說話。」翼無奈地笑了笑。

原來他也知道我們是敵對的兩方。

 

「那你剛剛幹嘛吻我?」我皺眉。
「妳是說餵妳喝茶的時候,還是在店裡?」
「店裡。」
「因為我好不容易想到撞倒妳這個爛招,沒想到妳還是不正眼看我一眼,如果不硬來,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讓妳跟我獨處?」瞧翼說得理所當然似地。
「……。」這是逆天使的本性嗎?
「有這麼討厭我嗎?」他嘆了口氣。
「我……。」其實沒有。
「那要不要繼續?」他湊了上來。
「你一向這麼不要臉嗎?」
「別的女人不需要我這麼厚臉皮。」他的笑容變得溫柔起來。
「我不搞一夜情。」
「我沒說要跟妳一夜情啊。」
「那你是?」
「我暗戀妳很久了。」
「你好直接。」
「我是認真的,否則我不會碰妳這樣不該碰的女人。」翼說出的字句有著高雅的魔咒。
「你不怕被神懲罰嗎?」
「為了妳,那也是應該的。」
「我不相信有人會,不,我不相信有天使會這麼奇怪的。」
「愛上妳很奇怪嗎?」
「呃?」愛?
「我說我愛上妳了,妳不相信對不對?」
「呃。」被他猜中了。
「真壓抑的女人。」
「呃。」被他說中了。
「妳的遲疑是要不要接受我,還是什麼?」
「太,太快了。」我覺得此刻自己很蠢。
「好吧,我沒有慢慢來的習慣,不過我想我會適應的。」
「呃?」他怎麼都不死心?
「妳不是不動心對吧?」翼認真地看進我的眼。
「嗯。」老實說,他長得很好看,他的吻也很迷人。

 

但是我就是沒辦法這麼突然地決定要愛一個人。

 

「呃,」翼抓抓頭,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地,說:「我們需要去看看夜景談心,還是?」
「你沒談過正常的戀愛嗎?」他看起來像是感情幼幼班的人。
「呃,嗯。」他不好意思地承認。
「為什麼?」
「因為我的工作很忙,而且女人多半都自動送上,我沒追求過她們。」
「那是性伴侶還是女友?」我沒好氣地說。
「呃……。」他一時答不上來。
「那你怎麼知道你愛上了我?」我看他只是想上我吧。
「不不不,我沒這樣暗戀過一個女生,有,有啦,小舞,不過她被光之華把走了,妳是第二個讓我魂縈夢牽的女人。」
「你們每個侍衛都愛公主啊?」我讚嘆道。

 

坦白說,小舞,也就是逆天使公主「夜姬」。
這個女生,真的很漂亮,每次在月光下見到她,她都比月色還明亮動人。
跟她一起喝酒也很有趣,雖然她出任務時完全是翻臉不認人。
不過她比較不常出現在「慾望之都」,因為多半她都跟光之華膩在一起。

也倒是,畢竟這是光之華身為聖天使的最後一個百年,好不容易遇到真愛,誰會捨得浪費一分一秒?

 

「但是跟妳又不一樣,從小我們就被灌輸要保護公主,可是,妳是我一見鍾情的第一人,還是個惡魔混種的壞女人。」馬的,翼把「壞女人」這三個字說得很理所當然似地。
「誰說我是壞女人?」我是壞女人就玩弄男人了。
「妳們獵艷一族專獵男人的心,再送給別的女人,這還不夠壞嗎?」他挑眉。
「……。」我無法反駁他,他說的沒錯,只是他並不知道我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遇到互相吸引的對象,最怕的就是對方其實並不了解妳。
也怕,對方沒有時間瞭解妳,或者說,對方根本不想瞭解妳。
即使他與妳真心相愛。

 

一直在在公平與正義,黑暗與墮落之間來回遊走,無法改變也不想逃脫這宿命的我,就這樣莫名其妙愛上了翼。

 

 

つづく

 

 

〝Yuna’s Ballad〞 form final fantasy x-2 piano collect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小艷,艷遇堂堂主,36歲,離婚,育有3枚子女; 到死都要戀愛的3號異性戀。 抽煙、喝酒,有不良嗜好; 相信愛情、友情與激情,不相信男人與婚姻。

  • Image
  • Image

Comments 4

  1. petalin

    翼也出現了
    哈哈
    要多複習幾次才行
    不過,翼不是主角
    極才是

    • 【Queen】小艷

      越來越聰明了,不過馬上要峰迴路轉了,敬請期待。

  2. PuNkChIoU

    喔!?頭香ㄟ!!!!

    好期待~~

    很好看!!真的很好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