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艷一族 ♪ 陸、獵艷任務

這牌真的很賤,越不想出任務的時候就越挑到我出任務。

 

「我陪妳去。」極看了我一下。
「不用啦。」我嘆氣。
「沒關係啊,我陪妳。」極不死心。
「小瞳陪七海就好了,你在會礙事啦。」月海哪壺不開提哪壺。
「礙事?」極看了我一眼。
「鎖心的任務得要得到對方的真心跟承諾,才能完成,有你在場七海不是下不了手就是你會衝出來礙事吧?」月海瞄了極一眼。
「哦,我是不介意。」極很快地明白那是怎麼回事,看了看我。
「我介意啊。」我嘟囔。
「看了以後就會介意啦。」摩摩在一旁發笑。
「妳怕了嗎?」總覺得極是故意刺激我的。
「沒在怕的。」我中計了。
「那就這樣說定了。」總覺得極的內心在竊笑,雖然表情看不出來。
「嘻嘻。」小瞳在一旁倒是笑出來了。
「咕嚕。」我餓了。
「去買點東西吃吧,妳們想吃什麼?」極笑著,轉頭問大家。
「你要請客嗎?」摩摩眼睛一亮。
「沒有道理讓女人請。」極回答。
「看樣子妳男人打算收買我們,」月海瞄了我,開始點餐:「那我要鵝肝醬菲力,三分熟,還有一隻烤龍蝦跟南瓜湯。」
「我也要一份!」摩摩接著點餐。
「我也要!」小瞳跟著點。
「妳們……。」她們什麼時候吃午餐點過這麼奢侈的東西?
「走吧。」極打開「命運之店」的大門,看了我一眼。
「真受不了。」我跟上去。
「別談戀愛讓我的牛排冷啦!」月海大叫。
「砰!」我甩上門。

 

極為我開了車門後,自己也上了車。

 

「妳的朋友都很可愛。」極笑了笑。
「又不是沒見過她們。」我嘟囔著。
「之前來都比較狼狽,沒機會跟她們說到話。」他笑著看了我一眼。
「她們真是很厚臉皮。」想到她們的菜單就覺得想揍人,平常她們午餐都吃附近港仔的餐盒,要不就是漢堡或湯麵。
「一份餐也沒多少錢。」
「所以你還真的是收買她們啊?」
「應該的。」
「噗。」我笑了出來。

 

極與我以前交往的男人不一樣,他們只顧我,或自己,很少顧及我的朋友。
那令我感到窩心。

 

「那妳要吃什麼?」極看了看我。
「我也要一樣的,但是我想喝洋蔥湯。」
「哈,妳還不是一樣?」他笑著,一邊伸出了手,把我的手抓過來,放在排檔杆上。
「極。」這舉動使我感到甜蜜。
「嗯?」
「謝謝你。」謝謝你出現在我生命中。
「妳值得的。」他像是知道我的想法似地,說。

 

我好感動。

在感動中,他下了車也一路牽著我的手,買著外帶的餐點。
直到上了車,他也再度把我的手抓著放在排檔杆上。
我可以感覺暖暖的電流繼續在我身上流竄著,有股,幸福的味道。

 

「好香。」極說。
「是啊。」掛在車後的牛排還有炭烤的香味。
「我是說妳。」
「呃?」
「除了妳做的食物以外,沒東西比得上妳身體發出的誘人的氣味。」他又來了,又是喃喃的咒語。
「牛排這麼香你都還聞的到我?」
「當然,我是惡魔啊。」他挑眉,說。
「說的也是。」惡魔的嗅覺跟一般人不一樣。
「比起吃牛排我比較想吃妳。」
「貧嘴。」
「什麼時候讓我吃妳?」
「改天。」
「嘖。」
「她們在等啦。」再不快點回店裡,我快把持不住了。

 

跟極相處在同一個空間,尤其車裡這麼小的空間,令人更難以忍受那種想接近他的慾望。

就快要承受不住了,我的心。
天知道我有多麼想要真正屬於他,讓他真正屬於我。

 


 

「要記住,誘惑比的是意志力,這個世界上沒有不會動搖的男人。」我叮嚀著小瞳。
「嗯。」小瞳做了筆記。
「說的好。」極在一旁點頭。
「你們該隱身了,我去出任務了,」我示意小瞳,然後轉身對著極,說:「我會當作你不在這裡。」
「去吧。」極瞭解地回答。

 

被委託人,三十五歲,身高一七五,只比我高一點,正跟前女友在一間咖啡店中相視而坐。

 

「我去洗手間。」男人的前女友站起身。
「嗯。」男人點頭。

 

我趁那女人一走開,立刻上前。

 

「啊,對不起。」我手裡拿著咖啡杯,假裝在男人身旁弄灑了。
「妳沒事吧?」男人見狀,急忙遞給我衛生紙。
「不好意思,有沒有弄髒你?啊,你的褲子沾到咖啡了!」我不好意思地想幫他擦。
「沒關係,擦一下就好了。」男人笑笑地回答。
「你人真體貼。」我用一種溫柔並充滿崇拜的眼神,看著男人。
「呃?」男人在沒有防備的情形下,被我的眼神迷惑住。
「還有朋友一起?」我看了一眼他對面的咖啡杯,問。
「呃?嗯,跟朋友一起。」男人尷尬地回答。
「女朋友啊?」我在眼神裡加了失落。
「只是朋友而已。」男人隨口胡謅。
「真的嗎?」我開心地微笑。
「嗯,不過她待會就回來了,我們,我們有事情要談……。」男人的眼神有點急,大概是感覺那女人快回到位子上了。
「嗯,那……。」我充滿期待地看著他。
「妳呢?妳一個人嗎?」他問。
「嗯,到咖啡館來坐坐而已。」我笑笑,繼續對他放電。
「妳待會有事嗎?」男人忍不住問。
「你要走了嗎?」我反問。
「嗯,朋友可能待會要走了。」他又隨口胡謅。
「那等你朋友走了以後我們可以一起喝咖啡啊?」我笑得很燦爛。
「好,好啊,我的朋友是個女生,認識很久了,她最近心情不好,陪陪她,那,我待會送走她以後再來找妳?」男人見我似乎有機會,鼓起勇氣問。
「嗯,」我害羞地低頭,再抬頭看他:「那,等你喔。」
「嗯。」男人笑了出來。

 

上鉤了。
我找了角落的位置,刻意背對著男人,讓他安心,也讓他看不見我的臉,但是可以看見我在等他。

 

「什麼時候輪到勾引我?」才坐下,手機就傳來極的訊息。
「神經,看來你不會吃醋。」我回他。
「又不是真的。」他又傳來訊息。
「如果是真的咧?」我回。
「那就看是活生生剝了他的皮丟去餵地獄的看門犬,還是把他丟到萬年火蟻的巢穴,讓他慢慢被啃食,不過在這之前,我會先親自賞他幾拳。」看到他的簡訊,我笑了出來。
「所以還是會吃醋的嘛。」我笑著打字。
「嗯,不能保證待會的進展會不會讓我毀了妳的任務。」他這麼傳回來。
「不行啦,這是別人的幸福耶。」我繼續打字,送出。
「嘖,聽妳的意思再來就是別人會比我先碰妳?」我可以感覺極這則簡訊有一點不悅。
「幫我叫小瞳打給小奧跟摩摩,可以準備出動了,讓她們到我附近stand by,乖,我不會讓你不爽太久的。」我深呼吸,送出。

 

然後計畫著如何在談話中就可以得到承諾與真心。
這還蠻難的,通常得要跟對方撕磨一下才會成功,男人嘛。

 

「等很久了嗎?」才剛說,那男人就出現在我身旁了。
「不會,妳朋友走了嗎?」男人啊,新歡出現,就把舊愛丟著了。
「嗯,剛剛送走她。」男人聽起來有點喘,但看他的表情,是迫不及待跟我約會了。
「喝什麼?我去買。」我突然想到了一招。
「呃?我去就好了。」男人急著說。
「沒關係,初次見面,害你跟朋友談事這麼趕,算是感謝你的,這次讓我請,下次換你請我吃飯?」我微笑。
「呃,好,那,妳點的都好。」男人笑了笑。
「等我一下囉。」我裝可愛抿了嘴,就轉身去點咖啡。

「愛爾蘭,酒加多點。」我看了看menu,對店員說。
「請問加多點是要多少?」
「一半。」我回答。
「那要加錢喔,裡面都是烈酒,可以嗎?」
「沒問題。」我笑笑。
「好的,一共是五百五十元。」店員說。
「麻煩你。」我拿出一千塊,遞給他。
「您的零錢,稍待一下馬上來。」

 

那男人看起來就不太會喝酒,我的口袋裡帶了「存在之樹」賣的「Fuck Alcohol」,那是一款去酒精味巧克力,待會先給他吃,他就不會喝出咖啡裡面加了這麼多酒。

「Fuck Alcohol」真的很好用,只要吃下去喝的酒就不會有酒味,真是神奇的發明。

 

「哈哈哈哈哈,妳真可愛。」果不其然,一杯重量級含酒咖啡下肚,男人馬上整個人開朗起來,也變得更沒有防備。

 

我拼命的裝可愛,馬的,真不符合我的個性,但是男人就喜歡這套,沒辦法。
他簡直是把他的一生都告訴我了,除了那個前女友跟老婆小孩。
算起來,他喝的不夠多。

 

「好難得遇到你這麼體貼的人喔,有你這種男友的女生一定很幸福。」我再度使出「崇拜之眼」。
「沒什麼啦,呃,那,妳有男友嗎?」他話鋒一轉。
「沒有啊。」我害羞地低頭,再抬頭看看他;這招真的蠻有用的。
「那妳想跟我在一起嗎?」大概是酒喝多了,他還蠻敢問。
「呃?」我睜著水汪汪的眼睛。
「雖然是第一次碰面,但是覺得我們好合適,妳令人很想好好疼妳。」他熱切地說。
「男人一開始都是這樣說,」我繼續裝害羞,充滿期盼地看著他,問:「那你也答應真心與我交往嗎?」
「嗯,我是真心的!」男人啊。
「你敢在這裡吻我嗎?」我大膽地問。
「如果妳願意的話。」
「那你坐過來。」我害羞地拍了拍旁邊那張椅子。
「嗯。」他想也沒想,就坐了過來。
「等等,」我閉上眼,然後睜開,接著問:「雖然這樣問很傻,可是,你可以發誓,你會愛我一輩子嗎?」
「我發誓。」他真的酒喝多了。
「那,在吻我之前,你說一次你的誓言。」這時,我用了身為惡魔的誘惑本能,將咒語隨著我的問題,一字字施出。
「我發誓,我會愛妳一輩子。」男人完全失了魂,迷濛地看著我,說出了關鍵的承諾。
「你的承諾我收下了。」摩摩出現在男人身後,把他親手說出的誓言用「幻化之水」變成了一顆顆的水鑽。

 

接著,摩摩的手來回在石上搓揉,並將他的真心刻印在上。

 

「他的真心已被封印於此。」摩摩的瞳孔瞬間放大十倍,又瞬間恢復,手裡此時,已經形成了一把鑰匙,遞給了我,說:「心鎖與鑰匙都有了,等著送給委託人一份大禮囉。」
「嗯,我現在就去,妳們辛苦了,回店裡休息吧。」我拍了拍摩摩。
「七海大人晚安。」小瞳臨走前,瞄了我跟極一眼。
「歡迎你改天再來請客,中午吃好爽。」摩摩拍拍肚皮。
「噗,我的榮幸。」極好笑地看著摩摩。
「掰掰。」

 

摩摩騎車載著小瞳,揚長而去。
然後我上了極的車,今天的業務只有這一件,待會月海會負責關店,我們出任務的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妳也會設結界?」在車上,極瞄了我一眼。
「嗯。」我點了根煙。
「妳裝可愛也蠻專業的。」他突然說。
「咳!」這句話好嗆。
「坦白說,剛剛他差點吻了妳的時候,我真的有點衝動。」極看了看我。
「什麼衝動?」
「都忍住了。」他聳聳肩。
「他沒吻我啊。」
「平常妳都是這樣出任務的嗎?」
「差不多。」平常其實沒今天這麼快,呃,其實也有,但是那些都是在PUB之類的地方,或者被委託人家中,想當然爾,往往都得先有些碰觸。

 

今天的我可是用盡全力,才不用到來個熱吻還是挑逗什麼的。

 

「難怪妳很久沒談戀愛了,這樣怎麼相信男人。」極在跟著我上樓前,下了結論。
「是啊。」開門時,我苦笑道。

 

像我們這種女人,怎麼會不知道男人沒有經不起誘惑的?
也不是不知道在那樣的情況下,男人的謊言跟背叛,就像翻書的動作一樣重複而迅速。

 

 

つづく

 

 

〝Fired March〞 form NANA2 original soundtrack vers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小艷,艷遇堂堂主,36歲,離婚,育有3枚子女; 到死都要戀愛的3號異性戀。 抽煙、喝酒,有不良嗜好; 相信愛情、友情與激情,不相信男人與婚姻。

  • Image
  • Image

Comments 10

  1. petalin

    要誘惑別人之前
    要先準備好耶
    哈哈
    先把心放掉

  2. PuNkChIoU

    好期待ㄚ~~~~~

    虛構的故事裡,又多了那份真實。

    多希望,我是裡面的主角~

    • 【Queen】小艷

      是啊,虛構的故事,但情緒跟情境又是真實會發生的。
      每個人都是自己故事的主角:)

  3. petalin

    意志力的成份到底是什麼?

    我的意志力很薄弱,有沒有人要來誘惑我?

  4. sunmmer10092

    哈哈 女王 著首歌 在你寫色情公寓的時候

    也放過 不過是另一個版本 那是我第一次來你

    著邊看的第一篇文喔 所以記得超清楚的 。

  5. Edwardtseng

    男人沒有經不起誘惑的,男人的謊言跟背叛,就像翻書的動作一樣重複而迅速。
    小豔妳的用字像刀一樣的犀利,只有在紅塵裡打過滾的女人能說出這樣的話,怕也只
    有遍體鱗傷的人才能武裝自己拒絕撒旦的誘惑。不容易啊。
    Edward

    • 【Queen】小艷

      哈,聽起來我很像是老鴇哪(煙)
      我很愛「誘惑」這個題材,到底怎樣才是經的起或經不起誘惑。
      或者說,迷戀是誘惑,相愛又不是,至少現在的我是如此認為的。

      話說回來,下一集要熱戀了,真是不好意思說X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