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獵艷一族 ♪ 最終話、命運再啟(完)

不論時空怎麼變換,最終,我們還是屬於彼此的感情。


 

「是可以愛很久啊。」判將充滿香氣的紅茶,倒入我的杯中,說。

「很久是多久?你是死神又不是愛神!」我沒好氣地看著判。

 

討厭的死神,老是愛偷看別人的心思,跟臭天使光一樣。

 

「怎麼扯到我頭上了?」光皺眉。

「噗。」舞在一旁偷笑。

「不信問妳媽。」判瞄了瞄我。

「哦,你看七海的眼神正常多了。」極也看了判一眼。

「你以為我會讓你知道我計畫也花五百年把她搶到手嗎?」判不怕死地對極說。

「……,你有種。」極的眼一瞇,感覺身旁起了火。

「白癡,我哪裡活的到五百年,別被他騙了。」我拉住已經蠢蠢欲動的極。

 

極最近真的越來越像惡魔,除了老是善盡誘惑我的本事外,在路上總是也看別的男人不順眼。

明明別人就只是看我一下,他完全把對方拎著領子貼上牆,一副要大開殺戒的模樣。

 

「我的話我不敢說,但我想七海的眼光沒這麼差,不會看上一般人類的,你真是醋桶耶。」判也為極斟著茶,說。

「這茶裡有沒毒的?」極白眼。

「惡魔也怕人下毒?」判根本是跟及槓上了嘛。

「好了,別鬧他們了。」我的父親,撒以路,突然現身,拍了拍判的肩膀。

「Uncle,沒辦法啊,一想到他們要愛到天荒地老,我就覺得世界很淒涼。」判雙手一攤。

「爸爸?」我小聲地叫。

「七海。」爸爸看著我的眼神好慈祥喔,我想我知道為什麼媽媽會愛上他了,因為他真的好帥。

「只是差我一點而已。」極的父親,撒旦也出現了。

 

唔,人真的應該要清心寡欲什麼都別多想,因為,惡魔、天使跟死神隨時在你身邊,他們都會看穿你的。

 

「不要臉。」極悶哼道。

「也不想想你那張迷死七海的臉是誰生的?」撒旦又火起來,那火爆跟極完全是一個德行。

「我媽。」極挑釁道。

「臭小子!」撒旦怒吼。

 

說真的,極與撒旦的脾氣真是遺傳得完美無缺,互不讓的性格其實很寶。

我想,極的媽媽一定每天都會笑死吧。

 

「本來極的媽媽也要來的,但是她一時走不開。」命運女神,我的母親薇丹狄兒,準時赴約了。

「極的媽媽?」我以為只有媽媽跟我約而已。

 

不過,想想我還沒見過極的媽媽,不知道會是什麼模樣?

雖然不知道可不可怕,不過,畢竟是惡魔耶,我是沒跟男友母親打過交道,但是聽了很多關於婆婆的恐怖事蹟,總覺得有陰影。

 

「我媽跟妳媽一樣,尊貴、美麗、大方又溫柔,她知道妳,一直說想見妳,只是剛好今天不能來,」極摸摸我的頭,轉身看著他的撒旦老爸說:「只是人都有缺點,我想我媽唯一的缺點就是眼睛瞎了。」

「你是想單挑就對了?」撒旦眼一瞇,就跟極剛才一樣,感覺身旁冒出火光。

「喂!有爸爸這麼疼你還不知足,總是對他脾氣這麼壞,我不准別人對爸爸這麼兇,你再這樣對他,我不要理你了!」我雙手叉腰,也火了起來。

 

我多羨慕別人有父親在身旁,極都不珍惜!

 

「……,好,我錯了,妳別氣。」極按耐住不爽的情緒,安撫著我。

「噢。」撒旦的臉上彷彿鑲著兩行淚。

「呵呵,有女兒真好吧。」媽媽看著撒旦,笑了笑。

「是啊,可惜我沒見過女兒。」撒旦突然表情變得嚴肅。

「咦?」極有妹妹?

「嗯,嚴格來說是姊姊,雖然她現在只比妳大兩歲。」極看了看我,說。

「妳姐只比我大兩歲?」我臉全皺在一起,充滿疑惑。

「這說來話長了,下次告訴妳。」極手搭上我的肩,說。

「是啊,今天有正事呢。」媽媽笑得好神秘。

「咦?」我一直以為今天是親子聚會,只是沒想到有這麼多對親子,呃,還有死神跟一對甜蜜的天使。

 

等等,我剛剛怎麼都沒發現這桌子有這麼長?

 

「妳們什麼時候來的啊?!」我看著這張不知何時從四人變成六人,又變成十幾人的長桌,驚訝地叫道。

「就在妳親子相認的時刻啊。」月海沒好氣看著我。

「呃?」是我剛剛太專注看著爸爸跟媽媽,沒注意到嗎?

 

月海、小奧、摩摩、小瞳、烈、還有小紀他們,我們「命運之店」的女郎與「慾望之都」那票逆天使全出現了。

這是……?

 

「通過五百多年的考驗,我代表眾神來這裡,允諾極與七海的結合,」媽媽笑瞇瞇地看我,又看看極,說:「在這兩只神聖的soulmate酒杯中,賜與祝福的酒液,七海,妳可以回歸天界地位,繼續以神賜給你天賦的力量,在人間為眾神協助眾生而努力,並停止轉世輪迴的考驗,擁有永生。」

 

媽媽說著的同時,我家裡那對soulmate酒杯也跟著出現了,還竟在媽媽的言語裡,斟滿了紅色的酒。

 

「呃?」我呆了,那,那是什麼意思?

「那表示,妳們倆可以愛到天荒地老,我剛不是說了嗎?」判喃喃唸著。

「呃?」我此刻的表情一定很猙獰。

「看來七海不想跟你愛到天荒地老,我還有機會等。」判哼笑得挑釁,我看這個死神果然是惡魔來的!

「……。」極兇狠的眼神,看不出來跟判是好兄弟,我們根本是仇人吧?

「好了,別一直被激了,你想跟跟你老爸一樣,當個老跟兒子打架的老子嗎?」爸爸拍拍極。

「咦?」他們一下說愛到天荒地老,一下子說兒子的,到底是?

「我又沒懷孕!」我大叫。

「以後會啊。」極挑眉。

「以,以後的事情……。」有什麼東西在我喉嚨裡作梗,我接不下去了。

「呵呵呵呵,好了,你們幾個孩子就是愛鬧,別耽誤大家特地前來祝福。」媽媽仍笑盈盈地看著極,說。

「咳,嗯。」極有點尷尬地站起身。

 

然後,他在我的椅後,以半跪姿勢彎了下來,深呼吸了一口氣。

 

「……。」是我老了嗎?我越來越搞不懂了!

「七海,」極執起我那帶著「自由之戒」的左手,很誠懇地說:「當為妳戴上這只『自由之戒』時,我就偷偷許下心願,要把妳訂走,雖然妳不知道我在心裡問了什麼,但,我希望能再一次聽到妳應允我。」

「應允你什麼?」極認真的臉跟姿勢,讓我整個愣住了。

「嫁給我,讓我陪著妳的永生,跟一堆小蘿蔔頭組織一個家庭,直到世界的盡頭,妳願意嗎?」極笑得好燦爛。

「求,你這是求婚?」我的腦袋轟隆隆地作響。

「噗癡。」舞在一旁笑得東倒西歪。

「七海,快答應他!」小奧與摩摩兩人手握著手,跟小瞳一個人的雙手握拳形成「三位少女的祈禱」。

「妳願不願意,嫁給我?」極輕挑眉,笑著問。

「我……。」媽呀,我一點不想在這麼多人面前哭!

「傻孩子,幸福要自己承諾喔。」媽媽在一旁叮嚀,看得出來爸爸的表情有點緊張。

「嫁給我,好嗎?」極充滿期待的表情,又問。

「嗯,嗯。」我完了,我一世英明,全毀在極的求婚上。

 

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這下,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個聚會不是媽媽跟我約喝茶,大家也不是莫名其妙跑來的,之後我才在月海的大嘴巴中得知,是極回到「惡魔之邦」跟撒旦老爸攤牌,隨我的父親撒以路飛到「存在之樹」,正式向媽媽提出這個約會,希望當爸爸、媽媽和大家的面,跟我求婚。

媽媽那時早知道極的來意,因為,極一旦出現在那裡,眾神都知道他的堅定與心意已決,媽媽便可以解除了我身為惡魔與神混種的原罪,讓我們獲得諸神的祝福。

今天,媽媽是帶著新婚賀禮,並以母親和女神的身份來參加的。

 

「七海。」極在眾目睽睽下緊緊地抱住了我。

「嗚……。」我感動得亂七八糟。

 

極知道,我因為自己的身世,一直希望能夠跟父母相認團聚,也渴望擁有自己的家庭,而他實現了我的,關於自己的小小又曾是多麼奢侈的夢想。

所以他才特別邀了所有的人,難怪連撒旦都來了。

 

「這是極的母親送妳的禮物,換上吧?」撒旦遞給了我一只,黑色打了銀色蝴蝶結長盒,上面有一個簽名。

「呃?謝謝。」我呆呆地接過。

「打開來啊。」極看了看我,笑道。

「噢。」我邊擦眼淚,邊把蝴蝶結拆下。

 

哇……,是一件黑色紗衣。

 

「那是極的母親親手縫的黑紗禮服,給妳今天婚禮穿的。」撒旦嘿嘿地笑著。

「什麼?」今天,今天是婚禮?

 

我爆炸了。

 

「是啊,不趕快趁妳答應的時候結一結,我看他也提心吊膽吧。」判又是一陣冷笑。

「好了,七海新婚之日不要嘴這麼壞。」媽媽笑著拍了拍判的肩。

「去換吧,我在那邊等妳。」極的眼神轉向一旁的草坪,那裡不知道何時出現了黑色的婚檯與紅毯。

 

惡魔穿黑紗,走紅毯到黑色的婚檯,真是太酷了。

當惡魔真好。

 

「七海,我們把裝備都帶來了,快點!」小奧拎著一只箱子,那是我們每次辦party用的專用化妝箱,裡頭有各式彩妝和用品。

「是啊,好期待喔,七海,沒想到妳是我們裡面第一個嫁的耶!」摩摩眼裡閃著淚光,看起來也是跟我一樣感動得亂七八糟。

「嗯。」我手裡捧著極的母親送我的禮盒,湊上前去。

 

我們一同走進那幢白色的屋子,裡頭什麼都沒有,只有大廳。

大廳中央座落著一副梳妝桌椅,有看起來很精緻的古典手工雕花。

 

「七海,妳媽說,這是撒以路跟她廝定終身之地喔。」月海神秘地笑道。

「呃?」媽媽也在這裡……?

「是啊,妳媽說,幾千年前,她就是在這邊失去了記憶,又之後因緣際會坐在這個梳妝檯前化妝,然後妳爸帶著『記憶之顛』來找她,讓她想起了更久以前他們相戀的經過,於是就在此定情的呢!」月海描述著,一邊幫我梳頭。

「原來,極的『記憶之顛』裡說過,還有另一個惡魔也去打造過,就是我爸啊?」我恍然大悟。

 

命運,真的是很奇妙。

我們在冥冥中有著相同的紅線牽連,不論時空怎麼變換,最終,我們還是屬於彼此的感情。

 

「妳媽會選在這裡,一定是因為要讓妳替他們完成她們不能完成的夢想。」摩摩幫我上粉時,說。

「嗯。」想到不能跟我與極一樣相守的爸媽,我癟起嘴。

「所以,七海,妳一定要很幸福,知道嗎?那是妳爸媽的夢想喔。」小瞳一邊為我上指甲油,道。

「嗯。」我會努力的。

「好了,來,換上妳的黑紗吧。」小奧幫我把極的母親親手縫製的禮服從紙盒中拿了出來,笑拎著,說。

「謝謝妳們。」我真的好感動。

 

從小,我們就一起幻想著自己的婚禮要是什麼模樣,也約定好每個姊妹都要幫忙上妝、擦指甲油、換禮服,然後大家要當彼此的伴娘,牽著彼此一起步入紅毯。

當然,那只是幻想,我們其實沒有一個人,心裡真的知道,會有那麼一天。

 

「來,妳爸在等妳囉。」月海把勾著我的手放開,打開了白色屋子的大門。

 

一開門,陽光從外照射進來,爸爸的身影就出現在門的那頭。

 

「爸爸!」我衝上前,勾住爸爸拱起的手。

「我一直希望有這麼一天。」爸爸笑著看了看我,表情很滿足。

「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生了我。」真的,此刻,我心裡有好多激動和感謝。

 

從前受傷的時候,心碎的時候,寂寞的時候,孤獨的時候,都不曉得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以為活著對人是最大的懲罰,沒想到,我們那些死去活來的經過,都會經過。

我曾那麼痛恨自己的身世,曾數度差點放棄信仰的價值,曾覺得自己糟透了,曾感覺生存沒有意義,如今,卻十分慶幸,自己畢竟熬了過來。

活著,真是太爽了!

 

爸爸牽著我,一手不時拍拍我勾著他的那隻。

媽媽笑臉盈盈地站在黑色的婚檯上,走向前去,一路經過的熟悉臉孔,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與曾為敵卻特地來祝福我的天使。

紅毯的那一端,是穿了白色西裝的惡魔,極。

而他是我此刻要互許終身的對象,我深愛的男人。

 

「今天起,七海就交給你了,孩子。」爸爸有點不捨地鬆開了我的手,緊緊握住,轉交給了極。

「Uncle,我會用我的生命守護她,你放心。」極笑了笑。

「好了,老爸告退!」爸爸輕輕地拍拍我,走到一旁最前面的座位,撒旦身邊,坐了下來。

「極,你願意取七海為妻,照顧她、疼愛她,直到世界的盡頭,也不離棄嗎?」媽媽微笑地看著極,緩緩地問。

「我願意。」極表情嚴肅地點頭,說。

「七海,寶貝,妳願意嫁給極,照顧他,疼愛他,直到世界的盡頭,也不離棄嗎?」媽媽又微笑地看著我,問。

「我願意。」我深呼吸,有點顫抖地回答。

 

我的天啊,這真是太夢幻了。

身為惡魔混種的我嫁了惡魔,嘴裡說的是跟人類一樣嘔心的誓言耶!

 

「七海,我以命運女神的身份,代表眾神賜與妳永生,和對妳與極無限的祝福,」媽媽笑得如同那棟白得發亮的屋子般耀眼,說:「我現在宣布你們為丈夫與妻子,極可以親吻我的寶貝囉。」

「謝謝女神。」極的眼裡盡是笑意,對媽媽鞠了個躬,轉向我。

 

我只覺得陽光好強,他們的笑容燦爛到我眼睛都睜不開,然後,極掀開我的黑色面紗,吻了我。

 

「好、浪、漫、喔!」在場的女生們此起彼落地尖叫。

「嘖,真礙眼。」判的聲音超明顯。

「就是啊,喂,礙眼泉,你有對手了。」是翼的聲音。

「舊情人嫁給惡魔,什麼感覺?」泉的眼瞇乘一條線,看著翼。

「哼。」翼別過頭去。

「你也有今天!」月海一掌拍上翼的背。

「誰來管管她?!」翼大叫。

「對不起,我們家訓是怕老婆。」烈雙手一攤。

「哈哈哈哈哈哈……。」大家都笑了。

 

以前我總以為,在永夜裡,是最美好的時刻,但今天,刺亮的陽光卻讓我明白,在眾目睽睽下,人也可以很自然地感到幸福。

婚禮結束後,我們女生為成一圈閒聊,男人們想當然爾也聚在一起。

 

「極?」我從不遠處看了看極,發現他也正盯著我看。

「老婆,該要叫老公了。」極迅速地移動到我面前,瀟灑地說。

「轟!」我又爆炸了。

 

年輕時總覺得人類的稱謂很嘔心,但就像今日我自己允諾的誓言一樣,原來,當我們認真的愛上一個人,因為真心而吐露的言語與行為,就像是呼吸一樣自然流暢。

雖然這一切都太突然了,但我想我會開始習慣。

 

「嗶。」光跟舞的手機同時響起,哦,還有判的。

「人家今天明明請了假耶!」舞把手機收回包包裡,嚷嚷著。

「乖嘛,天使是服務業,二十四小時都要stand by啊。」光安撫著她。

「死神也是服務業就對了?」極搭上判。

「不,嚴格來說我是快遞業,不過今天要去當老師。」判聳聳肩。

「當老師?」我跟月海大叫。

 

死神要去教別人什麼?教怎麼死嗎?!

 

「這回是什麼事?」浪往舞與光那邊湊過來,好奇地問。

Black Doll。」光的表情變得嚴肅。

Black Doll?」黑娃娃?什麼鬼東西?

「等你們蜜月回來,可能還需要你老婆幫點忙。」光看了極一眼。

「什麼事情這麼嚴重?」我看著光。

 

奇怪,我有種奇怪的預感……。

 

「最近一陣子的事情,相傳是當存在之樹還是一株大樹時,死神放過了一名復仇者,專門找有權勢的人下手;那是一個性別不明、身份不明的對象,代號就是Black Doll。」小樹使了眼色,讓浪從手裡拿出一只紫羅蘭色的古董水晶座,接著小紀請璇在上頭灑下一把粉末,塗抹上浪手裡的水晶,裡頭顯現了一間在暗處,招牌與裝潢變來變去,看起來地點從不固定的工作室。

「死神?」我們其它人都看向判。

「咳。」判尷尬地別過頭去。

「嗯?」我直覺判心裡有鬼!

「這次,故事要從『有間華麗』開始說起。」泉神秘地笑著。

 

 

終わり

 

【討艷劈ㄟ私】

以上,全劇終,也請期待《慾望事典》第三部《有間華麗》:)
(不過我還沒決定要先寫這個還是其它一直想寫的故事……)

怎麼樣,真命天子大賭盤,七海的真命天子就是「極」,你猜對了嗎?

首度以結婚收場(其實我還蠻抗拒拿結婚當結局的,不過這篇很自然就這麼演了),第一次,希望大家還喜歡:)
至於約K歌的事,讓我好好想想囉,近期會公佈的,請密切注意。

 

〝Truth〞 form NANA2 original soundtrack vers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0 Comments

  1. 嘿嘿~
    每集都關心是因為我覺得我應該會猜對呀
    哈哈~
    果然中了~
    希望唱歌是隔天非假日說~
    如果可以的話
    ^^

  2. 女王,看完這一篇,我掉下了淚,因為,可以跟命運中的另半在一起,真的很幸福,而我現在,好像在幸福的兩,一邊是理想,一邊是我最愛的家人,而在我身邊的,是自己 一直很傾心的人,其實我從來沒想過,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但是,他正在發生,而且會一直繼續下去。

    你的文章,給我好多希望,也讓我有了告白的勇氣,生平第一次告白,就成功了 ,我原來以為,會被拒絕,然而,我在最後的最後跟他說:「我好像,告白了;可是,被拒絕了。」而他馬上回答我說,「有嗎?」然後我跟他說,如果,你的答案,不是肯定的,我家人就要幫我安排相親了,最後,他回答我的是「當然是肯定的!」

    這心情,真的好長,從剛開始,到現在,以後會怎麼樣,我真的不知道,可是一切,都會慢慢變好,謝謝你,小豔

  3. 一口氣看完~~整「獵艷一族」的故事~~好吸引、好棒的感覺~~
    小艷,期待您的新作!!

  4. 好幸福唷~~~看完~只感覺到滿滿的幸福~
    真的好羨慕他們可以有情人終成眷屬~
    期待下一部豔女王滴新作!!!

  5. 為了讓上一代的遺憾變成今日的祝福, 只好安排結婚囉:P
    不過因為來的突然,不像一般的有完沒完, 超感人超棒
    (聽著配樂好想跟著落流喔)

    PS不能跟大家一起去K歌, 請約我將來再玩:D

  6. 呀比
    好讚的結局
    連我得覺得好感動好感動><
    又好唯美又有點淘氣的感覺我好喜歡^^
    謝謝小艷^^
    而且好期待下一部新作品>///<
    我真的好愛這一系列的作品唷~~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