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獵艷一族 ♪ 拾伍、惡魔之邦

本以為走過了最難走的通道就可以去找撒旦了,沒想到那路原來才是開始。

 

「聞到妳的味道,我就出來了,一看,果然是妳。」判完全不在意光在場的樣子,很高興地看我。

「那叫他陪我去,行了吧?」我對光說。

「……,總覺得那也很危險。」光看了看判。

「那時不是說好,萬一愛上了同一個女人,大家有一次公平競爭的機會,誰也不用讓誰,但輸的人要有風度退出?」判知道光的意思,拍了拍他的肩。

「好吧。」光嘆了口氣,果然天使那票人都是很講究原則的。

「在『惡魔之邦』,保護她都來不及了,也不用怕我趁虛而入。」判看著光,笑了笑。

「那你們小心點,我會在入口等你們。」光看了我一眼,然後轉身就走了。

「幸好你即時出現!」我感激地看著判。

「是命運。」判笑道。

「地獄的入口在哪裡?」我問。

「不怕嗎?」

「不怕。」我只怕這輩子活得遺憾,不怕下地獄。

「那走吧。」判把手搭在我肩上。

「嗯。」

 

判帶著我,往工廠旁的一棵大樹走去。

那棵樹看起來枯了很久。

 

「這裡就是『惡魔之邦』的入口,記住,進去以後,不要回頭,也不要張望,一直看著前方,即使任何人叫妳,都不要理會。」判的眼神變得很凝重。

「嗯。」這些我都聽說過。

「也不要回答任何話,即使我在妳身邊,聲音聽起來像我,那都不會是我。」判繼續提醒。

「嗯。」這些我也知道。

「我會一直走在妳前面,不會消失,等我停住腳步,我會牽起妳的手,那時候,我才會跟妳說話,記得住嗎?」

「嗯。」

「來吧,」判看了我一眼,說:「路旁燃燒的火焰不會燒著妳,前方的吼叫也別同情。」

「嗯。」我用力點頭。

 

接著,判領著我走向那棵樹。

瞬間,樹的枝張牙舞爪地展開,樹的中心也突然冒出了一個大洞。

然後我就跟著他走進了那黑暗的深淵。

 

「救我!」一旁的哭喊,令人頭皮發嘛。

「七海……。」好像什麼叫著我的名。

「寶貝?媽媽在等妳……。」還有聲音誘惑著我。

 

聽聞,走進地獄的步伐就像是走進痛苦的時光隧道,所有認識的、經歷過的痛苦與掙扎,都會在地獄的通道上賣力地被喚醒,包括我們曾受過的傷與最害怕的折磨。

不過,這些東西對我來說,還不需要用盡我的壓抑與武裝。

彷彿走了一世紀那麼久,前方的判終於停下了腳步。

我也跟著他給我的指示,停了下來。

 

「歡迎光臨『惡魔之邦』。」判伸出手,恢復溫柔的笑容。

「我準備好了。」我把手放在他手上。

 

本以為走過了最難走的通道,就可以去找撒旦了,沒想到,那路,原來才是開始。

接下來眼前的是無盡的火焰,那些哭喊著永劫不復的的靈魂,竟燒得漆黑,在我身旁爬來爬去,好不悽慘。

突然感到自己跳進了火坑的我,忍住微微地顫抖。

因為,在「惡魔之邦」,只要一秒鐘的遲疑,我也會跟著永劫不復。

 

「看樣子,妳要找的人還沒回到『惡魔之邦』。」判睜開閉了一下的眼,感應道。

「你知道他何時回來?」我問。

「他說他會盡快,但不確定。」

「那我們要到哪裡等?」我不怕黑,但討厭陰森的感覺。

 

說真的,這裡也倒不是陰森。

畢竟這裡不像冷如人煙,終年霧氣的幽閉森林,也不像傳說中的冥界無聲且永無光耀。

這兒的吵鬧與紅翻天的景象,倒像是座煉獄。

可是就是令人頭皮不斷麻得疼。

 

「要不要去『路西法的寶石』喝杯咖啡?」判回頭看我,提議道。

「『路西法的寶石』?」那是什麼東東?

「簡單的說,就是『惡魔之邦』裡的『慾望之都』,這世界上各式各樣殘忍的酒精與飲料都喝到的。」

「……。」判剛剛用了「殘忍的酒精」這種形容嗎?

「是啊,要試試看嗎?」他笑了笑。

「聽起來很誘人。」酒精是能有多殘忍?

「哦,別小看『惡魔之邦』的menu,裡面有『化石咖啡』、『傷心牛奶』跟『苦澀焦糖曲奇』……。」判想了想,開始一一列舉。

「沒有正常一點的飲料嗎?」都賣這麼奇怪的東西還找我喝咖啡?

「正常的東西都要到人間啊,像是『Desire』威士忌,那些天堂製造的只有在『存在之樹』有,妳不是期待『惡魔之邦』跟人間一樣吧?」

「我的意思是你約我喝咖啡也要有我點了不會變成化石還是傷心欲絕的東西吧?」我皺眉。

「哦,有啊,我來這裡都喝這個。」判停在一間店門口,指著menu,說:「『忘情咖啡』。」

「……。」好爛的名字。

「小心光臨。」一開門,地毯自動說話了。

「不是應該講歡迎光臨嗎?」我嚇了一跳。

「坐窗口吧,剛好有位子。」判瞄了一下店內。

「嗯。」但是我不想喝什麼「忘情咖啡」,聽名字就覺得好像會忘記什麼重要的事情。

「別誤會了,那又不是『忘情水』,『忘情咖啡』是讓人忘記煩惱跟受傷的情緒的咖啡,惡魔們喜歡快樂,所有的產品都是為了快樂而生的。」判看出我的猶豫,解釋道。

「判也會需要忘記不快樂的事情嗎?」我訝異地看著他。

「當然啊,每次帶領靈魂到冥界,當然也有些帶到這裡來的,多少都會受到靈魂記憶的影響,我不想帶著不愉快的記憶繼續工作。」判手拿起桌上的menu,劃了一下,兩杯咖啡就自動冒了出來。

「這麼先進?」我又嚇了一跳。

「別露出太驚訝的表情,妳沒瞧見,店裡的惡魔都在看妳?」判用眼神告訴我,沒有出聲。

「嗯。」我很快整理情緒,恢復表情。

「好乖。」他的眼裡有笑。

「你說忘情,是真的忘記嗎?」聞著咖啡的香味,我問。

「只是忘記那種情緒,不是忘記事情。」

「噢。」那就好,我寧願痛苦,也不想忘記任何事情帶給我的教訓。

「算起來這是我們第一次約會呢。」判笑瞇瞇地看著我。

「呃?」死神的心思真是令人難以預料。

「嗯,應該買外帶,約妳去別的地方。」判想了想,說。

「去哪裡?」我好奇地問。

 

喝了一口咖啡,發現『惡魔之邦』其實也沒那麼恐怖,取代的感覺是一連串的好奇,畢竟這裡的一切我都不熟。

我想我是被催眠了。

 

「去『激情旅店』。」判的笑容好迷人。

「噗。」我被嗆到。

「妳怕嗎?」他問。

「不是這樣說,但是,你不是,那個嗎?」判不是還是處男?

「妳不想我獻身嗎?」判跟我認識的他,變得有點不一樣。

「太快了吧?」為了忍住驚訝的情緒,我又喝了一口咖啡。

「妳怕在極的地盤跟我上床。」判下了結論。

 

這下我覺得,判才是惡魔!
剛認識他時他的溫柔仍在,但說得話越來越嗆了。

 

「在兄弟的地盤誘惑他的女人,這樣算公平競爭嗎?」我瞪了他一眼。

「可是妳看起來沒有不高興啊。」他收起誘惑的表情,恢復一派從容。

「極跟烈說要回來一趟,表示我們現在正在同一個空間裡。」我提醒自己,不要被判誘惑了。

「除了五百年前那次,我沒輸過。」

「你是說跟光還有極打架那次?」判打輸了?

「也不能這樣說,是光跟極兩個人撇開我打了起來。」判說得有點扼腕,似乎是覺得沒有參與感。

「所以你是怕輸不是因為真心喜歡我。」我眼一瞇。

「不,但是這一次我不想輸。」他認真地看著我。

「……。」判本來就是個認真的人,但他用認真不過的眼神看我,令我心跳不已。

「所以要去嗎?」他笑了笑。

「你不是真的在邀我吧?」我的臉上出現三條線。

「妳沒跟我戀愛過,也沒跟我上過床,怎麼知道妳比較喜歡極那一套還是我的?」他把臉湊近我。

「你根本是惡魔不是死神。」我大叫。

「追求留著惡魔血液的妳,不能只用溫情攻勢啊。」

「……。」他簡直看穿了我。

 

我這個人,對挑釁、激怒和誘惑,簡直是沒有什麼抵抗能力。

應該這樣說,壓抑在心裡的熱情一旦爆發,就會想往越炙熱的危險裡面鑽,還會成癮。

 

「嘖,真快。」判似乎感應到了什麼。

「什麼東西真快?」

「撒旦回來了。」

「你的表情看起來很惋惜。」

「是啊,真遺憾,不過還有的是時間,先帶妳辦正事。」

「嗯。」我看了判一眼,發現他帶我來「惡魔之邦」,其實不只是想陪我,他好像是真的打算在極的地盤把我搶走。

「妳知道就好。」他看見了我的心情,朝我一笑,站起身。

「你好大膽喔。」我跟了上去。

「死神沒有什麼好怕的。」他又牽起我的手。

「這樣不好吧?」旁邊的惡魔都在看我們。

「惡魔們虎視眈眈,牽著妳當然像跟情人散步,不過我比較擔心妳先被擄走。」

「噢。」是我想太多了。

「走吧,撒旦在等妳。」

「嗯。」

 

判牽著我,走過了一條充滿慾望的街。

我在街上看到「慾望旅店」、「慾望電影院」、「慾望文具」……,總之密密麻麻的全是跟「慾望」有關的商店。

而且不時有惡魔扛著尖叫中的惡魔,或者是惡魔就在大街上糾纏,亂七八糟地,令人大開眼界。

 

「看來妳不怕這些。」判回頭笑了笑。

「很新奇啊。」我讚嘆道。

「到了。」判停在一棟黑色的大樓前。

「他就在這裡?」我吞了口口水。

「嗯,等我一下,我可以自由進出,不過妳得戴上證件,」判叮嚀道:「小心別被纏上,我很快就回來帶妳,記住!」

「嗯。」才一下下而已。

「別四處張望啊。」判走進那棟黑色的大樓門口前,說。

「喔。」我點點頭。

 

然後還是忍不住四處張望。

那棟黑色的大樓真是充滿靈氣,而且一點也不像是這條街上的建築。

看起來像是透明材質的黑色玻璃,閃耀著黑洞般的光,那種現代感與跟街上充滿遠古建築的風格,有著天壤之別。

 

「七海?」一個聲音叫住我。

「呃?」我把頭轉向右邊。

「好久不見,我是烈的朋友。」是烈那時來我店裡,一個非常會煮咖啡的惡魔。

 

當時烈帶的咖啡豆,現在想起來也許都是從「惡魔之邦」來的,而這個惡魔就負責幫我們煮咖啡。

 

「妳一個人來這裡?」惡魔訝異地問。

「有朋友陪我來的。」我回答。

「他怎麼把妳一個人放在這裡,好危險呢。」他環顧四周,我才發現原來一路上盯著我們瞧的惡魔,還在我身旁虎視眈眈著。

「我約了人在這棟大樓裡,但是他說要帶證件,所以我在外面等他,沒很久啦,他才剛進去你就出現,我想他應該很快就出來了。」我笑了笑。

「哦,那看來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他眼神一變。

「呃?」我察覺到不太對勁。

「他不該把妳一個人留在這裡。」他笑得很恐怖。

「你……。」我才警覺,就失去了意識。

 

在昏迷之前,我試圖發出感應呼喚判,可是來不及知道有沒有用,我就暈過去了。

而我有強烈預感這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つづく

 

 

〝Flames〞 form Crash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14 Comments

  1. 天阿
    好讓人緊張發生甚麼事喔><
    真是越來越刺激了
    感覺情敵會越來越多><
    好看好看><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