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獵艷一族 ♪ 拾壹、死神的誘惑

而此刻,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有沒有資格獲得幸福。

 

「見笑了。」我吸了吸鼻子,最近自己真的太不堅強了。

「沒關係,我不介意。」他的眼裡有無盡溫柔。

 

這才發現他仍然抱著我,那個死神。

 

「我有男友了,你這樣一直抱著我,好像不太好。」我低下頭,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並沒有推開他。

「我們有怎麼樣嗎?」他完全不在意地反問。

「是沒有……。」可是這樣又不太對,而且,要是讓極在我身上聞到了別的男人的味道,我沒辦法想像他會怎麼樣。

「妳怕嗎?」他似乎知道我的猶豫。

「嗯,有一點。」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坦誠,第一次耶。

 

連在月海面前,我都沒讓她知道我害怕失去她,我卻對第一次蒙面的死神,坦白了心中的念頭:害怕。

不只是害怕月海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我也害怕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

而我正在毀壞這個幸福。

 

「會害怕的人才會珍惜,那是好事。」他仍然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樣。

「害怕失去的人往往就是因為害怕才失去。」我黯然。

「剛剛不是問我給妳名片的目的?」

「對喔!你為什麼要約我?」我差點又忘了。

「總會見面,不如先約。」他神秘地說。

「你怎麼知道我們總會見面?」是我死的那一天嗎?

「命運女神告訴我,如果就這樣讓妳們繼續攪和,月海可能會情緒翻動讓暴風和狂雨毀了人類的世界,而妳最後還是會想到可以來找我,那時候就沒像現在這樣和平相處了。」他笑了笑。

「命運女神?」他的話其實是我自己可以預知的未來,而我此刻只在意她。

「是啊,不論是惡魔還是神,都偶會去找命運女神瞭解未來,我也不例外。」他一副「畢竟是工作嘛」的表情。

「她……。」我好蠢,竟然想問「那她有說到什麼關於我的事情嗎」。

「她要我如果見到妳,一定要對妳溫柔點,因為妳很愛逞強。」他好像知道我的心思。

「……。」她真瞭解我。

「怎麼眼眶又紅了?」他摸摸我的頭,除了極,他是第二個對我這樣做的,男人。

「沒有。」我忍住眼淚。

「命運女神沒告訴我妳愛哭。」

「我平常不會這樣的!」我皺眉。

「哦,只有在我面前特別。」他的眼神真的很溫柔,我快被殺死了。

「再這樣下去我會誤會你對我有企圖!」

「不可以嗎?」他側著頭,想了想,問。

「為什麼?」不會吧?

 

其實我可以感覺,他約我來這裡並沒有任何這樣的意思,我想,剛才我們的發展,也不在他的預料內。

但我很訝異他竟然這樣回答。

 

「我沒試過談戀愛,不過也不是不行。」瞧他回答的正經八百的。

「你沒談過戀愛?」他真的是男人嗎?

「男人該有的我都有啊,妳說呢?」他突然笑得有點曖昧。

「你……。」換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我會這麼緊張,就是發現,自己原來這麼沒有自制力。

或者說,我沒想到我竟然對他這麼沒有自制力。

 

「我沒什麼機會認識對象。」他想了想,說。

「你活了三千年耶?」

「我很專業,不吃窩邊草的。」

「那現在不算嗎?」我意有所指。

「哦,算起來妳也是工作內容的關係人。」

「你真的跟一般人很不一樣。」

「我不是人。」

「對,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我都忘了問。

「判。」

「判?」

The Judge,非人非鬼,是由神指派下來維持世間平衡的尺規,不能決定但會影響生死,簡單的說,掌管『是非』,凡人都叫我『死神』。」他正式自我介紹。

「……,有人自我介紹的時候會摟著對方嗎?」我白了他一眼。

「妳看起來並沒有從我懷裡掙脫的意思啊。」

「你講話都這麼白嗎?」我覺得自己臉紅了。

「妳臉紅的樣子很可愛。」

「你別再誘惑我了!」

「妳覺得很誘惑嗎?」

「你!」是很誘惑啊!

「嗯,妳的身上有著令惡魔難以忍受的氣味,是神與惡魔混種的味道,也有令我難以忍受的氣味,叫『命運』。」他把臉湊上我的,在我耳畔聞了聞,就像極初次見面時對我那樣。

 

命運。

從小我一直恨自己的命運,怪罪自己的命運,我並不相信命運,雖然,我就是人間,命運的代理人。

這陣子,我卻完全活在命運的相逢裡,無法自拔。

 

「啊……。」判突來的舉動使我顫抖。

「這是邀請嗎?」他沒有停下的意思。

「不,這樣不好。」我搖搖頭。

「可是妳看起來並不討厭我。」死神也會咒語嗎?

「我們不應該再這樣下去了。」把我的自制力還給我!

「為什麼?」

「我剛剛不是說了我有男友了?」

「如果妳還會對別的男人動心,妳男友也該把妳讓出來了。」他還是一副不在意地說。

「我是為了月海而來的。」我別過頭,提醒自己。

「如果我可以幫妳的月海,我們就可以專心繼續我們的談話嗎?」

「你可以不要帶走月海?」被他一說,我起抬頭望向他。

「我不能決定她不要死,但我可以晚一點,或早一點帶走她。」

「晚一點是多晚?」

「妳決定。」他深深地回望我。

 

從判嘴裡吐出的「妳決定」這三個字,好誘人。

 

「你不怕我只是因為月海才……?」我不敢繼續說。

「我有預感妳會是真心愛上我。」判不要臉地接著我的話。

「真不要臉。」

「所以妳的答案是?」

「讓我想一想。」除了擔心跟極有血緣關係所以不敢愛以外,我沒那麼猶豫過。

 

極,我竟然在這麼瘋狂跟他上了床之後,還對別的男人猶豫了。

而那個男人竟是死神。

 

「我們不能只是作朋友嗎?然後你也可以很有義氣的不要帶走你朋友的朋友?」我發現自己真是蠢問題大王。

「也不是不行。」判想了想,回答。

「那你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跟我在一起啊?」

「女人的反應真可愛。」他的笑容裡竟有很多溺愛。

「我真的很懷疑三千年來你竟然都不知道女人很可愛?」

「嗯,看來我在這方面很遲鈍。」他下了結論。

「……。」我快昏倒了。

「不過,我不帶走她,不表示她的身體會復原。」他提醒我。

「呃?」我只想著月海不要死,卻忘了她的心臟有嚴重的病。

「她可能會活得很痛苦。」

「你不是想要我?你不怕我因為這樣不答應你?」他怎麼這麼誠實?

「愛一個人不是應該坦誠嗎?我沒有說謊的習慣。」

「你到是很瞭解嘛,關於愛。」

「嗯,只要是『理論上』的事情。」

「噗。」我笑了。

 

對,理論上,愛一個人應該要坦誠,但在愛裡,大多的人都不坦誠。

這是人性吧,但是死神很顯然沒有這方面的人性。

 

「如果不帶走月海,我還得要讓她的身體恢復才行。」總不能讓月海活得這麼痛苦,三不五時跑醫院。

「那得有神蹟,或者……。」判看了看我。

「或者怎樣?」我緊接著問。

「除了神,撒旦也有帶走人身體病痛的能力。」

「真的假的?」為什麼?

「因為,有時候,讓人活著才是受罪,關於受罪的事情,當然是惡魔管的。」

「原來是這樣啊。」我恍然大悟。

「你見過撒旦嗎?」我問。

「嗯,不過他很忙,而且他只見他想見的人。」他看了看我。

「在地獄?」

「有時候也會在人間見到啊。」

「我怎麼就沒見過?」

「妳怎麼知道妳沒見過?妳又看不出來。」

「呃……?」也倒是。

「他很恐怖嗎?」

「我當然不會覺得他恐怖。」

「那他長得很恐怖嗎?」印象中,圖畫上的撒旦都長得一副嚇死人的模樣。

「妳的惡魔男友長得很恐怖嗎?」他反問。

「咦?」他怎麼知道我男友是惡魔?

「妳的脖子上有惡魔的記號。」他促狹地看了看我的頸間。

「呃?」我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脖子。

「真不知道激情是什麼感覺。」他好像完全不在乎我的脖子上有吻痕。

「你,咳……。」死神是處男啊?

「沒談過戀愛也沒做過,不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嗎?」他看穿了我的心思。

「也不一定啊,在人類的世界裡,很多人發生幾百次性關係了,卻沒真正愛過。」我回答。

「我不會碰我沒興趣的人。」他看看我。

「可是你剛剛抱了我。」他還摟著我很緊耶。

「是啊,那不是很明顯嗎?」他沒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我承認你對我很有吸引力。」我深呼吸。

「我知道。」他的眼裡滿是笑意。

「但那不代表我會跟你……。」

「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你什麼都知道……。」

「怎麼脾氣又不好了起來?」

「因為一下子好像對我很熱衷,可是又好像無所謂的樣子。」

「那需要這麼氣嗎?」

「我搞不懂你在想什麼。」真的,我迷惑了。

「別在惡魔面前迷惑,尤其如果妳要去見撒旦,一秒鐘的遲疑與困惑,都可能招來萬劫不復的結果。」他的表情轉為嚴肅。

「呃?」

「在人間見到他還好,但是也要小心他,倘若,妳是到『惡魔之邦』去找他,那路上都是會對妳『很有興趣』的惡魔。」他加重了語氣。

「我只有對你跟極這麼沒有自制力。」我不小心說了極的名字。

「極?」他挑眉。

「嗯。」我一臉尷尬。

「妳男友是撒旦的長子?」

「呃?!」我大叫。

「看來妳跟妳男友不熟。」他又下了結論。

「他沒告訴過我!」極的老爸是撒旦?

「哦,難怪最近到『惡魔之邦』都沒見著他,原來到人間跟妳戀愛了。」他一副「找到兇手」的模樣。

「你們認識?」這世界也太小了吧?

「嗯,『理論上』不該碰兄弟的女人。」他又加重了語氣。

「兄弟?」我有大難臨頭的感覺。

「我,極跟光之華,五百多年前打過一架。」

「……。」極那時候只有跟我說了跟光之華,沒想到判也在場。

「誰會相信死神、撒旦之子跟聖天使竟然是好兄弟?」你們這些人也太亂來了吧?

「七海,妳的臉色好難看。」他關心地摸了摸我的臉頰。

「不是說不能碰兄弟的女人嗎?」

「我是說『理論上』啊。」

「……。」我可以肯定這些人真的很亂來。

「而且我剛剛已經碰了妳了。」他此刻的表情真是一百萬個無辜。

「……。」

「我還追求了妳。」他的無辜是裝的還是真的?

「……。」

「還有,我正在等妳的回答啊。」

「……。」這叫我要回答什麼?

「如果妳真心要跟我在一起,我想頂多打一架,極還是會退出的。」他想了想,說。

「那如果我沒有答應你呢?」我沒好氣地問。

「那,頂多打一架,我會退出的。」他又想了想,說。

「頂、多、打、一、架?」我又快昏倒了。

「嗯,各憑本事是兄弟道義,之前妳不認識我,我也不知道妳是他的女人,所以應該要有公平追求的機會。」

「……。」瞧他說得煞有其事。

「沒有確定自己真正的心意之前,妳怎麼知道我們兩個,誰能讓妳幸福?」

「呃?」

「我想他也會理解的。」他笑了笑。

 

在判說了這句話之前,我沒想過,自己真正的心意,竟然會如此動搖。

極一定也沒有料到我是這種女人:
三心二意、猶豫不決、見帥哥眼開、脆弱得一點點溫暖就會崩潰。

而此刻,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有沒有資格獲得幸福。

 

 

つづく

 

 

【七海的真命天子賭盤】(賭盤已結束)

來來來,又是真命天子大賭盤。

猜猜看,誰才是七海的真命天子,七海最後會選誰呢?

1、曖昧已久終於相戀的惡魔之子,極
2、命運般現身的死神,判
3、先前曾熱烈追求互有好感的惡魔之弟,烈
4、舊情人也是逆天使,翼

 

 

〝Finale〞 form NANA2 original soundtrack vers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48 Comments

  1. 我是在MSN戀愛心情上寫信給教主J…

    跟小艷是同一個人吧…@@

    (判斷錯不要打我><)

    那我要重寄嗎?

  2. 還可以賭嗎?
    我記得上次我要留言,後來電腦壞了= =
    我賭極:))
    插畫不錯,但比較想聽你唱歌=ˇ=

  3. 喔~艷,這篇也太辣了吧!
    我應該還是選極,可是,死神好像也很不錯耶~
    怎麼選呀~
    那五百年前的那一架,妳要解釋一下呀~
    七海怎麼認識光的呀?
    喔~好多問題喲~

  4. 我賭死神!!!!!

    「理論上,愛一個人應該要坦誠,但在愛裡,大多的人都不坦誠。」

    真的只能說是理論上…愛一個人有時候太坦誠

    反而有可能失去愛人的資格…

    1. 收到賭注,別忘了下篇回覆希望得到什麼唷。

      關於坦誠這件事情,我到現在還沒辦法確定,哪一種是對的。
      但我選擇坦誠:)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