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Lost Diary‧證明的意義

2004/4/18
時常寫日記、寫文章,目前對我來說,祇是盡自己的所能宣揚或記錄些事項。
至於創作、抒發或其他的。
我已於人生中每分秒實行。

人生就是一齣PLAY,歷程中任何一段艱辛挫敗或成功,都沒有人生整個過程重要,更沒有轉身時那麼永恆。
因此好像也不用太去介意什麼。

所以切記:

人生中能夠堅持一件事情到底。
那麼我們才對的起自己。

成功、失敗與其他,留給別人去說吧。
能活著相信自己一定要實踐的夢想,是需要時間證明的。
先證明給自己看吧。

 


 

前幾天買到安室奈美惠演唱會的票,我一整天心情都異常得好。
這對我來說就像一個奇蹟一樣,那年我還是學生,正陷入墮胎與生命種種矛盾掙扎時,安室奈美惠決定在如日中天的事業中隱退,閃電結婚生子去。
那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但我是充滿羨慕的。
我第一次羨慕一個很切身又虛幻的東西,雖然只有一陣子。
但是每個人有自己不同的命運,那時我要是結婚生子,恐怕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小艷這個人,也沒有其他與小艷相關的事物了。

安室算是我少女時期少數好喜歡的歌手,雖然不是迷到什麼地步,可能因為她也是單親媽媽的關係等等,就很挺她。
那年她的來台臨時取消,我超沮喪,今年他終於要來了,而我與過去已經甚少相關。

我不祇是因為喜歡她或她的歌。
去看她的演唱會對我有太大複雜說不出口的意義了。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