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Lost Diary‧經期燥鬱

2004/6/29

 

我的日記不是寫給陌生人看的,就像我的MSN暱稱也不是秀給大家看的。
我說週四要去教書了,就一堆人來問在哪裡教?學費多少?時段為何?還有人問缺不缺助教?

神經病,干你屁事?
我的事情是我家的是,你的好奇心也是你家的事,我沒有義務滿足你的好奇心。

不要以為你跟我很熟,就算我認識你、見過你,就算你有我的電話,都不代表什麼。
就算我很熟的朋友我對他們也沒有義務。
更何況是你!

有些人明明就問我一樣的問題,我就會回答,因為這個人我知道他,是個沒心機的人,問問題的動機都很單純,有的人相反,一開口你就知道他有所打算,這樣的人我一下子就會被惹毛。

有的人同樣問我問題,例如教書這件事,就是給我打氣,很單純。
有的人就想沾上一邊,幹嘛幹嘛,關我屁事?
我又不是什麼偉大的人,幹什麼偉大的事情,真是搞不清楚狀況。

 

恩……總覺得自己根本就是經期燥鬱吧。
王八蛋!少惹我!

 

(很好,我跟那個人說了。)

 


 

我當然知道人生是彩色的。
但,那又怎樣?

悲傷的時候就想回到年輕時爛醉一場,只是現在我沒有那種權利。
聽到你跟朋友喝酒唱歌到早晨,我……
我其實很羨慕的。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