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Lost Diary‧正義感

2004/5/6

 

每次正義感作祟,會跟感性與自由掙扎。
但是依照經驗,只要正義感一作祟,卻又因為懶或「那就讓他死吧」的想法而不提出建議、即刻糾正,98%都跟設想一樣。
那不是天生的靈感力,那是後天的。

我該怎麼做?
說還是不說?

To be, or not to be.

 

面對自己的狀況還好,頂多就是承擔下去,受一點傷疼的是自己。
但是那是別人的人生。
因為是別人的人生,所以不該干涉太多;因為那是別人的人生,走錯一步,可能他只是需要拉一點、用力一點、嚴一點……好吧,可能他只是時常需要這樣。

那麼我該這樣還是那樣?

到底放棄一個人是不理他還是拯救他?
平時中庸以對,難臨時只得擇一。

問題就是對方並不知道那難臨了。

 


 

我並不喜歡那種不確定的感覺,在愛情裡,也包括人際相處。
我是喜好分明的人,距離也分明,只是面對工作或朋友時仁慈很多。
我對人性抱持極大希望,但那有個前提是我清楚人的極度不能信任。
說穿了你的死活是你的,你的成功也是你的,我頂多祝福為你高興,或哀悼難過,就這樣而已。

為什麼眼睛不放亮點咧?
作個好人的損失不會比忽好忽壞忽上忽下或就是爛要多,怎麼不懂呢?

最後我只能說:
不要看著過去的我,看未來的我。
你也是。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