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誘惑在心碎之前。」

很顯然,我還沒準備好,他就來了。
我不能確定他為何而來。

很試探,他好像動心了,我就得走。
我想他無法確定我是不是他的那位天使。

 

男人知道我是一名天使,可是他無法確定我是誰的。
我應該怎麼讓他知道,我從來也不屬於任何人。

 

我不可能給你什麼,當你愛上我。
我所能並且願意給你的,就是我的愛情。
我的愛情濃烈並且強扈。
你除了甜蜜的接受之外毫無選擇。

 

我也可以於你病時,熬一碗湯並且伺候著你服用。
可是除了愛情之外,我對幸福的定義等於零。
(因此我從來也就只會破壞誰的關於他所認定的幸福)

 

你說你沒有遇見過像我這樣的的人,我只能告訴你,那是因為你遇見的是我。

 

雖然我還是因為看到你因為誰所一度產生的幸福與自信而吃味。
但我所要求並且希望的也就是一切關於愛情。

 

我一直猶豫的是到底,到底,到底,要不要?
我從來也不因為害怕傷害誰,去抉擇愛與不愛。
我只是太過了解我的愛情對我所愛的男人的傷害。

 

你知道,童年與青春跟歲數沒有太大關係。
然而這些,一旦殘忍的死去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不知道我在解釋或者陳述著什麼。

我想我要說的只是:

「誘惑我吧,為我心碎吧。」

 

 

2002/10/20 下午 07:54:49

 

 

4 Comments

  1. 我喜歡那句

    一旦殘忍的死去就再也回不去了。

    有股莫名的感動說。

    女王..越來越愛你了。

  2. 我好喜歡這一篇
    所以就引用囉…
    艷的每一篇都讓我好有感覺
    我會常來看的^^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