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艷學宿命論。

「在愛情中我一向是左派份子,走的是右翼痴情路線。」
許久不見的網友將我剛滿21歲時寫的這段話,當作他信籤的簽名檔。

我才想起來,是啊。
我一向是左派份子,只不過我是太過癡情的人。

 

我後天粗魯、沒氣質、老煙槍、任性、胡鬧、脾氣不好、髒話跟口頭禪一樣掛在嘴邊、自我、永不妥協、騷骨、高傲、崇尚自由、偏愛暴力美學。

我先天心軟、容易相信人、心碎跟眨眼睛一樣簡單、太過敏感、癡情、相信只有白癡才相信的天長地久、脆弱、害怕寂寞、依賴性強。

 

人應該大抵上都是如此,我只是程度上面比較嚴重,層面上比較絕對一點。
是的,我的愛恨都太絕對。

 

我愛人就像愛上我的人一樣,不是幸福就是心碎。
愛上我的人通常也同時幸福與折磨。

我想這是另外關於我本身與我帶來的。
與艷有關的宿命論。

 

「在愛情中我一向是左派份子,走的是右翼痴情路線。」

 

 

1 Comment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