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錯過月光。」

錯過月光。

 

我們常常陷入一種莫名的惆悵。
那種東西,引發胸口些微到嚴重不等的鬱悶,它,一直,被定義成「遺憾」。

 

喜歡藍色的女人是一個或多個組成的美麗與哀愁,因為天性心軟,又必須等待情緒確定後才敢付之承諾;於是,藍色的女人,總是來不及告訴他一些事情。
月光,便不待而過去了。

 

「……啊……」Faith把了一口煙,閉起雙眼,腦袋微抬高就一骨祿倒靠在衣櫃旁。
小小的角落卻是只屬於自己的一個佖靜天堂。

床與衣櫥間形成一窩角落,Faith曲著身子,全身放軟地聽著一首名為「Wondering Destiny」的日文歌。

聽歌的女人大多聽的歌都與心情有關,其中最喜愛的歌,都跟宿命有關,就像Faith的徘徊,徘徊是一種奇妙的宿命。
有時,它是一種無力造成的悲傷;有時,它是經由人的意志選擇而來。
徘徊的命運,像一場永遠繼續的旅程,沒有人知道何時才會停止。

Faith對角落老有著極度地狂熱,就像她白淨臉龐裡時常掛滿的藍色印象一樣,那樣地軟弱而故作堅強。
靠在角落,聽見完全孤獨的聲音,她才有真心放鬆的安全感。

與V的初識也好些年了,那個時候,Faith經常跟V兩人窩在小山上的一座寧靜公園;城市中喧鬧繁榮的亮光卻照不進這座公園,這裡,就像被世界遺忘的角落。
月光灑在情人身上,他們擁抱,就像跳著一支時空感蔓延的舞,浪漫而幽遠。

 

「我要愛你一輩子。」她說。
「真的會有一輩子嗎?」他不相信地問著,A型的男人多少比較龜毛。

「當然啊,我不是會,而是,」她掙脫他的懷抱,站直身子站在前面的小片空地上,月光像是為她特製的舞衣,她閉起雙眼繞了起來:
「我要愛你一輩子唷。」她笑著。

 

未來是無法預知的,但是,我們可以憑藉著年少輕狂的勇氣,去堅持點什麼。
雖然這些堅持在多年後轉移道別人身上。

 

「那,那妳一輩子都不要離開我好不好?」V看著她。
「嗯。」Faith覺得好虛無。
她在月光下跳著舞,可是他忘了加入。

 

「陪我跳一支舞好嗎?」她終究沒問。
下次再說吧,現在這樣就好。

 

再美麗的人,再華麗的舞,一個人跳,也沒有意思。
戀情只要一段,也許就能永恆,也許,會成為永恆。

可是,我們怎麼知道,這一回的無所謂,不會變成那種讓胸口的心酸?

 

來不及說出口的話,是那樣令人遺憾。
遺憾的是無法完成它,只因為當初沒有說出口。
更遺憾的,如果當初說了出來,人生會不會變得不一樣了?
真令人遺憾。

 

錯過愛情的瞬間,他不再是他,我們也不再我們 。

 

 

 

於2001年撰寫,2005年3月23日修改。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